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第二十五章 - 重生之宠妃

25第二十五章

凤凛的女人不算很多但也不算少,如果要记住每个女人的名字就是一个浩大的工程,凤凛也没必要花费时间去记住他每个女人的名字,宠幸那个女人的时候直接叫爱妃就好了,凤凛知道锦瑟的名字是个意外,锦瑟不可能主动和凤凛说,他是听沈贵妃说的。 他知道沈贵妃时不时的就弄出来点奇怪的东西,那次她的御花园弹一首奇怪的曲子,悲悲切切词和在他开来太过于露骨的词让他转生欲走,结果沈贵妃叫住他,念了一首诗,“锦瑟无端五十弦,一旋一柱思华年。”他知道沈贵妃胸中的笔墨的,不太相信她会做出这样一首诗。 “前些日子,宸妹妹送给臣妾一件礼物,臣妾甚是喜爱,这些日子就想着如此回礼,正巧得了这首诗和宸妹妹的闺名一样,臣妾就想着把这首诗提刀水墨扇上,虽不算贵重,好歹也算臣妾一番心意,只是皇上也知道臣妾是簪缨世家,字实在拿出手,臣妾也就斗胆请皇上题字。” 如此,凤凛才记住了锦瑟的名字,为显亲近,也就改为了锦儿。 锦瑟听到这声锦儿才算真的回神,这两辈子叫她锦儿的人也就那么一个,这就是说,现在还无事? 凤凛见锦瑟醒了之后就看着头发发呆,以为她在惊骇,于是就宽慰道,“锦儿不用担心,你只是中毒了,许是毒解了,头发自然便会原来的样子了。” 锦瑟暗地里松了口气,凡世的毒伤不了她的,虽然她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但没事就行了。 凤凛见锦瑟张口欲言,忙阻止说,“锦儿刚醒,还是先喝口水吧。”说完亲自去外面拿了杯水回来。 锦瑟被皇上亲自服侍倒没什么受宠若惊的感觉,在室内扫视了一圈,没见到本该见到的白苏连翘,只见到陌生的几个宫女垂头静立。 “白苏和连翘呢?”凤凛被一开口就是问宫女,心中稍微不快,但想到锦瑟是刚醒,也就强压了下去,“你宫里的宫女太监太不顶事了,竟然让你中了毒,朕就命人给你重新挑了几个得用的,你的两个大宫女还在外面,一会再过来伺候。” 如果是一般的嫔妃,早就措辞谨慎的拒绝了,皇上挑选的那是忠于皇上还是忠于她呢?身边全是皇帝的人她们怎么交代一些不能公诸于世的事情呢? 但是锦瑟听说白苏连翘无事就没事一样接着低头喝凤凛还端在手上的手,她本就没想过害人,就像她说的,他有白苏连翘就好了,退一万步讲,她要是害人,有人能拦得住么? 凤凛看到锦瑟毫无异样,心中的怀疑才彻底烟消云散,锦瑟确实不像是有有机的人,就算是有心机,今后在在他的人监视中也做不出什么,也不算监视,在保护她的同时也把锦瑟的事事无巨细的汇报给他。 作为大凤朝的天子,他可以放任自己对一个嫔妃动心,前提是这个人必须在他的掌控中,确保她对他确实无害。 凤凛闪过种种顾虑,也是一瞬间,外面已经有人来汇报说已经问出结果了,凤凛把事情交给了暗卫来做,对于从来都是审问奸细的暗卫来说,审问几个没经过专门训练的太监宫女简直是大材小用,没用太大的力气就问出了想要的答案。 凤凛让暗卫首领隔着纱帐回话,凤凛越听越皱眉,芙蓉轩简直就是一个大漏斗,各个宫里的钉子几乎都全了,白苏毕竟没有专门学过怎么管理事务,宅斗宫斗什么她也从来没有参与过,让芙蓉轩没有出大乱子就不错了,凤凛现在觉得现在他刚才的决定真的太正确了,要让锦瑟再这么放任下去,不出事才怪。 “那药引是怎么下的,香炉是谁点的?”凤凛其实心里已经有数了。 “药引是放在桃花的花心,每次分量不多,又混在了桃花香里不引人察觉,连续几天足够发挥效果了,香炉是一个叫红菱的小宫女点的,她已经承认是她下的毒。” 暗卫首领整个人裹在漆黑的衣服里,跪在地上也只是漆黑的一团,锦瑟只在他进来的时候就感觉血腥气扑面而来,不自然的低了低了头。 “她的主子是谁?” 旁人回答这个问题怕是要犹豫,但暗卫只忠于皇上,回答的毫不犹豫没有一点犹豫,“是是淑妃娘娘。” 锦瑟听出了大概,凤凛以为她的头发是中毒导致的,而真的有人放毒,问出的结果是淑妃。锦瑟却想到了前几日沈贵妃意味深长的问她是否怕毒,在她否定后,遥遥看了眼延禧宫的方向,药引是淑妃放的,但是后续绝对是沈贵妃做的,而且,锦瑟觉得淑妃要下的毒可能不是醉长生,下在桃花中的毒也不是醉长生的药引,宫女只管下毒,根本不用问主子是什么毒,淑妃明知别人是将计就计,也没了办法翻身。 现在是人证物证俱在,淑妃想要狡辩肯定不可能,不得不说,沈贵妃揭发时间实在是太好了,沈贵妃纵火,顺便还祸害了他一个妃子一个孩子,凤凛心里憋着一股气,前线又传出消息,在南疆的沈将军大败敌军,他根本不可能在是个时候发作,还得给沈贵妃遮掩,锦瑟刚刚从那场大火里侥幸逃生,昏迷至今才苏醒,现在正稀罕着锦瑟和他肚子里的孩子的凤凛心情能好才怪,又曝出淑妃在他眼皮子底下耍手段,还差点得逞,心中的恼怒可想而知。 凤凛对着暗卫首领冷哼一声,“传朕口谕,淑妃心胸狭窄,恶毒善妒,不堪为宫妃典范,即日起在延禧宫闭门思过,无事不要出来了。” 于是,刚被放出来的淑妃又被关了起来,这还是看在她生了三皇子的份上,不过,有了凤凛心胸狭窄,恶毒善妒这八个字足以让淑妃一辈子难以翻身,一辈子也就呆在淑妃的位子上了。 锦瑟现在却突然想到了四月,沈贵妃死了,这些事肯定是她的心腹做的,四月不可能不知晓,沈贵妃把四月留给她,肯定有她的用意,想到这,抬起头问凤凛,“那个背我出来的宫女呢?” 凤凛看向暗卫首领,一个小宫女不值得他费心思。 “四月姑娘一直在养伤。”暗卫首领识相的回答。 那天的伤实在太严重了,四月的命算救回了,这辈子也毁了,脸上被烫伤的地方是彻底好不了。 “皇上,妾想要四月。” “等她养好伤再调回来好了。”凤凛回得很干脆,那个宫女不管是什么目的,她救了锦瑟的命是事实,锦瑟想要维护一番也是情有可原,再说一个宫女,他实在不放在心上,他不愿意为了这么一件小事让锦瑟不开心。 锦瑟达到目的发现和凤凛实在没什么好说的,让她抱着凤凛说火场逃生的后怕她真做不出来,干脆开始闭目养神,凤凛以为锦瑟刚醒又累了,给她放平枕头,让她躺下去。 凤凛又在芙蓉轩呆了会儿才离开。 锦瑟醒了的消息让白苏连翘在愁眉苦脸几天后终于露出了笑脸,这边喜气洋洋,永安宫就是愁云惨淡了。 淑妃只是沈贵妃顺水推舟,那德妃事绝对是蓄谋已久,德妃的脸毁得彻底,如果不是沈贵妃诚心让德妃逃出来,德妃真的就和沈贵妃一起葬身火海了。 德妃看着镜子中一半美貌一半罗刹的脸,尖叫一声,宁愿自己就此死在了那场火海里,在还绑着绷带时候,德妃才存在一分的侥幸,那看着镜中的自己,彻底绝了希望,现在皇上还对她存着一两分怜惜之意,但看到犹如恶鬼的脸后,这份怜惜也估计也撑不了多久了。 德妃气的把铜镜砸了个稀巴烂,周围的一切都遭了殃,能砸的东西全都砸了个遍,宫女都恨不得贴着墙壁,自从德妃醒来就表现的喜怒无常,刚开始几个给德妃端药的宫女被砸的头破血流后,所有人都是十二分小心,现在一看到德妃状态不对,就早早的朝不易被砸到的方向挪去。 德妃发完火就看到瑟缩的宫女,本来就没消下去的火又上去了,张口就要训斥,就看到一个小宫女颤抖的过来禀报,“娘娘,二公主知道您醒了,吵着要过来看您。” 德妃的脸被毁让德妃对沈贵妃恨的咬牙切齿,那安宁公主的脸却让德妃恨不得让沈贵妃挫骨扬灰。 沈贵妃既然要报复,那就肯定是往死里整,安宁公主死了,德妃一时的丧子之痛根本不能让沈贵妃满意,在德妃被她扣下的时候,就吩咐给安宁公主喂下了解药,没了性命之危,脸上的红斑却是留了下来了,粉雕玉琢的一个孩子看起来却是阴森恐怖。 德妃听到禀报,动作一滞,想到女儿那张布满红斑的脸也不由的打了个寒颤,更恨沈贵妃狠毒,容貌毁了,安宁公主即便是公主之尊又如何,将来哪位世家公子敢娶她?! 沈贵妃是生生的想让她们母女生不如死。德妃醒过来之后,就命人紧闭了永安宫,但外面怎么传,德妃不用打听都可以猜到。 德妃在永安宫里脾气日渐暴躁,居住在贤仪宫的贤妃看着心腹送上来的报告,露出一丝捉摸不透的笑意。 后宫的格局发生了巨大的变化,锦瑟躲在芙蓉轩浮生偷闲,她说过要给沈贵妃念往生经,她自然不会食言,只是想到写的效果更好,就命人找来一些朱砂想开始抄写往生经。 这时候四月也养好了伤,被带到芙蓉轩向她的新主子报到。她知道她虽然救了锦瑟,宫里更多的人对他是不齿,她的行为在众人眼中算是背主了,背主的人总会让人看不起。所以在芙蓉轩的日子,她过的很低调,何况她知道这里的人都是皇上的人,这会看到锦瑟想要抄经书,犹豫了下,拉住了要出去的白苏, “小主,恐怕此举不妥。”

上一篇   24第二十四章

下一篇   26第二十六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