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第二十章 - 重生之宠妃

20第二十章

如果说淑妃德妃不想弄掉锦瑟肚子里的孩子,她们自己都不信,还是是要除掉的,但是必须不能和她们扯上关系,最好是她自己‘意外’的没了。 今日事关嫔妃人数太多,兹事体大,场面混乱,万一这位宸贵嫔有个万一,出口相邀的沈贵妃有罪,他们这些不加劝阻的凭当今皇上的心性就算嘴上不怪她们,暗地里也讨不了好。 德妃刚要劝阻,锦瑟就干脆利落的说,“走吧。”德妃一噎,看到沈贵妃已经上玉撵了,也不好多说。 锦瑟按品级是四人抬的软轿,连翘本来想去准备,沈贵妃却直接把锦瑟带上了她那华丽的不像话的玉撵,没人敢跟沈贵妃将规矩。玉撵上很宽敞坐上两个人也不嫌挤,旁边的红木小桌上还摆放着一些点心,零星的放着一些软垫,沈贵妃一上来就和没骨头似的靠在软垫上。 “如果今日是个不受宠的没有品级的嫔妃,德妃和淑妃早就强行拉去问罪去了哪里还能憋屈的在后面跟着。”沈贵妃掀开一层层的窗纱看着后面跟着的两个玉撵,恶趣味的命人走慢些,她是贵妃,淑妃经过刚才的教训自然不敢越过她,德妃谨慎也不会授人把柄,两个人明明心急如焚偏偏只能在后面慢悠悠的跟着。 “所以,在后宫中,女人都是拼了命的往上爬,权利的滋味总让人欲罢不能。”沈贵妃放下窗纱,不知想到什么,冷笑着说道。 锦瑟一声不吭,沈贵妃浑然不在意,“等我死了,这座玉撵就送给妹妹好了,反正放着也是放着,当初我为了打造它,着实花了不少心思。” 锦瑟能看出沈贵妃的生命线已经是极短了,也就是这些天的事情,迟疑的问,“为什么?” 她问的是为什么会恶化的到这种地步,明明前段时间的时候还有几年好活。 沈贵妃洒然一笑,“只是不想这样活着罢了,事情总该有个了解,我的心眼比针尖还小,欠了我的的,总要还回来才好。” 见锦瑟还是盯着她,都说临死前人都会变的豁达,她现在也想一吐为快,“你可知道我今生最大的错误是什么?” 不等锦瑟回答,就接着说下去,“最大的错误就是自己明明是个女配角却把自己当做女主角。” 锦瑟听到陌生的两个词有些茫然,她知道沈贵妃现在只不过想要找一个人倾诉而已,也就静静的呆在那,听沈贵妃在那里细细的诉说那些被光鲜掩盖的伤疤,“·······孩子没了,我恨德妃,但我更恨凤凛,恨我自己·····”恨自己当初为什么要义无反顾的相信那个男人轻易许下的诺言,恨自己为什么那么天真,她不是独一无二,她身上没有主角光环,她不会每到绝境就会逢凶化吉,她不会让所有人另眼相看,更不会让男人为了她不顾一切,在凤凛看来她和其他女人没什么两样。 她的愚蠢让她失去她的孩子,当她在床上疼的死去活终于熬过来想让凤凛为他们的孩子做主的时候,那个对他宠爱万分的男人只是不耐烦地额让他不要无理取闹。 夺嫡最激烈的时刻,他哪还会为他腾出时间来,在他看来处置了一个婢女就算了结了,德妃的父亲在朝堂举足轻重,他当然不会为了一个还没有出生的孩子把他的一个重要砝码丢掉,大夏天的,她看着紧闭的房门满腹委屈被从天而降的冷水浇了个干净。 “明明知道男人的誓言最不可信,却自欺欺人的相信自己是不同的·····”沈贵妃说着说着,泪刷的掉了下来,从那日她痛痛快快的哭了一场之后再没有流过泪。 锦瑟默默的递给她一方手帕,沈贵妃抽过去胡乱擦了擦眼泪,“现在想来孩子没了也好,省的我走了也不放心。” “知道男人最爱女人什么么?”沈贵妃擦完眼泪把帕子扔到一边,眼睫毛上还带着泪珠,脸上的笑容却带着诡异的味道,“是身体呀。”沈贵妃今天穿的宽袖的裙子,她伸出手支起下巴的时候,露出的手腕皓白如雪,“第一看的脸蛋,第二是身体呀,”沈贵妃笑的越发诡异“大名器,比目鱼吻,重峦叠嶂,春水玉壶······说到底男人也就是在某些时候用下半身思考。” 锦瑟现在终于知道沈贵妃身上的某些违和从哪来的了,沈贵妃着迷的看着自己的充满弹性的皮肤,“我有自知之明,脸蛋我和德妃淑妃差不到哪去,脸留不住皇上那就用身体吧。” 于是她不顾侍女的劝阻,食用了秘药‘涅槃’,取自凤凰涅槃之意,食用后有一个时辰犹如火烧,之后身体会脱胎换骨一样保持在最好的年华,□也会模拟出十大名器的样子,不过这种却是拿生命来换来的。 “也许最后我也会如虐恋情深的女主角一样苦尽甘来,但是我等不及了也不想等了。”那日的大闹已经让凤凛又厌弃之意,她怎么还能奢望又女主角的待遇,让凤凛终有一日想起的好来,“如果女主要受尽苦楚才能苦尽甘来,那本宫就做女配好了。”活的嚣张肆意,嚣张无比,让人看着咬牙切齿却无可奈何,把仇人死死的踩在脚底下,最后被清算她也要拉下几个垫背的,怎么想都不亏,父亲是大将军,战功赫赫,怎么想都是女配的命,当初怎么就想自己是女主呢。 “凤凛这么宠爱我,这么忍我,是舍不得我的身体啊。”当然还有其他原因,沈贵妃不想多说,“所以,在后宫中皇上的宠爱就是一切,我这么明目张胆的欺压嫔妃,皇上护着我,她们就得忍着。我让他舒坦了这么多年,我拿些利息也好呀,不然等我到了奈何桥都不安生。” 锦瑟若有所思的看着沈贵妃,却听到四月的声音,“娘娘,坤宁宫到了。” 沈贵妃漫不经心的恩了声,然后对锦瑟说“等我走后,一定送妹妹一份大礼。” 锦瑟看她弯腰下了车,银红的身影被簇拥着朝坤宁宫走去,一步一步走的是婀娜多姿。坤宁宫灯火通明,不问世事的贤妃和沐昭仪也都到了,皇后脸色不好看,皇上刚出宫就发生了谋害皇嗣的大事,这让刚被皇上警告的皇后有些坐立难安。 见到沈贵妃一如既往的大排场,皇后已经学会视而不见,“沈贵妃,淑妃说你谋害皇嗣,你有什么说的。” 沈贵妃对着皇后行完礼,不等皇后赐做就坐在了皇后的右手边,从四月手里拿过新的一条手帕,擦了擦红红的眼眶,“皇后娘娘,臣妾冤枉啊,臣妾一样谨小慎微,对于各位妹妹也都是关怀备至,臣妾怎么会做这些大逆不道的事情呢?” 一心一意当隐形人的贤妃都忍不住抽了抽嘴角,更不用说余下的一众嫔妃,沈贵妃睁着眼说瞎话的本领真是逐渐高超,关怀备至?如果时不时的处罚是关怀备至那她们宁愿不要。 锦瑟在沈贵妃说这句的时候也进来了,她真的有些大开眼界,连翘没少和她说沈贵妃的丰功伟绩只为了让她离沈贵妃远些,亲耳听到沈贵妃颠倒黑白,锦瑟真切的觉得凡人却是比她们那个时空的难缠多了,“妾见过贵嫔小主。” 那些嫔妃看到皇帝的新宠过来赶紧请安,谁都知道这位宸贵嫔深居简出甚少出芙蓉轩,没想到今日居然看到她了。 锦瑟不会像沈贵妃一样让众嫔妃等着,挥了挥手示意她们起来。锦瑟学了几天的规矩知道怎么向皇后请安,也不会像沈贵妃一样明显不把皇后放在眼中请安也是敷衍。 皇后刚才看到沈贵妃的气终于顺了些,锦瑟还怀着孕她不能为难,她刚要说免礼,沈贵妃就抢先说,“皇后娘娘,宸妹妹刚才还和本宫说她身体不舒服,你怎么能让她跪下呢?”说着,从椅子上站起来,亲自扶起她来。 从三品以下的嫔妃看到从三品以上的嫔妃需下跪,锦瑟即便心里有些不舒服也忍了,可是实打实的跪下了。 皇后的手紧紧的握住扶手,她堂堂的国母,连一个贵嫔的礼也受不得了吗?嘴巴张开还没来及说话,沈贵妃的声音又想起来,“皇上怜惜宸妹妹让她见到皇上后都不必下跪,皇后娘娘莫不是比皇上还高贵么?”沈贵妃又给锦瑟拉来了不少仇恨值,听到沈贵妃的话,各种的眼光又往锦瑟身上飘去。 皇后强笑的说,“哪里,宸贵嫔还不起来。” 这是被沈贵妃拦在后面的淑妃和德妃也进来来了,后面还跟着一个太医。 沈贵妃冷笑,也不管皇后了,“淑妃刚才说本宫谋害皇嗣,皇后娘娘可在这,你可要拿出证据来,不然你诬蔑贵妃,可是重罪。” 淑妃刚刚才芙蓉轩的瘦到的侮辱让她现在仍觉得难堪,听到沈贵妃的话,当即也是冷笑,“本宫从不信口开河,刘太医,你说说琪充容究竟是怎么回事?” 身后的太医小心的给各位主子娘娘请安,这里面每一个人都不是他得罪的起的,“会各位娘娘,经下官诊断,充容小主脉象弥乱,脉象时强时弱,应该是食用了某种药物所致。” 听沈贵妃和淑妃火药味十足的话就知道这事和沈贵妃绝对脱不了关系,他不想得罪沈贵妃但是现在是骑虎难下了。 “你还有什么可狡辩的。”当下,淑妃气势更是高昂,一声令下就要命人把沈贵妃拿下。 德妃没有吭声,她觉得绝对不会这么简单。

上一篇   19第十九章

下一篇   21第二十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