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9第三十九章 - 重生之宠妃

39第三十九章

连翘和白苏不想见到这位表面仁慈内心狠辣的丞相夫人,白苏和连翘都是从牙婆子手里买回来的,家生子林夫人是不会想起来给锦瑟的,她们一直跟着锦瑟,对丞相府没人么归属感,她们呆的小院比一等丫鬟住的还不如,冬冷夏热,饭菜说是馊的吧,但也是残羹冷炙。 白苏的绣工就是那时学的,林夫人给萧如梦请的是江南绣楼里最出名的绣女,绣女在偶然间看到冬天用井水洗衣服的七岁的白苏,心生怜悯,知道这种大宅门里的阴暗事情多得是,再说她想管也是有心无力,只是在闲暇的时候偷偷的教白苏绣工,也会时不时的塞给她一些碎银子,那个心地善良的绣女在她们最困难的时候帮了她们,等绣女走了之后,白苏用绣品换一些银子,她们也能凑活着过日子,不至于过的太过于艰难。 林夫人在锦瑟小的时候,三天两头的会有婆子来她们的小院找茬,锦瑟还被林夫人罚跪过几次祠堂,那时候锦瑟经脉脆弱,身体虚弱的不像话,被林夫人在阴冷的祠堂里罚跪了一晚上,几次频临死亡,她们又没有钱请大夫,都是锦瑟死撑过去的,还小的白苏和连翘对着全身滚烫的锦瑟只会哭,那是高高在上的林夫人在她们心里就留下了阴影。 四月不知道她们之间的过节,不过也知道庶女和嫡母之间根本不可能好,只是后宫是必须要做戏的地方,说道:“娘娘,丞相夫人是一品诰命夫人,还是您的嫡母,您不见她,明日恐怕又要传出您至孝道于不顾,大凤朝向来是以孝治国,皇上也会对您有些微词。” 这才是最重要的,皇上的想法比谁的都重要。 锦瑟说道:“那就见吧。” 连翘绷着脸出去给外面带牌子过来的小太监回话了。 “她是一品,我是从二品,我大还是她大?”锦瑟问四月,有些事情,四月比白苏连翘有用多了。 四月回道:“她怎么能和您相提并论,您是皇上的妃子,是上了玉碟的嫔妃,您位分再低她也必须让您问安。” “有没有什么方法让她······”锦瑟努力找个词汇来形容,她不是个好人,没有别人欺负到她头上的她不报复的道理,原先是没有实力,后来是恢复了实力把林夫人这个小人物给忘了,这次好像是她自己找上来的。 四月心领神会,一本正经说道:“您身体不好,向来有午睡的习惯,皇上也体恤您身体不好,想来丞相夫人也不会介意在外面等一段时间的。” 要论整人,想来后宫中没有比沈贵妃更熟悉的了,作为跟了很长一段时间的四月不说深得她真传,也有四五分火候。 白苏听了只恨外面怎么就不是酷暑。 等林夫人被太监过来过来的时候就见到连翘站在门外说道:“娘娘乏了正在午睡,夫人还是稍等片刻,娘娘等会就醒了再见您。” 连翘白苏自从修炼了功法又整天跟在锦瑟身边,好像也传染了几分仙气,林夫人多看了几眼才认出这个一身粉色宫女装让带她来的太监讨好笑着的宫女是丞相府里那个平时瑟缩的丫头。 林夫人听到连翘的话,哪里不知道她们打得什么主意,可现在形势比人强,她是如日中天的宸妃娘娘,她让她等,她哪里能说个不字? 到底是个庶女!这么光明正大给她难堪,哪有嫡女的气度! 林夫人咬着牙笑道:“臣妇自当在外面等娘娘醒来。” 这样一站,就站了一个多时辰,秋天的太阳没有夏天的日头毒,但正午的太阳也不弱,何况林夫人穿的是诰命夫人的朝服,看着端庄华丽,但也累人,一层层的捂人的紧,芙蓉轩偏僻,林夫人走了好长时间才走到,这会站了这么久,额头上渗出了点点冷汗,身体有些摇摇欲坠。 白苏在窗户边上偷偷往那看,心里一阵解气。 “娘娘,时间差不多了吧。”四月提醒锦瑟做的不要太过,今天最多让人知道锦瑟和嫡母不和,锦瑟的身体差的事情皇上也是知道的,锦瑟休息的时候,凤凛也从没让人打扰,谅也没有人说林夫人比皇上更尊贵,天地君亲师,君尚在亲前面。可这会儿若是林夫人晕了,锦瑟这个不孝的罪名可就摘不掉了。 锦瑟不在乎,可她不能不为她考虑。 “让她进来吧。”锦瑟点点头,让白苏出去把林夫人带过来,她可不是要放过林夫人,她现在又想到跪祠堂时候的那种无力感了,她在想要怎么‘回敬’林夫人。 白苏见到脸色苍白的林夫人,暗自冷哼一声,锦瑟一直有意识的把她和连翘保护起来,不要让她们和过多的人接触,锦瑟的目标一直很清楚,她们终究会跟着她离开的,她们不必学宫里人转个弯就是几种心思的心机,锦瑟也不太喜欢太过于复杂的人。 有些事情,锦瑟不说不是不知道。 直到现在,用四月的话说就是还没有成为一个合格的宫女,但只要锦瑟喜欢护着她们,她们可以一直这样‘单纯下去’。 “丞相夫人,娘娘醒了让奴婢去带您去见她。” 林夫人看着白苏眼底没有掩饰好的幸灾乐祸,僵硬的回了声是,小人得志!林夫人暗道。 进宫这么长时间都没长进,果然是个庶女带出的。 林夫人现在也只能锦瑟的出身说话了。 林夫人进了屋子,不着痕迹的打量了下,只见摆设无一不精致,足以见皇上对她的宠爱不假,她脑子还是那个被厚重的刘海盖住脸的卑微庶女,她实在不理解皇上不宠爱美丽娇艳的萧如梦偏偏宠爱这个什么都不懂长的还一般的萧锦瑟。 林夫人一时间转过多个念头,面上丝毫不显,低着头对锦瑟跪下问安,锦瑟这次倒没有难为她,不一会就让她起来。 锦瑟的声音让林夫人陌生,动作却丝毫不慢,站了起来,头还是低着的,锦瑟没赐做,她就得站着。 “丞相夫人来本宫这有什么事儿?”锦瑟问道。她连母亲都懒得叫,她看林夫人真的很不顺眼,没直接弄死她算是她仁慈了。 林夫人听到锦瑟这么不客气,也不敢怠慢,说的话却是绵里藏针:“娘娘,老爷让臣妇带话,娘娘还是要为未来考虑考虑,以色事人终究长久不了,娘娘还是要考虑清楚啊。” 以色事人说的极重,林夫人在家没受过气,嫁了人也是顺风顺水,现在在锦瑟面前吃了亏,锦瑟还是以前她看不起在她手下战战兢兢讨饭吃的庶女,心里的气更不顺了。 话既然说出来,林夫人也豁出去了,她心里明白,锦瑟无论如何让都不能处罚她,孝道大于天的年代,锦瑟罚了她,明日就有人戳着她的脊梁骨骂,既然这样,还有什么要怕的,何况她们是同一个家族,一荣俱荣,一损俱损,她不相信锦瑟会让右丞相府难过。 说完这句话,就抬起头,对锦瑟说道:“娘娘·····” 刚抬头看到锦瑟脸就自动消音了。 足足好一会儿,林夫人才回过神来,第一个念头是当初我怎么就没弄死她!对着这张脸,女人她都忍不住失神,何况是男人! 难怪如梦会被她踩在脚下。这是第二个念头,心里更后悔,当初怎么就没弄死她呢,怎么就让她平平安安的进宫,接下来就是狐疑,当初当初没见她的相貌这么出众啊,想了半天,也只是想到锦瑟永远低垂的头和被刘海盖住了大半个的脸。 现在林夫人只认为锦瑟是有意识的遮挡出众的容貌。 林夫人现在再后悔也晚了,生硬的接下刚才的话:“如梦是娘娘的亲姐姐,在宫里勾心斗角,亲姐妹有个帮衬也好,老爷的意思是让娘娘为如梦说几句好话,让皇上早日把如梦放出来。” 这当然不是萧丞相的意思,是林夫人的意思,萧丞相的立场很明确,无论是萧如梦还是萧锦瑟都是他的女儿,无论是谁得宠荣耀的都是萧家,他对萧如梦的感情更深一点,萧如梦得宠了最好,不得宠不是还有个得宠的二女儿么? 锦瑟不在意林夫人,不代表她不在意萧丞相,萧丞相是她的生父,她欠他一份因果,她早晚要还了这个因果,听到林夫人这么说,沉思了一会说道:“这是父亲的意见?”她说的很慎重,她只欠他一份因果,别的并不欠,早日还了这个因果,她走的更安心。 林夫人不知道锦瑟的思量,以为抬出萧丞相锦瑟就会答应,他也看出了锦瑟对于萧丞相的郑重的态度,当下点了点头。 “本宫知道了,萧如梦会出来的。”达成了你们的愿望,我也不欠你们的了,这个条件让锦瑟丝毫不为难。 林夫人没想到锦瑟会应的这么直接,她根本不知道他替萧丞相用去多大的一个因果,林夫人是萧丞相的妻子,天道承认她可以一定程度的代表萧丞相,锦瑟答应了这个条件,等同于她应了萧丞相一个条件。 林夫人看到锦瑟的全貌心神大乱,许多准备好的话也忘了,只能说到:“娘娘,臣妇想要去看看如梦。” 锦瑟本来不想答应的,但是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就对白苏说道:“白苏,你带丞相夫人去见萧如梦。” 作者有话要说:谢谢小玉兔和boe妹纸的地雷,妹纸们,现在六月了····知道我想说什么了吧,我们15号四级考试,之后是专业模拟实验两周,再之后是考试周,所以,姑娘们,作者努力保持日更,考试周两三天一更也不要抽我啊,加更的先欠着,暑假会加更补上····

上一篇   38第三十八章

下一篇   40第四十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