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第十八章 - 重生之宠妃

18第十八章

转眼就到了春猎的时候,凤凛出乎意料的只带了几个位分低的嫔妃,沈贵妃淑妃德妃都没带,宠爱万分的宸贵嫔因为安胎当然不会带。 皇后带着众嫔妃去给皇上送行,凤凛难得一身劲装,更显得英姿飒爽,他是打下来的皇位,在战场上的他才是当年大败突厥让突厥人闻风丧胆的五皇子,登基后自然没有再上过战场,所以每年的春猎会办的相当的浩大,这次也不例外。 彩色的锦旗尽情的飘荡,穿着铠甲的士兵绵延了百十里开外,各家的出色的少年郎也是一副精神抖擞站在马边,皇上重视武学,只要在春猎上出个风头让皇上记住自己,以后的前途也会好多。 “说起来,这么好的日子,怎么不见宸妹妹,臣妾很久没见到宸妹妹了,还以为今日能见到宸妹妹呢,宸妹妹深居简出可是不行的,当初臣妾怀安宁的时候,太医也说,孕妇多走走也是对胎儿好的。”德妃打量了一圈,然后一脸遗憾的对凤凛说道。 淑妃也是柔柔一笑,“臣妾也是好久未曾见到宸妹妹了,今日充容妹妹和良缘妹妹也来了,臣妾也以为能见到宸妹妹呢。”琪充容和孙良缘怀的月份比锦瑟早今日依然穿着整齐的来送皇上,皇后贵妃四妃也来送行,她们几乎就差明白的说锦瑟恃宠而骄了。 “人家怀着皇子,身子可精贵了怎么会来这。”凤凛还没说话,站在一边的胡修护控制不住的蹦出来一句,凤凛的脸马上沉了沉,眯着眼睛,平静的说道,“胡修华火气旺盛还是呆在静怡轩降降火气吧。” 胡修华脸一白,这是禁足?但她还得谢恩。 所有人对胡修华都有些幸灾乐祸,在宫里呆了这么久,还是一副炮仗的脾气,你不倒霉谁倒霉呀。 刚刚也想说话的赵淑华赶紧禁了声,“锦儿坐胎不稳,朕就准她不必送朕了,朕不再宫里,皇后多照顾下芙蓉轩。” 所有女人都无自觉的抓紧帕子,锦瑟?什么时候皇上叫过他们的名字,淑妃德妃看到凤凛警告性的眼神,贝齿咬紧下唇,愤恨终究还是泄了出来,皇上什么时候为了一个嫔妃警告她们。 只有皇后想到昨晚凤凛来了坤宁宫后说的那一句,“如果锦儿出了事,你这个皇后也不用做了。” 皇后那时本来看到皇上来坤宁宫的满心喜悦全都被从天而降的冷水浇了个透心凉,看着凤凛凉薄的笑容,她这个皇后出了应下还能有什么放应。 结发夫妻,最终也不过是这样的结局。 沈贵妃看到嫔妃难看的脸上,脸上却是一片明媚似乎一点都不觉得皇上宠爱另一个女人有什么不对,“臣妾谨遵皇上圣旨好好照顾宸妹妹。” 凤凛也知道沈贵妃往锦瑟那去的特别勤快,但沈贵妃好似完全不是去找麻烦,据他的人回报,宸贵嫔和沈贵妃只是单纯的聊天,他不知道沈贵妃打什么主意,所以他也是警告性的看了一眼沈贵妃就翻身上了马,双腿一夹马肚,手上的缰绳一拉,马嘶鸣一声,就听到哒哒的马蹄声远去。 见到皇上翻身上马,所有人也是利索的上去,一时间有韵律的马蹄声响在整个宫门口,皇后目送着凤凛的身影远去,转过身,平平的对嫔妃说,“都散了吧。”就率先带着宫女走了,昨晚她是彻底死了心,现在不过是履行一个皇后的职责。 等皇后走后,德妃对着沈贵妃微微一笑,就想离开,谁知往日对德妃一副恨不得处之而后快的样子的沈贵妃今日居然笑吟吟的对德妃说,“妹妹可要走好。” 已经挪步的德妃一顿,不由的加快了脚步,沈贵妃这个女人从来不能以常理度之,什么都敢做,把得宠的妃子直接推进池塘已经算是平常,今天这么反常,谨慎的德妃不得不多想,她们之间的仇恨不可调节,沈贵妃的孩子没了,她还有二公主。 想二公主,沈贵妃这个疯子不会向安宁出手吧?想到这德妃走的更快了,皇上早就不来她这了,她也就剩下一个女儿傍身,如果二公主没了····· 德妃急匆匆的走了,沈贵妃看着德妃的背影笑的意味深长,欠了她的早晚还回来。淑妃看出不对劲了,对她也是皮笑肉不笑的沈贵妃对着她也笑的和蔼和亲,她脸上温柔的笑容好险没挂住,“如果淑妃妹妹不舒服还是早些回去吧。” 沈贵妃看着淑妃不自然的笑容,立刻体贴的说道,淑妃放射性的想要反驳,但她却是不知道哪不对劲,还是早回宫想想沈贵妃就像想干什么吧, 沈贵妃嚣张张扬管了,一副谁都不放在眼里的态度,乍一转换成温柔体贴的模式,所有人的第一反应就是,绝对有阴谋。 等德妃淑妃走了之后,贤妃沐昭仪找了个借口也走了,肚子越发大的李嫔也寻了个理由走了,余下位分最高的赵淑华也有些不安,刚要给这位贵妃说她有些不舒服,就听到这位沈贵妃懒洋洋的说,“本宫的景仁宫平日一向冷冷清清的,今日看到各位位妹妹想着还是热闹些更好,各位妹妹不如今日就去本宫的景仁宫做做。” 被沈贵妃平日里作风吓到的嫔妃不再少数,明知道,沈贵妃今日很反常,嘴里反驳的话也说不出口,赵淑华位分最高,要拒绝她最合适,可是当她看到沈贵妃看过来冰凉的眼神,咽下了到了嘴边的话,“娘娘的邀请,妾自然荣幸至极。” 琪充容和孙良缘怀着身孕,肚子里孩子就是她们下半辈子的依靠,她们自然不想拿孩子冒险,琪贵人爽利,听到赵淑华这么说知道不能抱希望,她又不希望去冒险,“娘娘盛情,妾本不该拒······” “那就不要拒,本宫最讨厌有人拒绝本宫。”沈贵妃骤然阴沉的下来的脸色让琪贵人把接下来的话憋了下去,爽利的琪贵人对于从来不走寻常路的沈贵妃直接没了言语,她位分低,当然不会明里得罪把皇后都不放在眼里的沈贵妃。 孙良缘胆怯,见到琪贵人没了言语,也不好说什么,讷讷的往贴身宫女身边挪了挪。 位分高的那个不敢,怀了孕照样被堵了回来,剩下来的嫔妃对视一眼,乖乖的低下头,“娘娘的景仁宫的景色一向是宫里出了名的好看,妾等刚好去看看。” 沈贵妃刚刚还阴沉的脸眨眼就是春光明媚,“这就对了,各位妹妹一定喜欢的。” 看到沈贵妃前后的表情,本来还不太担心的嫔妃也有些打鼓,皇上刚离宫,皇后还在宫中,沈贵妃不会这么明显的陷害嫔妃·····吧? 想到往日的作风,本来笃定的结果也有些不自信。 一群嫔妃战战兢兢的跟着沈贵妃往景仁宫走,路上害怕冷场,几个嫔妃还要时不时的找话说,但还是说话的人越来越来越少,只有几个人附和,沈贵妃在前面倒好似听的津津有味。 她们在皇后德妃淑妃面前都不会这么害怕,因为从传言看这位沈贵妃从来不按常理出牌,赵淑华也是潜邸里过来的,对于这位沈贵妃自认为还有几分了解,皇后德妃她们从来都是走正常路线,看不顺眼的,笑语晏晏下暗藏刀锋,绊子也是暗中下,面上不论怎样都是一片平和,这位沈贵妃可以光明正大的说本宫就是看你不顺眼,所以你就在跪着。 张扬肆意,嚣张跋扈是所有人对于这位沈贵妃的印象,现在沈贵妃这么逼着她们去景仁宫不知道又想干什么,这时候,赵淑华竟然有些羡慕去‘降火’的胡修华。 一群人到了景仁宫,景仁宫是最好的几个宫殿之一自然不是虚言,虽然还属于早春,严寒还没有完全褪去,嫩黄的迎春花早就开了,丛丛点点的掩映在众多建筑中,亭台楼阁,鹅卵石的小道曲折,但众人都没有欣赏的心情。 一路上,沈贵妃对所有人都和颜悦色,但她笑的越开心,她们心里越哆嗦,赵淑华心里却是一定,她们这一群人这么明显,肯定已经有人禀告了皇后德妃和淑妃,沈贵妃如果想做什么,她的死对头德妃淑妃一定不会放过这个把柄。 一个连个嫔妃还好说,皇上乐的宠她,现在里面里面还有两个怀了孕的嫔妃,事关子嗣,他怎么么都不弃之不顾的。 皇后如果不想因为大过被废,也一定会制止的,赵淑华心定了。 沈贵妃注意到赵淑华的表情,嘴上的笑容不变,心里冷笑,赵淑华从来都是墙头草,爬到九嫔的位置算是算是顶天了。 到了主殿,沈贵妃当然率先走向主位,然后没有为难任何人让她们走坐下,对琪充容和孙良缘也让宫女拿了软垫给她们坐下,琪贵人孙良缘赶紧谢贵妃恩典。 沈贵妃就好像单纯的找所有人聊天一样,杂七杂八的聊着,现在已经在说如今京城流行的叉子款式了,所有人都坐立难安,面上还要做着欢快的样子。 等沈贵妃让宫女说让宫女端了茶说让所有人尝尝贡品茶叶的味道好不好,一众嫔妃都下意识的挺直腰杆,心里说,来了。 赵淑华看着被宫女放在她身边的茶,眼角扫着门口,怎么还没有人来呀。 琪贵人和孙良缘脸色有些发白,但是强笑着拿起茶杯。裴贵嫔一个失手打翻了茶杯,沈贵妃笑吟吟的看过去,裴贵嫔立刻站起来对沈贵妃道歉。 裴贵嫔是和淑妃一起进宫的,也得过一段时间的宠,但是恩宠淡了,自然不敢得罪如日中天的沈贵妃。 沈贵妃只让宫女又端来一杯茶,一副不看着她们不喝下去就不罢休的样子。 最后,赵淑华也没等到皇后或者淑妃德妃的人,不甘心的和所有人一样脸色发青的喝下去。 又说了一会话,她实在坐不住了,站起身寻了一个借口告退,沈贵妃这次没拦她,可能是目的达到的关系,挥挥手示意她可以走了。 剩下的人有学有样,不一会,就剩下沈贵妃和宫女。 沈贵妃看着她们如同被恶鬼追赶的身影,拿起宫女端起的茶,啜饮一口,笑的意味深长。

上一篇   17第十七章

下一篇   19第十九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