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第二十九章 - 重生之宠妃

29第二十九章

等凤凛走了之后,锦瑟也没有回依他所言回屋里,而是饶有兴致的看着跳完舞就傻在一边的舞阳,好奇的问:“你是怎么站在花瓣上的?” 舞阳在乐舞坊里的时候遇到的陷害也不比宫里的嫔妃遭遇的少,甚至有的时候更加激烈,在乐舞坊中除了佼佼者是为了皇族准备的,不准随意破身,其余的相当于玩物,招待大臣和使者,每个人都不会想变成那样,为了争仅有的几个名额,所有人都卯足了劲争取。 舞阳不知道锦瑟的事情,只是看到凤凛毫不犹豫的选择相信锦瑟,怀疑都不怀疑一下,心里难忍的嫉妒,她拥有良好的家世,姣好的面容,还有皇上的宠爱的信任,和她一比,简直就是云泥之别啊。 舞阳着实不甘心,为什么她就要一双玉臂千人枕,一口朱唇万人品,所以她才选择兵行险招,在昨晚的时候勾引皇帝,万幸的是她成功了。 但今日看到这一幕,心里的不甘又涌了上来,凭什么?!凭什么好东西都要捧到她跟前,自己做了御女还要在她面前做个给人赏玩的玩意。 即使眼底各种情绪翻涌面上还是带着得体的笑容,从乐舞坊里出来的比嫔妃更懂得隐忍。 “回小主的话,妾是从小开始练习。”训练的过程每次想起都让舞阳后背被冷汗浸湿,为保持身轻如燕,从来不会有饱饭的时候,这不算什么,完不成任务在身上不留下痕迹被惩罚的方法多的是。 锦瑟也感觉到了舞阳身上的负面情绪,对她的兴趣减少了不少,无极宫里这样的多了去了,舞阳身上的算是淡的了,在无极宫呆了百年,她对这样的人着实兴趣不大,即便对于善良的人她也谈不上感兴趣。 舞阳也感觉到了锦瑟的意兴阑珊,她从刚才凤凛寥寥几句话中知道凤凛对她并不在意,她想要在宫里过好日子,现在唯一的出路是讨好这位宸贵嫔。 当下,识趣的说:“妾还擅长刃舞,妾愿意向贵嫔小主献上一支刃舞。” 锦瑟问道:“刃舞?” “刃舞就是在刀刃之间跳舞。”舞阳回道。 锦瑟点了下头,示意白苏去让人准备场地。 花开两头,各表一枝,再说凤凛带着高公公来到嘈杂的清音阁的时候,地上还跪着一溜的宫女太监,外面还有一个小太监在被打板子,孙顺华的惨叫声倒不显得清晰了。 “皇后,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凤凛一来,所有人都安静了下来,只余打板子的声音和顺华的惨叫声。 皇后正被所有人吵得脑仁疼,见到凤凛来松了一口气,又想到她是派人去请锦瑟来的却是凤凛,脸又有些难看。 此事说来也简单,孙顺华每天都会到御花园走上一圈,今天在御花园上下台阶的时候,被人在后面推了下,虽然被贴身宫女扶了下,但到底是撞到了肚子,当即见了红。 事关皇嗣,皇后不能不管,接到消息立刻赶到了清音阁,命稳婆嬷嬷准备好东西后才开始审问,审问的结果出其的顺利,一个小宫女一口咬定是宸贵嫔指使的,皇后不是蠢人,自然知道此事不是那么简单,但她又不能再小宫女如此肯定的情况下不采取行动,只好派人去芙蓉轩请人。 凤凛听完,问道:“哪个宫女?”皇后指着跪在最前面的一个宫女。 凤凛听完,眼皮都没抬一下,只吩咐道:“拖出去,打!” 所有人一滞。 胡修华听完立刻说:“皇上,此举不妥吧?怎么都要请宸贵嫔出来对峙一下才好确定结果。” 赵淑华也不会放过这么好的机会:“是啊,皇上,臣妾相信宸妹妹不会做这些事情,但是为了宸妹妹的清白,还是请宸妹妹出来一下才好。宸妹妹这么在芙蓉轩不出来,底下的人难免会想宸妹妹······”做贼心虚。 赵淑华没有说完的话在场的人都听的出来。 裴贵嫔也刚好要搭上腔,却见凤凛眯着眼睛冲着还愣着的太监说:“都愣着干什么?还不快拖出去!” 愣着的小太监一哆嗦,立刻过来把小宫女拉出去。 贤妃看到这,再看看毫无插手之意的皇后,一咬牙,开口说道:“臣妾也相信宸妹妹的清白,但这宫女一口咬定是宸妹妹所为,想来定是有人想要陷害宸妹妹,臣妾认为还是好好审审为好。” 贤妃说的合情合理,让人挑出错来。 但凤凛如果是容易被人左右的话,他就不是凤凛了,他只是看着桌上刚上的茶,一语不发。 他不说话,贤妃也碰了钉子,没人敢说话了。 外面的板子声此起彼伏,屋里的孙顺华的声音也变的衰弱。 压抑的气氛让还想说话的胡修华也闭了嘴,她刚放出来不久,不想再次触怒皇上被关起来。 不一会,一个小太监从外面进来汇报说道:“皇上,她晕过去了。” 凤凛冷冷的说了句:“泼醒,继续打。” 小太监领命出去,跪着的宫女太监更是遥遥欲坠。 终于有一个受不了压力的小太监脸色苍白的跪出来说道:“奴才曾经看见过翡翠和别宫的一个宫女接触。”翡翠是刚才被拖出去的那个宫女。 凤凛不说话,皇后只好出来问道:“那个宫女长什么样子?” “奴才看着像贵妃娘娘以前侍女四月。” 四月现在是伺候宸贵嫔的,还是扯到了锦瑟身上,皇后也问不下去,看向一边的凤凛,看上去证据十足,如果是一般的嫔妃,她早就可以命人去抓捕过来,但是凤凛没发话,谁都不敢下令。 凤凛盯着小太监看了会,看的小太监本来发白的脸有些发青,脸上的冷汗一滴滴的落下。 蓦然,凤凛一笑,但谁都没看凤凛的笑意,凤凛站起来对着静默的嫔妃说道:“既然大家都想要见见锦儿,不如都陪朕一起去趟芙蓉吧。” 说完,不待她们反应,率先走出去。 皇后扫了一眼神色各异的众人,说道:“都跟上吧。”明明是嫌疑人,却偏偏不带过来而要大家都过去,皇上是用这种行为是昭示着对宸贵嫔的宠爱。 留下稳妥的几个嬷嬷宫女看着还在生产的孙顺华,也走了出去。其余人对视一眼,按照位分鱼贯而出。 等一众人浩浩荡荡的来到芙蓉轩的时候,刚好看到坐在亭子里看正在看舞阳跳舞的锦瑟。 悠闲的让一路上被夏日的大太阳晒的昏昏沉沉的嫔妃又一阵记恨,但是看到转过头的锦瑟的时候,被锦瑟满头的白发惊的说不出话来。 锦瑟向来深居简出,对深夜逛过一次的皇宫也提不出兴趣,怀孕后又愈发嗜睡,那次中毒事件后,一众太监宫女被换了个变,都是凤凛的人,自然没人敢往外传消息。所以至今,没人知道锦瑟的头发全白了。 锦瑟对于凤凛的去而复返毫不惊讶,只是懒懒说了句“见过皇上”就接着看场中的舞阳。 众嫔妃刚回过神就被锦瑟这种嚣张的态度给镇住了,沈贵妃当时盛宠的时候都没有这种嚣张吧,她最起码礼仪是周全的,面子上过的去。 但见皇上习以为常的态度,不满的赵淑华只好闭上嘴,皇上来了她都是懒洋洋的问安,她只是一个九嫔,还是不要说话了,赵淑华能混到九嫔的位置,她的识时务是个重要的原因。 贤妃爱惜羽毛,皇后为保住后位,一向以皇上的喜好为行为准则,也对锦瑟这种行为装哑巴,胡修华是最先忍不住的,最先冷哼道:“难道宸贵嫔怀了孕连最起码的规矩都忘了么?” 蠢货! 所有人都暗道,皇上皇后都没说话,你说什么话? 果然,凤凛不悦的看着胡修华一眼,说道:“胡修华不满的话还是静安轩修身养性去吧。见君不跪是朕准许的。”后一句是对着所有人说的。 胡修华脸一白,不甘愿的闭上嘴巴,她也知道自己的嘴巴惹祸,但是就是每次都控制不住。 有了胡修华这个出头鸟,所有人都当看不到宸贵嫔的不和规矩。 场中的舞阳在凤凛等人进来的时候脚下就一顿,差点踩在刀刃上,脸上有些青白,昨晚她在场中跳舞被众人品头论足,今日她是御女,好像还是没什么变化,还要在众人面前跳舞取乐。 众人也看到了场中的舞阳,本来还以为是乐舞坊的舞娘,没成想是昨晚新封的舞御女,昨晚被舞阳当众勾引凤凛而被凤凛封为御女有些危机感的众人彻底把危机感抹去,果真不过是个下贱胚子,皇上不过是想讨宸贵嫔欢心罢了!不过相比皇上看上舞阳,这个结论更让嫔妃咬牙切齿,皇上给宸贵嫔的特权也太多了吧!见君不跪这个让所有人眼红。 凤凛看锦瑟看的津津有味,也一屁股坐在锦瑟身边,其他人凤凛不说话,只好站着,皇后也不例外。 “这是什么舞?”凤凛坐下后细看才看到地上密密麻麻的摆着刀尖,高出地面一指左右,舞阳就在这些刀刃之间灵活的舞动,相比昨晚的金莲舞的精妙,今天的舞更让人心潮涌动。 锋利的刀尖间,身姿曼妙的少女肆意的舞动,危险和美丽完美的结合。 “刃舞。”锦瑟回道。 等舞阳以一个优美的姿势结束才意犹未尽的转过头,娱乐超级落后的修真界可没有这么精彩的表演,就算有也没人看,也只有凡世会花时间来想着这些东西。 “等会再看,先解决这事再说。”凤凛看着锦瑟难得的表情,不由的笑道。

上一篇   28第二十八章

下一篇   30第三十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