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7第四十七章 - 重生之宠妃

47第四十七章

答应她是凤凛,她出钱,凤凛出人,这确实丝毫不关贤妃的事情。 但在这满朝文武激愤的时候劝动锦瑟,这极大的声望贤妃不想放弃,所以她不想等皇后出手后后悔,眼睁睁的看着她的摇摇欲坠的后位变的稳固。 知道锦瑟不会容易妥协,所以她拉着赵淑华等人,成功了,她是领头的,功劳大部分是她的,失败了,有这几个人共同分担。 贤妃的算盘一向打得精,但她不知道锦瑟如此不给她面子,好歹她是四妃之一的贤妃。 “妹妹这话说得·····姐姐和妹妹同为一宫主位,当为宫妇之典范,黎民之表率,修建宫室耗资巨大,此时正是大凤关键时刻,皇上怜惜妹妹,妹妹也应该为皇上想想。妹妹若嫌宫中空余的宫室不合心意,看中宫中哪座有主的宫室,妹妹直说就好,姐姐一定设法达成妹妹的心愿,此时修建宫室对妹妹的名声也不好,妹妹也应听说了早朝时的状况,皇上定也是很为难,你我同为皇上的妃子,我们也要为皇上分忧。” 一番话,软硬兼施,贤妃边说边打量锦瑟的脸色,但实在难以从锦瑟的脸色看出丝毫的蛛丝马迹,贤妃只好接着刚刚的话接着说道:“妹妹应该知道右丞相大人这几天也应为此事焦头烂额,妹妹身为右丞相的女儿,不能再身前尽孝已经是不孝,我们身为儿女能能再让父母为我们的事情操心?” 锦瑟终于如贤妃所愿的说话了,但说的话让贤妃脸色有些发青:“这关你何事?” 还是刚才的那句话,感情我刚才的那些话都白说了! 如果贤妃有心声的话,肯定是上面那些,一旁看戏的赵淑华,李贵嫔,裴贵嫔不由自主的掩住了嘴边的笑意。 看着敌人倒霉,心情果然很爽,尤其是这个心机颇深的贤妃。 锦瑟看贤妃是不达目的不罢休的样子,终于停下手下不成调的曲子,纤纤素手放在琴弦上,在漆木的琴面上越发显得肤若凝脂。 “大凤是皇上的大凤,朝堂是皇上的朝堂,皇上自然不会拿自己的江山开玩笑,皇上既然答应臣妾,君子一诺千金,皇上贵为天子,自当也应守信。名声是本宫的名声,本宫不在意,贤妃自然也不用为本宫担心。丞相是本宫的父亲,贤妃也不用为本宫的父亲担心。” 难得的,锦瑟说了这么长一段话,她的意思已经很明显了,这些都和你没有关系,你凭什么来这大放厥词? 贤妃脸上的笑已经有些挂不住了。 “皇上现在在勤政殿,贤妃想要为皇上分忧的话,还请移驾。” “妹妹·····” “送客!” “贤妃娘娘请。”白苏听完锦瑟的话,立刻走到贤妃右边,伸出手,一副为主子送客的架势。 贤妃本来被这种几乎就是扫地出门的状况弄的脸色铁青,沈贵妃也就罢了,她是贵妃,现在宸妃还不是贵妃! 贤妃的城府不可谓不深,深呼吸一口,脸上又挂上了笑容,似乎和锦瑟没有丝毫的不快,笑着说道:“既然妹妹有事,姐姐就先告辞了。” 赵淑华三人除了一直低着头的沐昭仪脸上都带着笑容,但心里已经被贤妃的表现弄的起了心防,这种时候竟然还能挂上笑容,心机之深沉超过她们的预想,真不愧是能家世不显的情况下稳稳的坐在四妃的位置,能在沈贵妃和德妃的交锋中全身而退,等沈贵妃死后才开售显山露水。 贤妃被锦瑟请走了,赵淑华四人却没有走,贤妃心里恼的很,也顾不上她们。 锦瑟说的太绝了,原先想着失败了也能散播贤妃娘娘大度,宸妃娘娘为一己之私置百姓于不顾的消息,锦瑟这么一说,贤妃想的计策全然用不上了。 “宸姐姐,妹妹是仰慕姐姐的紧才厚颜来拜访,姐姐不要嫌弃妹妹才好。”赵淑华等贤妃没了踪影,才笑着说道。 这时候跟着贤妃一起走,她们的面子也就没了,怎么也要多呆会,最好能碰见皇上。 赵淑华等人已经很久没见过凤凛的面了,想到这,赵淑华努力让脸上不要露出嫉妒,只是稍微有些讨好的说道。 “妹妹也仰慕姐姐,妹妹原先只听说右丞相的大小姐才貌双全,没想到姐姐比萧良娣更胜一筹。”裴贵嫔紧接着说道,言语之间试探着锦瑟对萧如梦的态度,本来大家都以为锦瑟对于萧如梦是愤恨的,所以连表面功夫都懒得做,疯了也不去看看,没想到锦瑟又让人以她的名号为萧如梦找太医,这让人又拿不准锦瑟的态度了。 锦瑟对于凤凛的这些妃子采取的从来是无视态度,只要不惹到她头上,她只要当她们不存在就好。她们注定要在宫中终老,而她早晚要回到修真界,她们之间以后注定没有交集,同为凤凛的妃子,她们的已经是站在了对立面,锦瑟不想浪费时间和她们去虚与委蛇。 她和凤凛现在的关系也有些岌岌可危,她只是有些不通俗务,对于某些事情有些缺乏常识,并不是真的很蠢,凤凛那么微妙的表情,锦瑟还是能看出一丝不同寻常的。 她已经在想,如果凤凛真的发现了某些东西,她该怎么办,是直接把凤凛的记忆消除呢,还是出宫去寻找第二个纯阳之体呢? 不管是哪种,锦瑟和这群妃子的思想永远达不到一个水平线上,如果是前者,她们继续暗地里诅咒她,怎么也不会变成至交好友,后者更没必要了,她们之间永远不会有见面的机会了。 实际上,她已经做好了选择,纯阳之体有第二个人,但玄冰洞不可能轻易能找到,还有现在还没恢复的青岚,在玄冰洞里沉睡的栖梧。 只要凤凛不直接了当的对她说出来,她只要装作不知道就好,她可以在凤凛面前适当的做些无伤大雅的妥协,但不意味着她要同样在这些妃子面前要为了某些东西而和她们一样做表面功夫。 对着贤妃等比她位高的妃子还尚余一丝情面,对着胡修华就完全是不留任何余地了。 对赵淑华同样是如此。 锦瑟连一句话都没留直接站起身,弯腰抱起琴,眼睛没斜一下就走了。 说话的赵淑华和裴贵嫔僵在那,一直没说话的李贵嫔道:“宸姐姐这等佳人和我等这些俗人自然不一样,两位姐姐不要介意才好。”说到这,李贵嫔停顿了下,看她们两个人的脸色更不好看了,才接着说道:“妹妹我本以为宸姐姐这样美丽的人只会在戏本里才会出现,没想到竟然皇宫里看到,看到宸姐姐抚琴,妹妹就想到了伯牙和钟子期,闻歌知雅意,皇上定是读懂了宸姐姐的心声才会对宸姐姐宠爱万分。” 李贵嫔说的情真意切,看着她诚恳的样子就好像真的对锦瑟仰慕万分。 一直沉默的沐昭仪也开口道:“宸姐姐这等雅人,自然是做什么都会有缘由的。” “主子······” “恩?” “主子今天为什么要替宸妃娘娘说话?” “笨丫头,芙蓉轩伺候的都是皇上的人啊。” 今天的一切都会被摆在皇上面前,在皇上明显宠着宸妃的时候挑拨离间,可是下下策。 “贤妃今天盘算的倒好,有了今日的委屈,皇上他日也会对她怜惜几分。” 李贵嫔抚摸着指甲套,若有所思道:“倒是沐昭仪,能保住大皇子活到现在,果然不是蠢的·····” “主子·····” “一切还需从长计议,三公主还小,我还需要一个皇子·····” “主子定能心想事成。” 林夫人再次递牌子,锦瑟没让她进宫。 她知道林夫人进宫的原因,而且,她和林夫人两个人真的是两看生厌,她报复都报复过了,前天林夫人也刚进宫,她对见林夫人兴致缺缺。不见她也没人能挑出毛病来。 “娘娘,您要真无聊,不如就去看看乐舞坊新排的歌舞?” 想到锦瑟曾对舞阳的舞蹈感兴趣过一段时间,连翘就试探的问道。 锦瑟摇摇头:“不用,外面的宫人搬迁的怎么样了?” 她是八妃,修建的宫室占地面积比不上四妃还是很可观的,再加上她提供的图纸,规模超过了规制,可皇上对这只说按着图纸就好,内务府的人也只好随着主子的心意行事。 规制这东西在皇上的旨意面前从来不是问题,看着这位宸妃还有尚有升位的可能,而且这位主子升位分从来不是一级一级的升,按照贵妃的规制建造也不是不行,省的这位主子将来对她的寝宫不满意再次让她们重新修建一座。 秉着这种思想,内务府的人把周围需要搬迁的搬迁的宫人范围又扩大了一圈,好在芙蓉轩地方胜在偏僻,离芙蓉轩近的人都是不受重视的,搬迁起来也比较方便。 “宫女太监搬的差不多了,还有几位小主没搬,还要再过几天,还有就是冷宫·····” 还没说完就听到外面喧闹声。 锦瑟眉心一皱,白苏忙喊过守门的小宫女,询问到底外面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小宫女也不知道,禀告了一声,就小跑过去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作者有话要说:谢谢好基友花花和孤单的鼓励支持,还有十七!你还是再潜水·····

上一篇   46第四十六章

下一篇   48第四十八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