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第二十八章 - 重生之宠妃

28第二十八章

正在舞阳说:“女婢谢皇上恩典。”时候,大着肚子的李嫔突然哎呦一声,众人立刻看向面色突然惨白的李嫔,只见她今日穿的葱绿的衣裙上绽开点点红梅,旁边的侍女扶着李嫔不知所措,最后,还是皇后最先反应过来,对着发呆的宫女喝道:“还不快来人,李嫔小主要临盆了!” 宫女如梦初醒,几个太监抬着一副软轿过来,忙搀着李嫔上了软轿。李嫔也顾不上向皇上皇后行李告退,只觉得阵痛一阵阵的袭来,让她眼前发黑。 等李嫔走了,皇上皇后于情于理都要去看看,也跟着走了,经过这一遭意外,本来就是醉翁之意不在酒的嫔妃谁也没有心情看接下来的表演了,何况出了一个舞阳睡知道还有没有下一个! “和皇上一天生辰,可真是缘分啊!”已经被放出来的胡修华忍不住又刺了句。确实,还没到李嫔的预产期,怎么今天就发作了呢。 本来没有想歪的众人听了胡修华这句话也不由的想歪了。 没了沈贵妃的压制,赵淑华变的有些放肆:“说起来,李嫔和宸贵嫔才是缘分,父亲都是丞相,同一天进宫又是先后获得盛宠,再是先后怀孕。”李嫔是左丞相的嫡女,也是京城中出了名的才女,和锦瑟一起选秀进宫,当时萧如梦风头正盛,能和萧如梦分庭抗礼且能先一步怀孕位分稳压萧如梦一级,怀着身孕能平安的到预产期,心机手段自是不缺的,如果能让李嫔和锦瑟对上才是最好不过的,她这话把把话题带到了锦瑟身上。这段日子,赵淑华可可谓是恨的不行,原本一个月还有一两次侍寝的机会,这下子全没了,其余人也没有都没有让她心情好点。 “李嫔妹妹大着肚子来参见宴会确实危险了些,宸妹妹不就是得了皇上的特许不用来了。”裴贵嫔说道,这句话明显就是说锦瑟恃宠而骄,李嫔已经到了预产期还来了,你的还有三个多月才到吧,人家都来了,你凭什么搞特殊?锦瑟才是最让人记恨的人,怀着孕还要霸占着皇上,淑妃盛宠的时候都没这么嚣张。 “听说是宸姐姐怀相不好。”也是这次选秀进宫的汪小仪怯生生的说了句,看到众人不善的眼光忙低下头。 “顺华妹妹不是也怀相不好。”裴贵嫔把话题转向在一边的孙顺华,孙顺华看着各色的眼光,勉强笑笑,她确实怀相不好,后宫的嫔妃看她的肚子不顺眼,时不时的找她去喝茶,她位分低,根不能拒绝,几个月心力交瘁,能保住孩子就已经很不容易了。 “说起来,好久没见到充媛妹妹了,宸妹妹也是,充媛妹妹再不是也是她低嫡姐,怎么能置气不去看看充媛妹妹呢。”赵淑华眼睛一转,想到了还在闭门思过的萧如梦,不敬嫡姐这个罪名可大可小,就看你怎么利用了,她怎么现在才想到呢!赵淑华心里暗恨。 众人经过赵淑华的提醒也想了起来,也知道锦瑟一次都没有去看过萧如梦,这确实是个把柄。 “好了好了,宸妹妹想来是近来辛苦才没想起来罢。”贤妃出来打圆场,心里嘲笑,在皇上明显宠爱锦瑟的时候说这些只会让皇上更加怜惜被恶语中伤的宸贵嫔对说这些话的人更加不耐,这些话只能等到宸贵嫔失宠的时候说,一层层的罪名才能把宸贵嫔打落深渊。 贤妃能做到高位,且能地位稳如磐石,不得不说,她才是最明白的。 坐在下边一言未发的琪充容也是明白人,你说的再难听,只要皇上的心在那,你又能怎么办呢? 当务之急,还是让宸贵嫔失宠,还有怎么把皇上从那里拉过来,见都没见到皇上的机会,上眼药的机会都没有! 本来该享受众人嫉妒目光的舞阳被遗忘的彻底,还保持着跪着的姿势,因为没人让她起来,面纱掩盖的脸微微扭曲了下。 总有一天,我会让你们通通跪在我的脚下。 新封的这位舞御女的豪情壮志还没到皇上召她侍寝就被打击的七零八落的。 舞阳有着有别于后宫嫔妃的一种发在骨子里风情,但凤凛当真看不上眼,他封她为御女不过是想要给锦瑟解闷用。 听人汇报锦瑟每天的生活,睡觉,用膳,看书,睡觉,用膳,看书·····枯燥的他自己都乏味,看到舞阳的舞蹈想到锦瑟看看舞蹈当个消遣也不错。 不过是个玩意罢了。 凤凛在淑妃生产的时候都没等到她把孩子生出来,更不用说是李嫔了,做了会就去了芙蓉轩,得了消息的人不知道又砸了多少的东西,接近黎明才得了消息,平安生下了三公主。 凤凛只是平淡的说了声“赏”也没有太大的表示。 锦瑟周围都是凤凛安排的人,白苏和连翘没有可靠的消息来源,四月是没来及说,所以直到凤凛亲自给她说他封了一个御女,锦瑟才知道舞阳这个人。 凤凛兴致勃勃的命人去唤舞御女来跳舞,锦瑟不知道让皇上的一个女人给另一个女人表演就是把她往地上踩就没有阻止,估计她知道了也不会阻止,她在意的是凤凛,其余人的想法真不在她考虑范围内。 等舞阳满心欢喜的来伴驾的时候就看到凤凛怀里的佳人。 锦瑟自那日头发全白了之后,就没在用障眼法,现在还是白发,也不该说是白发,冰蓝的光芒在白发上不时的闪现,在阳光底下更是显得整头头发都是冰蓝色,美丽的像是艺术品。 舞阳进来首先看到的就是那头美丽的不可思议的长发,等锦瑟转过头,舞阳才看到锦瑟的全貌,精致的脸让自持容貌的舞阳有些自惭形秽。 等到旁边的宫女暗地里拉了拉她,她才想起来要跪下问安,这位就是昨枉子们所的宸贵嫔吧?果然是国色天香。 本来信心满满能获得皇上宠爱的舞阳有些心灰意冷。 凤凛可不会管舞阳的心思,他只是随意的让舞阳起来,指着已经摆好的六尺莲台,莲台上装饰着一些璎珞铃铛,显得原本就精巧的莲台越发精致。 “这是舞御女,昨晚她跳的金莲舞甚是精妙,朕就想锦儿没看到怪可惜的,今日就命她专门跳给锦儿看好不好?” 锦瑟看着凤凛兴致勃勃的脸,即使她真的不敢兴趣,仍然可有可无的点了点头。 舞阳听到凤凛的话,脸瞬间惨白,但还是顺从的跟宫女下去换衣服。 凤凛又命人拿些瓜果过来,锦瑟在怀孕期间,他不敢让锦瑟吃过多的被冰镇过的瓜果,只好陪锦瑟吃些普通的。 等凤凛喂着锦瑟吃了一块西瓜后,舞阳也换好衣服过来了,行了一礼,站在莲台上开始跳舞。 锦瑟也来了兴趣,要知道修真之人都有轻身的法术,站在一朵花上真不奇怪,但是看到舞阳在一个个薄如蝉翼的莲瓣上翩翩起舞,真的让锦瑟有些惊讶了,这么一个人是怎么站在花瓣上的? 凤凛看锦瑟看的目不转睛,越发肯定自己没做错。 “锦儿如果喜欢,朕就让她每天跳给你看好不好?”凤凛凑到锦瑟跟前,又拿起一块西瓜递给锦瑟,不等锦瑟接过去就听到一个惊慌失措的声音喊道:“皇上,不好了!” 锦瑟的脸瞬间黑了,高公公察言观色,立刻给已经跪下的小太监一脚,斥道:“瞎说什么!” 小太监挨了一脚也不敢吱声,低下头禀报说,“皇上,是清音阁的顺华小主早产了。” 高公公目不斜视,凤凛听到后连眉毛都没皱一下,“知道了。”高公公见小太监还跪在地上忙又喝了一声:“还不快退下。” 小太监抬头飞快的看了下凤凛说道:“顺华小主是因为被人从身后推了下才早产的,皇后娘娘审问结果在场的人,审问结果说是,说是······” 凤凛这时候也听出不对了,问道:“说是什么?” 小太监咽了下口水,用低不可闻的声音说是:“推人的那个小宫女说是宸贵嫔小主指使的。” 如果不是这样,他也不用这样急急忙忙的来禀告,皇后派来请锦瑟的人已经在门口等着了。 凤凛第一反应不是怀疑,锦瑟周围全是他的人,她做过什么凤凛可是一清二楚,况且锦瑟最近精力很差,哪有时间来陷害嫔妃,他的第一反应是愤怒,竟然有人这么明目张胆的陷害锦瑟! 他知道他的宠爱让锦瑟成为嫔妃的眼中钉,但是在他的派人到芙蓉轩后,这么明白的表示维护,竟然还有人这么猖狂的陷害她。 凤凛气急反笑,转了下头对高公公说:“走,跟朕去看看到底是谁居然敢这么诬陷朕的嫔妃!” 说完,站起身对锦瑟身后的白苏吩咐道:“还不快扶你家主子去休息。” 锦瑟听完小太监的话,没有被诬陷的愤怒也没有害怕,脑子里却是闪过,这就会传说中的陷害? 沈贵妃曾经请了几个宫里的老人专门给她讲波谲云诡的宫廷之内的阴谋阳谋,陷害就是其中的一个经常出现的的一个手段,她们当然不会讲的这么直白,她们只是叙述谁谁倒霉后,谁谁一路高升,但是架不住沈贵妃在旁边给她分析。 当时听完,锦瑟真心觉得弱肉强食的修真界单纯多了。 怪不得修真界的人都不怎么乐意和凡世搭上边,种种小心机让她们这些人真有些吃不消。

上一篇   27第二十七章

下一篇   29第二十九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