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第二十一章 - 重生之宠妃

21第二十一章

沈贵妃听完太医的话后,什么反应都没有,而是看向德妃,“德妃没有什么要说的了么?” 德妃听到沈贵妃的话越发觉得有鬼,“皇后娘娘在这,臣妾不敢妄自断言。”这话是将皇后推到前面,如果沈贵妃倒了,她自然高兴,最后沈贵妃没事他要找人算账也轮不到她。 皇后自然不会让她把事情推到头上,即便她看沈贵妃是眼中钉,惹急了沈贵妃,皇后相信她绝对会办出点事儿来。 “本宫不问后宫之事已有些时日,淑妃德妃贤妃都在协理宫务,想必对宫务所知甚祥,事关贵妃声誉,还是三位主事的妹妹来审问合理。” 皇后坐观上壁,不肯出头,德妃谨慎,淑妃现在也有些后悔,枪打出头鸟这个道理谁都懂,她也闭口不言,贤妃看看喝茶的皇后,再看看把玩指甲的淑妃德妃,眼光一扫,又看向在一边独独坐着的锦瑟,停顿了下,不由的开口“不若宸妹妹来说说此事怎么办?” 贤妃此言让所有人的眼睛都向锦瑟看去,沈贵妃不知道想到什么,嘴角露出一丝古怪的笑意,很快的又消失了,贤妃可打错了算盘,想让锦瑟开口,你就必须做好噎死人不偿命的准备,果然。 锦瑟斩钉截铁的说,“不关贵妃的事。” 贤妃怎么都没料到锦瑟会这么直接,好一会儿才缓过来,“宸妹妹怎么知道?”这里站着坐着的都是久没听过这么直截了当的话了,宫里最是爽利的琪充容也只是行事而已,那个人不是把话绕上几圈? 胡修华都被他们忽略了,那是行事愚蠢,现在还在思过中,今天都没放出来。 “沈贵妃的药从我那拿的,我当然知道药效。”沈贵妃阻挡不及就听锦瑟把这句话说了出来,当即扼腕不已。 修真之人就算是被修仙者批为大奸大恶的修魔者指的不过是行事作风,他们最常的做的事情就是顿悟闭关,闭关顿悟,只在每有异宝出世的时候才会出手,以实力定尊卑,不知道比凡世单纯了多少倍,修真本就是逆天而行,修魔进境快但根基不稳,锦瑟体会到实力弱的苦楚后更是不会轻易放过一点时间,林夫人那般对她,她也只是要借法术给她点教训,阴谋诡计对她来说就是天边的浮云。 没人问她还好说,贤妃这样一问,她自然不会说谎,是什么就是什么,沈贵妃问她要药得得时候她也没问直接就给了,她也不知道原来要被她用到这上面了。 所有人看锦瑟的眼神都变的很怪异,淑妃看锦瑟的眼神像看到一个白痴。 淑妃听到锦瑟的话,虽不知真假,但她不会放过这么一个机会,沈贵妃的势力盘根错杂,扳倒她不容易,除掉一个宠妃也不错,这会儿锦瑟亲口承认要是从她那出来的,最起码一个私藏毒药的罪名是逃不掉了。 沈贵妃看到淑妃张嘴就当机立断的打断,她目的也达到了,德妃淑妃也已经入套,这会不过想要多拉几个人下水,现在被锦瑟这么一说,她也只好放弃了,“太医可要好好诊断,看看这是不是毒药,要是冤枉了本宫和贵嫔,诬蔑嫔妃这一罪名可是杀头的,刘太医可要看仔细了。” 刘太医满头冷汗也顾不得擦,“回贵妃娘娘,这脉象·····” “行了!”沈贵妃直接把在一边靠她最近的裴贵嫔拉过来,“裴贵嫔也是在本宫那喝了茶的人,若说本宫下毒,就算是针对孕妇的,那裴贵嫔身体里怎么都会毒素吧,太医就在这再好好的看一下吧。” 裴贵嫔被沈贵妃拉过去的时候,惊呼一声,还来不及说话手就被沈贵妃拉出来按在桌子上,眼睛对上沈贵妃的似笑非笑的眼神,嘴里的埋怨默默咽了下去。 刘太医战战兢兢的过来,这里的嫔妃几乎都是今日在景仁宫喝过茶的,也都看过了太医,知道身体没有大碍也就琪充容和孙顺华肚子疼,她们也就放下了心,这会裴贵嫔被沈贵妃强拉着去诊脉,她们的心又提了起来。 “贵嫔小主没有大碍·····” 沈贵妃今天似乎打断人的话打断上瘾了,刘太医话又没说完就被沈贵妃打断了,“淑妃,你可知罪?” 淑妃看到沈贵妃枪口对准她,自然不能认下这个罪名,“琪充容和孙顺华现在还腹痛难忍,贵妃娘娘,这又怎么解释?” “宸妹妹,你说知道药效,那药效是什么?”贤妃看沈贵妃淑妃之间火药味十足,便转头问自从那句话后就静默的锦瑟。 锦瑟眨眨眼,“安胎。” “不可能!”淑妃正在和沈贵妃对峙,听到锦瑟的话,顾不上沈贵妃,回头瞪向锦瑟,沈贵妃嗤笑一声,“怎么不可能?皇上特地寻的安胎药,本宫看琪充容和孙顺华怀相不好,就厚着脸皮向宸妹妹讨了些,为了怕两位妹妹心怀不安,于是借着喝茶的机会让两位妹妹喝了,只是未曾想到反应这么激烈,惹得淑妃竟让误会本宫至此,难道本宫为人就这样······” 所有人看着本来还慷慨激昂的沈贵妃拿出刚刚未曾收起的帕子默默的擦眼泪,为她的反复无常咽下了一口血,心怀不安?你这样她们才心怀不安好吧? 德妃就觉得事情没那么简单,还好自己没出头,沈贵妃得理不饶人的架势淑妃是这个亏吃定了。 淑妃不信,硬要刘太医再为琪充容和孙顺华诊断一番,沈贵妃大度的表示可以,于是一番人来到了琪充容住的明月阁,这时候琪充容已经睡了过去,宫女看到浩浩荡荡的一群人,吓得赶紧把自家主子又给叫醒了。 皇后坐在一边继续看沈贵妃折腾,她已经看出沈贵妃是故意的,但是她想不出她究竟想干什么,拉淑妃下马?皇后直觉绝对不是这样,她今晚上眼皮跳的特别厉害。 “琪充容小主已经没了大碍了。”刘太医在淑妃几乎要吃人的眼光下诊断完,低声说出,沈贵妃听完就笑开了,淑妃脸色瞬间青了。 自己还是太心急了,沈贵妃屹立不倒这么多年,绝对不会做的这么留下明显。 德妃舒出一口气,她今晚也是眼皮子一直跳,到现在事情已经临近落幕,她还是心惊肉跳的,出于谨慎,她还是没说话。 沈贵妃瞥了她一眼,又移开看向一边的皇后,“皇后娘娘,臣妾今晚可是受了不少委屈,您可以一定要给臣妾做主呀。” 你究竟哪里受委屈了?!所有人都腹毁了一句,皇后压下心里的不安,看着已经缓过神的淑妃,淑妃毕竟是四年就爬到四妃的人,今晚是急功近利了些,现在形势明显对她不利,好汉不吃眼前亏,大大方方的说,“臣妾也是看着琪充容难受,皇嗣不容闪失,心急之下冒犯了贵妃娘娘,臣妾愿意抄经百遍为贵妃娘娘祈福,还望贵妃娘娘看在事出有因的份上大人不计小人过。” 淑妃这话说的好听,但她忘了沈贵妃是个什么样的人了,所谓最了解你的就是你的敌人,这句话很对,德妃已经可以猜到沈贵妃要说什么了。 果然。 “大人不记小人过?本宫记得本宫从来和宽宏大量沾不上边呀。”沈贵妃站在宫灯下,昏黄的灯光下照在她艳丽的脸上,半明半暗,显得美丽的脸多了几分阴森。 淑妃半响没接下话,这话说的····· 她不说话,沈贵妃可没停下,“淑妃诬蔑贵妃,以下犯上,来人,把延禧宫给本宫围了,谁都不能出去。” 这下连皇后都色变了,淑妃沉声说,“贵妃娘娘是什么意思?本宫怎么说都是四妃之一的淑妃,随意关本宫的禁闭,贵妃娘娘还没这样的权利吧?” 贵妃总理宫务,淑妃德妃贤妃协理,但风印可还在皇后手了握着,除了皇上皇后是没有权利来管教四妃的,皇上现在不在宫中,皇后是空架子,她刚才才有些有恃无恐,她千算万算也没算到沈贵妃居然这么胆大。 德妃也知道沈贵妃不会放过淑妃,但没想到她居然想把淑妃给圈了,就算皇上回来后再把她放回来,她面子里子全都丢干净了。 “怎么不可以,只要本宫想怎么都可以。”沈贵妃慢条斯理的从袖中掏出一半金色的令牌,令牌上雕刻的金龙栩栩如生,纤毫毕现,中间一个龙飞凤舞的‘令’字,但被一分为二。 “金龙令?!” 皇后控制不住站起来,皇上竟然都把金龙令给沈贵妃,难道真的要废后? 沈贵妃可不管在场人变幻莫测的脸色,拉起还坐着的锦瑟往外面走去,这些人的脸色着实有趣,她如今竟然有些舍不得她们了,可惜她们一定不愿意一起下去陪她。 锦瑟目不转睛的看着金龙令,沈贵妃注意到她的目光,直接把金龙令扔给她,“喜欢就拿着吧,等凤凛回来再给他好了。” “这是什么东西?”想到刚才那些人的脸色,锦瑟再笨也知道这个东西绝对不简单,就听到沈贵妃漫不经心的声音“这个呀,可以调动宫中一半的侍卫,一般是帝后各持一半。”只是如今皇后不得皇上喜欢,那一半也在皇上手中。 “怎么来的?” “偷的。” 后面跟着的景仁宫的宫女听到这么剽悍的一句话,脚步也有些踉跄,敢偷皇上的东西,自己主子绝对是有史以来最剽悍的后妃。 “总归是要死的,多一条罪也是无所谓。” 锦瑟看着走在前面的沈贵妃,越发困惑了,她没见过不怕死的,修道之人更怕死,行事更是万般小心,唯恐踏错一步,她虽然不知道沈贵妃究竟想做什么,她还是看得出沈贵妃做的事情分明是在找死。

上一篇   20第二十章

下一篇   22第二十二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