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7第三十七章 - 重生之宠妃

37第三十七章

九尾妖狐一族生育艰难,在交、欢的时候会散发出一种蛊惑人心的气味,让雄性沉迷,增加孕育的可能,锦瑟修炼‘冰肌玉骨’之后虽然没有那种逆天的功能,但也会在情浓时不自觉增加一种风情,凤凛只觉得眼前的锦瑟眉梢带着不同于往日的妩媚,这让他更觉得下腹的火烧的他情迷神昏。 外面的月光从窗户里射了进来,银色的月辉下,暧昧和缱绻隐藏在白色蒸腾的雾气中,彼此的气息交缠带着蚀骨的,白色和黑色的头发的纠缠,极致的对比,让这团火把把渐渐沉迷的两个人往的更深处拉去。 已经快要是深秋了,白霜无知无觉的降下,在外面候了一夜的一众人身上撒上了一层银白。 高公公看着渐要拂晓的天色,第一反应不是早朝赶不及,而是皇上的身体吃得消么? 高公公面色古怪,皇上这种生物在是个时代至高无上,也是怕死无比,身体保养的比谁都好,在女色上,只要不是昏聩的君主没人会在女色上耗费太多的精血,十滴血,一滴精这是谁都明白的道理。 当今圣上不说是千古一帝,但也是少有的明君,后宫美人虽多,也没见皇上沉迷,没成想出了个绝色倾城的宸妃,高公公可以想到这个消息传出去,宸妃比对会得到御史的弹劾,勾引皇上沉迷女色且误了早朝的嫔妃可是一个朝代的大忌,这可是一个朝代灭亡的征兆。 这个道理他明白,皇上不可能不可知道,这是宠爱宸妃娘娘的表现?高公公大了寒颤不敢往下猜测,不过他可以想到明日早朝的热闹,劝谏的奏折一定会堆满在案上,右丞相也讨不了好,谁让他是宸妃娘娘的父亲呢。 苦短日高起,君王自此不早朝。 凤凛从没想过他会有这么一天,即便他只是误了早朝这也足够他不自在了,作为一个还算勤勉的皇上,因为一时的情迷的控制不住的纵欲了一晚上,这足够让他面对群臣有些心虚愧疚。 “皇上,沈将军即将班师回朝,听闻还带着南疆王最宠爱的公主,臣以何种礼仪接待南疆公主合适?”礼部尚书恭谨的问道。 是以俘虏之礼,还是一国公主? 南疆公主说的好听是来中原见识,其实就是南疆王战败不得已献上的礼品,不出意外南疆公主肯定会进凤凛的后宫。 凤凛听完,沉思了一会说道:“刚打完了一场战事,就不要铺张了。”言外之意就是不用在意。 礼部尚书得了准信,退了下去。 前朝得到消息的速度慢,后宫却已经炸开了锅。 皇后的坤宁宫一片平静,好似什么消息都没听到。 贤妃听着下面的人传递的消息,表情变换了一阵,最终停在一种微妙的表情上,汇报的人忐忑的站在那,贤妃挥挥手,示意他下去。 “娘娘······”贴身宫女看着主子脸上的表情,以为自家主子是伤心,劝道:“皇上心里还是由您的······” 说道这,她也说不下去了,皇上已经很久没来贤仪宫,虽然皇上也没去其他嫔妃那,只是往芙蓉轩走。 贤妃看着宫女脸上的担忧和欲言又止,笑道:“傻丫头,你以为本宫是伤心么?” 难道不是? “寒露,你只看到皇上对宸妃的宠爱,你怎么就没看到盛宠下的危机呢?”贤妃慢悠悠的拿起桌案上的冒着余烟的茶杯。 “魅惑君王,耽误朝政,这可是大罪。”不用她出手,御史就足够让宸妃死的凄惨了,只要这个消息传出去,魅主祸国这个罪名是跑不掉了,古往今来,妲己褒姒冠上魅主祸国的妖妃哪有一个有好下场? “等着吧,明早绝对会有御史上言把宸妃打入冷宫或者是入寺修行。”贤妃把茶杯放回,看着窗外的落叶纷飞的场景。 宸妃看着不像是蠢的,怎么办得事情这么愚蠢? 永安宫。 小宫女颤抖的禀告完,低着头等着自己主子发话。 德妃没对这个消息发表任何看法,只是不悦的看着小宫女,斥道:“你抖什么!本宫有这么可怕吗?” 小宫女抖的更厉害了,声音都带着颤音:“奴、奴婢不敢。” 德妃娘娘自从一夜之间脸奇迹恢复如初之后,脾气越越发的古怪了,时常因为一些小事打罚奴才,短短半个月,奴才已经快换了一轮了,德妃不知道是不是最近杀孽过重,身上总带着一股血腥气。 德妃不耐烦的看着小宫女快哭出来的表情,说道:“好了,下去吧。” 秋水阁。 李贵嫔听完下面人的消息,脸色凝重的让所有人退下。 小心关门的宫女只在最后听到句迷糊不清的话。 “我····倒是小瞧了她。” 不论别人什么反应,锦瑟倒是神清气爽,在宫女的服侍下穿好衣服,走到青岚呆着的偏殿,这是专门收拾出来给四皇子住的,所有有棱有角的地方都被细心的用毛毡包好,地上铺上了毛茸茸的兽皮,这是为了婴儿几个月之后学翻身爬行准备的,锦瑟得宠,她分配的东西自然挑的最好的,踩上去,软绵绵的感觉让整个人都要休息的冲动。 锦瑟让在一直在身边候着的奶娘和宫女下来,伸出手戳戳青岚的脸颊。 她当时没注意,事后觉得不对劲了,以前和凤凛做的事后没有那种让她心智沉迷无法自拔的感觉,昨晚,她投入的出乎她的意料,她第一个想到的就是青岚又做了什么手脚。 “你又对我做了什么!”锦瑟眯着眼睛问已经睁开眼睛的青岚,锦瑟也没有注意到她的情绪真的越来越多了。 青岚被她戳醒,打了个哈欠,衬着他黑溜溜的眼睛和莹白的皮肤,非常可爱,可惜他前面站着一个不会受‘美色’诱惑的人,何况锦瑟知道这么稚嫩的身体下是一个不知道活了多久的老妖怪的灵魂。 青岚无奈,只能在刚恢复的时候再次跑到锦瑟的识海里说话:“我只是把你的身体机能恢复到我能恢复的最好状态。” 不然,锦瑟不会在孕育他的时候情绪就渐渐的丰富起来,他也不会因为一次强行离题就元气大伤,改造身体的过程是漫长和浩大的,他只能在还在她身体的时候慢慢的用力量渗透。“你应该是转世重修,你神识的强度和广阔远远大于你现在的修为。”青岚觉得还是把一切摊开来说好了,不然她三天两头的来找他,他怎么安心的恢复修为,顺便改造身体。 “你转世之前的身体大概已经把‘冰肌玉骨’的残篇全部修炼完了。那时候,就算是栖梧想救你也回天乏术了。”青岚的虚影冷笑。 “我在曾经仙界见过几个上古修炼‘冰肌玉骨’的前辈,你知道她们是什么样子么?”不等锦瑟回答,青岚接下去说道:“没有任何的喜怒哀乐,无欲无求。” 锦瑟完全不觉得这样不好。 “永远都是用狼来思考,狼的可怕。”那几乎都不能算是人了,“仙界生活总是安逸的,她们的狼认为仙界无趣,最后全部都选择了泯灭神识。”说道最后,青岚都要叹息了,如果是杀戮频繁的修真界,她们或许会成为人人惧怕的魔头,但是安逸人少的仙界,她们只能每天安安静静的呆在那,最后安静的死亡。 可悲的一群人。 “‘冰肌玉骨’的可怕之处在于可以把魂魄上的喜怒哀乐慢慢的全部抽离。”人不同于那些没有灵智的动植物的地方就在于他有喜怒哀乐,有何种矛盾复杂的性格,各种可贵或者让人憎恶的品格,她会把这一切全部抹去,让你只是单纯的保持着狼,最后连求生的本能都不剩下了。 “幸好你具身体刚刚开始修炼,还受过九级玄阴果的改造,不然我也没把握说是能治好你。” “叫母亲。”锦瑟面无表情道。 青岚本来还有些自得的表情一僵,清咳一声,绕过这个话题,接着说道:“我是木属性的,本身就具有极大的生机,我在你身体里沉睡的时候发出的能量不停的改造你的身体,把你的身体保持在还没修炼‘冰肌玉骨’的状态。”偶尔叫叫就算了,他的年纪是以千为单位计算的,现在沦落到叫一个小姑娘母亲真的有些令他羞愧。 “但我没感觉到啊。”如果她身体有变化,她怎么会没感觉。 “只是身体的机制,不是强度。”媲美妖族的身体,他也没准备让她放弃。 青岚没说出口的就是,‘冰肌玉骨’和九尾妖族的功法是两个极端,一个灭情绝爱,另一个却是常常以情入道。 青岚硬生生的把锦瑟从灭情绝爱的边沿给拉了过来,她现在只能走另一个路线了,现在只是开始而已,她会对□会越来越追求,身体也会越来越敏感。 前面说了,锦瑟这部功法是归于魔修的,魔修这一边常常是为了为了不择手段,什么血腥手法都用的出来,杀戮已经是最基本的了,锦瑟被称为无极宫妖女不是因为她灭了混元宗的掌门一家以及追杀她的所有人,而是她曾经让一个是大宗门看好的的一个弟子叛到了魔道,成为她最忠实的追求者。 没人知道她修炼的是何种功法,只知道没有人能抗拒她的刻意魅力,从此,无极宫妖女的大名名扬无尽大陆。 在消减了数个层次的冰肌玉骨都能让修道之人忍不住起欲念,那么无限靠近本来功法的‘冰肌玉骨’呢? 作者有话要说:剩下的一章可能明天上午更·····我看看吧,还有谢谢美丽蘑菇的地雷

上一篇   36第三十六章

下一篇   38第三十八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