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第四十二章 - 重生之宠妃

42第四十二章

昔有佳人公孙氏,一舞剑器动四方。 锦瑟舞剑的姿势极美,未成挽起的半边长发随着锦瑟的动作在空中划过优美的弧度,缀着的些许丝带也在空中飘荡,银色的剑光时不时反射着射进来的日光,衬着锦瑟的的容貌越发美的不可直视,鬓边的带着的金步摇也在左右的摇晃。 窗户是开着的,外面是仿佛还停留在夏季的满池彩荷,屋内是佳人舞姿般曼妙的身影,脚下几乎是足不沾地,美好的像是一幅传世的千古佳作。 凤凛看的目不转睛,脸色也越来越凝重,他是习武的人,自然看得出剑法里的精妙,刚开始的惊艳后是慎重,精彩绝伦的剑招下是步步杀机,华丽无比的招式招招致命。 他的宫中竟然有这样一个人,如果她要对他不利······ 凤凛摇了摇头,如果真的是对他不利,那锦瑟早就拥有无数次机会,而且锦瑟根本没有杀他的理由。 等锦瑟以一个完美的动作收剑,眼睛明亮的看向凤凛,好似在等待夸奖,眉目间是掩饰不住的骄傲。 凤凛疑虑稍去,这样掩饰不了情绪的人怎么会拥有那样的心思呢? 锦瑟根本不知道凤凛在这短短时间内转过了多少心思,拿着剑的她才是完整的她,时隔经年重新握着剑的喜悦,尽管只是凡铁,也足够让她开心。 她的喜悦是如此的明显,让凤凛轻而易举的就能感觉到,凤凛笑道:“锦儿的剑法果然精湛,朕竟然不知道锦儿竟然有这样的本领,不知锦儿的剑法承自哪位名师?” 凤凛的最后一句话似乎说的漫不经心,他也是在心尖上转了好久,这句话还是问了出来。这样的精妙的剑法不可能是随随便便的学来的,一个深闺的小姐怎么会有机会习得?疑虑太多,凤凛不相信锦瑟对他抱有不可告人的目的,疑虑却不是可以随意消掉。 锦瑟等凤凛问完才记起,这可不是无尽大陆,这里是大凤朝,对女子的束缚不是很紧但也不会放任女子去习武艺。 “书上看的。”锦瑟没有说谎,这确实是书上看的。 凤凛可不是那么好糊弄的,接着说道:“那锦儿的那些基本功是怎么学的?”没有扎实的基本功怎么会使出那么没有破绽的剑法。 “沈贵妃教的。”这也不是说谎,沈贵妃曾经有几天热衷于叫她舞蹈,按她说的,一切都是虚的,只有身体才是真的,一个唱歌好的和一个舞蹈好的女人,男人肯定选跳舞的那个,身体的诱惑才是男人最受不住的。 沈贵妃就非常热衷她锻炼,她没有说出的话是,男人最消受不起的女人就是一面天使一面魔鬼,尤其是这个女人还拥有一张让人看着人忍不住动心的脸色时候,当一个冰清玉洁的绝色佳人跳着极具诱惑的舞蹈的时候,有几个男人真的做的了柳下惠? 锦瑟的天分极佳,再难的舞蹈动作她也能在极短的时间内跳的像模像样,沈贵妃更是如获至宝,她也曾将下苦功夫练过舞蹈,教起锦瑟丝毫不费劲。 经锦瑟提醒,凤凛也想到了沈贵妃确实曾经教过锦瑟一段时间舞蹈,当时他听到人禀告,并没有放在心中,听到锦瑟这么说,他疑虑已经去了大半。 沈贵妃确实是经常做些出格的事儿,想法也是颇为古怪,她会剑法,再把剑法交给锦瑟并不是不可能,沈贵妃是簪缨世家,在家又是千宠百宠,学了些剑法也不奇怪,锦瑟练的娴熟,她资质好也不一定。 凤凛暂时放下这事儿,想起他来这的目的,说道:“封妃大典也快到了,礼部的吉服金册也造好了,锦儿喜欢那个宫殿,朕让钦天监算个吉日再搬进去。” 锦瑟已经是从二品妃了,当得起一宫之主,住在芙蓉轩实在不合适。 锦瑟听到凤凛的话,想到不想的就要反驳,话到了嘴边,又换了:“臣妾喜欢芙蓉轩,不若就让臣妾在芙蓉轩呆着吧。” 芙蓉轩底下有玄冰洞,灵气也比别的地方浓郁,锦瑟一心提高修为,怎么会想搬到别的地方去呢? 到底是在宫里呆了好长时间知道不能直言驳了凤凛的面子,一次两次凤凛可以当情趣,次数多了可就是目无尊上了。 凤凛听了锦瑟的话,不在意的笑道:“锦儿若喜欢,着芙蓉轩就给锦儿留着,闲暇时可以来着游玩。” 芙蓉轩着实太小了,以往也是不住人的,再往前也是给莲妃造的一个赏玩的地方,凤凛说是把芙蓉轩当做锦瑟游玩的地也不算太过。 锦瑟身为一宫之主若不掌一宫,其他人免不了说闲话,还有一个原因就是芙蓉轩实在是太偏僻了,每天来这就要耗费太长的时间,凤凛当然不愿意每天浪费在这样的时间上。 锦瑟是肯定不会挪地方的,她一时又找不到说服凤凛的理由,心里发狠,实在不行,拼着对身体不好对凤凛动点手脚,也要留在芙蓉轩。 转念一想,如果换地方,青岚肯定比她还要着急,栖梧正被锦瑟放在玄冰洞中,栖梧是火属性,和玄冰洞的属性相反,如果要对身体无害的吸收灵气必须要隔一段时间在蛋底下放上从仙界带下来的梧桐木。 虽然锦瑟相信用法术,凡人肯定看不到她,麻烦却是一定的了。 凤凛还有事儿,留了会就离开了,留话说让锦瑟好好挑挑,宫妃随意挑选宫室绝对是极大恩宠,至今除了锦瑟还没有一个人能获得这项殊荣。 可锦瑟没有丝毫的喜悦,坐在椅子上怎么留在芙蓉轩,锦瑟从来不学宫妃留指甲,修剪完美的指甲紧紧扣在嫩如葱的指尖,根根如玉的手指无意识的摸着扶手。 白苏等人看到锦瑟虽面无表情但眉梢还是带着难得的焦急,秉着为主子排忧解难的想法问道:“主子有什么烦心事,不如说出来听听,奴婢几个虽不敢说一定主子解决难题,不是有句俗话叫做三个臭皮匠赛过诸葛亮,多个人也多个想法不是?” 锦瑟觉得白苏说的不错,收回手,对白苏说道:“皇上让我迁宫,你们说我怎么推脱?” 四月讶然道:“娘娘不愿意迁宫吗?”在她看来,芙蓉轩的精致不错,但也只能做个御花园一样闲暇时刻打发时间的地方罢了,迁宫是好事啊。 锦瑟点点头,白苏和连翘没有四月想的那么复杂,她们进了宫就一直呆在芙蓉轩,许多东西都是两个人一点点收拾出来的,现在闲置下来的种植农作物的地方也是她们弄出来,说要离开,真有些舍不得,听主子说,也开始想办法。 四月问道:“娘娘为什么不想迁宫?还是说皇上选的宫室娘娘不满意?”四月想怎么都要找出症结才好,如果说服娘娘迁宫也不用想什么办法去让皇上改变想法了。 锦瑟自然不能说给四月说实话,于是敷衍道:“本宫自然有原因。”锦瑟又搬出了本宫这个自称,四月听到锦瑟这么说,知道锦瑟不想说,她也不能逼迫,只能道:“娘娘是从二品的八妃之一,按照规矩,娘娘是该执掌一宫,若是还是停留在芙蓉轩,宫中恐有留言说娘娘这一宫之主名不副实。” 四月说的是实情,锦瑟也知道四月说的是实话可她不能就这么妥协。 四月接着说道:“若是娘娘实在不想要迁宫,还有一法。” 锦瑟眼睛一亮,催促道:“什么办法?”白苏和连翘也是目光灼灼的看着四月。 四月不动如山,接着说道:“让皇上答应在芙蓉轩的基础上再扩建一座宫室即可。” 白苏和连翘倒吸一口气,窜促着皇上大肆修剪建筑可是妖妃之举,妲己让商纣王建了酒池肉林很摘星楼玩乐,唐玄宗为了杨贵妃也是大肆修筑玩乐之地,最后皆是惨淡收场,锦瑟若是真的让皇上答应这个要求,那可真的坐实了这个祸水红颜之名。 白苏和连翘看四月的眼神顿时不善了,她说出这话是替主子解决问题还是要害主子?四月只是低着头,刘海挡住了眼睛,脸又陷在阴影里,看不出表情,站姿倒是一丝变化都没有。 锦瑟没察觉她们之间的暗潮汹涌,她也根本没有决出四月的话有什么不妥,只觉得四月这个想法真心不错。 原先阻止玄冰洞的阵法已经出现漏洞,灵气外泄,锦瑟没办法补全,她或许擅长破阵,但对于布阵绝对是一窍不通,简单三才试一试也许可以,可这座大阵锦瑟是束手无策。 趁着修建宫室的时候,把建筑按照某些规律修建,可以把外泄灵气汇集在宫殿里,还可以汇集灵气。 锦瑟越想越觉得可行,她不懂阵法,不是还有青岚吗?也不是复杂的阵法,他就算不擅长阵法这样的图纸还是拿的出的。 锦瑟选择性的遗忘了青岚现在只出生一个月是事情,也忽略了凤凛还没答应她这个要求,就直接兴冲冲的朝偏殿走去,也不管还愣着原地的三个侍女。 四月已经做好被质问的准备了,也准备好了说辞,她在说出这句话之前设想了许多锦瑟的反应,生气,愤怒,怀疑·····从没有想过这种情况。 白苏和连翘见锦瑟已经消失的身影,也顾不得瞪四月,匆匆的跟上。 作者有话要说:锦瑟现在还没有完全正常········

上一篇   41第四十一章

下一篇   43第四十三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