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第二十七章 - 重生之宠妃

27第二十七章

剑是修真界中最普遍的法器,御剑飞行也是最基本的出门手段,自己最拿手的攻击手段却未必是剑,锦瑟最擅长的法器的是剑是因为她的师尊无极魔尊是难得一见的剑修。剑修杀伤力是公认最强悍的,也是最难练的,在剑初成之前修为比一般的修真者还要弱,无极魔尊在剑初成之前默默无闻,之后接连灭了几个元婴道尊,一夜成名。因为无极魔尊的个人爱好,无极魔宫的剑法是最齐全不过的了,锦瑟报仇心切,没有闲心去找其他的攻击法诀,就选择了剑法。 剑修最爱的是剑,他们最见不得有人在他们面前祸害剑法,无极魔尊见锦瑟选择了剑法之后,对她的要求已经达到了苛刻的地步。 所以,锦瑟在之后的游历之中,谁都知道修真界第一美人的剑法无双,她可以随意挽出十二朵剑花,虽然不是剑修,剑法精妙也只在她师尊之下,勤奋努力是一方面,但是天分也占了很大一部分。 锦瑟开始绣花的时候,信心满满,她可以把剑法练的好,没道理连一个小小的绣花针都用不好。 但是!锦瑟看着绣的乱七八糟的东西,感受到了好久都没有的挫败,白苏找的是最简单的花样,配色也是连翘配的,基本的针法锦瑟看白苏演示了一遍感觉比练剑的时候简单多了。然而,初学者都知道实践和理论是有差距的,刚开始绣的时候扎手指是常事,锦瑟的反应很快,在扎到手指之前很快的把手移开,扎不到手指意味着锦瑟在短短一炷香内把那块绣品扔下了不下于十次。 本来对于锦瑟也很有信心的白苏和连翘瞄着又被自家主子丢到地上的绣品,嘴角使劲抽了下,原来自家主子也有不擅长的东西么? 锦瑟不是轻言放弃的人,在那块布上折腾了一个时辰还没折腾出个结果,瞪着那块布像是要把他瞪出一朵花来,凤凛进来的时候刚好看到这一幕,他偏偏从锦瑟没有表情的脸上看出了气急败坏的样子。 本来有些不快的凤凛忍不住的笑了下,白苏和连翘忙向凤凛问安,凤凛挥挥手示意她们下去,等她们悄无声息的退下,屋里只剩下锦瑟和凤凛,锦瑟头都没抬,还是死死的盯着那块还没有成行的绣品。 她的本能控制不住,那就想怎么不扎到手,她想了半天也没想到为什么针老是往手指上刺,她练剑都没这么费劲。 凤凛见锦瑟不搭理他,咳了一声,走过去拿过那块绣品,仔细打量了下,半响,昧着良心说,“还不错,锦儿很有天分。” 他实在说不出好字,他的衣物都是最顶尖的绣娘绣的,说是巧夺天工也不为过,这块绣品倒像是四五岁的孩子的作品。 锦瑟也知道凤凛纯属哄她开心,她折腾了一个多时辰也没想出原因,她决定明日再接再厉,她倒不是激起了心性,全因为她答应了凤凛的要求,既然答应了,不管好坏,都要做出来,她学会绣花又没有什么大用,早晚是要离开的,在这一点上锦瑟这一点从来没有变过。 凤凛见锦瑟有些疲惫的大了哈欠,立刻把绣品扔到一边,扶着她往床上走去,锦瑟随着显怀,睡的时辰越发长了,每天大半天都用在睡觉,凤凛曾担心的叫太医问过话,所有太医统一口径的说是孕期正常反应,凤凛也只好把担心压下。实际上是,灵气的吸收速度赶不上消耗的速度,锦瑟只能靠睡眠来减少灵气的消耗,现在就算是吸收仙石都赶不上青岚的吸收速度。 怪不得青岚灵魂不稳也没有转世投胎,她用着仙石都觉得吃力,如果是凡人,身体恐怕早就崩溃了。 见锦瑟靠在枕上就有些昏昏欲睡,有些后悔让锦瑟给他修个荷包,她本来就怀的辛苦,他还折腾他,不由的轻声说,“朕也不缺荷包,不如朕换样礼物?” 锦瑟已经有些昏昏沉沉,胡乱答了句就失了意识。 凤凛叹了一口气,站起身把锦瑟放平给她盖上被子,他没给其他嫔妃做过这样事情,在锦瑟怀孕期倒是做熟了。 锦瑟荷包到了凤凛生辰的时候终于是完工了,绣的是几支翠竹,细看来阵脚细密的不像初学者,再仔细看就可以看到每一针相隔的距离都是一样的,但不知为何,越看越觉得怪异,最怪异的是明明觉得怪异偏偏不知道哪里怪。 凤凛看着这绝对是他收到的最难看的荷包,再看看才起来没一会又开始瞌睡的锦瑟,干脆的把腰上缀着的一个绣着高山流水的荷包摘下,换上锦瑟的荷包。 “今晚的宴会锦儿就不要去了。”凤凛过去拍拍锦瑟的肩膀,宴会人多杂乱,锦瑟又是这么一个状态,他真怕她出事。 锦瑟下意识的应了声,法力不能用,身体和精神的疲惫让她只能在越来越长的睡眠中恢复,不去宴会对她来说是个好消息。 朦胧中只听到凤凛压低声音吩咐白苏和连翘好好照顾锦瑟,就带着高公公回承乾宫换上宴会要穿的华服。 今年凤凛二十九岁,不是整寿,凤凛也不是注重形式的人,也就命内务府不要大办了。只在御花园摆了几桌子,但对于嫔妃来说这是个机会,所有人都是精心大办以求在皇上面前露个脸,皇上已经很久没有临幸嫔妃了,进了后宫就往芙蓉轩走,不知道那个狐媚子是给皇上灌的汤! 再淡定的贤妃在凤凛这种视嫔妃为无物的态度下也急了。一天两天是新鲜感,一两个月也有先例,这半年都过去了,贤妃实在坐不住了。 皇后是最淡定的人,皇上是已经无视了她很长时间了,现有沈贵妃,再有淑妃,现在又有了宸贵嫔,她原先再焦躁现在也习以为常了。 琪充容是最对锦瑟记恨的人,都是怀孕,锦瑟是升两级,她升一级!同样是怀孕,皇上整天去陪锦瑟,她比锦瑟月份还要大上一个月,皇上就像忘了她一样,一次也没有往她宫里来过。 她心里恨的要死,也知道肚子里这块肉才是最重要的,琪充容能是寥寥几个被赐予称号的嫔妃之一自是不笨的,打扮的既不出彩也不过分朴素,打扮的出众的嫔妃被皇上记住的同时也容易被嫔妃记恨,她是不做这样的蠢事的。 凤凛协皇后一起出现在宴会的时候,打扮的千娇百媚的嫔妃齐齐请安,真是梅兰竹菊各有芳华,可惜凤凛看惯了锦瑟那张美的惊心动魄的脸实在感觉不出惊艳。 等嫔妃站起来后,看着凤凛目不斜视的脸齐齐咬牙,也只能坐下,等凤凛说了“开宴”内务府精心准备的歌舞开始响起,杯盏声偶尔夹杂其中。 贤妃看着凤凛漫不经心的支着下巴看着场中的表演,当下拿起一杯酒站起身对凤凛说道:“今日是皇上的寿辰,皇上富有四海,臣妾的礼物难登大雅之堂,在这惟愿皇上身体健康,事事顺心,寿与天齐,福禄永享,臣妾祝愿大凤朝风调雨顺,百姓安居乐业。” 贤妃现在是除了皇后外最高位的妃子,也陪伴了凤凛多年又为他生了二皇子,她的面子凤凛不能不给,凤凛露出来到这的第一个笑容,也拿起酒杯摇摇对贤妃一指,仰头喝了下去。 皇后拿出帕子掩住嘴角的一丝冷笑,贤妃终于也坐不住了? 有了贤妃的带头,底下的嫔妃也纷纷拿起酒杯说些吉祥话。 凤凛前面还有些耐心的听,接下来就有些不耐烦了,没说话的嫔妃见状不甘心也只好闭嘴放下酒杯。 这时场中的音乐突然变的轻快,所有人都下意识的向场中央看去,就看到一群粉衣舞女中一个一个黄衣的女子踩着节拍过来。 等她停下,众人才发现产中央不知何时放上了金色的莲台,等黄衣女子站到莲台上,露出裙裾的掩盖下的一双三寸金莲。 只见被面纱掩盖的黄衣女子对着高坐的凤凛弯腰行了一礼,更显得纤腰不盈一握,面纱外一双妙目勾魂摄魄,嫔妃脸色一变,下意识的看向凤凛,见凤凛为什么表情才放下心来。 等音乐节奏加快了之后,黄衣女子在那金色莲台上开始旋转,新月状的莲足上只着素袜,腰带上缀着的璎珞丝带随着黄衣女子越来越快的速度在女子周围飘荡,飘飘如仙子凌波。 等黄衣女子从莲台上下来,众人才从那种美景中回过神,大凤朝的女子不兴缠足,五代时的名舞‘金莲舞’早就失传了,不料今日竟然看到闻名一时的名舞。 黄衣女子迈着她那双莲足款款朝凤凛走去,等到了高台底下,缓缓跪地,脖颈低垂,凤凛低头刚好能看到一段雪白的的颈子,优美的曲线蔓延至女子单薄的衣物下。 凤凛好似也来了兴致,问道:“你是乐舞坊的?”乐舞坊是内务府专门为取乐皇族豢养的舞娘和伶人。 女子回到道:“回皇上话,女婢乐舞坊舞阳。”声音恰若莺啼。 凤凛又问:“你除了刚刚的金莲舞还擅长什么?” 本来已经放下心的嫔妃见凤凛对舞阳来了兴趣又提了上去,不能怪她们杞人忧天,汉武帝的卫子夫卫皇后和之后的赵飞燕赵皇后不都是歌舞坊出来的,她们虽然不相信凤凛会向办出这等事,只是不能不防啊。 嫔妃的眼刀一个个冲舞阳飞去,舞阳不是没感觉,但是现在她已经陷入兴奋当中,乐坊是贱籍,要翻身很难,如果被皇上看上,那可真的是一步登天,再也不用被人当做取乐的玩物。 “奴婢还擅长长袖折腰舞,掌上舞。” 凤凛沉思片刻,突然说:“你不必会乐舞坊去了,就封为从九品御女赐居秋水居。” 这下,所有人的脸色都变了。

上一篇   26第二十六章

下一篇   28第二十八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