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第十三章 - 重生之宠妃

13第十三章

高公公刚感慨完这句话,就听到外面的喧哗声,高公公脸色一凝,看着被几个人拦着还是过来跪在门前的小太监,压低声音训斥,“还不退下,惊扰了皇上,那可就是死不足惜!” 高公公顾及着屋里的还在和宠妃颠鸾倒凤的皇上,不敢大声和闯过来的小太监大声争执,向追过来的人使眼色,让人把小太监拉下去,谁知道小太监对过来拉他的人一推,冲着紧闭的门就大喊,“皇上!柔妃娘娘临盆了,求您去看看娘娘吧,娘娘一直在叫皇上!” 小太监的声音很洪亮,大半个芙蓉轩都听得到,不用说在屋里的凤凛,但是凤凛正在紧要关头,猛的听到小太监这一嗓子,冲刺的身体猛的一僵,身下一泄如注。 凤凛的脸瞬间黑了。 高公公听到小太监这一嗓子就知道坏事了,屋里隐隐传来的□也没了,当下也顾不得什么了,硬着头皮来到门口,刚要敲门,就听到门吱的一声开了,只穿了黄色里衫的凤凛站在门口,脸阴沉的可以滴出水来。 高公公一惊,忙低下头去,凤凛硬邦邦的声音的响起,“说吧,怎么回事?”凤凛现在一肚子火,没有男人喜欢这种时候被打扰的,还在一个女人面前落了面子,尤其是刚才他写了之后,锦瑟沉默了一秒,然后突然冒出来一句,“皇上,你最近还是修身养□。” 凤凛杀人的心都有了,男人的那方面的能力被质疑绝对是巨大的侮辱,如果身下不是锦瑟,凤凛立刻就拂袖而去了,现在他一肚子火全发向那个被压在地上的小太监。 小太监被凤凛看的腿肚子打颤,现在才有些后怕,知道刚才是自己鲁莽了,声音颤抖的回话,“回皇上话,柔妃娘娘临盆了,丁嬷嬷差奴才来给皇上回禀声。” 凤凛听完,直接对高公公下令,“先拖下去打二十大板!”凤凛刚一说完,不用高公公说话,几个粗使太监就捂着小太监的嘴带下去了。 高公公看着还是阴云密布的凤凛,小心翼翼的问,“皇上,要不要摆驾延禧宫?”凤凛闻言,狠狠的看了高公公一眼,把高公公吓的一哆嗦,低下头不吭声了,高公公以为凤凛不会过去的时候,凤凛又突然说,“更衣。” “嗻。” 凤凛退回屋子,宫女鱼贯而入,凤凛张开手,任宫女给他穿衣服,层层的纱幕后面依稀还可以看到床榻上有个隆起的身影。 凤凛穿完衣服,挥手示意宫女都下去,他自己撩起纱幕,大步走到床榻旁边,弯下腰,低头在躺在床上的锦瑟说了什么,就站起来向还候在一边的高公公走去。 等他们都走了,锦瑟才慢悠悠的从床上做起来,盘膝开始打坐调息,她说那句话真的是出于好心,最近她是出于急迫了点,在床上用了一些‘小法术’,皇帝陛下当时是痛快了,但是身体每次都快被锦瑟榨干,长久下去恐怕这位皇帝陛下就要肾虚了,杀鸡取卵是不可取的,锦瑟才好心的提议最近还是先缓一下吧。 某方面很白痴的锦瑟根本不知道这句话足可以秒杀任何男性,不行这两个字绝对是每个男人的死穴,她好巧不巧的踩到了这个雷区,皇帝这种生物有的时候又很记仇,所以在今后的一个月里,皇帝陛下为了证明他其实‘很行’,就算每天腰酸腿软也坚决的留宿在芙蓉轩。这是后话,暂时不说。 凤凛到延禧宫的时候,王皇后沈贵妃杜德妃和贤妃等高位分的妃子都来了,一盆盆的血水从产房里端出来,柔妃的尖叫声不时的从产房里传出来。 皇后见凤凛过来,都站起来向凤凛行了一礼,凤凛随意摆摆手示意她们起来,坐在首座,伸出手揉了揉眉心,沉声问皇后,“怎么回事?御医不是说柔妃的预产还有半个月吗?” 皇后急忙把事情经过说了出来,事情很简单,柔妃本来在教训萧充媛,不知怎么的就开始肚子疼,见红了才知道不好。 凤凛凝眉,“萧充媛?”直到现在他才看到跪在角落里的萧如梦,发鬓稍微凌乱,眼睛微微发红,看到凤凛注意到她,眼泪刷的就立刻掉下了,在加上苍白的脸色,看起来楚楚可怜。 萧如梦刚想说话,就听到凤凛平静的声音,“萧充媛以下犯上,贬为良娣,赐居静安阁,萧良娣没事就不要出来了。” 萧如梦脸色更是白的没有血色,嘴唇颤抖什么都说不来,最后只能伏在地上颤声说,“妾谢皇上恩典。” 昔日风光无限的萧良娣被人扶着出去了,剩下的嫔妃少了一个对手,心里自然高兴,但柔妃还在里面生孩子,心里在诅咒着柔妃一尸两命面上也要带上焦急,皇上现在心情明显不佳,没谁想去触他的霉头。 凤凛做了一会儿,听里面的稳婆说至少还要几个小时就不耐烦的走了,虽然里面是他宠了好久的女人,她还在尖叫在鬼门关里已经迈进了一只脚,走的时候也没有犹豫。 沈贵妃今天分外的安静,只有凤凛进来的时候行了一礼,其余就是在座位上静静的坐着,漫不经心的把玩着手上的指套,见皇上走的时候,才突然问了句,“皇上是回芙蓉轩么?” 凤凛眼睛眯了下,看向沈贵妃,他知道今天她去了芙蓉轩,但没发生什么大事他也不会过问,现在又听到沈贵妃问起芙蓉轩,才觉得有些不对劲。 凤凛一点都不觉得在一个小老婆还在为他生孩子的时候再去另一个小老婆那里有什么不对,干脆的点了点头。 沈贵妃看着凤凛扫过来的视线,也不惧,就站在那懒洋洋的说,“那就请皇上告诉充仪妹妹,不要忘了臣妾今天说的话。” 凤凛也搞不清沈贵妃葫芦里买的什么药,想着回去再问锦瑟沈贵妃说的是什么,也就匆匆的走了。 沈贵妃见凤凛走了,也对着王皇后说,“臣妾也乏了,就不再这等了,臣妾就先回景仁宫了。” 沈贵妃带着一群人走了,室内空了大半,杜德妃对于沈贵妃最近的沉寂很警惕,今天见到她的时候竟然没有对她冷嘲热讽,在屋里做了这么长时间,也没看她一眼,让已经做好准备反唇相讥的杜德妃有些不习惯。 杜德妃不会觉得沈贵妃会突然间想通,决定和她化敌为友了,沈贵妃恨不得能生生咬死她,俗话说咬人的狗都是不叫的,安静的沈贵妃让杜德妃不安,沈贵妃走了之后也就寻了个借口走了,她的好好思量一下。 高位的嫔妃本来就不多,剩下来的也就是贤妃沐昭仪赵淑华胡修华和李嫔,李嫔有着身孕,皇后也就没久留她,让她先回去了。 等李嫔走了之后,没了沈贵妃压制,向来放肆的胡修华变的口无遮拦起来,“皇上现在可被那个小妖精迷了心。” 贤妃低调,沐昭仪因为出身低贱相貌普通所以一向做隐形人,皇后在那,赵淑华自然也不会开口,王皇后听了立刻斥道,“放肆!” 胡修华说完也知道有些过分,她心里不舒服不说出来就难受,听到皇后的训斥就顺势闭上了嘴。 她也是老人了,长的也艳丽,原先也很受皇上宠爱,但就毁在她一张嘴上,位分只呆在了从三品身上。 一时间只有柔妃逐渐沙哑的尖叫声。 锦瑟倒没想到凤凛真的会回来,以为他走前说的“回来再收拾你”不过是随口说的,锦瑟只是惊讶,倒没什么受宠若惊的感觉。 锦瑟随口问了句,凤凛只说皇后在那看着呢。锦瑟到现在才想起来,她到现在都没见过皇后,凤凛从来没让她早起去给皇后请过安。 想到这,锦瑟想了想,皇后是皇宫里最大的女人,她知道本朝没有太后,那她这么久没去请安已经得罪了这个皇宫的女主人了,不知道现在纠正这个错误还来不来得及。 她还要在这座皇宫里住上好久,被主人记恨上,她都可以预见以后麻烦的生活了。 “皇上,皇后娘娘的脾气好不好?”锦瑟决定还是先知己知彼吧,妻子的性格丈夫应该了解吧? 凤凛没想到锦瑟问这个,疑惑的反问,“怎么了?”锦瑟说,“妾没向皇后娘娘请安,皇后娘娘不会怪臣妾吧?” 如果这话是从别的嫔妃嘴里说出来,凤凛绝对会多想,但是锦瑟说出来,凤凛相信她肯定是真的想要确定皇后是不是真的怪罪她,他对于看人还是有几分眼光,短短几天的相处他相信他没看错人,锦瑟属于那种心思纯净,颇有些无欲无求的感觉,对于他赏赐的东西一些可有可无的态度—— 看过锦瑟凶残无比的和人抢法宝材料的绝对不会这么想。是的,皇帝陛下,她是对你无所求,因为你除了身上的阳气真的没有令她惦记的东西了。 不过他真的是猜对了,锦瑟这真的是纯粹的担心,作为一个长期闭关的人士,锦瑟真的很不会和人说话,语言技巧什么的在她这基本上就是浮云。 “没事,朕的皇后向来贤惠大度,不会和爱妃计较的,爱妃以后也不用去请安了。”凤凛不知道想到什么,笑着说,但是眼神在灯下有些阴郁,锦瑟没看到凤凛的眼睛,只感觉他说的有些怪异,但既然他说没事就应该没事了吧?皇宫最大的是皇上其次才是皇后,凤凛说她不去请安那她应该就不用去了吧。 锦瑟也不想整天去给人请安,经过这几天的学习,繁琐的规矩难是难不倒她,但足够她讨厌了。 “爱妃以后只要伺候好朕就行。”凤凛明显不像多谈皇后,搂着锦瑟又倒向床上。 凤凛现在还对那个‘修身养性’耿耿于怀。他会身体力行的向他的爱妃证明他很‘行’。

上一篇   12第十二章

下一篇   14第十四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