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第十二章 - 重生之宠妃

12第十二章

后宫最近是一片诡异的平静,皇上得了空就往芙蓉轩跑,流水般的赏赐进了芙蓉轩,这个沉寂了好久的芙蓉轩又恢复了昔日的辉煌。 在后宫,皇上的态度从来都是一切,皇上现在宠爱全都给予的这位萧充仪,巴结的人自然数不清,而那天回去的嫔妃都消沉了好一段时间,就连沈贵妃都没了声息,让猜测这位沈贵妃绝对不会善罢甘休的嫔妃都有些摸不着头脑。 按理说,沈贵妃绝对不会放过这么一个敢落她脸色的人,有次皇上宠爱的一个小仪仗着宠爱打死了沈贵妃的爱猫,沈贵妃直接命人把这个小仪打到毁容,那血淋淋的一幕让上次进宫的嫔妃都对于这个嚣张跋扈的沈贵妃敬而远之。 而这次萧充仪竟然敢在沈贵妃面前摆架子,大家都在猜测这个萧充仪肯定完了,结果沈贵妃这边没了下文,想要坐收渔利的嫔妃扼腕不已,皇上对于萧充仪的宠爱明显不比那个小仪,而沈贵妃去触了皇上的霉头,绝对讨不了好,最好那个萧充仪也被沈贵妃毁了容,想到那张精致的脸,嫔妃都是危机感大增。 锦瑟现在在努力学习宫里的规矩,现在她不能动用灵力,很长一段时间内都要呆在皇宫,适应这里的规则是必须的,学习规矩刻不容缓,趁着和凤凛一块用膳的时候,向凤凛要了两个嬷嬷过来,凤凛那会正开心着,想都没想就答应了。 锦瑟能够站在修真界顶端,除了她修功法和体质问题外,她自己的天赋也是一个重要因素,她学起礼仪来自然是手到擒来,做起来行云流水带着独特的韵味,让两个嬷嬷很满意,也就倾囊相授,这皇宫里,什么时候把礼行出美感什么时候行出稳重规矩可是个大学问。 就在皇上连宿在这里七天,在嫔妃终于坐不住的时候,安静的沈贵妃终于有了动静,带着一大堆宫女太监直接奔向了芙蓉轩。 这下,所有人都来了精神。 锦瑟听到沈贵妃来拜访的消息也很惊讶,但是很淡定,芙蓉轩新增了很多人手,来报信的就是新来的一个宫女绿鄂,这个宫女明显听过沈贵妃的‘大名’,一脸的惊慌失措,无奈她的新主子一脸的无所谓。 锦瑟正在练字,白苏正在给她磨墨,连翘把她刚练好的一张字收起来,她现在是正五品,可以拥有两个一等功女,白苏连翘当然占据这两个位子,新来的大都是二等功女和粗使太监,听到沈贵妃来访的消息,一怔,想了半天才想起来是那天在御花园的那个妃子。 白苏对着还跪着的绿鄂说,“还愣着干嘛,还不快请贵妃娘娘进来。”绿鄂低着头退了出去,不一会,披着银红色的软毛织锦披风的沈贵妃走进来,带着赤金镶翡翠滴珠护甲的手放在最近的一个宫女身上,头上云鬓花颜步摇随着她的步子摇晃出优雅的弧度。 沈贵妃无论何时都是一副花团锦簇的样子,美丽的让人屏息,只不过这份美丽在锦瑟精致的容貌下黯然失色。 修真的人都有一副好相貌,除非爱好特别不然不论多大样貌永远是停留在花样年华,在修真呆惯了,锦瑟对于各色的美人都麻木了,那天见到的嫔妃在她眼里不过是中等,自然留不下什么印象,不过这个沈贵妃身上的奇怪的波动倒给她留下了极大的印象。 锦瑟放下笔,伸出手,让连翘用湿巾擦上一遍后才从桌案后面招待沈贵妃,按理说,锦瑟这算是怠慢了,沈贵妃又是眼里揉不得沙的性格,一众宫女早就提心吊胆唯恐沈贵妃发飙,谁承想沈贵妃居然一言不发从宫女手上把芊芊玉指拿下来,向锦瑟走过去,绿鄂心惊胆战怕沈贵妃直接过去给自家主子一个耳光,那可是带着长长的护甲呀!一巴掌下去,脸可就毁了。 沈贵妃就在绿鄂心脏快跳出来的时候从锦瑟身边走过,来到桌案后,拿起锦瑟刚刚写的字。 上善若水。 四个大字笔意纵横,逸气横生,横竖之间的转折完美圆润,但一点都不像女子的字,倒像是男子的笔迹。 沈贵妃看的目不转睛,她不说话,也没人敢说话,半响,沈贵妃终于抬起头对锦瑟说,“你写的很好,我很喜欢。” 她说的是我,不是本宫,一点都没有平时那种盛气凌人的感觉。宫女眼珠子都快掉下来了,白苏连翘也很奇怪,好像沈贵妃和传闻中的不太一样。 锦瑟也就见过沈贵妃一面,对她不了解,对于她这种态度也没有什么感觉,她点点头,对沈贵妃说,“谢谢。” 然后,就又是一片安静,锦瑟不知道该和这位贵妃娘娘说什么,她在混元宗的时候,一心专注于实力的提升,极少和人交流,后来和师尊住在一起,她练功,他也练功,除了有困惑的时候极少交流,在丞相府也没有人会愿意搭理她这个不受宠的庶女,白苏连翘有事吩咐去做就行了,这位皇帝陛下每晚来这,大都会直奔主题,即便不是夜夜,也不会和她谈天说地,一般是凤凛问什么,她就答什么。所以这会沈贵妃没说话,锦瑟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沈贵妃仔细打量她,不同于那天的惊鸿一瞥,仔细一看,更是美的毫无瑕疵。良久,这位后宫一人之下的贵妃娘娘噗嗤一声笑了出来,锦瑟有些奇怪的看着这位沈贵妃,她实在想不出她有什么好笑的。 “所谓美人者以花为貌,以鸟为声,以月为神,以柳为态,以玉为骨,以冰雪为肤,以秋水为姿,以诗词为心。”沈贵妃声音一向偏华丽,说起这段话来也是声线带着微微的颤音,让人不自觉的就沉迷,所有人都不知道她为什么突然念起词来,“这段话应该就是为萧充仪量身打造的吧。”似乎只是单纯的感叹锦瑟的美貌。 一众人都摸不清沈贵妃的用意,偷瞄沈贵妃的脸上也是喜怒莫辨,锦瑟现在发觉,难道她融入到这个皇宫真的这么难吗?她和凡世脱离的时间太长了么?怎么这位沈贵妃到底来干什么她一点都猜不到。不过,她没在她身上感受到恶意,她一向奉行兵来将挡,反正她伤不到她,所以,锦瑟还一片淡然的看着沈贵妃。 “萧充仪平时没事的话,就多来本宫的景仁宫坐坐。”沈贵妃看了她的贴身大宫女一眼,那宫女立刻有眼色的过来伸出手,沈贵妃把手又重新放上去,踏着不紧不慢的步子就往门口走,头也不回的说,“萧充仪没事就不要送了。” 沈贵妃就这样莫名其妙的来了说了莫名其妙的一段话后又莫名其妙的走了,就连看热闹的人看到一片平静什么都没有发生的芙蓉轩也茫然了。 这位贵妃娘娘到底是来干什么的? 众人假想中的示威找茬等一系列的事情都没有出现,芙蓉轩的一众宫女松了一口气,按照沈贵妃以往的作风,就算她找茬的对象没事,身边的宫女也会有几个倒霉的。 锦瑟对于一会就把这位沈贵妃忘到脑后去了,到晚上凤凛又掐着时间点出现的时候,锦瑟终于有了和这位皇帝陛下交谈的话题,因为她想出要送给他的东西是什么了。 “皇上,这是妾送给您的东西。”锦瑟把一个通体碧绿的玉佩递给凤凛,平时送给凤凛的东西多而去了,但多是后宫妃子们自己做的一些衣物,谁都知道大都的好东西都在皇宫中皇帝的内库里,与其送一些名贵的还不如送一些带着自己心意的。 这是凤凛收到的第一个玉佩,他接过去仔细瞧了瞧,普通的样式,刻工也不算好,但是玉质在他见过的玉佩中也是上上品,触手温润,远远看着就像一洼碧绿的清泉,一时间凤凛有些爱不释手,等他瞧够了,遗憾的对锦瑟说,“这么好的玉配上这么差的刻工,可惜了。” 锦瑟脸一僵,当皇帝的,观察当然是细致入微,察觉到锦瑟那一瞬间不自然,突然福至心灵问,“爱妃,这不是你刻的吧?” 锦瑟木着脸点了点头,没人会喜欢自己的废了心力的东西被这样批评,这块玉是她从空间里拿出一块普通的玉,上面她亲手雕刻的一些咒文,有些祝福作用,长期佩戴可以静心凝神,她曾经为了宁心静气练过很长时间的字,也学过一些雕刻,但今天听到凤凛说她的雕刻配这块玉可惜了,她确实有些生气。 她的雕刻确实难登大雅之堂,但是作为业余的,已经很好了,她伸出手想拿过玉佩,凤凛越眼疾手快的收起来,“既然是爱妃送的,朕自然要好好收着。” 凤凛直到今天才从锦瑟身上看出一些人气来,他见她的时候,多是她面无表情,笑容都很少,静静的呆在那的时候,他总觉得她会突然的消失,今天看到她有些孩子气的举动,凤凛才觉得她像个有血有肉的人。 “一个月多后是春猎,爱妃就随朕一块去围场吧。”凤凛想到今天的奏折,突然说。“到时候,朕亲手给爱妃猎一只白狐做围脖。” 锦瑟可有可无的点了点头,她想着一个月后,太医应该就能诊断出她怀孕了吧,到那时候,她也就可以专心的养胎了。 孕育一个仙人需要的灵力足够她让她感到万分吃力,那时候肯定无暇顾及其他了,最好现在就开始积累下阳气,万一在她怀孕的时候寒气爆发,她麻烦可就大了。 凤凛过来自然也不是和锦瑟盖上被子纯聊天的,在两个人躺在床上,锦瑟的手无意般的划过他的腰,凤凛就开始控制不住的吻上锦瑟的唇。 凤凛甚少亲吻嫔妃的唇,但是遇到锦瑟,他就是控制不住,而且,他对锦瑟的唇又有上瘾的趋势,锦瑟因为练的功法问题,身体温度常年偏低,嘴巴也是冰凉冰凉的,吻上去又不显的太冰,就像一块凉玉。 锦瑟微微的回应让凤凛的胀大,粗重的喘息在房间里响起,服侍的宫女太监早就识趣的退下。 明亮的月亮在夜空中高高悬挂,衬的星子黯淡无光,高公公在外面抬头看着月亮,心里感叹,又要守一夜了。 说句打嘴的话,这位小主真的有祸国红颜的潜质,这才多久,就引的皇上不顾身体,每次都折腾到接近早朝的时辰。

上一篇   11第十一章

下一篇   13第十三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