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第十一章 - 重生之宠妃

11第十一章

男人的声音和他的相貌很像,冷冷好像碎玉碰撞,看到锦瑟眼中的戒备,他稍微一思索就想到刚才自己的行为可以称之为冒失,忙又解释了一句,“抱歉,我没有恶意。” 可以看出男人不善言辞,锦瑟也没从他身上感受到恶意,稍微放松了下,“在下无极宫姽婳,不知前辈是何人?” 男人又停顿了一下,突然问,“无极魔尊?”锦瑟一惊,“你认识我师尊?”难道这个人也是无尽大陆的,她思考了一下,她确定她没见过他,但是如果真的是无尽大陆的,功力这么高的人她怎么会没见过? 男人苦笑一声,“在下没见过令师,但是如雷贯耳。”如此人物,惊采绝艳,自然他是听说过的,本来还想日后相见相互指教一番,只是后来他从和栖梧出了意外,身体被空间缝隙碾为碎片,灵魂也是用尽全力才劈开一道下界的的时空之路,但是此时他已经是强弩之末了,只能把栖梧尽量放在安全的地方,自己附在在枚戒指苟延残喘,如果不是感觉到她的到来,他恐怕还要继续昏昏沉沉下去。 “道友,我需要的帮助。”男人感受到那几乎撕裂灵魂的痛楚,再一次向向提出请求,他快支撑不下去了,如果不想办法,他的灵魂迟早会散尽的,如果不是毫无办法他怎么都不会开口求人。 锦瑟看着男子,迟疑了下点了下头,从男人的脸上可以看出他绝对是个骄傲的人,这样的人竟然一向宁折不弯,这次竟然向她再三的请求,可见他真的毫无办法,面对一个人见死不救她不是没做过,但是在这一个时空里,找到一个原有时空的人,也许会让她心底的彷徨感减少一点。 但是,前提是她必须确定,这个男人不会对他造成威胁。 她问灵魂越发不稳定的男人,“我需要做什么?”男人松了一口气,“我只是需要在你体内修补灵魂。”意思就是他要在她肚子里投胎,通过转世来修补即将崩溃的灵魂。 锦瑟一愣,问他,“为什么是我?”皇宫里这么多女人,随便找个嫔妃就好了,干嘛非要找她。男人又是苦笑一声,“我的灵魂就算在虚弱,也不是凡人可以承受的,在我进入她们身体的时候,她们就会因为承受不住而灵魂溃散。”如果不是这样,他也不用在这里一睡就是这么多年了。 锦瑟看他的眼神全变了,她的灵魂强度已经是渡劫期了,这样她的灵魂不过是给她的生母造成了极大的负担,还是好好的把她生下了,而这个男人灵魂强度竟然已经可以强到这种强度了。 还有,她想起来了,修真界的人是不可以转世的,在他们踏上逆天的时候,灵魂就已经脱离了六道轮回,不在生死薄上了,死了就是真的湮灭在天地间了,而他们的灵魂强度根本不可能劈开六道轮回,本来她也不可以转世,是师尊留下的仙器硬划破了轮回,她才可以带着记忆转世,眼前这个男人说起转世重修好像是很容易的事情一样。 男人注意到锦瑟的眼神,在看了看眼下灵魂的稳定,决定是速战速决,“你猜的没错,我是仙界中人,因为意外落到这个空间,现在你也看到了,我现在必须要脱离这个困境,当然,我可以给你相应的报酬,并保证不对你有危害之意。” 锦瑟有些蒙了,仙界中人?男人没管锦瑟的状况,而是加快了语速,“我可以立誓,若是反悔,心魔缠身,功力终身不得寸进。” 修道中人立誓,都是在天道之下,从没有人感轻易违背自己的誓言,不然违背誓言的下场可以让他们生不如死。 锦瑟这回毫不犹豫的也立下誓言,一个仙人的报酬可以让随便一个修真界的人疯狂,这么好的机会她不珍惜,她绝对会后悔,况且,只要她生下他,他欠他的可就是一个天大的因果,她相信他绝对不会害她,弑母,在天道的监督下,是会降下天罚的。 男人的身影越发飘忽,不过脸上的线条柔和下来,“我在恢复期间,你可能很吃力,这枚戒指里有我从仙界带来的仙果和仙石,你可以用这些补充些灵力。” 男人在彻底化为一抹虚影之前,说了最后一句,“我叫青岚,母亲。”嘴角翘起弧度承载着万载飞雪的眼睛带上了一抹暖光,刹那间的惊艳。 锦瑟眼睁睁的看着那抹虚影消失在她的腹部,她伸出手摸着腹部,神色有着奇怪,这很正常,在修真界,只要进入筑基,身体会自发的洗精伐髓,但在这个过程中,生育功能也降到了最低,怀孕什么的几乎是天方夜谭,有了孩子的父母,几乎都把他们看成上天的恩赐,把孩子都奉为掌上明珠。 所以,当初,混元宗掌门的独子资质那么差,也不成器,掌门也把他看做命根子。对于她们而言,有个血脉相连的存在,始终幸福的存在,至少在功力提高感情逐渐淡薄的同时有个牵绊真的不错。 锦瑟嘴角露出一个笑容,她从来没有想过她会有一个孩子,就算青岚并不是一个单纯的孩子,但是有了血脉羁绊感觉是不一样的。 这里现在有一个生命在孕育了,想想就觉得神奇。 这边锦瑟还在为孩子的事情惊喜,那边人找她快找疯了。 凤凛已经命所有轮空的宫女太监出去找寻新晋的萧充仪,白苏连翘心里很淡定,但为了不显得特别,只好也做一副焦急的样子。 本来凤凛是想冷落锦瑟一阵子的,但不知道为什么越想越烦躁,正在他把第三份奏折扔到地上的时候,就看到高公公匆匆忙忙的跪在他脚下,还不等把火发出来,高公公就率先向他开口,“皇上,不好了!充仪小主不见了。” 荒谬! 凤凛很想这么吼,一个嫔妃怎么会在后宫消失呢!但原先的怒火立刻飞到九霄天外了,丢下一句“跟上”就急忙往芙蓉轩赶。那样的美人会令所有的君王心驰神往,把那样的美人收在后宫会让每个君王骄傲,而且,他也只让她侍寝了一夜,她怎么可以消失! 明知道不可能,凤凛还是陷入了一种莫名的焦躁中,他的狼在提醒他这样不对,可是他控制不住,他心里起了一种莫名的危机感。 如果原来,估计锦瑟消失十天半个月,绝对没人知道,可她现在是皇上的新宠,没人可以忽视她,一大早,内务府总管就带着十几个太监宫女供这位充仪小主挑选,可他左等右等眼看都午时了还没见充仪小主的身影,就派了个小太监去打听打听,没成想高公公说的是充仪小主早就回去了。 这下高公公急了,他跟了皇上这么多年,知道皇上正对这位萧充仪稀罕着呢,瞧着萧充仪的容貌,也不可能这么快失宠,就壮着胆子进去汇报,看着前面皇上堪称百年难得一件的焦急样子,暗暗舒了口气。 等凤凛再次进了芙蓉轩的时候,芙蓉轩已经大变样了,内务府总管在皇上那句称的上威胁的话,效率空前的高,一个上午,芙蓉轩的东西除了白苏连翘说是充仪小主喜爱的东西之外的摆设都换了个遍。 凤凛进来看都没看直接坐在主位上,沉声问,“怎么回事?”内务府总管夏胜德赶紧把事情倒豆子一样说了一遍,本来就不关他的事情,但是主座上神情莫测的皇上,他谨慎的缩缩脑袋,还是做隐形人吧。 凤凛听完,直接问高公公,“当时没人跟着萧充仪么?”高公公嘴里发苦,当时皇上脸色那样难看,谁敢跟着充仪小主回去?现在他也能讷讷的说是。 凤凛把桌子上的茶杯砸到地上,寒声说道,“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快去找!” 所有人一哆嗦,麻溜的站起来出去找人,高公公苦着脸跟在不断散冷气的皇上身后。 随着时间过去的越来越长,但是还没有人传来消息,凤凛越来越难看,直到最后面无表情了,高公公屏住呼吸,他自然直到皇上这样子才是怒极的表现。 直到最后,凤凛都要决定派侍卫来找,就听到外面惊喜的声音,“小主回来了!” 凤凛直接站起来,快步走出去,看到那个完好无损的身影,他才松口气,他现在才发现自己失态,淡定的看着锦瑟平静的走过来,看到锦瑟还是面部表情但是细看却带着些喜悦的脸,原先的怒火怎么都发不出来。 凤凛现在才不得不承认,他也是好色之人,面对这么一张脸,他真的很难拒绝她,就连怒火也会在这张脸下烟消云散,就连陪伴他多年的嫔妃都不能让他这样。 不过,就先这样吧,反正左右一个女人,在无关紧要的地方忍让忍让,也无关大局。 皇帝陛下无奈的妥协了。 锦瑟不知道皇帝陛下的心思,只是还沉浸在在会有一个血脉相连的骨肉的惊喜里,完全忘了青岚的另一个血亲会是这位皇帝陛下。 看到凤凛,锦瑟才想起来她现在的身份是这位皇帝陛下的嫔妃,尤其是她现在大部分的灵力要来孕育孩子,根本不能随意动用灵力,白苏连翘现在不过练气期,帮不上大忙,这位皇帝陛下必须在她孕育期给予她庇佑。 想到这,锦瑟对皇帝陛下露出一个笑脸,让从昨日到现在只在刚见面的笑容都是面无表情,这一露出笑容,凤凛惊艳之余,竟然有些受宠若惊。 “皇上如果没事,留下用膳吧。”锦瑟看到摆膳的宫女,再看看天色,才记起这个时辰是要吃饭的,既然决定要让这位皇帝陛下保护她,还是讨好下吧。 凤凛也才觉得肚子饿了,现在火气也没了,也就没拒绝,就拉过锦瑟坐在桌前开始用膳。

上一篇   10第十章

下一篇   12第十二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