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第五十章 - 重生之宠妃

50第五十章

锦瑟说这句话的时候超级冷淡,凤凛分不清锦瑟是不是想趁机除去李贵嫔,半响,凤凛终于笑道:“锦儿所愿,朕自当实现。” 说完,对还跪着的陆良媛起来道:“起来吧。” 陆良媛没有依言起身,而是再次叩首,额头碰到地板的声音格外清晰:“妾自请去感业寺祈福,望皇上恩准。” 声音里比刚才多了决绝。 “准。” 凤凛不再看向陆良媛,对恭候着高公公道:“传朕旨意,李贵嫔对宸妃不敬,禁足清秋阁,无旨不得外出。” 刚要起身的陆良媛身体一抖,凤凛扫过她:“没有证据,且李贵嫔生育三公主,朕总要有个缘由才好,锦儿不会介意的?” 旨都下了,现在介意也晚了。 “皇上严重了。”锦瑟冷声道,她一贯是这种声音,别人也听不出她到底是不是不介意。 “太医已经到了,在偏殿候着,你看过太医再离开吧,你妹妹本宫会命人送出宫的。”这话明显是对陆良媛说的,这让凤凛再次把视线停在陆良媛身上,在他记忆里,锦瑟甚少关心旁人,难道陆良媛有什么特别之处?还是她给那个‘宝贝’有什么特别之处? 等凤凛再次看向锦瑟的时候,只能看到她背影,一众宫女低着头不去看皇上的脸色,敢不留一句话就抛下皇上离开的妃子恐怕也就有她们主子了。 凤凛眯着眼看着锦瑟背影没有一丝停顿的转了弯消失在门口,嘴角慢慢勾起一丝不知道是什么意味的笑容。 等李贵嫔接到圣旨的时候懵了,脸上的笑容差点挂不住,好在她城府不是一般的深,勉强挂着笑容,颤抖着手接过圣旨,对贴身宫女寒露使了一个眼色。寒露心领神会的把一个重重的荷包递给传旨的公公,太监不动声色的接过:“小主,宸妃娘娘请皇上去了一趟芙蓉轩,之后皇上就命人拟了旨。” 李贵嫔让寒露送走了传旨太监,屏退了脸色惶恐的宫女,整个人终于瘫了下来,右手捂住脸,等寒露过来见到的就是李贵嫔难得的失态。 “寒露,你说难道是宸妃知道了······”我才是让她早产的罪魁祸首?所以才让皇上禁了她的足。 寒露自然知道李贵嫔未说完的话,思索了下:“主子,应该不是,圣旨不是说您是对宸妃娘娘不敬才禁足的吗,如果宸妃娘娘真的知道了,那罪名就不该·····”是这么可大可小。 李贵嫔现在也已经冷静了下来:“你说的对,我到底是哪里得罪了宸妃,那她这么和我过不去?这不应该呀。”她最近一直呆在清秋阁,也就前几天和贤妃才去了芙蓉轩一趟,仔细回想了一遍,李贵嫔还是没想到哪里不对劲。 “这禁足的真不是时候,三公主怎么就不是皇子呢!二皇子····” 只恨,翡翠死的真不是时候,如果那时候指正贤妃,二皇子也就废了,大皇子的和她母妃学的一味不出头,三皇子随着淑妃禁足也不得皇上宠爱,如果这时候生下四皇子,那她的胜算可就大了。 可偏偏是个公主! 如果现在怀孕的话,也不错,四皇子体弱无竞争优势,五皇子生母琪嫔倒是不好对付的,可家世比起她来到底差了一层,偏偏现在又禁足了! 真是人算不如天算! “现在也只能暂时按兵不动了·····” 李贵嫔表现的倒是很冷静,除了刚开始表现出的紧张的失态,之后非常冷静的分析利弊。 后宫中的其他人都不如她表现的淡定。 她们谁都知道李贵嫔根本就没有冲撞宸妃娘娘,可还是让禁足了,这让不少的嫔妃变得人心惶惶。 今天她敢把李贵嫔给禁足,明日她就敢把她们弄死! 昔日的祸国妖姬妲己不就是在盛宠时把不服她的嫔妃一个个的给弄死了,还弄出了类似炮烙的酷刑。 这迷惑皇上让皇上为她修建宫殿的宸妃比建造酒池肉林的妲己也差不到哪去了! 宫里的流言一夜之间传开,甚至有传到宫外的趋势。 “你是说本宫仗势欺人,恃宠而骄,陷害嫔妃,排除异己,妄动私刑,不顾孝悌,不懂尊上,迷惑皇上·····” 锦瑟一条条的细数着刚才的宫女说的话,而两个宫女已经吓的跪在地上,随着锦瑟的话身体抖了越发厉害。 “娘娘饶命!奴婢不敢了!” “奴婢也只听人说的。” “娘娘开恩啊!” ····· 白苏和连翘气的脸发白,这群人什么都不知道竟然还在议论主子。 芙蓉轩伺候的人都是凤凛派去的,素质高了其余的人不止一个档次,自然不会多嘴。 可是在锦瑟难得出门去枫园的时候碰到了两个躲在假山后说闲话的小宫女,最近宫里的传言也知道了。 这座皇宫是前朝留下的,在本朝的太祖皇帝逼宫的时候很多东西会毁坏了,但里面还是幸存了不少几百年的东西。 比如说是几个最大的园子,松园,梅园以及这次去的目的地枫园。 松园里的松树很多都有着几百年的历史,梅园的梅树错落有致,枫园里面耸立的即可枫树甚至有几颗超过了千年。 现在深秋了,满树的火红的枫叶,远远看去就像一片燃烧的火焰,夕阳西下的时候,被半天的火烧元映照的枫叶更是美的如梦似幻。 锦瑟被白苏说的想起了她曾经去过的一个绝境,那里面也是种满了枫树,全都是上千年历史的枫树粗壮的不可思议,树叶多的也不可思议,虽然被结界笼罩不见太阳,但漫天飞舞的火红的枫叶让她惊艳了许久。 听四月介绍说,枫园里有几根也是超过了千年,锦瑟就兴起了去枫园的兴趣,最主要的是青岚说栖梧至少还要十数年才可以苏醒,意味着她在这十数年里根本无法修炼,这让锦瑟失落了许久。 没想到刚走了一段路就听到这两个宫女窃窃私语。 锦瑟不语,白苏和连翘以为锦瑟在伤心,刚张口想要安慰锦瑟说是她们不懂事,才会满口胡言。 谁承想,锦瑟突然看向四月:“如果是沈贵妃,她会怎么处理?” 虽然根本不在意这些伤不到她分毫的流言,如果很在意,她前世早被流言给压死了,她也很奇怪,比起无极宫那些用人命修炼甚至更加残忍手段的修魔者,她可以称的伤洁身自好,可是恶名比其他人响亮多了。 “贵妃娘娘曾经说,她不怕被人冤枉,别人既然都所她嚣张跋扈,那她不做些什么真对不起她的名声。” 四月说的不紧不慢,锦瑟听完后静静的看着跪着的两个宫女,本来还在求饶的宫女被锦瑟看的不知不觉噤了声。 “散布谣言,居心不良,掌嘴。”心情烦躁的锦瑟没有丝毫压力的下令。 两个宫女还欲说话,但是被人堵住了嘴巴,一时间只剩下了啪啪啪的巴掌声。 锦瑟不是好人,她前世很少有情绪波动,在分神以前的时候有烦躁的时候她也会找几个倒霉的名门正派的弟子杀了去缓解心里的烦躁,可以说是她自己就属于那种我不痛快你也不要痛快的人。 只是她因为修炼功法,让她的几乎全是面无表情,看着高不可攀,除去了功法的原因,她也是一个比较任性的人。 现在功法的缺陷在缓解,她的本性也在逐渐显现出来,如果说是还是稍有顾忌的话,那听了四月的话真的是全无顾忌了。 前面都有做过了,那我做也没什么了。 秉着这种思想,锦瑟在留下四个宫女太监掌嘴后,继续往枫园的方向走,在枫园外停着里面宫女的打闹声和宫妃矜持的谈话声,冷声道:“全都赶出去。” 一时间,白苏和连翘以为自己是听错了。 “没听到娘娘的话,还不快把里面的人赶出去!”依旧是四月反应对快,对同样愣住的人道。 “娘娘·····”这样不太好吧?光听声音就知道里面有不少人,要是全都赶出去,还不把人都得罪光了? “赶出去。” “是。” 一干宫女太监豁出去似得硬着头皮往枫园走,心里祈祷最好不要有主位以上的娘娘! 锦瑟就站在那,抬头看向已经有晚霞的天际,雪白如瓷的脸被橘黄的光映成了稍微柔和的颜色,远方皇宫的琉璃瓦也是流光溢彩,让整个皇宫美轮美奂。 夕阳下,美人纤腰若素,衣裙飘飘,凝视天空的侧脸美的让人屏息,就连被赶出来想要找锦瑟理论的宫妃都忍不住停下来看着仿佛下一刻就要羽化登仙的美人。 等锦瑟终于把视线看向堵在门口的宫妃,一众人才猛的惊醒,其中位分最高的一个妃子被推出来,看她勉强的笑容就知道她不怎么甘愿。 “妾见过宸妃娘娘。” 锦瑟扫了她一眼,也没让她起,就直接从她身边越过,妃子脸青一阵白一阵的,在锦瑟快走到园口时,突然大声说道:“娘娘!您凭什么赶我们!” 有了开头,一切就容易多了。 这个妃子看起来也是火爆脾气,噼里啪啦的就是一串:“宸妃娘娘,这园子皇上都没禁止妾在里面游玩,您凭什么让妾都离开!” “皇宫的留言本来妾还是不信的,但今日看您作为,实在是妾失望,您·····” 锦瑟很久没被人指着鼻子给骂了,听到指责,停下来转过身,看向还在滔滔不绝的女子。

上一篇   49第四十九章

下一篇   51第五十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