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第二十六章 - 重生之宠妃

26第二十六章

锦瑟听到四月突兀的话,没什么被打扰的不悦,只是看向四月,四月松了一口气,她也知道她此举甚是莽撞,看了看四周压低声音说道:“小主,现在宫中都知道贵妃娘娘意图烧死您,现在您再为贵妃娘娘抄写经文·····”这下没想多的人也要想多了。 四月没有说完,白苏已经明白了过来,停下脚步看向锦瑟,锦瑟也想到了,此举确实不妥,为一个想害死的人抄写经文,再大度的人恐怕也做不到,不心生怨恨就不错了,真抄写了,恐怕人人都要怀疑那场大火是不是有内情。 锦瑟稍微犹豫了下就放弃了,她只是想要给沈贵妃的灵魂净化,沈贵妃直接间接害死的人不少,灵魂上少不得带着血腥气,沈贵妃帮了她不少,四月也留给了她,从这件事上就可以看出四月的细心,以后绝对用的上,沈贵妃的目的姑且不说,情她是欠下了,她不能欠她人情,净化了血腥气至少可以让她投个好胎。 抄写经文的时候带上灵气是最有效的方法,但也不是唯一的,锦瑟想了想对白苏说,“去找一块素色的布过来。”在布上画个净化法阵放入棺木里也可以,还不引人注目。 白苏问道:“小主,要什么料子的?” 锦瑟对于这实在没什么研究,料子并不重要,说了句你看着办吧就低头接着练字。四月自从说完这句话就接着躲在角落里不再说话,连翘在外面忙着安排新来的宫女,见白苏走了,就默默的过来磨墨。 要论眼色,白苏和连翘加起来都不一定有四月有眼色,锦瑟对于这种状态还是挺满意,她喜欢安静,连翘虽然活泼,但还是有分寸的,才让她没有讨厌,白苏稳重,见识有限比不上大家族精心培养的奴才,四月刚好弥补锦瑟身边的空缺,四月这种无事时默默无闻的状态让锦瑟也没有后悔答应沈贵妃留下她。 天气一天天的炎日,眼看着就要迈入盛夏,宫里自从景仁宫大火之后一片平静,沈贵妃死了,德妃闭宫不出,淑妃被皇上厌弃,高位妃子也就剩下贤妃一个,皇后倒是趁这次拿回了掌管宫务的权利,因为贤妃和皇后是这次大变的最大的赢家,宫里渐有留言传出,贤妃和皇后才是这次的主谋。 流传范围尚小,贤妃和皇后也不好镇压,省的被说成做贼心虚。 外面都是热浪翻滚,芙蓉轩却是一片凉意,芙蓉轩占地并不大,虽是二十四轩之一却是最末,仅有的几座建筑外面还被群水环绕,绝对是避暑胜地,往年荒凉加上闹鬼的传言也没人想到到这来避暑,今年皇上每日必来连带着芙蓉轩也恢复了莲妃还在世时的繁华,莲花池被凤凛命人大大的修葺了一番,各种各种的珍贵的莲花在池中争奇斗艳,接天莲叶的美景让看到人无一不驻足。 锦瑟被小心的扶着坐在靠近莲花池的一座小亭子上,白苏体贴的放上软缎,现在锦瑟已经是有六个月的身孕,肚子一日大过一日,本来就有些小心翼翼的宫女更是变的神经兮兮,唯恐这位小主出了什么意外。 这位小主怀孕六个月不能侍寝,皇上却天天往这跑,大家已经猜测下等锦瑟生下小皇子,肯定会晋位,凭着皇上这股稀罕劲封妃也不似不可能,后宫嫔妃对于锦瑟占着皇上的行为颇为怨怼,但自从以为来芙蓉轩对锦瑟冷嘲热讽的嫔妃被皇上撞见后干脆利落的打落冷宫,后宫就消停了,心里在嫉妒也只会在私下说说。 锦瑟看着满池的莲花来了兴趣,亭子是靠近莲花池,莲花长势又喜人,几朵粉色的莲花甚至伸到了亭子边上,锦瑟往莲花那挪了挪身子,伸手想要摘那朵莲花,白苏知道锦瑟不肯能又是,但看到锦瑟大着肚子去摘花还是吓了一身冷汗,忙不迭的去阻挡。 白苏的手还没够到锦瑟,就看到锦瑟被凤凛揽进了怀里,手小心的不碰到隆起的肚子,白苏不留痕迹的收回手,和一众伺候的人对凤凛下跪请安,凤凛看也不看她们一眼让她们起来,白苏起来后就听到凤凛无奈和有些生气的话,“喜欢莲花的话,让哪个宫女摘给你好了,哪用的着你来。” 他看到锦瑟弯着腰俯身去摘那朵莲花的时候,心差点没跳出来,要是有人使坏,她不就危险了?他安排的人他自信不会有人背叛他,但她就不能有点危机感吗? 锦瑟也只是一时兴起,凡世的莲花她自是看不上眼,听到凤凛的话,锦瑟嘴角不易察觉的一抽,说了声:“知道了。”这位皇帝陛下是越来越唠叨了。 锦瑟自从那天决定放开自己,不再拘束自己就越来越在凤凛面前放肆了,锦瑟也发现了,她自从境界有上升了之后,情绪波动越来越大了,本来在还未入仙途之前,她很活波可爱,开始修真后被灌输的概念是修仙是逆天而行,没人会浪费时间去做一些无必要的事情,每个人都是顿悟和闭关的循环,所以修真界有成就的人几乎都是一副面瘫的样子,渐渐的也就心如止水了。锦瑟在有实力之后,游历修真界,探索秘境,秘境都是人迹罕至长时间的见不到一个人,她本来还有些表情的到后来彻底的面无表情了,到了这,和白苏连翘朝夕相处十几年也不过是偶尔在她们面前露出一些表情,大多时候还是面无表情的样子。 最近倒是表情多了起来,凤凛也发现了这点,心里更是喜悦,锦瑟没发现什么不对也就放任了。 凤凛让锦瑟做好,自己亲自弯腰去摘那朵荷花,花瓣上还带着露珠,硕大的花瓣上的经络分明,生命的朝气让看到的人都会心生愉悦。 锦瑟倒是知道因为地下玄冰洞的灵气外泄,即便不多,莲池中莲花都被灵力滋润的朝气十足,或多或少带着些灵气,挨得近对身体有好处,芙蓉轩的宫女太监最先得力,一个个都是精力十足。 凤凛来得勤,别的不说,身体却是松快了不少,他也发现了,以为是心里作用,看着满池碧绿确实让人心情被闷热包围的环境放松,所以,他更乐意来芙蓉轩了。 锦瑟伸出手拿荷花,美丽的容颜在怀孕后没有任何失色,越发的漂亮了,时不时见锦瑟的宫女都时不时的失神,瓷白的皮肤衬着荷花,正应了那句芙蓉如面。 凤凛也是失神一刻,不过他是掩饰情绪的高手,没人发现,想到了今日来的目的,使了个眼色让候着的宫女太监都退下,清咳了一声:“锦儿。” 锦瑟懒洋洋的看了她一眼,询问是什么事,凤凛到了嘴边倒不知怎么说了,干脆从身后抱住锦瑟,下巴搁在锦瑟肩上,凑在她耳垂边上说:“后日是朕的生辰。” 锦瑟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凤凛这是变相的索要礼物了,凤凛从来不是一个做亏本买卖的人,他对于锦瑟三分特殊,他就必须让锦瑟回报十分,凤凛知道锦瑟对他明显的还未动心,不过他有信心终于一天锦瑟会为他倾心。 这种信心不是凭空的,作为万民之主,富有四海,他想要宠溺一个女人很少有人能保持住本心,锦瑟在他面前越来越放松,他认为这是锦瑟松动的表现。 锦瑟从送了他一块玉佩后再没有送过任何东西,让小心眼的凤凛有些不满,这次到了他的生辰,怎么都要从锦瑟那里要上一份礼物。 锦瑟听到犯愁了,稀有的不能送,平常的凤凛不缺,想到沈贵妃送给她的水墨扇,对凤凛说道,“妾送皇上一副字?” 她会写字,但是绝对不会画画,可以说是一窍不通,修炼时间还觉得不够,哪还去耗费时间去学这种毫无用处的东西,凤凛听到不满了,这也太敷衍了,低头的时候正好锦瑟的手帕,蝶恋花的样子,绣工很好,蝴蝶翩翩欲飞。 “锦儿不如给朕做个荷包好了。”后宫不少人都会给他做衣物和荷包,收拾收下了,带不带就是他的心情了,想到锦瑟从来没给他做过,就顺口说道。 凤凛这绝对不是刁难,世家贵女哪个不是琴棋书画样样精通,女红不说精通吧也该会一些基本功吧,他的要求不高,做的出来就行了。 但是锦瑟听到这个要求,身体一僵,她从来就没有拿过一次针线,连摸都没摸过,不对,她摸过,不过那是四五岁还未修仙的时候。 凤凛抱着锦瑟,怎么会感觉不到锦瑟身体的僵硬,一个念头突然闪现,一句话难得没经过思考,脱口而出:“锦儿不会是不会女红吧?” 锦瑟这会已经淡定下来了,她不认为不会做女红是件丢脸的事情,修真界的人除了资质太差只能以专门做衣服的哪个会摸针线? 凤凛看到锦瑟面无表情的脸,噗嗤一声笑了出来,越小越大声,最后变成朗声长笑,锦瑟脸色越来越冰凉,凤凛也是见好就收。 “不会就不会,朕的嫔妃又不需要以此为生。”凤凛安慰道。 锦瑟没有吱声,凤凛咳了一声说道:“朕要求不高,做出荷包的样子随便绣下就好了。”这绝对会是他收到的最寒碜的荷包,不过想到是锦瑟做的,还是第一次,就止不住高兴。 锦瑟这是第一次听到凤凛对她提要求也知道不好拒绝,恩了一声算是答应了下来。她用惯的法器是剑,她的剑法是整个修真界都出名的,她的剑都用的这么好,锦瑟还真不相信她连一个小小的绣花针都使不好。 锦瑟忘了这个世界上有一种东西叫做天分。

上一篇   25第二十五章

下一篇   27第二十七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