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8第四十八章 - 重生之宠妃

48第四十八章

小宫女走了没一会,就带着总管过来,总管是个面色严肃的太监,瘦高个,一身总管太监服穿的笔直,见到锦瑟,规矩的行了一个礼,简单的说了下情况。 冷宫里不仅有凤凛的妃子还有大行皇帝的妃子,冷宫就是一座四四方方的院子,好久没有修葺,也没有人来打扫,四处都堆满了灰尘,杂草也疯狂的占据了不大的院子。里面住着那些被皇帝厌弃的嫔妃,在那么一个窄小的院子里关的久了很多都疯了。 神志不清的嫔妃经常做些疯狂的事情,好在冷宫平时是关起来的,在里面闹也没出什么大事,可因为现在因为建宫,周围需要拆迁,冷宫理所当然也在拆迁的范围内,里面疯了的妃子趁乱跑了出来,芙蓉轩离冷宫最近,疯了的妃子在慌不择路的情况下闯进了芙蓉轩。 锦瑟点了下头表示知道了,示意他下去,总管弯了弯腰正要下去,就看到一个披头散发的女人往这边过来,后面还跟着几个慌张的小太监。 总管倒吸一口气,看了眼锦瑟,忙喝道:“还不快拦住她!冲撞了娘娘,你们几个你脑袋都经不起砍!” 后面跟着的小太监闻言追的更快了,可那个女人能从拦着的太监里跑过来,自然不会这么轻易的被捉住,见小太监追的急了,跑的也更快了,离得近了,才发现女人是赤着脚的,衣服也是破破烂烂的,白玉般的小腿以下是血肉模糊的脚,也不知道她怎么跑到这的,后面还有一个个血淋淋的脚印,白苏忍不住扭过头,连翘也是不忍心的闭上眼。 总管面不改色,见女人直直的冲着这边过来,疾行一步,挡在锦瑟前面。 “一群没用的东西,还不快过来!” 总管只当女人是疯子,也不和她说话,只是一味的催促后面的太监,说完,又转过头,对还愣着的宫女道:“还请几位姑娘也来帮把手吧。” 白苏和连翘是锦瑟带进宫的,情分自然不一般,四月平时安安静静的,但很多事情都是锦瑟吩咐她去做,总管对她们也是客客气气的。 白苏和连翘还没回过神,四月就直接跨步走到锦瑟前面,跟总管并肩站在一起。 这一会儿功夫,女人已经冲到了这,总管和四月还没来得急去抓女人,女人就‘扑通’一声跪了下来。 “妾求娘娘做主!” 声音凄厉,已经身后已经伸出手来捉人的小太监忙把手又缩了回去,对视一眼,这位居然不是疯子? 总管和四月的动作也是一滞,齐齐往锦瑟方向看。 锦瑟面无表情的看了眼女人就要转身,女人见这急了,她前面又有四月和总管拦着,只能大声道:“娘娘,妾有李嫔诬陷宫妃的证据!” 锦瑟还是毫不停顿的往屋里走,总管见了,忙对小太监使眼色,主子对这位不管是真疯子还是假疯子不感兴趣,他们自然要把她轰出去。 “娘娘,求您帮帮妾!妾愿意把可以保命的宝贝送给娘娘!” 女人被小太监拉扯着,还是不放弃的冲着锦瑟大声喊道,总管脸一崩,正要让小太监把她的嘴巴给堵了,就听到锦瑟冷冷的声音:“拿过来看看。” 女人本来已经绝望了,听到锦瑟话差点喜极而泣,挣脱拉的手,往锦瑟走去。 白苏和连翘已经回过神了,羞愧的看了眼又退回来的四月,见女人这么鲁莽的往锦瑟奔去,回头看了眼锦瑟,见锦瑟没有阻止,就站在原地。 女人走到离锦瑟三步远的地方就停了下来,白苏和连翘站在锦瑟身后,警惕的看着女人,唯恐这个女人突然发疯。 女人低头从破破烂烂的衣领里掏出一根金色的链子,链子上挂着一块木牌,木牌上似乎隐隐刻着字,可又看不清楚,整个木牌好似蒙了好大的一块污渍,看起来暗淡无光,让本以为是什么宝物的白苏等人失望的移开眼。 倒是锦瑟奇异的看着那块木牌,对女人道:“给我。” 女人忙把链子从脖子上拿下来,连着木牌一块递给锦瑟。 锦瑟仔细的打量着这块木牌,女人心里忐忑,她也是没有办法才胡乱说的,见锦瑟打量的仔细,道:“妾没有骗您,这是妾从小带到到的,妾小时候体弱多病,一次大病差点就那么去了。妾的母亲当时急坏了,正巧一个癞头和尚才妾府上化缘,送了母亲这么一个玉牌,说是从小带着可以保妾平安长大,奴婢母亲死马当成活马医就妾贴身带着,不知道是不是这个木牌的作用,妾确实很少生病了。” 锦瑟已经知道这是什么东西了,她刚刚就感觉到了这个木牌隐晦的灵气,不过她以为是寻常的灵玉,散发的灵气太微弱来人,可等女人说有宝贝的时候,她心头一跳,就顺着感觉说让她把宝贝呈上来,没想到有这么大的惊喜。 东西她得了,本着公平的原则问道:“说吧,你想要本宫为你做什么?” 得了宝贝,她心情正好,对着女人也大方起来了。 女人彻底松了一口气,身体放松下来,脚下的痛苦也来了,被黑发糊住的脸扭曲的越发不成样子。 锦瑟凝着眉看着被踩的乱七八糟的地板,对总管吩咐:“去太医院请太医。” 等总管走了之后,又对四月说道:“本宫记得前段日子还备着些伤药,你去找些来。” “是,娘娘。” 女人本来想拒绝的,她本来准备着说完就走的,冷宫的那些人现在应该已经发现她衬着她们不备逃了,这会也该追来了。 正想着,就看一个宫女跑着过来对锦瑟行礼:“娘娘,外面拆迁冷宫的人说跑了一个疯了的妃子,听人说是跑到了芙蓉轩,娘娘如果看到的话就把人送回去。” 对还站着的女人似乎看不到似的,目不斜视。 锦瑟冷声道:“原先干什么去了,告诉他们没人,让他们走人!” 说完,直接往殿中的主座而去,宫女听到锦瑟的话,对自家主子睁着眼睛说瞎话的事情没发表任何意见,恭谨的行了一礼就去沿着来时的路回去了。 女人见锦瑟这么嚣张,心里更加忐忑,心道,这位也不是贵妃娘娘啊,怎的这么张狂? 女人能忍着痛从冷宫一路跑到芙蓉轩来,锦瑟知道此人肯定是心性坚韧,那么狼狈的冲自己大喊的时候,锦瑟好像看到了在几个金丹期修真者围攻下的自己,这也是她愿意停下的一部分原因。 “不知道娘娘是哪位主位?” 似乎放松了下来的女人小心的问道,不着痕迹的打量着周围的摆设,摆件不多,但胜在样样精巧珍贵,就是窗边的一座双面绣屏风也是让人眼前一亮。 这些足以看出眼前这位娘娘现在正在受宠。 她关在冷宫太久,实在不知道这位主子是何方圣神,她确定她没见过这位主子。刚才情急没看到锦瑟的脸,这会偷瞄着,只觉这位娘娘美的不似凡人。 “这是宸妃娘娘。” 白苏道。 女人又是一惊,不是她想的那个宸吧? “你是谁?”锦瑟看着端庄坐着的女人,问道。 “妾姓陆,原先被皇上封为良缘。” 四月已经找到药,脚刚迈进来就听到陆良媛的话,轻咦一声:“你是陆良媛?” “正是妾。” 锦瑟不知道谁是陆良媛,闻言看向四月,四月立刻解释道:“陆良媛是工部员外郎的嫡女,和娘娘一同入宫,因害李贵嫔差点流产,皇上把陆良媛打入冷宫。” 女人低着头,没有反驳。 “你说的李嫔是李贵嫔?你想要李贵嫔怎么样?”锦瑟直接的问道,就是要李贵嫔的命她眼睛也不眨的。 “妾只知道,李嫔是左丞相的嫡女,闺名李琴。” 锦瑟再次看向四月,四月无声的点了点头。 “你是想要李贵嫔的命吗?” 锦瑟说的利索,陆良媛却是吓了一跳,猛的抬头看向锦瑟。 锦瑟皱眉又问了一遍,陆良媛见白苏连翘四月都没变脸色,安下心道:“妾不敢奢求娘娘帮妾至此,妾只愿沉冤得雪,妾死不足惜,只是可怜妾的母亲父亲还有妹妹,希望娘娘帮妾救救妹妹,娘娘大恩,妾愿意来世结草衔环已报。” 锦瑟只听重点,道:“你想要救你妹妹?还有恢复清白?” “还有请娘娘帮帮妾被流放边疆的母亲和父亲。” “你有什么证据证明的你的清白?你的妹妹在哪?” “妾并没有推李嫔,当时是她自己故意倒向妾的,妾的贴身宫女可以作证!”陆良媛说到这证据激动起来。 谋害皇嗣,即便是谋害皇嗣未遂也是株连全族的大罪,可怜她的父亲和母亲受她连累流放边疆,还有她可怜的妹妹因为貌美被送进了乐舞坊,想到里面的女人的下场,陆良媛就是一阵心痛,只是可恨皇上连辩解的机会都没给她就定了她罪。 “妾妹妹在乐舞坊,还望娘娘把妾的妹妹从里面带出来安顿好。” “陆良媛的贴身宫女已经在几个月前染病身亡了。”这次不等锦瑟看过来,四月就说道。 陆良媛的表情瞬间变得似哭非哭,好像生机从她身上全都抽走了似的,嘴里念念道:“我就知道,她根本不会留下把柄的······” 锦瑟根本不管她的样子,确认道:“你要恢复清白,要父母平安,要妹妹从乐舞坊里出来?” 陆良媛呆呆的点点头。 锦瑟对连翘道:“你去请皇上过来一趟。” 作者有话要说:还是喜欢上元宫

上一篇   47第四十七章

下一篇   49第四十九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