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第三十六章 - 重生之宠妃

36第三十六章

不管之后胡修华能不能找回场子,她面子里子全都丢光了,这次不止有皇后贤妃等高位嫔妃连从九品的舞阳都参加了,除了还被禁足的淑妃、萧如梦和相当于被打入冷宫的陆良媛后宫所有嫔妃都来了,在这么多人面前被甩耳光,胡修华生吃了锦瑟的心都有了。 感觉到胡修华阴狠的目光,锦瑟表示毫无压力,无极魔宫最多的就是杀人无数的魔头,浑身的血腥气和杀气足够让一个普通人活活窒息而死,胡修华一个养尊处优的后宫嫔妃杀气再说不会让锦瑟变色。 眼见胡修华本来娇嫩的脸都高高隆起露出了血丝,这让还胆大的嫔妃都忍不住别过头,最终还是皇后说道:“好了!都停下!”锦瑟教训教训也就罢了,真把胡修华毁容了,她这个皇后难辞其咎。 宫女停了一下,看了眼锦瑟,见锦瑟没有反对才停下来小心的退到一边。 皇后脸色更加不好,她这个皇后不得皇上宠爱,但她还是皇后,这个宫女竟然这么明目张胆的不给她面子。 锦瑟还是知道皇后的面子是要给的,她不过问宫里的闲事,不知道皇后不受宠,这对他来说不重要,她只要皇后是皇宫的女主人就够了,她本身牵扯着皇家因果。 皇后见锦瑟没说话,脸色缓和了下,说道:“胡修华想来也受了教训,本宫就准她先回去宣太医诊治,诸位妹妹可有别的意见?” 没人说话,片刻后,胡修华被她的贴身侍女扶着离开。 有个胡修华的事儿,剩下的人没有心情呆下去了,都匆匆找了个借口走了,沈贵妃好不容易死了,这不会又来了一个吧? 下意识的回头看着还在静坐的锦瑟,面无表情的脸被灯光映的美的不似凡人,应该是错觉吧? 沈贵妃曾经说过,男人都希望自己的女人出门像个贵妇,在床上是个荡、妇。还说过,男人在床上被满足了就一切好说话。 青岚说,她现在不好接着修炼,不过因为她体内的寒气,双修还是有好处的。 所以,锦瑟在过月子期间很努力研究了沈贵妃给她的一本书——《春、宫图》 青岚建议她最好不要妄动功力,锦瑟在无法像以前那样想如果凤凛不过来就直接强上了得了,现在只能用技术来勾住凤凛了。 说到这,就要提一提无极魔尊了,无极魔尊是个奇葩,最起码在修真界是个奇葩,他是个研究癖。 他曾经就双修问题进行过深刻的研究,在研究过程中拉着锦瑟当助手。 无极魔尊当然不会把他自己当做研究对象,这时候楼就派上了用场。 在无极魔尊研究的那一个月里,无极魔宫的下属几乎没踏足过楼,唯几的几个踏入的就被无极魔尊当做了实验材料。 众所周知,研究狂眼里是没有男女之别的,只有能研究和不能研究的区别,锦瑟作为近距离接触无极魔尊的人物,她的观念被毁的彻底,她带着纸笔看着脱、得精、光的一对男女详细的记录每个动作所能产生的效果。 那几个倒霉的男女被无极魔尊整整折腾了一个月才憔悴的被放出去,这一个月里被要求按照无极魔尊搜集的各种双修的图谱摆出各种的动作,稍微动作拿不到无极魔尊的要求就会被锦瑟抽鞭子。 无极魔尊是剑修,除了剑之外是不用任何兵器的,锦瑟倒是被逼的习了好几种兵器,鞭子就是一种,鞭法虽然不及剑法但也绝对是上乘,绝对是无极魔尊指哪,她打哪。 所以锦瑟对于那一个月细节记得比无极魔尊记得还要清楚。 看起春宫图也是毫不羞涩,对一些不合理的动作还和白苏说一下,她觉得白苏算是她的记名弟子了,不能误导她,万一以后用的着怎么办? 白苏被锦瑟说的脸色通红,偏偏锦瑟还要逼她点头,还要时不时的考她她刚才提到的错处。 可怜白苏一个小姑娘被逼的都想有些想跑了,看着锦瑟面无表情正经无比的脸,白苏差点误以为她们不是在看一本香、艳无比的春、宫图,而是一根艰涩的古书。 见锦瑟那么坦然,白苏渐渐也觉得自己是大惊小怪了。 佛家不谁说什么红粉骷髅的,自家主子是仙人,肯定也不是看着两幅皮囊。 在凤凛到了之后就看到这一对主仆,坦然的研究一本书,他也以为是什么古书,锦瑟闲暇时喜欢看书这也是他知道的。 但过去够看到勾画精致的赤、裸的男女,凤凛难得的呆了。 至今还没有一个女人在他面前这么····开放。 古代女人讲究内敛,讲究端庄,前面出了床上颇为花样百出的沈贵妃让他新鲜了好长时间,但当时沈贵妃也没有在他面前看过春宫图。 他在扫了扫脸色没有一点变化的锦瑟,再看了看那还在手上的春宫图,确定自己没有眼花。 凤凛清咳了一声说道:“锦儿,你看这些····书做什么?”他犹豫了下还是没有把这些东西说出来。 锦瑟的脸的欺骗性很大,看着那张脸,想起来的词就是什么冰清玉洁,不食烟火之类的,看着她手上的春、宫图当真又幻灭的感觉。 但是看她没有什么表情的样子又觉得是自己多想了。 凤凛又轻咳一声,正要说什么,就听见锦瑟久违的那句:“皇上,今晚我们试试这些姿势吧。” 今晚我们试试这些姿势吧。 今晚我们试试。 试试吧。 凤凛听着锦瑟大胆火、辣的话,再瞅瞅她自然无比的脸,又想到了初次见面时那句,‘妾什么侍寝’。 凤凛看了眼还没退下去的白苏和高公公。 两人识相的先后行礼跪安。 白苏被自己无比彪悍的话惊的踉跄,高公公走路也有些不稳。 宸妃娘娘,闺房之乐也不用当着他们的面说出来! 现在有一件很重要事要说,在青岚那个法术下,凤凛已经很久没有招幸后宫嫔妃了,一个男人,正值青年的男人,还是一个坐拥无数嫔妃的男人,能忍到现在绝对是个奇迹。 凤凛也觉得不可思议,他也不知道为什么没有临幸嫔妃的,他不是一个勉强自己的人,尤其实在对于女人的问题上,既然没有兴致,那就算了,现在面对一个现在他很感兴趣而且还有些心动的漂亮女人,而这个女人又说出相当于邀请的话,他要是还忍得住的,那他不是出了问题就是不是男人。 凤凛忍不住,他觉得忍了十个月的火气全上来了,深呼吸一口,笑道:“不急,我们先去沐浴。” 说完,拉着锦瑟往后面的汉白玉浴池走。 这个浴池还是莲妃还在时修建的,但是莲妃几乎是独宠,太宗皇帝为了她弃后宫三千于不顾,为她用珍贵的汉白玉修建一座浴池真不算什么,相较之下,贤妃今天送的汉白玉玉佩连白苏都不觉稀罕。 这个浴池都是用一块块洁白无比的的汉白玉的堆砌而成的,踩上去凉凉的,但又有些温润,触感良好,锦瑟的皮肤是那种莹白色,赤着脚踩上去几乎像是融入了玉中,又好像是玉中走出的精灵,她一步步的踩着台阶往凤凛走去的时候,凤凛到底没忍道底。 整个浴池被白色的烟雾缭绕,在浴池边的软榻上的两个人隐约可见,喘息声逐渐加重,本来在外面准备进来伺候两位主子的宫女对视一眼,都停在了外面。 听着里面的喘息和呻、吟声后来又加入了水声,一个宫女极有眼色的去通知外面候着的人再去备着热水。 高公公自然也听到了响动,他自然也知道凤凛已经好久没纾解过,知晓这次绝对不会短时间内结束。 他也很奇怪,皇上真的不像为一个女人守身如玉的人,可皇上真正忍了十个月,十月过后第一个侍寝的就是锦瑟,这让他惊讶之余狠狠震惊了,这位主子真是得罪不起! 浴室里锦瑟喘息稍重的把凤凛压在身下,就算现在她不能动用功力,体力也比凤凛好,在凤凛释放了一次之后稍微休息一下时直接翻过身,在凤凛不可思议的眼神里跨坐在凤凛身上,她十个月没从凤凛身上吸收阳气,她体内的寒气也快爆发了,在她好不容易能吸收阳气了,能轻易放过凤凛才怪。 芙蓉帐暖度春、宵,现在不在芙蓉帐内也足够让凤凛心血沸腾了。 锦瑟看着凤凛有些涨红的脸微微一笑,白如美玉的脸上飘过意思红霞,美艳的越发不可方物,凤凛一咬牙刚想翻身把锦瑟重新压回身下,就见锦瑟慢慢低下头,吻上凤凛绯红的嘴巴,粉嫩的小舌灵巧的钻入凤凛口中。 锦瑟的舌吻是沈贵妃教的,当然不是自己亲自教的,而是拿樱桃教的,外加她的无数理论经验,沈贵妃可以在床上放、荡不堪,就当在和一个高级牛郎□好了,但不会和凤凛接吻,后宫的女人也没有会和凤凛练习所谓的舌吻。 凤凛的吻技不差,然而和一个经过理论经验高超的人□学习能力超强的人比还是差点的,凤凛只觉得一个还带着香甜气息的丁香小蛇不住的在他嘴里点火,当下火燃烧的更忘了,偏偏他被定在原地动不了。 锦瑟的身体因为功法问题比一般人低就是舌头也有些冰,凤凛却觉得有团火再烧。 九尾妖狐一族都是天生媚骨,‘冰肌玉骨’以她们的功法为原型延伸的,那位惊采绝艳的前辈在创造这部功法的时候虽然去掉了那股修炼时的妖媚气质,但在修炼的过程中,会把身体改造的向狐族靠近,不但更适合修炼,连媚骨一应的传过去了。 修炼‘冰肌玉骨’的人看着冷淡无比,一旦挑起她们的情、欲绝对会变成一个尤、物。 作者有话要说:卧槽!真心跪了!姐写的很含蓄好吧!

上一篇   35第三十五章

下一篇   37第三十七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