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第二十三章 - 重生之宠妃

23第二十三章

皇后刚被宫女伺候着宽了衣,就见守门的宫女匆匆的跑过来,清秀白净的脸上全是慌张,皇后脸一崩,斥道,“什么事也值得你这么慌张,平日的规矩全吃到肚子里了不成!” 宫女连忙跪下,请罪的话还来不及说就道,“娘娘,皇上回宫了!”另外还带着五千御林军。 皇后本来还想说回来就回来呗,许是有什么军政要事呢,突然感觉不对,想起沈贵妃今日手中拿的金龙令,扭头对还没退下的宫女说,“快!给本宫更衣!” 皇后这边衣服刚穿戴整齐,出了坤宁宫就看到拿着刀剑的侍卫面无表情的走来走去,景仁宫的方向一片火红,漆黑的夜中似乎可以灼伤人的眼睛。皇后赶紧命人拉住一个行色匆匆的太监,太监本想发火,结果就看到是皇后娘娘,立刻下跪请安,“······回娘娘,景仁宫着火了,皇上命所有人赶紧去救火。” 皇后才知道皇上一回来就直奔景仁宫去了,景仁宫的大火已经蔓延到了整个建筑群,挥了挥手示意小太监起来,也顾不上让人准备仪仗,带着一众宫女太监就往景仁宫走。 等皇后到了景仁宫的时候,就看到凤凛站在景仁宫外面,手背在后面喜怒莫辨,黑色的常服被火光映的一片通红,皇后站在凤凛身边就觉得一股股热浪席面而来,但是凤凛什么表情都没有只是站在那也不后退半步,身上的肃杀之气让皇后暗暗打了个哆嗦。 皇后已经很久没见过凤凛这种表情了,随着他登基的日子加长,脸上的笑容似乎把以前的铁血无情全都取代了,所有人似乎都忘了龙椅上坐着的那个人是在战场上让突厥人闻风丧胆的铁血战神。 但今日,皇后又见到了那日浴血而来的凤凛,面无表情的对她宣布,“一个月之后是你的册封大典。” “皇,皇上,贵妃,德妃·····和,和宸贵嫔都在里,里面······”一个被救出来的奄奄一息的宫女对凤凛说完这句话就烟气了。 凤凛的眉峰一跳,皇后站在一边装木头人,她已经被凤凛散发的杀意弄的里衣都湿透了。 景仁宫的火势越来越大了,宫殿坍塌的声音不时的响起。 救火的太监侍卫手上已经慢了下来,现在整个景仁宫已经全部被大火包围了,从里面出来的可能性微乎其微。 凤凛自然看到了他们细微的改变,冷哼道,“本个时辰内火扑不灭,你们也不用回去了。” 话中的寒意让所有人都加快了动作,金口玉言,这可不是开玩笑的。 “有人出来了!” “快拿水过来!” “是德妃娘娘!” 嘈杂的声音在德妃耳朵边上响起,她已经没有力气睁开了眼了,直接昏了过去。 呀! 等被这德妃冲出来的小宫女倒在地上,德妃被头发挡住的脸才被众人看到,往日打理的柔顺黑亮的头发被火燎了不少,最可怕的是左半边脸上血迹斑斑,皮肉都连到了一块,破了的水泡下露出嫩肉更显得触目惊心,近一点的人还可以闻到焦味。 皇后平日里看德妃也不顺眼,但看到德妃这么凄惨的样子,也忍不住同情,看到德妃被凤凛吩咐带下去,心里了然,德妃算是完了。 锦瑟看着沈贵妃坐在软榻上不动,惊心描绘的妆容在忽明忽暗的火光下美的惊人。 “本来是想等他过来才·····”放火的,可是想了想,不如不见,她怕一见他就控制不住的想拉他同归于尽。 她已经可以想到凤凛漆黑的脸色了,她偷了金龙令已经犯了他的大忌,往日的情分在皇位面前一文不值,他肯定想不到她的大胆妄为。 “四月,带宸贵嫔出去”沈贵妃轻笑的一阵,对一直在她身后的四月说。 四月闻言一震,陡然抬头,默默的跪下给沈贵妃磕了一个头,向锦瑟走过来。 锦瑟深深看了沈贵妃一眼,转身向外面走去,纵使外面已经烟气四处弥漫,火光漫天,她想离开,没有东西能拦得住她,这也是她一直安静的看沈贵妃命人放火的原因。 沈贵妃银红的身影逐渐被蔓延过来的火光掩埋,横梁的掉落彻底绝了她出去的可能。 凤凛,总有一天,你会尝尝求而不得的滋味。 外面的人已经对里面的人不抱希望了,只是凤凛还在那看着,他们也只能继续机械的往前面一桶一桶的浇水。 凤凛的脸色越来越糟,皇后闭着嘴一言不发,身后的人被两个人的低气压弄的也是战战兢兢的。 等四月背着锦瑟冲出来的时候,外面的惊喜的声音让喜静的锦瑟皱了皱眉,不过想到沈贵妃刚刚说的话,眼睛一闭,直接封闭了五识。 全须全尾的出去肯定惹人生疑,她用不想把胳膊腿什么的弄断,还是干脆昏过去好了,昏个十天半个月足够证明她伤的很厉害了。 四月的伤比背德妃出来的宫女的伤要眼中,手上已经被火烧的显出漆黑的皮肉,右手被塌下来的柱子压的骨折,脸上灰扑扑的看不出原来的样子。 四月无疑是沈贵妃最得力的宫女,等锦瑟被人接了过去,见到凤凛和张口欲言的皇后,泪水哗的掉了下来,脸上被冲的黑一道白一道的更没办法看了,“皇上,贵妃娘娘纵火,欲拉着贵嫔小主陪葬,贵嫔小主于奴婢有大恩,奴婢实在不忍·····” 话没说尽,就晕了过去。凤凛和皇后已经认出了这是沈贵妃的贴身宫女,皇后偷瞄了一眼凤凛的脸色,开口道,“皇上·····” “等她醒了再说。” 凤凛沉默了一刻,大跨步的离开,没再看火势还在蔓延的景仁宫一眼。 景仁宫的大火蔓延了一夜,沈贵妃到底没出来,太监在主殿的废墟里搜到一个烧焦了身体。 凤凛不发话,底下的人不好擅做主张,只好按照品级先把沈贵妃遗体放在棺木里。 德妃,宸贵嫔还在昏迷,凤凛只是命人去好好照看德妃,倒是不时的去看看宸贵嫔,底下的人最会揣摩主子的心意,且德妃的脸注定恢复不了所以大都去宸贵嫔那去献殷勤。 但是锦瑟自从那是后已经四五日了,还没从昏迷中醒来,本来还很淡定的白苏连翘也开始着急了。 凤凛也不好过,他那日匆匆的赶回宫是因为发现金龙令不见了,金龙林可调动一半的禁卫军,是关皇宫的安危,他自然不会掉以轻心,又听到密报,失踪的那一半金龙令被沈贵妃拿着,他当时心就漏跳了一拍,沈贵妃这个女人会做什么事情他都料不准,他倒这没如沈贵妃所想的那样怀疑沈贵妃和谋反有什么关联,只是想沈贵妃的目的究竟是什么。 看到景仁宫的大火的时候,凤凛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感觉,看到火势蔓延的速度就知道绝对是有人蓄意纵火,沈贵妃在后宫经营这么多年他相信还没人能在她的宫中能够瞒过她放火。 她想德妃陪她死,凤凛也能猜到原因,沈贵妃这几年表现出的睚眦必报确实给凤凛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当年的事沈贵妃没有一天释怀过,他只是没想到她会拖着锦瑟一块死,沈贵妃和锦瑟并没有深仇大恨,从暗卫密报的两个人的相处情况看,沈贵妃也从来没有释放过恶意,凤凛才会放心的让锦瑟和她往来,毕竟锦瑟肚子里还有他的子嗣,锦瑟的安危他不得不考虑。 他怀疑过她们两个是做戏,锦瑟和沈贵妃有什么协议,但是当时的千钧一发的情况他是亲眼所见,如果是拿命相博的话,未免太过冒险了。 但他心里还是留下了疑惑,随着锦瑟的迟迟未醒,这丝疑惑也消失了,随即暗自压下的不舒服涌了上来。 凤凛序齿的孩子有两男两女,夭折的孩子也有几个,照理说,他早该习惯于当父亲,但对于这个还没有出世的孩子好像压在身体深处的父子天性全被唤醒了,看到锦瑟还未凸起的肚子总会的露出真心的喜悦,他在锦瑟怀孕的时候天天往芙蓉轩跑也是想搞清楚这究竟是怎么回事,难道真的是爱屋及乌? 凤凛看着还在昏迷的锦瑟,手不自觉的放在锦瑟的腹部,他登基的之后,除了几个年幼的弟弟,年长的全被他杀了,血脉亲情对于皇家来说就是个渣,可手放在上面,他似乎可以听到一个小小的心跳,感受到从来没有感受到的血脉亲情。 算了,凤凛收回手,除了这些反应似乎没什么害处,就这样顺其自然吧。 凤凛想到整个景仁宫快要全部塌陷锦瑟还没有踪影的时候,心跳的前所未有的快,那种不甘心几乎要溢出来,美人他不缺,但是那样一个充满征服欲美的让他心动的美人在他还没有完全征服之前就要从他手中挣脱而去,他真的舍不得! 既然舍不得,那就养着吧。 凤凛踱着步走出房间,窗外的阳光穿过一格格的窗棂在室内留下斑驳的光,锦瑟安静的躺在那张拔步床上昏迷,静谧的表情好似睡梦正酣,香炉内瑞脑一层层的上升,袅袅的青烟在阳光下竟然带着嫣红的色泽,再仔细一看似乎是错觉。

上一篇   22第二十二章

下一篇   24第二十四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