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9第四十九章 - 重生之宠妃

49第四十九章

陆良媛到现在脑子还没转过弯来,她现在的已经没有证据了,这位宸妃娘娘还请皇上过来干什么? 锦瑟见她的脚还在滴血,对四月示意,让她把伤药给陆良媛。 “谢娘娘。”陆良媛感激的冲锦瑟笑了下,可她脸上实在可怖,笑起来看起来有些狰狞,连翘和白苏步不自在的又移了移目光。 “你的脚·····烫伤的?”锦瑟皱了下眉,看着已经发黑的皮肉。 “是。” “谁弄的?” 陆良媛低下头去。 “回娘娘,”四月倒是说道,“冷宫荒凉,里面的太监就想出各种方法来折磨疯了的疯子,其中一种方法就是把铁板烧红,让嫔妃在烧红的铁板上跳舞,因为脚下是滚烫的烙铁,嫔妃只能不停的舞动,根本不能停下来,他们还起了个别名,就叫‘步步生莲’,”说到这,白苏已经满脸厌恶了,锦瑟还是冷着脸,看不出她在想什么,“陆良媛的脚应该就是被这么烫伤的。” 锦瑟等四月说完,看了眼还垂着头的陆良媛,才对白苏说道:“传本宫的命令,那几个太监通通仗毙。” 她现在完全是占便宜,随手多做点什么她不介意。 陆良媛吓了一跳,她现在怎么都不可能重获圣宠,现在她最大的心愿就是让父母安享晚年,让妹妹找个好人家嫁了,不要在乐舞坊里当做被千人压的官、妓。 对于那些太监她不是不恨,但她根本就没想过这位主子娘娘会为她出气,虽然这对于她来说打杀几个太监根本不是问题。 陆良媛是家中的嫡女,他父亲临近中年才得她这个一个女儿,在家就是含在嘴里怕化了,捧在手心怕摔了。她的父母是少年夫妻,母亲吃糠咽菜把父亲送去进京赶考,父亲也不是那种忘恩负义的人,考中做了官也没有纳妾,这也要造成了陆良缘过分的单纯,要不这不会这么容易的被李贵嫔陷害。 她现在根本没想过是锦瑟是收买人心,当然锦瑟也不是为了安她的心,只觉得这位宸妃娘娘比柔妃娘娘和沈贵妃娘娘好说话多了,在她没证据的情况下,不仅愿意帮助她,还帮她出气,让本来破釜沉舟的陆良媛愧疚一阵阵的涌上来:“娘娘,这块木牌不值得您帮妾这么多·····” 锦瑟没说话,这种宝物凡人自然不知道价值,不过,陆良媛的话让锦瑟的心情好了点,这么复杂的皇宫难得有这么个善良单纯的姑娘,看着陆良媛已经彻底废掉的脚,锦瑟有些叹息,这个宫里确实最容易牺牲的就是这种人。 如果不是她自己是修真界人,前两次毒她就逃不过,这让锦瑟更加确定尽快恢复,加紧修炼的决定,她等会应该好好问问青岚栖梧到底什么时候醒来,他说栖梧才可以帮她完全摆脱这种功法的弊端,栖梧现在还在玄冰洞了没有丝毫的变化。 “等你父母和妹妹被救出来,你准备去哪?” 陆良媛的厚道让锦瑟难得的多问了句。 “妾已经是残缺之身,即使免罪妾也无颜留在宫中,只愿一生青灯古佛,只愿今生父亲母亲健康长寿,妹妹平安喜乐。” 陆良媛想了会儿,慢慢的说道,这也是她此生唯一的出路了。她在冷宫呆了这么久,没被逼疯没有被折磨死还能找个机会出来求救,聪慧机灵自是不用说,对于宫中的残酷也是心灰意冷,没了刚进宫那种羞涩和少女怀春的懵懂,她只想远远的离开这个伤心地。 她的本性是善良的,即便经过哪些太监的想方设法的折磨,心里充满了对李贵嫔和那些太监的恨意也难以更改她的本性,在这里,她只会感受的折磨,与其变成那种自己最痛恨的人不如当断即断的离开。 锦瑟听完她的话,沉思了一下,从座位上站起来,缓步往陆良媛走过去,陆良媛不知所措的又站了起来,可脚一着地,就痛的她的脸一阵扭曲。 锦瑟在陆良媛面前站定,从手腕上退下一个珠串,看起来像是小摊上廉价的饰品,木头珠子串成的珠子,珠子磨得也不圆润,有大有小,胡乱的穿成一串。 “这个送给你。” 锦瑟把珠串赛到陆良媛手中,陆良媛手上也有各种各样的伤疤,指肚上海有厚厚的老茧,手背上还有冻疮的痕迹,这不能算是一双美丽的手,锦瑟把珠串放进她手里之后,接着包着她的手握起来。 “记住,收好。”也许我们还有相见的时候。 陆良媛能得到那个木牌就说明了她的仙缘,虽然之前也算公平交易,难得看到一个顺眼的人的锦瑟不介意再赐予她一份仙缘,只要她的仙缘足够,这里面的东西足够让她踏上仙途。 陆良媛本来想推却的,但是看到锦瑟不容人拒绝的神态,再加上看着不是什么稀罕的东西,也就顺势带在了手腕上。 锦瑟回道主位上悠悠的等凤凛过来,陆良媛坐在拿着伤药慢慢涂抹着伤口,锦瑟看了会儿,就让四月带着她下去梳洗,她一身实在是狼狈。 等陆良媛大概的收拾了下,再回到大殿的时候,凤凛已经来了。 凤凛宫中的女人不算很多,但也算不少了,他不可能每个人都记住,他每日还要处理朝政面见大臣,陆良媛差不多已经被关了一年,凤凛早把她给忘了。 用眼神询问锦瑟究竟是怎么回事,这是锦瑟有史以来第二次主动来找他,第一次是舞阳那次,目的要为她建造一座宫殿,这次又派连翘去找他,凤凛真不知道他的宸妃又要做什么。 “这是陆良媛。”这是锦瑟的第一句话。 凤凛点了点头,脑子里想着陆良媛到底是谁竟然让锦瑟如此劳师动众的把他请过来。 凤凛的记忆里还是很好的,陆良媛到底被他宠了一段时间:“你是······弹琴的那个陆良媛。” 陆良媛见到凤凛本来还有些高兴的,听到凤凛迟疑的话,心彻底沉了,恭敬的行了一礼:“妾见过皇上,皇上确实曾经称赞臣妾琴技高超,内秀于心。” 凤凛并没有让她起身:“朕记得你企图谋害皇嗣,朕让你去冷宫反省。” 陆良媛听到凤凛堪称冷漠的话,原先紧绷的脸竟然慢慢露出了一个笑容。陆良媛原先乱七八糟的头发已经梳好了,用简单的一个碧玉簪挽着,被头发盖着的脸也露了出来,白净的瓜子脸,一双杏眼格外的有神,眼角一颗美人痣为她增添了几分风情,笑起来,更是有种枝头桃花灼灼其华的味道。 凤凛看的心头一跳,陆良媛算是这一次选秀得宠的存在,不然李贵嫔也不会费心去陷害她,她这样一笑,让凤凛本来已经模糊了的形象一下子又清晰了起来。 “皇上,臣妾是冤枉的,您相信臣妾吗?” 陆良媛看着凤凛的眼睛,菱形的唇张合,杏眼里似乎水雾朦胧,让人看不清她到底在想什么。 凤凛皱眉,还没说话,陆良媛似乎眼睛里闪过释然,再次重复了一遍道:“臣妾是冤枉的,望皇上为臣妾做主。” 头慢慢的低了下去,诚恳的请求。 锦瑟道:“皇上,李贵嫔陷害陆良媛。” 凤凛回头看她:“锦儿有证据?” 凤凛知道后宫中种种不见血的杀机,但他相信证据,赢了的人未必无辜,输了的人手上未必干净,只是看谁的手段高超而已。 “让李贵嫔来一趟就好了。”她自己自然会出来来一切。 凤凛仔细看了看锦瑟,一言不发,低头还没起来的陆良媛心沉到了谷底,她还以为这位宸妃娘娘有什么证据,没想到竟然是对峙,那她的父母亲和妹妹······ 等陆良媛已经不抱希望的时候,就听到凤凛略微有些冷冽的声线:“好,朕相信锦儿。” 相信她总会有办法让李贵嫔说出‘事实’的,想到他看到的卷宗,凤凛的漆黑的眼睛更是深不见底,他的宸妃很少对什么执着,仅有的几次前路就算再多的阻碍,也总能达到目的。 他真的很好奇,一个整日呆在小院里从没有经过经过教导的庶女怎么会有这么独特的气质,眼神总是那么冷淡平静,无论多么大的事情都不能燃起任何波澜,礼仪永远停留在表面上,听不到她话里的恭敬,书法甚至能自称一个流派,诡异华丽的剑法让他都惊心动魄的感觉。 他的宸妃现在就向一个迷,他着迷于层层剥开迷伪到找到真相的感觉,在解开一个谜团又多了一个谜团的迷惑甚至在那种未知神秘的危机感感到到久违的兴奋。 他喜欢于战场上那种厮杀的快感,从来不喜欢造你背后出谋划策,当然,这不代表他不擅长计谋,他只是单纯的额享受那种敌人的血在他刀下喷薄而出的快感。 而在他登基后,再也没有上过战场,脸上的笑容也逐渐掩盖了曾经血腥,越来越多的人忘记了当初那个让敌人闻风丧胆的五皇子。心中的那股凶兽似乎也沉寂了下来,而现在他感觉到了久违的兴奋,那种在战场杀敌兴奋,所以,他不吝啬花费更多的时间和更多的纵然来接近他的宸妃娘娘。 锦瑟不知道凤凛一瞬间闪过的晦涩的念头,听凤凛这么说,她只当凤凛已经还陆良媛清白,接着出出第二个要求:“陆良媛的父亲和母亲被皇上流放边疆,请皇上赦免他们的罪。” 凤凛这次说的很痛快:“好。” “还有陆良媛的妹妹被充作官妓,在乐舞坊,请皇上恩准除了她的乐籍。” “李贵嫔陷害嫔妃,皇上不应该给她一个处罚吗?” 作者有话要说:大家端午节快乐啊,这周六,四级考试,天灵灵地灵灵,让我过了吧

上一篇   48第四十八章

下一篇   50第五十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