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第十四章 - 重生之宠妃

14第十四章

早膳的时候,高公公小声汇报说,柔妃娘娘生下了三皇子,母子均安。凤凛平淡的说了句,“赏。” 高公公说了声“嗻”就退了回去。在修真界,锦瑟看惯了父母各种的溺爱,很难想到这么平淡的反应,据她了解,凡世的人更加注重血脉传承,难道皇家的人与众不同? 压下疑惑,锦瑟端起米粥,小口的喝了口,浓浓的米香扑鼻,凡世也是有可取之处的,食物都做的相当的美味。 凤凛看她吃的相当的专注,胃口也大开,比平时多吃了几个花卷。 凤凛是个纯粹的封建时代的皇帝,对于他喜爱的女人她一向不介意给予她赏赐,对于他不怎么在意的嫔妃也不会在意,柔妃本来在怀胎十月后对于重获宠爱很有信心的,谁知冒出了一个艳压群芳的萧充仪,勾的本来还经常来这坐坐的皇上夜夜留连在芙蓉轩。 她没见过萧充仪,但是她的势力会在她安心待产的时候把消息源源不断的把消息传给她,她的心腹也曾告诉她当日御花园所有的嫔妃在她的容貌下暗淡失色,沈贵妃也不例外,她的危机感就蹭蹭的往外冒,在那时的当务之急就是把孩子生下来。 孩子才是后宫女人的依靠。 现在孩子也有了,家世她不缺,皇上的宠爱她也要,这样她在后宫的地位才能稳如泰山,在三皇子满月礼那天,柔妃盛装出席。 一身粉色的流彩暗纹云锦宫装,衬的已经恢复的纤腰不盈一握,头上梳着随云鬓,高高的发鬓上带着垂珠却月钗,碧玺耳环在莹白的颈间摇晃,柔妃笑吟吟的被宫娥簇拥着走上高台,上面还空着两个座位,那是给皇上皇后留着的位置。 今天她和三皇子是主角,所以她的座位是皇上皇后之外最高的,沈贵妃尚她之后,高高在上的俯视着底下一众请安的嫔妃,她柔妃沉寂这么久之后又回来了! 她会证明她是皇上最宠爱的嫔妃!这次她生了孩子,地位之后更高,四妃是跑不了,贵妃也不是不可能····· 不论柔妃怎么想,面子上都不会为难任何人,柔柔的让所有的起来,柔妃娘娘从来都是温柔如水的,嫔妃们刚起来,就看到一个银红的身影由远及近。 嫔妃无奈的又跪下,在宫里穿银红的衣服只有嚣张跋扈的沈贵妃,本来还有嫔妃敢穿银红色宫装的,但自从一个敢在沈贵妃穿银红色的良缘被沈贵妃罚跪了去掉了半条命之后,很少有人敢这么穿了,久而久之银红色成了沈贵妃的专属。 柔妃看到雍容华贵的沈贵妃过来,笑容消失了几分,又迅速的掩饰了下去,仪态万千的给沈贵妃行了一礼,无论今天她晋到什么位分,她现在都必须给沈贵妃行礼。 沈贵妃看到笑容满面柔妃,心里腻歪了下,也不叫所有人起来,等她慢条斯理的坐在坐位上,嫔妃的笑容的有些僵才叫所有人起来。 沈贵妃嚣张不是一天两天了,嫔妃都习惯了,起来之后,各自做好也不说话,沈贵妃收拾人从来是什么借口都可找,她们实在不想惹怒沈贵妃。只有柔妃压下不忿,笑着对沈贵妃说,“贵妃姐姐还是一如往昔。” 到底是没压住,柔妃绵里藏针,沈贵妃从来没怕过谁,当下不客气的说,“柔妃也是一样貌美如花,也不知道是不是本宫是不是眼花,看到柔妃就想到了魏美人。”柔妃当下气白了脸,魏美人是上次选秀和柔妃一起进宫,本来是魏美人先得宠,柔妃在魏美人面前低伏做小见到了皇上,才见到了皇上,从此柔妃一飞冲天,魏美人染了病,没一段时间就香消玉殒了。 对于柔妃来说,当年那段给人低伏做小的历史是她心里的耻辱,她得宠也没人在她面前提起魏美人,只有沈贵妃!柔妃咬牙切齿但是对于她毫无办法,柔妃也只能忍下这口气,但她忘了沈贵妃从来都是得理不饶人,“说起来,过段时间就是魏美人的祭日了,柔妃可是魏美人的好姐妹,柔妃可不要忘了这位‘好姐姐’呀。”沈贵妃喜怒不定大家都知道,高兴的时候还会喊你声妹妹,不高兴的时候直接喊位分,现在看她喊柔妃的封号,都知晓她心天心里不痛快,底下的嫔妃都在底下装聋作哑,柔妃没等到台阶,只能咬牙说,“谢贵妃姐姐提醒。” 沈贵妃到底知道今天柔妃是主角,不好太过分,没有穷追猛打,柔妃转过头和别的嫔妃说话,她现在实在不想和她说话,不知道怎么回事,沈贵妃在她一进宫就看她不顺眼,见了她从来没有好脸色,她也见过沈贵妃不知道整治了多少后宫嫔妃,往日也识趣的不往那凑,今日本以为沈贵妃多少给个面子,没成想还是这么不给面子。 这会后宫的嫔妃大都来了,就差了皇上皇后和萧充仪,皇后也就维持着最后一点底面,皇上不知道多久没歇在了坤宁宫,皇上肯定不会这么和皇后相诀而来,那就是去了芙蓉轩! 柔妃对锦瑟的恨意再次上了一个台阶,沈贵妃都没敢压着时辰过来,一个小小的充仪居然在她面前摆架子!早晚有你哭的时候! “皇上驾到——” “皇后娘娘驾到——” “充仪小主到——” 太监长长的声音传过来,所有人都起了身,朝着门口那个明黄的身影跪下,“妾/臣妾给皇上请安,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 凤凛拉着锦瑟的手往前面走,皇后在后面跟着,皇后明显感觉到几个嘲笑讥讽的视线,皇后也忍下了。 锦瑟对于这种宴会什么的,不感兴趣还不如呆在芙蓉轩吸收灵气,她现在已经感觉到吃力,灵力的吸收赶不上青岚的消耗,比她预想的还要艰难几分,但凤凛明言说要她出席,对于这个她现在必须依靠的人,一些小事也就显的无关紧要了。 锦瑟现在穿的是衣服都是凤凛命人按他的喜好赶造的,自从凤凛见过她穿广袖流仙裙之后,命人给她准备的衣服都是广袖的,今天穿的就是其中一件天蓝色古文双碟云形千水裙,好看是好看但在这天穿太薄了,于是还披着一件软毛织锦披风,这是凤凛硬加上去的,锦瑟的手总是冰凉的,出门的时候凤凛硬要锦瑟加上一件披风,头上还带着兜帽,所以皇后到现在都没见她的真容。 等凤凛坐下之后,让所有人起身,皇后自然是坐在凤凛旁边,嫔妃的座位都是按品级排的,锦瑟的座位在高台下面,锦瑟收到后面白苏的提醒,抽出被凤凛握住的手刚要下去,就被凤凛握的更紧,皱着眉对高公公说,“还不快去在这摆张桌子给小主做。”他指的是柔妃下首,沈贵妃前面,这下所有人的脸色都变了,柔妃的脸色也苍白了些,德妃的脸色也难看了些,所有人都看向沈贵妃,这位可不是让人砸脸色的主儿。 高公公立刻下去准备,这一个月皇上几乎把萧充仪宠上了天,从来没有一个嫔妃能让皇上这么费心,他自然也不会在这会扫了皇上兴致。 沈贵妃却突然说,“慢着。” 柔妃德妃第一次有些感谢沈贵妃,柔妃知道皇上多少还想着三皇子才让萧充仪的座位落在她后面,但是都排在了沈贵妃前面,以后就算她晋为贵妃,地位也没沈贵妃高,这样锦瑟岂不是要压在她头上,这么想的柔妃今天对于沈贵妃发威乐见其成,德妃是绝对不想看到又一个人压在她头上的。 皇上眯着眼看向沈贵妃说道,“贵妃对朕的话有意见?”沈贵妃对于皇上不悦视而不见,朝着锦瑟笑的千娇百媚,“哪敢呀,臣妾想,臣妾这张桌子尚算宽敞,臣妾一个人坐也未免太过寂寞,充仪妹妹坐过来我们正好做个伴儿,就不用劳烦高公公了。” 等着看好戏的人都有些跌破眼镜,这真的是沈贵妃不是假冒的吧?死对头德妃都不由自主的仔细打量沈贵妃。 凤凛沉默了一下准了,松开手让锦瑟过去,沈贵妃甚至亲自起身往一边挪了一下,打量沈贵妃的德妃嘴角抽了抽,面对皇后沈贵妃样子都懒的做,面对一个充仪倒变的殷勤,不知道她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 锦瑟能感觉得到宫殿里大部分人都对她有敌意,只有这个贵妃没有,她过去的时候倒很放松。柔妃等锦瑟坐下后,面色才缓过来,笑着对皇上说,“说起来臣妾还没见过充仪妹妹,不如让充仪妹妹把兜帽摘了去吧,也好让臣妾好好瞧瞧。” 锦瑟倒是无所谓,干脆利索的摘了,柔妃的脸又僵了下,沈贵妃盯着锦瑟的脸看的目不转睛,德妃拧紧手里的帕子。 转眼时辰到了,奶娘抱着三皇子出来,看愣的嫔妃才移开眼,凤凛朝里面扔了一件玉佩,不轻不重的添礼,皇后扔了个金项圈,沈贵妃添了件金镯子余下的人都各自添好,三皇子在奶娘怀里哭的很响亮,柔妃的脸才算好点。 正在柔妃示意奶娘把三皇子抱下去的时候,下面的安顺容突然晕倒在宫女怀里,柔妃瞪她的眼睛恨不得吃了她,一个顺容也敢在满月宴上打她脸!柔妃都能感觉到旁边德妃嘲笑的眼神了。 沈贵妃萧充仪她是没办法,但一个小小的顺容她还是收拾的了的!但是突然看到三皇子,心一动,柔妃气的脸铁青,她居然敢在这个时候曝出这件事,她消失了这么久,真的是不把她放在眼里了。 嫔妃晕倒,皇后当然不能不管,就算剩个空架子也是皇后,她命人去宣太医,这时候底下的孙良缘也突然晕倒了,柔妃脸上勉强的笑彻底维持不下去了。 底下乱作一团,请太医的请太医,扶主子的扶主子,凤凛已有些不悦,这毕竟是他的三皇子的满月宴,乱糟糟的像什么样子。 但晕倒的两个都是他的女人,也不能就这样一走了之,就拉着锦瑟一起去后面的偏殿等太医。 一众嫔妃见主子们都没有发话,自然也不敢走,一堆人就在偏殿等。 太医不一会就匆匆赶来来,隔着帘子细细把了下脉,然后跪在地下对凤凛说,“恭喜皇上,两位小主都有身孕了。”

上一篇   13第十三章

下一篇   15第十五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