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第三十二章 - 重生之宠妃

32第三十二章

这次锦瑟差点伤了根本,凤凛还天天过来晃荡,锦瑟恨不得立刻扑上去,采阳补阴用最短的时间把实力给补回来。 无奈的是她现在大着肚子,什么都做不了,只能看着美食在眼前,干看着下不了嘴。 她现在也盼着青岚快点出来吧,什么都是虚的,只有实力是实的,如果她早知道有这一天她肯定不会答应青岚,现在她是什么都没得,还差点把自己搭进去。 果然,人不可贪心啊! 锦瑟腹毁道。长得漂亮最大的好处是,无论你做什么就算出神,别人也会把你美化,所以凤凛看锦瑟一动不动的看着窗外,以为她又不舒服,不由得关心的问道:“锦儿,窗口风大,还是关上窗吧。”说完,看了一眼在房内伺候的宫女,宫女有眼色的上前关上窗。 自从太医说锦瑟到底是伤了身体,皇嗣不稳,很大的可能等不到足月后,凤凛就变得忧心忡忡,唯恐锦瑟出了事儿,稳婆什么的也提前备下了。 感情是处出来的,凤凛是一天天的看着锦瑟的肚子慢慢变大隆起,就算是原本的心思不纯现在也对这个孩子寄养和厚望,且这个孩子虽然两次差点不保,但好歹是保住了,在他看来这是有福气的象征。 出生已经长大的孩子也没有这么让他提心吊胆,凤凛心说。 已经到了九月天了,一场秋雨一场寒,宫里的落叶也一层层的铺满了小路,扫地的太监也多了起来。 芙蓉轩的莲花受灵力滋润花败的特别的迟,九月的天除了御花园的菊园也就芙蓉轩姹紫嫣红。 开着窗户锦瑟还能看着景物回忆下原先在绝境出入若无人之境的恣意,凤凛命人关了之后,锦瑟面无表情的转过头,她竟然到了追忆往昔的时候了! 锦瑟真的要哭了,实力越发退步不说,现在她觉得自己的情绪也变的越发的诡异。 最后锦瑟还是没哭成,因为她肚子开始疼了起来,有了前一次经验,这一次她倒是不惊讶了。 她是镇定了,但回过头要扶她的凤凛看到地下越来越来的血,头一蒙,再看看锦瑟似乎毫无痛苦脸,愣住了,不知道这是什么情况。 关好窗户的宫女转过头就看到裙子被血染红的锦瑟,毫不犹豫的冲出去,冲着门外喊道:“快来人啊,小主临盆了!” 凤凛被这一嗓子吼回神了,毫不犹豫的过去扶住锦瑟,口中忙道:“怎么样,疼不疼?” 锦瑟没来的回答,就被匆忙进来的嬷嬷驾着往产房走去,好在太医早说过宸贵嫔很大的可能早产,产房什么的都先预备好了。 凤凛被光在门口,只听到稳婆吩咐宫女烧水的声音和让锦瑟放松的声音,一点也没听到锦瑟的尖叫声。 揪住一个从里面出来的宫女问道:“怎么回事?宸贵嫔怎么没声音呢?” 宫女被凤凛抓的一愣,在听到凤凛的问,讷讷的回道:“奴婢,奴婢····”没等她回答,就被凤凛不耐烦的丢到一边去了,继续在门口走来走去。 锦瑟不是不疼,疼的她眼前发黑,但又没有叫出来让所有人听的嗜好,摇着牙死撑着,比起灵魂撕扯的疼痛,这次疼痛倒是不怎么样了。 生孩子是件漫长而痛苦的事情,锦瑟疼了将近一个时辰才听到一个稳婆对她说:“小主,宫口开了,您再加把劲。” 锦瑟的体力绝对是撑的过去的,但在这连绵不断的痛苦当中,又走神了。 身体里的灵力不由他控制的开始游走,锦瑟渐渐沉浸在灵力游走周身时暖洋洋的感觉里,在她即将沉迷时,青岚的声音晴空霹雳般响在锦瑟的识海里:“抱守元神,注意灵力游走的路线!” 锦瑟一凛,忙按照他吩咐的做。 稳婆终于有了那个倒霉太医的感觉,这太诡异了吧,本来这位宸贵嫔不叫,脸色难看还是证明她确实很痛苦,现在脸色平静的好像什么感觉都没有。 被另一个稳婆碰了下胳膊才想起来这时候不是发呆的时候,皇上还在外面等着呢!都说七活罢不活,这位的肚子可就是八月多,这么想来可危险了。 锦瑟凭着强硬的记忆里生生记下灵力游走一圈的路线才把心神放回来,听着稳婆一遍又一遍的“放松”“用力”锦瑟咬着牙,把全身的力气都集中在震疼的肚子上。 死青岚,你快出来呀! 锦瑟觉得疼痛是几倍几倍的增加,用神识催促! 等她觉得真的快要疼晕过去的时候,终于听到一声微弱的婴儿的哭声和稳婆的声音。 “出来了,是个小皇子!” “快去禀告皇上!” 怎么会这么疼!简直就像生生把一魂一魄抽出来一样,一开始没这么疼呀,锦瑟迷迷糊糊的的想,好像是灵气运转了一圈才开始这么疼的····· 锦瑟没想下去,直接晕了过去。 这次是实实在在的晕了,在大家为宸贵嫔的晕倒手忙脚乱的时候,被嬷嬷洗干净用黄色的不包裹着的婴儿悄悄睁开了眼,只是看了眼晕倒的锦瑟,之后又重新闭上了。 门外已经等了四个时辰的凤凛眼睛了全是血丝,听到里面一声不算响亮的婴儿的啼哭,到底是松了口气。 嫔妃生孩子,皇后总要过来一趟,本来她是准备过场一下就走的,没料到皇上在这一副要等宸贵嫔生了再走的架势,她也只好陪着枯坐那干等。 之后过来的贤妃,沐昭仪,赵淑华,胡修华,裴贵嫔和生了三公主升为贵嫔的李贵嫔也是这种情况,皇上不发话你就算再不耐烦也要站在着陪着。 等嬷嬷抱着孩子出来的时候,皇后松了一口气,站起来换了个姿势,动了动发僵的手脚,贤妃也是这种情况,凤凛不说话,她们也不好开话头,就这么枯坐了一晚上,凤凛都是满脸疲惫,不要说她们了。 现在她们只想回去好好睡上一觉,至于嫉妒什么的等她们休息好了再说吧。 凤凛看着小猫一样的孩子,那种血脉相连的感觉越发强烈,伸出手想摸摸他的脸,想到现在手不算热又遗憾的放下。 “四皇子就叫做青岚吧。”停顿了一下,凤凛突然开口说。 正拿帕子掩住打哈欠的嘴的嫔妃的僵了下,皇家一般都是在周岁正式赐名字,孩子的夭折率不低,未到周岁便夭折的孩子并不序齿,赐了名字后才算正式记入皇家玉蝶,大皇子二皇子皆是这种情况,三皇子未满周岁现在还未赐名,现在皇上居然破例! 贤妃反应对大,对生母特殊,贤妃可以不在乎,但对于皇子表示出特殊可就危险了,就算爱屋及乌也不行! 贤妃眼里闪过晦涩的光,旋即又低下头。 凤凛也只是随口一说,他总觉得他该叫这个名字,他就自然而然的开口了。 “宸贵嫔呢?”等凤凛看完青岚才想起来似的问嬷嬷。 “贵嫔小主晕过去了,不过没有大碍。”嬷嬷恭敬的答道。 凤凛点点头表示知道了,接下来没有表达出任何对于宸贵嫔的特殊,对嬷嬷说好好照顾贵嫔个四皇子就带上高公公直接上早朝去了。 皇后困得不行,强撑着对贤妃等人说:“各位妹妹如果无事的话,也早些回去休息吧。” 贤妃等点点头,对一直在在外面伺候着她们的白苏说了句带我们问候宸妹妹就走了。 白苏等她们走了之后才好进去看自己主子,确认自己主子确实无大碍才彻底放松下来。 锦瑟这一觉睡的很舒服,直到两天后才醒过来。 醒来的第一件事情就是问:“小皇子呢?” 连翘听到她醒的声音,眼睛一亮,放下手上端着的东西,快步走到锦瑟面前:“主子,您醒了?四皇子在奶娘那,您要看的话奴婢把小皇子抱过来?” 锦瑟点点头,她现在一肚子火和疑惑要找青岚解答。 连翘听完后小心的把锦瑟扶起来靠在枕头上才往外走,临走前不忘让在外面留守的宫女通知白苏主子醒了。 不一会儿,青岚被奶娘抱着过来了,连翘没来去煎药了,换了白苏跟过了,锦瑟看着闭着眼似乎好梦正酣的的青岚深吸了口气。 抬头对奶娘说:“你先出去。”奶娘恭谨的行了一礼,慢慢的退出去。白苏不知道怎么回事,贴心的跟着奶娘退了出去。 锦瑟等白苏关上门,立刻对着睁开眼睛的青岚低声问道:“你对我做了什么?”为什么生产时疼痛突然加剧还有那不受控制游走的灵力,现在她发现神识也不能用了。 青岚出生已经三天了,脸已经张开了,依稀可见原本的好模样,听到锦瑟的质问,挑了挑眉,他声带还没有发育好自然不能说话,如同初见时一样在直接在她识海里说道:“母亲,如果我没看错的话,你修炼的是‘冰肌玉骨’?” 他似乎有些答非所问,锦瑟很想说现在不是讨论这个的时候,也知道青岚不可能无事说这个,只好耐着性子说:“恩,快说这就是怎么回事?” 实力退步,她还有灵识,渡劫期的灵识虽不能完全发挥也有反噬但足以让她应付大部分人,现在灵识也不能用了,没有实力的悲哀锦瑟尝过两次,一点也不想尝试第二次。 第一次让她差点死在混元宗手下,第二次让她在相府忍辱偷生,这一次在锦看来纯属是无妄之灾。 青岚看她焦急的样子,也不好在卖官司,他也知道栖梧的事情真的是他不对,也只好尽力弥补了。 “你修炼的应该是‘冰肌玉骨’残篇,也幸好你修炼的不是完全版的。” 青岚把上古的秘史缓缓道来。 作者有话要说:最后那章晚上上课回来后再更

上一篇   31第三十一章

下一篇   33第三十三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