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第十六章 - 重生之宠妃

16第十六章

沈贵和锦瑟一样甚少出门,但是每出一次门绝对会闹出一点大大小小的事来,久而久之,嫔妃看到沈贵妃的仪仗从来是又多远躲多远。 好在沈贵妃的仪仗很好认,前面宫娥拿着各色的东西开道,后边是十六人抬的玉撵,在后面是景仁宫的一众太监随时供着贵妃娘娘使唤。整个仪仗能生生拖上十来米,除了不长眼想去找不痛快的,远远看到这阵仗都绕开了道。 几个低位的嫔妃,躲在一边看着仪仗从眼前过去,心里松了一口气,羡慕嫉妒的眼光也不由自主的往华丽异常的玉撵上瞧。 单是那用南珠串成的帘子就足够她们这群没有帝宠的嫔妃羡慕了,一个嫔妃突然咦的一声,另外的人都看向她,“那好像是去芙蓉轩的方向·····” 几个人一惊,对视一眼,好像确实是,一个皇上的新宠,另一个也是盛宠不衰,可能又有好戏看了,即使上次沈贵妃没找宸贵嫔的麻烦就回了,所有人都认为是有意外发生,那这次是不是证明沈贵妃不达目的不罢休? 即使所有人恨沈贵妃恨的牙痒痒,却又期待她收拾得宠的嫔妃,不是发生在自己身上每个人都乐见其成。 凤凛正在芙蓉轩哄锦瑟吃饭,锦瑟怀了孕,凤凛如同找了魔一样的往芙蓉轩来的更勤了,来得勤自然发现了锦瑟很多习惯,比如说,锦瑟的饭量,不盯着她吃饭她就吃的少的让他心惊肉跳。 开始他以为是不合胃口,就逼着御膳房变着法子给锦瑟做吃的,但是时间长了就发现她几乎就什么都不愿吃,每天吃的那一点都好像是勉强咽下的,每天做的最多的就是坐在窗前的软榻上发呆或者睡觉,太医谁嗜睡和厌食是怀孕初期普遍反应,凤凛还是觉得不安,实际上锦瑟在努力那种吸取灵气,她随着日子的推移,越来越觉得困倦,灵气的消耗已经远远超过了她的预期。 现在芙蓉轩人多了,凤凛每天得了空就过来,她还不能进玄冰洞中闭关,她表面上不显,心里已经很焦急了。 宫女进来禀报沈贵妃来拜访的时候,凤凛拿着糕点的手一顿,锦瑟趁机身体往后挪了下,五谷虽然没有危害,吃多了对于修真之人来说还是不好,何况她最近心烦意乱,更没有吃这些的兴趣。这边沈贵妃已经扶着宫女的手款款的进来,对于在这看到凤凛丝毫不惊讶,仪态万千的行了一个礼,腰上宽大的腰带上镶嵌的宝石流苏随着她的动作变化万千,衬着她娇艳如花的脸越发明艳。 “臣妾在路上正巧看到御书房的小太监往这边走,想来又有什么紧急的事情要皇上处理,皇上日理万机,还是让臣妾陪伴宸妹妹好了,反正臣妾刚好闲着,正好为皇上分忧。”沈贵妃拿着羽扇盖住娇笑的嘴唇,对于皇上难看的脸色视而不见,硬生生的挤进了锦瑟和凤凛之间。 凤凛很少对嫔妃发脾气,有什么不痛快的人他直接丢到一边去就好了,三千粉黛,她自是不缺服侍的人,但是沈贵妃最近越发不把任何人放在眼中,她又不是那隐忍的性子,他敢冷落她,她就敢大摇大摆的闯御书房,对她发脾气凤凛又觉得没面子。 凤凛想到这,突然想到他最近都呆在芙蓉轩,沈贵妃居然一声不吭,再联想到她对于锦瑟不同于任何人的态度,凤凛警惕起来,沈贵妃这个女人真的让他有些捉摸不透,她做出什么事情都有可能。 刚想打发她走,就见到小太监已经满脸焦急的过来,思虑再三,走之前警告性的看了她一眼跟着小太监走了。 凤凛一走,沈贵妃就把手从宫女手上拿下来,她今天没有带指套,修剪整齐的指甲上涂着鲜红的蔻丹,她对着锦瑟眨了眨眼,锦瑟目无表情的看着她,突然她伸出手朝着锦瑟的脸拂过去。 一众宫女吓得浑身僵硬,主子,那可是现在皇帝心尖尖上的人,您打了她巴掌,皇上绝对不会向以往那样轻拿轻放。 万众瞩目的的沈贵妃在众宫女惊吓的视线中把手放在锦瑟脸上摸了摸,末了又捏了捏,她还自言自语的说了句,“果然和想象中一样,手感很好。” 吓得还回不过的神的众宫女:“······” 去端茶姗姗来迟的白苏:“·······” 锦瑟也有些木然的看着沈贵妃,她刚才是因为灵力不继而没有躲开,她也没有想过的沈贵妃竟然只是想摸摸·····她的脸。 沈贵妃看着锦瑟的脸更是兴奋,眼睛里射出的亮光让锦瑟不自在的闪了闪,“比小龙女还小龙女······” 锦瑟想难道后宫的妃子都是这样诡异的存在,难怪白苏让她小心。 锦瑟刚想说话,沈贵妃却挥挥手让所有人都退下,白苏担心的看了眼锦瑟,原先她当然不担心,但最近主子疲惫她都看得到,她不能不担心,见她没反对才跟着沈贵妃带着的宫女退了下去。 等宫女一退下,沈贵妃一屁股坐在凤凛刚才做的地方,一点都没有刚才威严雍容的感觉,脑袋凑过来,直勾勾的盯着锦瑟“听说过金庸吗?古龙?梁羽生?二十一世纪?” 锦瑟诚实的摇摇头,不知道这个沈贵妃提起这些名字什么意思,沈贵妃不知道是失望还是高兴的把脑袋的收回去,低下头把玩着指甲,锦瑟觉得她有些伤感,沈贵妃在心底叹息,在这个陌生的时空突如其来的对一个人产生好感,灵魂般的共鸣,她还以为遇上老乡了。 老乡不是相亲相爱就相爱相杀,她还犹豫了好久到底要不要杜绝危险直接扼杀,对这个她很有好感度的‘小龙女’她真的抱有很大的矛盾。既想有一个人可以陪她一起在这个陌生的时空互相扶持,又怕遭受到小说中一样的背叛。 锦瑟却突然想起来沈贵妃身上的波动怎么那么熟悉了,她身上也有,那是穿越空间壁垒遗留下的空间元素,但是看沈贵妃的样子实在不像拥有大能力的大能,犹豫了一下,“别的时空?” 沈贵妃眼睛一亮,迅速的抬起头,却听到锦瑟接下来的话,“只有仙人能穿过空间壁垒,你只是个凡人怎么穿过来的?”她是全靠掀起作弊。 沈贵妃呆滞了,修仙?她刚穿过来的时候,上有难缠的祖母,下有野心勃勃的小妾,还有几个堂妹争宠,她以为是宅斗文,结果她发现她真的没有好斗的,小妾祖母被厉害的母亲压得死死的,他父亲是将军,她叔父不成材全靠她父亲支撑,堂妹的争宠也不过小乐趣,怎么都动摇不了她的地位,她以为是种田文,结果平平安安长到十五岁,一道圣旨把她嫁到五皇子做侧妃,好吧,还是宅斗文,接下来,势力最弱的五皇子登基,她一人之下的贵妃,她以为是宫斗文加点权谋文,现在又出现了修仙的,沈贵妃直接木了。 知道锦瑟又问了一遍,沈贵妃才回过神,“我也不知道,醒来就在这个时空了。”她没有说谎,她确实不知道。 锦瑟想了想,觉得应该和青岚有关,空间壁垒不是随随便便就能穿过的,解决了她心中的唯一的疑惑,她对沈贵妃彻底没了兴趣,沈贵妃确是忽而疑惑的问,“你这么厉害,那你为什么进宫?”修仙人不是应该远离红尘?她相信如果锦瑟想走绝对没人能拦得住她。 锦瑟想了想,觉得说了也没什么,就据实以告,“我需要皇帝身上的阳气。” “采阳补阴?”沈贵妃嘴角抽了,穿来这么长时间,第一次感觉世界真玄幻,“那不应该魔门功夫?”你一个修仙的采阳补阴让她这么一个对于修仙之人有着濡慕之情的人情何以堪。 “确切的说,我确实是修魔。” 沈贵妃看着眼前仙气飘渺的锦瑟,实在没看出一点妖娆魅惑,这样是修魔? “你很奇怪。”锦瑟在沉迷一会说,突然说,声音里有些困惑,“你知道我是修仙之人,不应该求我让你修仙吗?”她曾经遇到过很多这样的人。 沈贵妃一愣,摇摇头不说话,如果刚穿过来的时候她会这么做,但是现在她早没了穿越之初做一番事业的豪情壮志。 “你快死了。”锦瑟没有纠结,接着开口,这次说的更惊悚,她毕竟只差一步成仙,凡人的身上的生命线她努力看还是能看个大概的,她也是看她有趣,就顺便的看了下,出乎她意料,这个贵妃身上死去弥漫和她脸上红润的脸色成反比。 一般人听到这句话肯定会生气,沈贵妃倒是很平静,锦瑟看了一眼就知道她早就知道了,反正她也是顺便告知下,对于她什么反应并不在意。 她沉默了,沈贵妃倒是来了兴趣,“你不怕我说出去?”看锦瑟还是无动于衷的坐在那,无趣的撇撇嘴,她本来得了准确的消息就想来确认是不是老乡,临死前来个认亲还不错,没想到还有个惊喜。 锦瑟坐在那越发的显得仙风道骨,眼珠子一转,“你需要皇帝的阳气?” 锦瑟不知道为什么她又提起这个话题,“恩。” “那你知道怎么做好一个宠妃?怎么让皇帝为你神魂颠倒,让他心甘情愿的为你提供阳气?”沈贵妃一转眼又恢复了雍容华贵的样子,羽毛扇轻摇,下巴微抬,红唇轻扯,一片妩媚风流。 “不知道。”锦瑟诚实的摇摇头,沈贵妃笑意更深,结果下一句就让她僵住,“不管他是不是甘愿,有阳气就行了,他打不过我。”实在不行就硬上,锦瑟想的从来就很直接。 果然是人比人气死人! 她要在皇帝底下讨好他,还要防着时不时挖墙脚的女人,人家武力值高的离谱,拳头大的是老大果然是真理。 沈贵妃心底泪流满面,果然不能有对比呀!不过她要是就这么轻易放弃那她就不是沈贵妃了,心念一转,这也是好事,最起码很好忽悠。 沈贵妃笑靥如花,接着她的忽悠大计。

上一篇   15第十五章

下一篇   17第十七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