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第十七章 - 重生之宠妃

17第十七章

“你是可以强迫皇上,俗话说没有一万就怕万一,万一你的法术出点什么问题皇上变成了白痴或者出点什么问题寿命减了,那这个朝代的轨迹可就改变了,我记得从哪本闲谈上看过修仙之人好像不能过多干涉凡世,这样的结果想来也不是妹妹想看到吧。”沈贵妃一脸我是为你好的表情,说道强迫的时候,眼角一抽,锦瑟看出了怪异之处,但是她没从沈贵妃身上没有恶意,她也就没深究,况且她说的顾虑也有道理,她相信自己的实力,时间巧合万千,她也不知道是不是哪天会出错。 她同意沈贵妃的理由,但不代表她会让她如意,“那又怎么样?”沈贵妃刚才刚到一抹松动,心里正窃喜,谁知只是转眼即逝,又是一副冷淡毫无表情的样子,锦瑟活了一千多年,就算再不知世事,脸上的表情也不是沈贵妃看的透的,她一时拿不准是不是有用,也不好往下说。 过了一阵,屋里还是寂静一片,沈贵妃眼睛一扫,又来了主意,“后宫中,嫔妃没了皇上的宠爱就是明日黄花。” 锦瑟沉默。 “多少怀了孕的嫔妃都不小心落了胎,没了皇上护着就算生下来也活不了多大,大皇子之前有还几个没有序齿的小皇子就这样没了。”沈贵妃一边说的悲悲戚戚,一边打量着锦瑟的表情,硬的不行,只能从软的出手,没有母亲会不在意自己的孩子吧? 锦瑟还是沉默。 “我看着妹妹这些日子也有些倦怠,如果哪位妃子心怀记恨趁妹妹不备伤了妹妹的孩子可就不好。”沈贵妃一脸的担忧,就好想看到了未来的某个场景一样,拿出帕子擦了擦眼泪。 锦瑟终于开口,但是说的话却让刚露出一点喜色的沈贵妃一僵,“很假。”下一句就让她重新露出笑颜,“那你说该怎么做?” 她最近是力不从心,经过被人暗算的事情后,她也知道绝对不要小瞧任何人,哪怕看起来再无害,一次是她运气好,她没有第二件仙器来让她重生。 沈贵妃听到她这句话,心彻底定下来,站起身,满脸的斗志昂扬,“那好,从今天开始,我要精心打造历史上最完美的宠妃!”妲己褒姒算什么,她就要培养一个超级完美的宠妃! 看到无动于衷的锦瑟,脸上的笑容一僵,随即不怀好意的笑了下,“所谓宠妃守则之一,就是要会笑。” 锦瑟盯着沈贵妃半天,沈贵妃被盯的都僵了之后,锦瑟才扯出一抹笑,也只是一瞬间,等她再去看的时候,又是面无表情。 沈贵妃嘴角一抖,果然是小龙女啊。 锦瑟突然想到什么突然站起来,把跟前的沈贵妃吓了一跳,“我还有事,你先走吧,有事明日再议。” 真是直接了当的····逐客方式,在宫里呆久了,对这种方式真有点不习惯,但看到锦瑟简直是不能商量的眼神,沈贵妃乖乖的站起身走了。 锦瑟等沈贵妃走了之后,才从一个荷包里拿出一枚戒指,她刚才才想起来,青岚说过这里面有灵石,她这些日子都快忘了这枚戒指,看到沈贵妃手上猫眼石才猛的想起来。 有了灵石,最起码能缓过一段时间了。 宠妃守则之二,要会撒娇。 沈贵妃拿着小藤条在锦瑟面前走过来走过去,嘴里说着她讲解着宠妃守则,锦瑟听她说,只要锦瑟完全按照宠妃守则绝对可以牢牢的抓住皇上的心,三千宠爱肯定不再话下锦瑟对于这半信半疑,但是听到白苏说这些年沈贵妃盛宠不衰,也就勉强相信她。 “对男人就要学会撒娇,男人对于会撒娇的女人向来没有抵抗力······”沈贵妃滔滔不绝,她有种回到学生时代的错觉,那时候她最大的愿望就是做老师然后拿着小皮鞭教训她的学生,现在误打误撞的也算实现了愿望吧,即使借她十个胆子也不敢把藤条抽到锦瑟身上。 她看着还是面无表情的锦瑟,她是在听吧? 到了华灯初上,凤凛一如既往的来了芙蓉轩,锦瑟低着头,思考了半天,等凤凛洗漱完要揽着她上床的时候,终于发现了她的不对劲,正要说话,谁知锦瑟突然走到她跟前,抬起头,嘴角一勾,露出极淡的笑容,然后学着沈贵妃今天交的动作,拉着凤凛的衣角,“皇上。”她想着沈贵妃今天教她的内容,‘说话时声音放软,尾音拉长,眼角带媚’。 同样的动作,沈贵妃做出来风情万种,锦瑟做出来动作超僵,不论她怎么说,声音总是平平的调子,如果不是她的脸给她加分,光是木然的神色就足够凤凛甩袖而去了,现在她只觉得奇怪,锦瑟也觉得这样不好,心念一转,想到了在楼的时候看到的景象,微微一迟疑又坚定的了决心,整个身体靠过去,“妾想要进贡的那匹凤凰锦。” 沈贵妃语录,要学会适当的向男人要东西。 凤凛本来还觉得锦瑟今天很奇怪,现在听到锦瑟的要求,以为她是真的很想要那匹布才破天荒的给他撒娇,虽然他没看出这是撒娇,看到他的爱妃头一次的向他提要求,再看到锦瑟难得一见的笑颜,稍微一思索也就答应了,本来因为名字,凤凰锦只能皇后享用,既然锦瑟喜欢,就送了吧。 锦瑟听到凤凛准了的声音,心里一松,这算······成功了吧? 正在她想的空当,身体却陡然一空,凤凛打横抱起锦瑟往床榻上走,手上还小心避开她的小腹,“原来爱妃今天是因为有想要的东西才对朕撒娇呀。”想到刚才锦瑟奇怪的举动,有些忍俊不禁。 他的爱妃果然可爱。 锦瑟现在正陷入一种情绪里,想想刚才的行为,她想挖坑把自己埋了的冲动,她居然在真的做了?再想到今天沈贵妃以身示范的动作,再想到她刚刚的动作,彻底的木然了,她决定以后还是不要听那个沈贵妃的话了。 她活了这么久,现在居然堕落到要出卖自己的地步了?锦瑟对于采补的事情,一点都不认为是出卖自己,她只是把他当做是练功的炉鼎,无极宫里炉鼎到处都是,她不觉得奇怪,现在她有种羞耻感了。 明日还是不要听沈贵妃的课程了吧。 凤凛看着明显出神的锦瑟,控制不住的吻上她玲珑的耳唇,眼神一暗,但又扫过现在还没有起伏的小腹,深呼吸一口压下欲念。 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要来这受罪,每天抱着一个活色生香的美人却什么都不能做,对于一个正值青年的男人来所真的很不地道,然而他就是没有宣其他嫔妃来侍寝的冲动。 她就是个妖精也说不定。 凤凛看着锦瑟的侧脸慢慢入了睡,就算是妖精,她也要定了。 第二天沈贵妃又来芙蓉轩的时候,听到锦瑟拒绝再向她学习,脸一僵,脑子迅速的运转,再想到凤凛昨天来过,她又让锦瑟做实验,明白问题出现再哪了。 作为一个天朝人,沈贵妃有百折不饶的意志,循循善诱的想要问出症结,锦瑟当然不会说她真实的原因,只说学不来她。 沈贵妃在锦瑟面前走了好多圈,然后骤然停下,沉痛的说,“我们搞错了方向,我决定重新制作方针,亲,我决定把你打造成不可侵犯的高岭之花。” 妖娆魅惑的姿态她做不来,那就一路高傲到底吧,男人不都是犯贱吗?越得不到的东西越想得到,尤其是皇帝这种该杀千刀的物种! 沈贵妃看着冷冷淡淡的锦瑟,觉得就算没有她这个半吊子师傅,人家光凭着气质脸蛋就足够让人产生征服了,但还是不够! 她要的是一个荣宠一生可以让皇帝牵动心神的宠妃,凭现在锦瑟对于皇帝冷淡的态度,短时间内行,她不敢保证有人会愿意长时间面对一个暖不热的的人,伤心的时候谁都想要一个善解人意的解语花而不是一个木头。 看锦瑟隐含高傲的态度就知道让她对于一个凡人低伏做小是不太可能,但她还是想要试试,昨日不过是个试探,事实证明她没有多虑,这件事果然行不通。 也只能转变路线了。 沈贵妃咬咬牙她就不信了,她一个在现代看遍穿越剧的二十一世纪的新青年还不能打造出一个堪比妲己的宠妃。 接下来的沈贵妃没有要求锦瑟再学怎么笑的妩媚,怎么走的仪态万千,怎么向男人娇气的撒娇,而是改聊天了,她在进行计划前,必须要对己方了解不是? “会弹琴吗?” “会。” “弹的怎么样?” “还行。”锦瑟说的谦虚,她的琴技是相当好的,不过她最擅长的乐器的是萧。 “会跳舞么?” “不会。”锦瑟停顿了下,又补充了句,“会一些剑舞。” 沈贵妃决定从才艺入手,总要有一件让人念念不忘的东西。 “那你最擅长什么?” “杀人,修炼。” 沈贵妃抽了抽嘴角,她发现自从来了芙蓉轩,她无语的次数越来越长了。 “你最常干什么?” “修炼,杀人。”经常有些人因为女人一些莫名其妙的理由追杀她,她当然不会放过她们。 沈贵妃觉得不用再问下去,憔悴的回去思对策去了。她现在才发现她竟然和一个杀人不眨眼的人呆在一起这么久,想到飘飘欲仙的仙颜和刚才说起杀人不含一丝烟火气的神态,打了个冷战。

上一篇   16第十六章

下一篇   18第十八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