10第十章 - 重生之宠妃

10第十章

沈贵妃是当朝一品将军沈慎的独女,在家自然是千娇百宠,出嫁后,沈贵妃一进五皇子府就是侧妃的位置,进了宫分封的时候也是贵妃的高位,可谓是一人之下众人之上,在柔妃未入宫之前可谓是宠冠后宫,就算后来柔妃进宫分了沈贵妃的宠爱,但皇上每个月都会去他那五六次,绝对是盛宠不衰。 在宫里,除了针锋相对的杜德妃和眼中刺的柔妃,没人会轻易去招惹这位沈贵妃。现在一个小小的充容竟然不把她放在眼里,看到她竟然还不向她行礼,沈贵妃看锦瑟的眼睛都有些冒火。 锦瑟却是完全不知道该向贵妃行礼,选秀的时候,丞相夫人派过来的嬷嬷只向她介绍了向皇上皇后行礼的规矩,她们认为锦瑟就是走个过场,根本不会被选上就准备糊弄过选秀就行,至于贵妃等嫔妃完全没有介绍,所以锦瑟现在根本没意识到她必须向沈贵妃行礼。 凤凛也是微微皱了下眉,沈贵妃毕竟是陪了他这么久的老人了,感情自然不是昨天刚见的锦瑟可以比的,况且,就算他再喜欢锦瑟的样子,也不会为了她冒然做下一些引起公愤的事情,现在他也觉得锦瑟太没有规矩了,他并不喜欢恃宠而骄的女子,就板着脸对锦瑟说,“还不快给贵妃娘娘行礼,贵妃娘娘大度,行礼后肯定不会与你计较的。” 他心里现在还稀罕着这位新宠,自然不会让沈贵妃多苛责她。 沈贵妃心中一定,皇上还是站在她这一边的,然后有些恼怒,皇上还是想维护这个贱人,余下的嫔妃有种意料之中的感觉,沈贵妃的地位果然不可动摇。 锦瑟等他说完才知道她是要向贵妃行礼的,她刚要抬起头,就看到一个披着樱红色披风的身影挡在她面前,从露出的衣服上可以看出穿着一件缕金百蝶穿花云缎裙,那匹布还是去年的贡品,穿在此人身上足可以看出她的受宠程度。 萧如梦挡在锦瑟前面后,不等她反应,就朝跪下沈贵妃行了一礼,然后稍微侧了下身子,从凤凛的角度刚好可以看到她美好的侧脸和眼睫上欲掉不掉的泪珠,只听她语气哀伤,充满的恳切哀求,“求皇上饶恕锦瑟,妾的妹妹从小就沉默寡言也不爱学些规矩,就请皇上和贵妃娘娘看在妾的面子上,且锦瑟是初犯,就饶恕妹妹这一回,妾一定回去努力教导锦瑟宫中规矩。” 言辞间全是姐妹情深,但所有人都当做戏来看,前段时间萧充仪在芙蓉轩自生自灭的时候怎么没见你姐妹情深?而且,口口声声都是在说锦瑟不懂规矩,什么叫不爱学些规矩?不爱学规矩的人进宫纯属就是找死,皇上也不会允许不学规矩的人呆在皇宫。 看来这位萧充媛和萧充仪的关系真不是一般的差呀。 沈贵妃则是对萧如梦这种见针插缝在皇上面前表现的行为有些怒极反笑,“看来萧充媛的规矩也要好好学学,本宫在和皇上说话,哪有你插话的余地?!” 萧如梦被沈贵妃不留情面的话说的面色苍白,求救似的看向凤凛,心里恼恨不已,又是沈贵妃!她早晚有一天把她拉下来,看她跪在她脚下摇尾乞怜! 锦瑟被这戏码弄的莫名其妙,萧如梦什么时候和她关系这么好了?但她感知到萧如梦身上传来的一阵阵的黑暗情绪,隐晦的往后退了下,心里打定主意,以后还是离萧如梦远一点吧,‘冰肌玉骨’名字再好听也是魔功,修魔比修仙进境快但是走火入魔的风险也高,离心里太过于阴暗的人太近,会增加走火入魔的可能。 她还是有些奇怪,进宫的时候,萧如梦明显还没有这么黑暗的情绪,半年多不见,她的灵魂几乎都快被黑暗吞噬了。 剩下的这些嫔妃比如沈贵妃灵魂也不过是有些灰色,并不是大奸大恶之辈,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沈贵妃身上有些奇怪的波动····· 锦瑟终于抬起头来,光明正大的看向沈贵妃,思忖着那种奇怪的感觉是什么。随着锦瑟抬头,除了还跪着的萧如梦都张大了嘴,露出不可思议的表情。 有种美丽,可以在一刹那迷惑所有人,不分性别。沈贵妃多年的圣宠,长得自然是貌美如花,她有一向招摇,穿着爱穿银红色衣服,加上她长得华丽的脸,就像一朵怒放的玫瑰,在宫中肆意绽放。 但看到锦瑟的脸,对于容貌一向自傲的她一时间也有些自惭形秽,锦瑟没注意沈贵妃怔忪的脸,只想着那种奇怪的波动,到最后她也没想起来,只能遗憾的放弃。 萧如梦只觉得一时间安静的有些过头,也只能低着头接着往下说,“皇上?” 锦瑟听到萧如梦的声音才记起她要行礼的,于是就对着沈贵妃屈膝行了一礼,做的真的不是很标准,沈贵妃一时间失了找麻烦的兴趣,深深看了眼锦瑟,对着凤凛说了声告退,就带着一众人浩浩荡荡的又走了。 本来还等着看好戏的嫔妃也没了看戏的兴趣,纷纷行了礼匆匆的走了,脑子里还想着刚才看到的那张脸。 那种美几乎要超乎她们的想象,带着异世而来的美丽,不用做什么就可在夺走所有人的视线,皇上有了这种美人,那她们······所有嫔妃忧心忡忡的走了。跪下地上的萧如梦还没有从突然失掌控的变化中回过神,下意识的抬头,刚好对上锦瑟的双眼。 萧如梦倒吸一口冷气,无法遏制的嫉妒瞬间充满了眼睛,她怎么可以长成这样!她拼命的回想她这个庶妹在府中的样子,只可惜她怎么会有闲心会关注一个小小的庶女,一年当中的唯有的几次的见面她也只记得她厚重的刘海和紧紧低着的头。 早知道就该毁了她! 萧如梦心中的恶念不停的翻滚,唯有的一丝狼还是提醒她,皇上还在一边,她怎么都不能失态,她挤出一抹笑容,“锦瑟不要怕,姐姐在这里。” 按照萧如梦想法,就算锦瑟在不待见她,看到刚才她在沈贵妃面前维护她,再加上皇上还看着,要维护自身的形象,她怎么都会求皇上让她起来,也不知道是不是皇上忘了,竟然一直没让她起来,一个庶女站着,她竟然在地上跪着,想想就让她一阵气血翻涌。 锦瑟完全没有展现姐妹爱的准备,在她眼里,这个女人就是一个陌生人,除了她还欠那个丞相父亲一个因果,丞相府其余人跟她完全没有关系,就是她山上涌出的一阵阵黑色的怨气足够她离她远远的了。 所以,锦瑟直接了当的对着凤凛说,“妾也先告退了。”不待凤凛反应过来,就一个人沿着来时的路离开了,只留下她白色的背影。 看纤细的身影逐渐消失,凤凛脸色有些难看,以为锦瑟是在为刚才他让她向沈贵妃请安的跟他闹脾气,但是他没有做错,宫廷中最注重规矩,她一个小小的充仪向贵妃请安天经地义,她竟然为了这点小事给他闹脾气,凤凛觉得这种事绝对不能纵容,这个萧充仪还是冷落几天吧,让她知道再美的美人他也不会为她破坏规矩。 凤凛心情不好,看到眼泪汪汪的萧如梦自然也没有好脸色,对于嫔妃,心情好时就哄哄,心情不好的时候就直接扔到一边,这位皇帝的反复无常的作风一向让嫔妃心惊肉跳。 萧如梦毕竟进宫没多长时间,对于这位皇帝陛下的作风还没有摸清楚,只看到他紧皱的眉头,只以为他是为了锦瑟没有礼数的离去生气,心头一喜,正要对皇上说一些话,体现她的善解人意和识大体,就见凤凛大步的从他旁边经过,头也不回的离开,身后的一众太监宫女也急匆匆的跟上。 萧如梦咬紧下唇,看着已经不见一个人影的御花园,满脸的屈辱,贴身宫女来扶她起来结果被她一巴掌打掉,眼底的风暴让剩下的宫女身体发颤。 再说锦瑟这边,白苏连翘今早就回了芙蓉轩,凤凛刚才生气也没她一个宫女,所以,锦瑟理所当然的又迷路了。 她越走越偏,最开始还能见到几个人影,到最后,只有她自己一个人在慢慢的走,两边是高高的宫墙,大风吹过的时候声音格外清晰,锦瑟知道自己走错了路,她也不急,反正天色还早,她多走走也不错。 等她终于走出条长巷,眼前并有没有豁然开朗,而是一片几乎可以称之为废墟的地方。 这座皇宫是上个朝代遗留下的,很多地方都是经过了几百年的时光,偏僻的角落多年没有修葺,早已经长满了杂草落满了尘埃,布满了时光的烙印。 锦瑟看着当然不是感慨这里岁月的无情,她只是在这里感觉到一个强大的灵魂,即使她感觉到这个灵魂无比的虚弱但是从他散发的气势可以看出这个灵魂全盛时的风采。 锦瑟早就知道这个空间也有修真的人,从芙蓉轩那个可以称之为复杂的阵法就可以看出,这里的修真界人绝对不弱,她不知道为什么现在只留下‘仙人’的传说,却没有了‘仙人’。 锦瑟慢慢靠近那个虚弱无比的灵魂,心里对这个皇宫越来越感兴趣了,这里竟然有这么多有意思的东西,她或许该好好探索下这所皇宫。 这么想着,就看到一枚古朴的戒指,那股令人心悸的气息就是从上面传来的,锦瑟挑了下眉,并不靠近它,静静的看了它一会,果然一会就见一个透明的灵魂从戒指上飘出。 那是一个面容冷峻的男人,透明的灵魂发出一阵阵不稳定的波纹,而他脸还是没变一下,锦瑟知道灵魂不稳定的痛苦可以称之为剜心刺骨,她在刚落入这个异世的时候,灵魂的撕扯差点让她崩溃,而这个男人却脸色都没变一下,只凭这个就够她佩服这个男人了。 男人看到她好像也很惊讶,看着她很久都没有说话,等锦瑟不耐烦的时候,他终于说话了,声音是直接响在她意念中的,她脸色一变,这个灵魂的实力比她想的还要高。 她的实力是筑基,但她的神识境界都是渡劫期的,所以她的进境才这么快,她境界有了,只要不停的吸收灵气就行了,有了一次,进阶体悟对于她来说很容易,而这个男人竟然能够突破她渡劫期的神识,那他的实力究竟是那一阶段。 “道友,我需要你帮忙。”

上一篇   9第九章

下一篇   11第十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