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第十五章 - 重生之宠妃

15第十五章

柔妃即使心里早有了猜测,但是这会真的证实仍免不了一沉,心底恨两人恨的要死,想踩着她上位也要看她愿不愿意。 德妃因为原本柔妃生了三皇子气正不顺,这会正好上前对皇上说,“皇上,这可是三喜临门啊,您可要好好赏赐两位妹妹。” 凤凛听到有孕也有些高兴,他现在还未到而立,儿子也有了三个并不是太急,不过谁也不会嫌子嗣少就是了,沉思了一会说,“通通有赏,柔妃封为淑妃,春猎回来后举行封妃大典,安顺容晋为充容,赐封号琪,孙良缘晋为顺华。” 这下嫔妃嫉妒的眼光大都落在了柔妃和安顺容身上,皇上很少给嫔妃封号,得了封号这位琪充容在在正五品绝对会拔尖。 柔妃的脸终于好看点了,心里还是有些遗憾,怎么就不是贵妃······沈贵妃看不惯柔妃的样子,就转过头对太医说,“今晚太医不如好好的给各位妹妹把把脉,,说不准又有哪位妹妹有了身孕呢。” 太医小心的抬头看向皇上,凤凛本来不耐烦的想回去,但不知道想到什么就顺着说,“那就好好看看吧。” 太医得了令,小心的给各位主子把脉,嫔妃们也有了点希望,说不准,自己真有了呢,当然这是指一个多月前侍寝过的嫔妃,最近一个月皇上不是自己歇在承乾宫就是去芙蓉轩自然不会有人侍寝,其余的嫔妃也就是凑个热闹罢了。 听到太医的否定,希望落空难免有了失落,孙顺华也不过侍寝了一次怎么就怀孕了,这运气未免太好了吧! 当轮到锦瑟的时候,凤凛有些期待的看向锦瑟,眼尖的嫔妃才知道刚才皇上为什么同意,心里难免的泛酸。 锦瑟不知道太医能不能诊断出来,她确定她绝对怀孕了,太医按在她手上的时候,很淡定,诊不出来只能说他学艺不精了。 太医在锦瑟手腕上停留的时间稍长,嫔妃的的心也都提到了嗓子眼,盛宠正浓,这会再怀孕哪还有她们的活路? 太医只感觉到如芒在背,咬着牙仔细揣摩了下脉象,摸了下胡子,最后小心翼翼的对皇上说,“启禀皇上,充仪小主约莫是有了,一个月左右,脉象还不明显。” 凤凛大喜,本来也没报太大希望,谁知道真的有了,“赏!封萧充仪为贵嫔,封号”嫔妃都不由自主的注视着皇上,心里都在祈祷千万不要是那几个封号,但是凤凛不会因为她们的意愿而改变,“就是宸吧。” 这下子,所有人的心都重重落了下来,短短一个多月从从七品升到正四品,这个速度绝对会让熬了许久才升上一级的嫔妃咬牙切齿,但是封号居然是宸,皇上就差在她身上明晃晃的刻上宠妃两个字了。 但这也不差了,宸字向来是皇上才能享的,居然赐给一个嫔妃,封号一般是跟着嫔妃一生,看皇上这种劲头,宸贵嫔绝对还会升,等到了妃····· 刚才还得意的德妃脸上的笑也快挂不住了,一向低调的贤妃也变了脸色,这也太过······尊贵了。 只有沈贵妃没有听到似的,继续笑着对柔妃说,“本宫就说今天是良辰吉日,这不三喜临门变成四喜了,想来柔妃妹妹一定会开心。” 沈贵妃说话是一向往人心窝子里捅,淑妃知道皇上还在看呢,苍白着脸说,“贵妃姐姐一向是神机妙算。” 皇上偏心偏都快没边了,别人怀孕升一级,她是升两级,这还不安还有一个尊贵万分的封号,后宫里谁还坐得住。 凤凛现在高兴着呢,那还管得住别人高兴不高兴,揽着锦瑟上了玉撵,摆驾回了芙蓉轩。 心神不宁的嫔妃也都匆匆向淑妃告了别,沈贵妃是最后走的,她时不时的对转醒的孙瞬移和琪充容说些关心的话,句句不离‘缘分’,淑妃帕子都拽烂了,脸上还是带着僵硬的笑,等沈贵妃大摇大摆的走了,气的淑妃砸了所有能砸的东西,三皇子的哭声都不能让她稍微平息下。 今日的满月宴彻底成了笑话,明日所有人说的都是宸贵嫔,谁还记得生了三皇子的淑妃!淑妃最后满脸狰狞脸上曾被皇上夸奖的温柔的笑容一点都不剩了,恶狠狠的扣住椅子的扶手,笑道最后的才是赢家,怀了生不生的下来还是未知数呢! 再说在玉撵中的锦瑟,她早就知道她怀孕了,表现的很平静,凤凛倒是刚做父亲一样,手放在她的小腹上,一脸的慈爱。 快到芙蓉轩的时候,凤凛突然说,“要不朕给你个懂得医理的女官吧,你身边的宫女都太年轻不懂得照顾孕妇,给你个懂得的朕也放心些。” 锦瑟虽然相信青岚,自己绝对不会流产,但是她现在在那呆了会就有些精力不济,想来还是小心些吧。想到这,锦瑟对凤凛说道,“谢皇上恩典。” 凤凛收回放在她小腹的手,摸摸她的手,一如既往的凉凉的,顺势把手放在手心,“回头朕还是让太医好好给你看看。” 锦瑟知道自己身体绝对健康到找不到任何毛病,但她也没必要在这点小事上驳了她的意,点点头表示同意。 凤凛是个有些任性的君主,喜欢一个人的时候恨不得把所有的好东西都给了这个人,规矩礼法根本不在他的考虑范围内,他知道明天肯定会有御史进谏,但他不在乎,当初他把沈贵妃宠的无法无天,今日他同样可以把尊贵的宸字赐给一个嫔妃做封号。 这个天下终究是他们凤家的天下。 凤凛给的女官叫做挽碧,约莫三十多岁,发鬓梳的一丝不苟,手规矩的放在身边,见到锦瑟只是规矩的行了一礼说了句,“奴婢挽碧奉皇上之令,来伺候宸贵嫔。” 锦瑟对于伺候的人从来不会放在心上,看了一眼就失去了兴趣,示意连翘去安排,挽碧遭受这样的冷遇也没有任何的表情,一丝不苟的行了礼就走了白苏等她们走了之后,看到还和没事人一样继续看书的锦瑟,忍了忍,终是没忍住,“小主,您不能这样下去了。” 锦瑟哦了声,没了反应,白苏焦急的两部并做一步站在锦瑟前面,“小主,您好歹说几句啊,那毕竟是皇上赐的人。”万一在皇上面前说您不是怎么办呀! 锦瑟理所当然的说,“我是主子,她是奴婢难道要我讨好她?”对于皇帝也只是和颜悦色了几分,要她去讨好一个对她来说可有可无的奴婢,锦瑟还真做不出来,当初在林夫人面前是为了生存没办法,现在她不觉得她需要去刻意的对一个人好。白苏语塞,她怎么现在才发现主子有时候在某方面真的白痴。 “不是讨好啊,主子,咱们芙蓉轩新分配的奴婢您一次也没训过话,万一有人是后宫主子的钉子怎么办,要是谁背主了怎么办?”白苏苦口婆心的劝,这位主子在丞相府就是窝在那个破烂的小院里没见过林夫人和姨娘们之间的刀光剑影,她在丞相府不知道听了多少,进了后宫,巴结的人多了,听的东西也多了,所以白苏对于主子还是往常的模样,越发的无力。 “我有你和连翘就够了,又不用她们伺候。”锦瑟想的很开,她一个人在外也惯了有两个伺候的就够了。白苏默默咽下一口血,再接再厉,“小主,万一有人指示她们陷害你怎么办呀?” “杀了不就行了。”锦瑟这个想的更开,修真界有时也有背叛的人,她也被背叛过,直接杀了就完了,一些无关紧要的人的背叛她还是不放在眼里的“我记得,有一条宫规就是背主的可以直接仗毙。” 白苏现在终于明白她和主子的差距了,仙人的思路和我们这等凡人是不一样的。白苏默默的退下,她家主子还是继续吟风弄月吧,这等俗事还是我这等俗人办吧。 就算锦瑟冷落了挽碧,挽碧也不可能报以同样的态度,她是奉皇上的命来照顾这位宸贵嫔,来时皇上的命令说的很清楚,如果宸贵嫔这胎出了问题,她也不用回去复命了,直接自裁好了。 锦瑟也发现这个挽碧姑姑还是很有用的,她可以把很多孕妇忌讳的东西一条条的列出来,把很多东西都撤了,锦瑟不知道这些对修真之人是否有影响,小心驶得万年船这个道理她还是懂得的,相应的,她对于挽碧也不是爱搭不理的,偶尔也会和她说上一两句话。 挽碧是宫里的老人了,见过被皇上宠爱的很多妃子,大多都是昙花一现,在被皇上派到这个芙蓉轩的时候她也很好奇这位尽得宠爱的妃子究竟是什么样子。 宸贵嫔果然没让她失望,就是那张脸就足够让无数人争先恐后的把世上的好东西捧到她跟前,只为博她一笑,皇上也是男人,权倾天下还是个男人,见到了这样的美人不可能不动心。 之后,宸贵嫔的态度却让她意外,分外的冷淡,一点都不会因为她是皇上派过来就对她另眼相看,她开始以为只是想立威,谁承想在芙蓉轩待了一段时间,才明白这位主子除了对她带进宫的白苏连翘稍微另眼相看外,对于其他的人都是冷冷淡淡的,纯粹当他们不存在,唯一的命令就是让她们不要没事在她面前晃悠。 这位主子做的最多的就是呆在房间里看书,或者是静静的发呆,一点都没有宠妃的架势。挽碧站在一边看着皇上对着宸贵嫔无意识的讨好,心底感叹,果然是一物降一物,让多少嫔妃痴情的皇上遇上这位简直是玉做的主子可有的磨了。 没错,就是雪玉做的,没有像冰雪一样的冷冰冰的让人触之即伤,但是那种冷淡可是不比冰美人逊色了,又拥有了玉钟天下灵气于一身的气质,不说容貌,就独独那种钟灵毓秀的气质就可在后宫中脱颖而出了。 在美人环绕的后宫,让皇上记住就可以说是稳压一些嫔妃一头了。

上一篇   14第十四章

下一篇   16第十六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