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第五十一章 - 重生之宠妃

51第五十一章

这个宫妃穿着嫩黄的衣裙,裙子的下摆绣着一些细碎的梅花,头上也只带着一枝普通的梅花簪子,满脸气愤的样子到给她添了几分鲜活劲儿。 “宫里传言本宫怎么样?”锦瑟打断她,语气里听出喜怒。 “嚣张跋扈,任意妄为·····”妃子没想到锦瑟会突然问这个,想都不想的回答。 锦瑟突然笑了下,宛如被重重乌云掩盖的太阳终于穿透云层,光彩万千的光瞬间照亮了大地,让一干人又惊艳了:“本宫不做点什么确实对不起这个名声。” 没人反应过来锦瑟说这话是什么意思,只有低着头的四月悄悄勾起嘴唇。 “她是谁?” “回娘娘,是出云阁的刘小仪。”四月细声回答。 “刘小仪。”刘小仪父亲是武将,母亲早逝,她父亲没有续娶,把这个女儿捧在手心养,养成了一副火爆性子,等她呛完声才知道后怕,这位没有理由就把李贵嫔禁了足,更不用说她这个小小的小仪了,可又觉得自己没有错,心里怕的要死还是昂着脸和锦瑟对视。 “以前经常有人指着本宫的鼻子骂,”骂是妖女,说她勾引正派子弟,骂她不知廉耻。 “那时候本宫很想把她们全都送到楼去。”让她们知道什么是不知廉耻。 “可惜,本宫当时全都把她们都杀了。”只想着以绝后患。 “已经很久没人敢这么指责本宫了。”在她进境渡劫期,心里在不满,也没有人敢这么骂她了,她那时也不知道自己功法的缺陷,只以为渡劫期都是这样,已经没有东西能引起她的心情波动了,看到不顺眼的直接杀了就好。 “今日你让本宫想起了当时情形。” 所有人都听的很迷糊,谁会指着宸妃娘娘的鼻子骂?楼是什么地方?还有‘杀了’让下人打杀了? 但不妨碍所有人听锦瑟说话里的寒意,刘小仪脸色已经是苍白的了,她有不好的预感。 “本宫刚跟皇上在乐舞坊里要了一个人。”毫无预兆的,锦瑟转换了话题。 “那冷小仪就去乐舞坊里补上这个缺吧。” 锦瑟说出最后一句话,让所有人都以为自己听错了,乐舞坊?那里面都是官、妓! 四月都有些僵硬,更不用说是其余的人了,不由自主的看向锦瑟,锦瑟面对众多的视线,脸色不变:“听不到本宫的话吗?” 刘小仪脸色已经白的毫无血色了,尖叫道:“宸妃!你不能这样对我,我是皇上钦封的小仪!皇上让我侍寝过!” 这时候,刘小仪已经顾不得这话有什么不妥了,侍寝过就在名册上记录过,实实在在是皇上的女人不能再随意赐人,不再是名义上的,就像宫里所有的宫女,名义上是皇上的女人,但有时候会赐予看中的臣子一两个美貌的宫女以示恩宠。 让皇上的女人去做官、妓,这已经不是简单的扇皇上耳光了,而是把皇上的脸皮撕下来扔到地上再狠狠的踩上一脚。 “拉下去。” 仍是听着不带任何烟火气的声音,还是美的让看到的人沉醉,但看到的人纷纷低下头,推刘小仪出来的宫妃死死的低下头,不敢为刘小仪说一句话。 就怕这位蛇蝎心肠的宸妃轻飘飘的来一句:“既然你们舍不得她,你们也跟她一块去吧。” 拉扯刘小仪的太监现在心里也在发憷,他们被皇上派来侍候这位皇上的心头肉,皇上潜在的意思他们自然知道,这位贵主儿,平日里也不搭理他们,也没什么拉拢的动作,只是每日静静的坐在那。他们还以为这位主子是个好伺候的主儿,可看今日的架势,他们全都吓的要死,这位可是有品级的妃子,父亲还是四品的武将,这位主子就敢把她拉到乐舞坊里,他们这些奴才命岂不是更贱?! 不管他们心里怎么想,手上的动作丝毫不含糊,被凤凛选中的人,别的不说,手上至少书利落的。 刘小仪见锦瑟是铁了心的不改变主意,不是吓吓她而已,整个人慌了,七手八脚的把伸过来的手推开。可双拳难敌四手,眼见即将被带下去,一咬牙,从腰上抽出一条软鞭,原来她的腰带极宽,而软鞭是缠着金丝,不算长,鞭柄上还挂着一些饰物,捆在腰上,不似一条软鞭更像是饰品。 刘小仪也跟父亲学过一些招式,虽然是花拳绣腿,但鞭子极细,打在身上确实实打实的疼,几个太监被抽的措手不及,冷不防的就被刘小仪给冲了出去,直直就往锦瑟冲去。 一旁的宫女谁都没想到她这么大胆,一时没反应过来,等想起来要去拦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只见那条细长的鞭子没有丝毫阻碍的往锦瑟脸上甩去。 刘小仪想的很好,她就是死也要拉个垫背的,毁了她这张脸看她怎么还让皇上宠爱她! 白苏和连翘想要运行法决,可她们对敌的经验为零,那一瞬间也不知道怎么去阻止。 锦瑟看着呼啸而来的鞭子,比谁都淡定,她使鞭子的功夫是无极魔尊逼出来的,这种使鞭子的力道她根本不放在眼里,使鞭子的姿势也不对,她闭着眼睛她都能找出十几个破绽。 所以,在已经做好被责罚准备的太监宫女眼里,这位看着弱不禁风的宸妃娘娘一个下腰躲过了鞭子,她们还没来得松一口,就见锦瑟极快的起身,层层罗裙底下的腿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往刘小仪脸上踢去。她的对敌功夫都是练出来的,千锤百炼也不为过,虽然久久没有动手有些生疏,但对付刘小仪绰绰有余了。 刘小仪被踢的一蒙,还来不及反应这位宸妃怎么会功夫,就见那条细长的腿在踢完人之后顺势又踢向她的背,整人以一种诡异的速度到了她身后,一众人还呆呆的愣在原地,就见锦瑟已经踩着刘小仪的背稳稳的站在地上了。 发丝都没乱一分,只有衣裙随着腰带上的璎珞丝带慢慢的垂下,裙摆上绣着的密密匝匝的莲花也好似真的莲花随风摇曳。 瞬间从宫斗文转武侠片了有木有?! 如果沈贵妃在此,她绝对会这么吐槽。 其余人虽然不会向沈贵妃这么吐槽,也没从惊吓里回过神来。 宸妃娘娘是右丞相的庶女对吧? 右丞相是文官对吧? 刘小仪的父亲才是武将对吧? 众人默默看着脸已经肿起来,还被锦瑟踩在地上的刘小仪,彻底沉默了。 一开始也呆了,后来本着看好戏的嫔妃也被锦瑟的凶残的样子给吓到了,美的冒泡,武力值爆表有木有?! 被吓到的嫔妃终于在锦瑟让人把晕乎乎的刘小仪带下去的时候,身体发僵的向锦瑟告退。 锦瑟到没有为难她们,头也不回的摆摆手,示意她们随意散去。 这次倒是没人留下来了,锦瑟身姿聘婷,就算是背景,美的也像一幅画,可再也没人沉迷,匆匆的带着宫女离开。 枫园的景色确实很美,秋日里多风,不时的就刮过一阵阵的凉爽的秋风,枫树的冠顶被刮得哗哗作响的时候,火红的枫叶打着旋落地,在空中停留的枫叶也好似翩跹而舞的蝴蝶。 白苏和连翘已经被这种美景迷得舍不得移开眼。 泠泠的流水声似乎若隐若现,锦瑟循着流水声而去,绣花鞋踩着厚厚一层落叶上,树叶经脉断裂的声音轻微而清晰,一众人想要跟着锦瑟,但锦瑟让她们留在原地就好。 白苏和连翘经过刚才那惊险的一幕对自家主子彻底放心了,很安心的停在原地,其余人看到宸妃这两个贴身大宫女都留在了外面,对视一眼,也没跟上去。 流水声渐近,锦瑟终于在枫林深处看到一条潺潺流着的小溪,小溪很浅,清澈见底,水下的圆润的鹅卵石清晰可见,小溪的水面上还飘着枫叶。流水红叶,如果是李贵嫔或者萧如梦在此,恐怕会吟出一首和这里两相映的诗词,可这里是站着的是锦瑟,不说胸无点墨,也称不上才女。 在如此美景下,锦瑟只想到了剑,同样是如斯美景之下,她是白衣翩跹,执剑走遍无尽大陆的姽婳,多少妖魔鬼怪和名门之后死在她的剑下,可如今只是进退维谷。 锦瑟深呼吸一口,根根如玉的长指突然并在一起,一道剑气击向随意丢弃的一段枯枝,枯枝凭空跃起,飞到她手上。 宫中是不能穿正白的,锦瑟穿的是月白的衣衫,细细缝着的衣边描绘着精致的暗纹,微微透着蓝色。 手中的枯枝全然没有一折即断的脆弱,在锦瑟手中好似无坚不摧的利器,比起在凤凛面前那种华丽更像是剑舞的剑法,这次却是毫无花哨的招式,迅疾如风,狠快似电。密不透风的剑气下,溪边的溪水被卷了起来,透明晶莹的水珠被夕阳折射成了五彩的光芒,飘落的红叶也被剑气激起,在无风的情况下飘飘荡荡的飞在空中,很快又被剑气撕裂成了更小的细块。 头上的带着的一支金步摇和绢花被剑气震裂,一头异于常人的长发瞬间散落一肩。 等锦瑟手中的枯枝越来越慢,终于停下的时候,不堪重负的枯枝终于发出一声脆响,散落成灰,而最靠近锦瑟的一颗枫树突然间也摇晃了几下,树叶大片大片的落下,似乎还在挣扎,半响还是不甘愿轰然倒塌,枝桠散落一地。 锦瑟只是对着不知何时站在那的人,洒然一笑:“臣妾见过皇上。” 作者有话要说:咱们明天考试完见

上一篇   50第五十章

下一篇   52第五十二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