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第二十四章 - 重生之宠妃

24第二十四章

锦瑟可不知道外面白苏连翘都快急疯了,她封闭的五识开始就一心一意的开始修炼,她的境界摆在那里,又已经到了筑基,身体经过灵气改造,只要有足够的灵气,她迟早会重新回到原来的实力,但因为她是修魔,心境容易不稳,所以这次她着重修炼心境。 沈贵妃的话让她有豁然开朗之感,她在无尽大陆是如何肆意,无极宫妖女之名响彻大陆,来到这里,实力一退千里,又与修行者最为忌讳的皇家牵扯上关系,行事难免小心畏首畏尾,失了本心,修道本就是逆天而行,长生路上坎坷重重,若是这般小心还不如废弃修为直接做个凡人去罢。 锦瑟沉浸在境界的上升当中,身体无知无觉的吸收的灵气,如果有修道人在的话,就可以看到浓郁的灵气源源不断的向锦瑟汇集,皇宫所在地都是皇家慎之又慎选择的地方,说是风水宝地都不为过,灵气的密度远远大于丞相府,这也是锦瑟进阶那么快的原因之一。 俗话说智者千虑必有一失,锦瑟忘了很重要的一件事,那就是她的发色是用法力改变的,现在她一心修炼,维持着外貌的法力本来就不多,锦瑟昏迷了这几天已经消耗的差不多了,现在她又大肆的吸收灵气,稀薄的法力彻底消失了个干净。 所以当小宫女领着太医进行例行的检查的时候就看到锦瑟鸦羽般的黑发变成了雪色的长发,当即发出一声尖叫。 正巧凤凛也过来看锦瑟听到尖叫想都不想的挥开开门的宫女冲了进去,看到青丝成白发的锦瑟的瞬间一惊。 在宫廷的扎亚下长大的凤凛当先想到的当然不是妖孽,而是中毒! 想到这,目光一厉,声音变得严厉,“太医!” 同样愣住的太医听到凤凛的低喝,身体一抖,忙冲着凤凛行礼,刚跪下就听到凤凛说,“这时候还行什么礼!还不快去给宸贵嫔看看!” 太医赶紧站起来去看床上的锦瑟,心里暗暗叫苦,在宫里呆久了的人见得阴私多了去了,太医也没往妖孽身上想,只是脑子在飞速的运转,思考这究竟是什么毒药。 在宫廷里出现的毒药就没有普通的,太医绞尽脑汁的想也没想到究竟是哪种毒药,就算是前朝也没听到会有这种会让人头发变白的秘药呀,但看到皇上阴冷的目光,太医只好装模作样的把脉,这位小主肚子里还有个皇家血脉呢! 凤凛这边已经命人把整个芙蓉轩全围住,宫女太监全都收押了,明知道他每日都会过来竟然还会谋害嫔妃,这简直是在蔑视他的尊严,在他眼皮子底下耍手段! 凤凛面沉如水的坐着,等着结果,被从承乾宫抽调出的宫女开始检查整个房间,务必不放过任何一处疑点,皇上的脸色绝对是前所未有的难看,景仁宫大火的时候都没有这么冷厉的气势。 宫女终于翻到了还在冒着烟的香炉,上好的沉香,清淡的味道让人心旷神怡,宫女仔细打量了一会儿,没发现疑点正准备放回去,恰巧一束阳光照了进来,一缕缕的青烟竟然呈现出胭脂色,宫女以为是看错了,闭了闭眼再睁开眼还是嫣红的颜色。 小声的惊呼一声,凤凛骤然转过头,目光如炬的看过来,宫女连忙小心翼翼的把香炉呈了上去,凤凛也看到了青烟绝对不应该带的颜色。 太医识相的过来,实际上他在看到胭脂色的青烟的时候就知道何种毒药了,失传了这么久的秘药竟然出现在今日,现在也顾不得惊讶,沉吟半刻就恭声说道,“这是醉长生。” 凤凛没听过,用眼光催促,心中不悦,这时候竟然还在卖官司,太医也是习惯使然,这会当反应过来,这绝对不是一个卖弄学识的好机会,“醉长生又名胭脂恨,药如其名中药之人会无知无觉的死亡,且面色如常看不出异样,又因药的颜色名为胭脂恨,配药并不繁琐,但重要的是药引,醉长生必须要有药引才能发挥效果,因为药引难得,醉长生已经失传了很久了。”没想到会在今日看到。 凤凛对于药效完全不感兴趣,“贵嫔怎么样了?头发是因为中毒?” 太医本来稍微自得的神色一僵,醉长生没听过又这种效果啊,他偷瞄了一定要得出一个结果的凤凛,心头一转,“应是药效的原因。”醉长生失传许久,记载都是残缺不全的孤本,他也不确定是不是,他又诊断不出究竟是什么问题,现在也只好全推到了醉长生上,又觉得不妥,加了句,“许是贵嫔小主用过什么天才地宝让醉长生变异了。”醉长生如果让中毒之人有如此明显的特点,它也不会是奇毒了。 “怎么解?药引是什么?”他对究竟是怎么回事不感兴趣,他只要结果。 太医想了想他看过的孤本,“贵嫔小主中毒尚浅,只要稍加调理没有大碍,醉长生解毒用最基本的解毒方子即可。”醉长生最可怕的是无知无觉的要了人的命,它会使人睡得时间越来越长,在睡梦中中死去,也幸好中毒尚浅,再过一段日子,神仙也难救,不过,太医想了想刚才的脉象,着实不像中毒的样子,难道醉长生真的如此神奇?“药引是一种西域奇香,这种香极淡可混在任何香料中,极难分辨,单用女子可以延缓衰老,所以这是有价无市的原因,若是配合醉长生却是一种奇毒。” 凤凛听到锦瑟无碍就松了一口气,闻言又让人把芙蓉轩的总管带过来,锦瑟平时极少插手芙蓉轩的事务,一应事务皆是由白苏打理,这个总管也是白苏一手提拔上来的,胖乎乎的很容易给人好感,他这会正惊慌着呢,又被单独带到皇上面前,努力的低着头,是自己看起来恭谨。 “近日,贵嫔小主可有用什么香料?” 这种事情凤凛当然不会亲自过问,对高公公使了个眼色就过去看锦瑟了,宫女食色的把纱一层层放下。太医也下去开药了,几个满脸肃杀的侍卫站在那面无表情的看着总管,杀意纵横表示他们几个绝对都是见过血的。 总管还以为怀疑是他做的,当下一片灰暗,听到高公公的问话,心中一喜,知道是有转机,忙不迭的回答,“回高总管话,小主不喜香料芙蓉轩的宫女都不用香料。”想了想,又补充了句,“素日里,小主连熏香都很少用。” 高公公眼睛一转又看向扔在一边已经熄灭的香炉,想到太医所说药引虽然极淡但不是没有味道,且要连续用上几天,又问道,“那可有什么又香味的东西?” 总管知道不管如何,他都脱不了干系,无论如何一个行事不当驭下不严是跑不了,现在最重要的是戴罪立功,拼命的想有什么蛛丝马迹,突然,他突然想到那几支初绽的春桃,一咬牙,司马当成活马医吧。 “有,有,小主前段日子,软榻边上的小案上的瓶子里放着几支桃花。” 宸贵嫔最爱的地方就是靠窗的那张软榻,这是芙蓉轩的人都知道的事情。 高公公总算问出了点信息,心里也一松,又问了平日了谁打扫,谁摘的桃花,香炉里的香料是谁点的。 等总管一一答了,高公公命人把他带下,整理了下得到的信息,才恭敬的朝凤凛过去汇报。 凤凛是绝对不会放过这个敢在他眼皮子底下动手脚的人,平日里的勾当只要不闹到他面前,他也全当不知道,锦瑟肚子里还有皇嗣,谋害皇嗣,凤凛想到那种血脉相连的感觉,眼底一暗,沉默一会对高公公说,“这事你不用管了,我会叫人去办的。” 高公公应了声,又听到凤凛不悦的声音,“太医说贵嫔什么时候醒过来?这群太医越来越没用了!”每天来诊脉也没诊断出中毒,如果不是今日的意外,直到锦瑟死了才知道吗?恐怕死了都不知道,只会当伤重不治。 “太医说约莫是这两天了。”高公公回答道。 凤凛更不悦,他前几天就听这群太医这么说,这几天还是,想象都觉烦,又想到芙蓉轩的宫女未免太过不当事了,主子就这样被人无知无觉的下毒,沉吟了下吩咐高公公说,“你亲自去内务府挑几个得用的宫女太监给贵嫔带过来,关押起来的通通打上二十大板,没有嫌疑的直接去涴衣院去吧。” 高公公一惊,皇上什么时候对这些琐事操过心,面上越是一片处事不惊,凤凛说的是没嫌疑的,有嫌疑的·····凤凛说了这事不用他管。 “贵嫔的那两个宫女就算了,挽碧也免了。”挽碧是她亲自挑选的,绝对是自己人,那两个宫女凤凛看着锦瑟平日都是用她们两个,规矩不怎样,但衷心凤凛还是相信的。 凤凛想是不是再给锦瑟挑两个大宫女,就看到锦瑟因为诊脉还没有放回去的手轻轻动了下,忙走到床边。 “锦儿?” 锦瑟本来吸收灵气吸收的好好的,封闭了五识,外面再嘈杂她也听不见,她忘了她对着里还有一个孩子,原本青岚吸收灵气速度就让锦瑟吃不消了,大量仙石的消耗才让她缓过劲来,这下她集聚而来的灵气大半被青岚吸收了。 锦瑟把余下的灵气吸收完,无奈的只好醒来,当她解开五识的第一时间就发现了她掩盖外貌的法术已经消失了,后知后觉的想到,不会被人当做妖孽烧了吧? 还在迷糊的时候就听到一道还算熟悉的声音,“锦儿?”

上一篇   23第二十三章

下一篇   25第二十五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