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第十九章 - 重生之宠妃

19第十九章

嫔妃们回去后第一件事就是不约而同的派人去请太医,在没确定情况之前谁都不敢断定沈贵妃下毒,但谁也不想拿自己冒险,众宫人就看到各个宫的宫女心急如焚争往太医院跑,太医院一时间闹哄哄的,由于嫔妃‘不舒服’的太多,太医大都随皇上去了围场,留守的人数不够,所以只能按位分来排,有孕的琪充容和孙顺华优先。 这样来分,谁都没办法挑出错来,分位低的嫔妃听到宫女的回复也只能咬牙忍了,在嫔妃的焦急等待下,回到寝宫的孙顺华和琪充容腹部开始涨疼,孙顺华住的的是赵淑华的问月轩中的清音阁,赵淑华身为二十四轩的轩主,孙顺华理应归她管,听到孙顺华的宫女说孙顺华自从回到清音阁就开始震疼,她的第一反应是,沈贵妃那个疯女人真的敢下药! 想到这,她更开始坐立难安了,让人打发了宫女,不时的看着门口,想了想,又派人向皇后的坤宁宫,德妃的永安宫,淑妃的延禧宫和贤妃的贤仪宫送了消息,知道宫里的动静是瞒不过几位主位,但说还是要说的,孙顺华如果在她的宫里出了事,即便大家都知道不关他的事,她也有照顾不周的责任,转念又一想,琪充仪住的明月阁在淑妃的延禧宫,如果琪充容有了什么差池,淑妃肯定会以此为借口向沈贵妃问罪,沈贵妃的死对头德妃也不会放过这个机会,趁皇上未呆在宫中,先定下罪,即使皇上回了宫要保沈贵妃也没办法了,她倒不用急。 刚刚才景仁宫时候,她们全都没了声息,无非想要一举两得罢了,借沈贵妃的手除了两个有孕的嫔妃,还能把沈贵妃打落尘埃,赵淑华想到这就难受,也没了看好戏的念头了,命才是最重要的,该死的,太医怎么还不来呀! 这边妃子们心急火燎的等着太医,那边沈贵妃听到宫里的消息,哈哈大笑了一阵,等笑完后揉了揉肚子,对贴身宫女四月说,“走,去芙蓉轩。” 四月行了礼后无声无声的退下准备仪仗去了,沈贵妃出行怎么能随随便便的几个就行了。 仪仗在景仁宫里都是随时备着的,供着贵妃娘娘时不时的想要出去逛逛时还要现备,去芙蓉轩的路,宫女太监们最近已经很熟悉了,最短时间内准备好东西,等沈贵妃上了玉撵,景仁宫里的众人都昂首挺胸的往芙蓉轩的方向走。 沈贵妃曾经专门给景仁宫的太监宫女们上过‘培训课’,“你们主子我是宠妃,是大凤朝的贵妃娘娘,你们身为景仁宫的太监宫女,怎么能低调!记住以后怎么高调怎么来,记不住的来本宫这,本宫来教教你们什么叫仗势欺人!” 在沈贵妃那一番惊人的言语后,景仁宫的太监宫女基本养成了沈贵妃做什么都很淡定的态度,所以即便整个皇宫对于沈贵妃时不时去芙蓉轩究竟是什么事情,他们还是一副平静的样子每天供着贵妃娘娘使唤。 锦瑟正卧在美人榻上闭目养神,青岚的须臾戒里的东西她大概看了一遍,都是好东西,但是大部分她都不能用,仙石倒是解决了她现在的困境,只要掩去仙石的荧光,仙石凡人看来就是一块块的玉石,所以她很放心大胆的拿着一块仙石吸收里面的仙元力。 沈贵妃带着四个宫女过来看到的就是一副美人春睡图,静谧的气氛让所有人都放慢了脚步,锦瑟在沈贵妃靠近的一瞬间就醒了过来,停止了运功,懒洋洋的睁开眼,也没有起身。 她现在是越来越懒得起身了,沈贵妃到不介意,她来着了几趟,越发不把自己当客人,指使连翘去倒茶,连翘瞪了沈贵妃一眼又眼巴巴的看了自己主子,见主子没说话只好乖乖的下去倒茶去了。 等连翘退下,沈贵妃饶有兴趣的看着锦瑟旁边的插着的一支桃花,初春的桃花还没有完全开放,只有枝头的几个花苞待放,嫩绿的叶子只在枝桠上鼓出一个不起眼的圆包,粉嫩的颜色为室内增加了一丝生气。 按照以往的相处经历来看,只要她不说话,锦瑟就会当她的空气,沈贵妃非常自觉的开口,“今日,本宫请妹妹看一场戏。” 往日在锦瑟面前沈贵妃从来不自称本宫,后来也是干脆叫锦瑟的名字,锦瑟看着盛装打扮的沈贵妃,明显的感觉了一丝异样,点点头表示知道了。 沈贵妃说完这句话就没有说话,低着头打量着自己的手指,好似才能从手上看出花来似的,不一会连翘端来茶,还没等沈贵妃端起来就听见外面的喧哗声,沈贵妃刚拿起来的手又放下,站起来对还窝着的锦瑟说,“走吧,今天我教你在后宫中生存最重要的一课。” 说完,率先转过身走出去,四个大宫女沉默的跟出去,锦瑟想了想,做起来也往外走,连翘赶紧上前扶住锦瑟。 淑妃气的脸铁青,看着挡在前面的景仁宫的太监,“本宫记得这是芙蓉轩吧?!”言下之意是你一个景仁宫的太监凭什么挡在她面前。 这个太监面对淑妃的怒气一点也不慌张,“淑妃娘娘息怒,奴才也是奉命行事,奴才的主子可吩咐了,没有她的准许要是放进去一人,奴才的皮可就不保了,淑妃娘娘心善,肯定不会为难奴才的。” 小太监说的语气倒恭敬,淑妃看着他一脸平静的表情,暗自咬了咬牙,正要吩咐人把挡在她面前的景仁宫一众人推开,就听到沈贵妃的声音传出来,“本宫想是谁呢,原来是淑妃娘娘,难道淑妃妹妹突然对宸妹妹一见如故故而不惜硬闯也要见到宸妹妹。” 沈贵妃这话说的没问题,但是淑妃看着沈贵妃脸上的笑容就觉得这句话不对劲,但是现在有更紧急的事,当即冷哼一声,“妹妹延禧宫的琪充仪从贵妃姐姐那回去之后就开始腹痛,事关皇嗣,妹妹不敢大意,特地向贵妃姐姐为琪妹妹讨个说法。” 沈贵妃看着一副兴师问罪的淑妃,脸瞬间冷了下来,“淑妃看来宫规还没学好,见到本宫居然不行礼,这规矩也忘得差不多了吧,不如本宫就帮淑妃记起来吧!” 淑妃脸一僵,被沈贵妃压在身上这么长时间,今日好不容易有彻底除去她的把握有些激动,没想到居然又被她抓住了把柄。 “只是琪妹妹的样子实在凄惨,妹妹只是一时忘了,贵妃姐姐不要见怪。”淑妃极为不甘愿的向沈贵妃屈膝,在没定罪之前,沈贵妃还是从一品贵妃,她必须要向她行礼,她是四妃之一,见到贵妃也不过是向她稍微屈膝一下表示尊敬罢了,刚想站起来,就听到沈贵妃的冷哼,“本宫准许你站起来了吗?” 淑妃就这样保持半蹲的姿势,半响,沈贵妃还是没说话,淑妃扫了眼看热闹的宫女,猛的抬头,“沈贵妃,你不要欺人太甚!” 她是一宫主位这样在众目睽睽之下被沈贵妃落了面子,就算沈贵妃定了罪,她还有什么面子可言。她心里有些后悔,她就不该这么匆忙的赶过来,没看到和沈贵妃斗了这么多年的德妃还是一副平静的样子。 她实在低估了沈贵妃的嚣张程度,她没想到在这种几乎是人证物证俱全的情况下,沈贵妃还是一如既往的跋扈。 “本宫就是欺人太甚又怎么样。”沈贵妃慢吞吞的坐在宫女搬来的贵妃椅上,脸上的嘲笑让淑妃几乎要一巴掌打上去,她现在都有佩服德妃怎么在沈贵妃手下过了这么多年,沈贵妃欺负起人来真的是什么都不顾了。 锦瑟也在这时出来了,看了看坐着的沈贵妃,又看了眼憋屈的淑妃,最后还是看向沈贵妃。 沈贵妃看到锦瑟出来,本来还有些阴冷的笑容立刻春暖花开,“去,四月去给宸贵嫔也搬个软榻,贵嫔身子贵重受不得累。” 沈贵妃想要气人,绝对是一气一个准,一个贵嫔身子贵重,她堂堂四妃的淑妃身子就不贵重?淑妃本来就青的脸更不好看了,“宸贵嫔见到本宫不行礼,也是想让贵妃娘娘教教宫规么?” 淑妃的意思很明显,锦瑟见到她没行礼她同样可以罚她,锦瑟无所谓,刚要有动作就听到沈贵妃冷笑,“本宫准许她不跪。” 淑妃刚要反驳,就听到德妃的声音远远的传来。 “本宫记得只有皇上皇后可以准许嫔妃不跪,什么时候贵妃娘娘有了也有了这种特权了,莫不是贵妃娘娘窃窥后位?” 窃窥后位可是大罪,即便皇后已经有名为实但她还是皇上的原配,大凤朝的母仪天下的皇后娘娘。 沈贵妃等德妃来了之后也不再找淑妃的麻烦了,示意她站起来,“本宫行事皇上都不说什么,你算什么东西?” 听到沈贵妃这句话,所有人都有些幻听,景仁宫的宫人也不自觉的咽了咽口水,如果说沈贵妃刚刚还给淑妃留了几分面子,现在可是一点面子都没留。 德妃不愧是和沈贵妃斗了这么多年的老对手,脸色一变就恢复了平静,还很规矩的给沈贵妃行礼,吸取淑妃刚才的教训没等沈贵妃发话就站起了,“在贵妃娘娘面前,本宫确实算不上什么,但是现在琪充容和孙顺华都出了问题,从景仁宫出了的嫔妃也都说不适,为了贵妃娘娘的清白,还请贵妃娘娘一起去皇后娘娘那走一趟吧。” 德妃淑妃看到沈贵妃刚才的架势都做好了硬来的准备,谁都没想到沈贵妃居然非常配合的站起来,“也是,为了本宫的清白,一定要去皇后娘娘一趟,皇后娘娘一定会明察秋毫还本宫一个公道。” “宸妹妹,不如你也跟本宫一块去好了。”

上一篇   18第十八章

下一篇   20第二十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