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第五十二章 - 重生之宠妃

52第五十二章

美人也不管洒了一肩的长发,微微屈膝,身形美好,身后还是漫天飞舞的红叶,如斯美人美景确实让人沉醉。 凤凛也不知道站那多久了,听到锦瑟永远带着冷意的声音才仿若惊醒:“说起来,朕好久未见到锦儿给朕行礼了。” 在龙床上的甜言蜜语,嫔妃面上欢喜,可谁会当真,他随口而出的见君不拜也就锦瑟当真,见了他从来不会屈膝行礼,背似乎永远挺得笔直,天生傲骨,这是凤凛曾经在脑海中转过的想法。 可那种念头也只是一转就消失了,一个庶女而已,哪来的比百年大族的嫡出贵女还傲气,后来相处久了,现在才觉得,那不是傲气是傲骨,虽然我低头行礼,但我并不是向你臣服。 凤凛闭上眼,锦瑟已经站了起来。 “锦儿的剑法果然天下无双,恐怕朕的从小潜心钻研剑法的将军也比不上锦儿。” “皇上过奖了。” 凤凛想锦瑟无数种反应,避重就轻,真真假假的推脱遮掩,独独没想过这么干脆的承认。凤凛闪过一连串的问题,质问的话在唇边徘徊最终却还是没说出口,而是转了话题。 “你把刘小仪送到了乐舞坊。” “是。” “她父亲是正四品参将。” “哦。” “她是朕的嫔妃。” “臣妾知道。” 不咸不淡的对话没让凤凛失控,这几年他脾气越发好了,至少是表面上是这样的。 “不怕朕惩罚你吗?” 锦瑟奇异的看了凤凛一眼。 “皇上不会的。” 就算真的要处罚她,她也会有无数个方法才逃脱。 “朕刚下旨,刘小仪对宸妃不敬,赐鸩酒。” 比起刚刚得到消息的震怒,凤凛现在真的脾气很好,这是他想到最好的解决方法了。他得到的消息太晚,刘小仪已经被带到了乐舞坊,无论如何,刘小仪是绝对不能活下去的。 “锦儿好像从不在乎别人怎么议论你,刘小仪只不过说了几句话怎么就值得锦儿大动肝火,锦儿是否能为朕解惑?” 锦瑟道:“臣妾只是觉得如果要在这过上十数年的话,臣妾总要找些事情做。” 先前只想着练功,现在这条路直接被掐断了,锦瑟心里憋着一股气,无论别人怎么看她,她总觉得过的很憋屈,这种憋屈让她想到了刚到无极宫的日子。那时她就吊着一口而已,经脉全废,在在强者如云,等级森严,弱肉强食的无极宫过的如何艰难可想而知。 她努力适应这里的规则,忍着向人屈膝行礼,忍着时不时的风言风语,忍着宫妃时不时的挑衅,可能真的是她压制的本性逐渐影响着她,她现在不想忍下去,尤其是青岚说还要十数年的时候。 “臣妾最恨被人欺辱谩骂,最听不得有人在臣妾面前放肆,如果皇上不想要此事再发生的话,还是要好好约束你的妃子为好。” 说道最后,这已经是在严重挑衅凤凛了。 凤凛怒极反笑:“爱妃不怕朕一生令下命人抓你吗?”纵然你剑法高超,怎么都逃不过万箭齐发。 “他们不是我的对手。”就算一个军队前来都留不下她,锦瑟说的是天大的实话可凤凛全当是锦瑟在挑衅。 “爱妃也未免太过于放肆了,右丞相也不知是不是知道爱妃有如此精湛的剑法。”不要忘了你还有家族父母还在呢,就算你逃的了,偌大的丞相府也逃不过。 锦瑟不为所动,脸色没有丝毫的变化。 凤凛想起过往种种,胸中充斥着被欺骗的愤怒,什么身体虚弱,太医院的太医都是吃干饭的嘛!看她现在这样哪有半点虚弱的样子! 锦瑟现在已经不想跟凤凛在这说一些在她看来完全没有必要的事情了,毫不犹豫越过凤凛。 “还没有查到?” “属下无能。” “滚!” “是,属下告退。” “····等等。” “再去仔细查查。” “属下遵命。” 刘小仪的事在凤凛赐死了之后只掀起了一点波澜,主要是摄于芙蓉轩那位宸妃娘娘嚣张的气焰,唯恐自己步上了后尘。 没看到这么扫皇上面子的事情,皇上也没有问罪。 贤妃似乎又有些恢复原先的深居简出,德妃自从那天满月宴高调出席后就再没出过永安宫,赵淑华也很安分,胡修华也老老实实的呆在静怡轩,李贵嫔被禁足,裴贵嫔也不太出门,宫里就这么风平浪静的直到沈将军抵达京城,皇上下旨在奉天殿设宴为沈将军接风洗尘。 大凤朝男女大防并不严重,从五品以上的嫔妃皆可以参加,由于是国宴,出席的人都力求打扮的端庄,端庄秀丽中透出几分特色是做好不过的。 后宫美人众多,让皇上记得才好,比如,沈贵妃明艳,淑妃温柔,德妃温婉,只有让皇上记得才有最近争宠的能力。 锦瑟本想不来的,可四月劝说,“南疆公主此次必定会进宫,在宴会上会献舞。南疆民风和大凤截然不同,这次随南疆公主进京的人有不少人都是南疆身怀绝技的奇人。”最主要的是最后一句,“听说南疆公主跳的是南疆传说中的献祭舞,意思是把跳舞之人的生命力传给献祭人。” 锦瑟顿时就对这个舞蹈产生了兴趣,她知道在一些存在已久的部落会有很多的看起来荒诞却很肯能真实的传承。 或许很多的东西被已经淹没在时间的长河里,存留的东西仍具有价值。 锦瑟不施粉黛也足够让所有人暗淡失色,何况今天她穿的是嫔妃的宫装,脸上也被几个宫女精心描绘。 等锦瑟进去的时候,大部分的人已经到了,除了贤妃德妃其余人均站起来向锦瑟行礼。 织金棠色长裙,翠纹织锦羽缎斗篷,眉心贴着莲花花钿,头上带着金累丝嵌红宝石双鸾点翠步摇,耳朵上镶宝石菱花纹耳饰,手腕金镶玉嵌珠宝首饰在袖口若隐若现,腰上是玲珑翡翠玉,极尽富丽堂皇的装扮。 而锦瑟却生生的把一身艳色压下,没有被配饰和衣服夺取任何的光彩,配上她看起来冷冰冰的脸,却没让人感觉到违和,只觉得眼前的人果真艳丽逼人,再细看又仿若还是那个平日里那个冰冷孤傲的宸妃娘娘。 “宸妃妹妹几日不见,真的是越发光彩照人。”贤妃笑道。贤妃走的是清丽路线,德妃是温婉,两个人身上的富丽堂皇的装饰都不多,三个人做在一块,反倒像是锦瑟生生高了她一等,再加上锦瑟绝色无双的脸,两个人被衬的黯淡无光。 贤妃也发现了这个状况,可座位都是固定好的,没有办法挪动。 底下的嫔妃也发现了这种状况,心里松了一口气,任谁和这位宸妃坐在一起,皇上也只会看到她而不会是别人。 “贤妃过奖了。” 虽然嫔妃出席,但嫔妃和百官做得极远,百官只能看到一个隐约的背影和众人的问安声,也起来向这位风头更盛昔日的沈贵妃的宸妃娘娘问安。 “皇上驾到——” “皇后娘娘到——” 百官还没起来就见远远的帝后携手而来,后面跟着浩浩荡荡的一群人,尖细的太监声拉的老长。 “臣妾/妾/微臣见过皇上,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见过皇后娘娘,娘娘千岁千岁千千岁。” “众位爱卿平身。” 凤凛面带微笑,朗声道。 “谢皇上。” 等凤凛做到主位上,宣布开宴,才看到今日打扮的和往日既然不同的锦瑟,先是看到锦瑟琳琅满目的首饰皱了一下眉,他喜爱是那个衣裙飘飘,飘然若仙的锦瑟,但待仔细打量了锦瑟,眼里闪过惊艳。 凤凛不着痕迹的拿起桌上的杯盏,抿了一口酒,他这位宸妃总是他在犹豫的边沿的时候给他一个重击。 原先的锦瑟只让凤凛觉得神秘,男人的征服欲在作祟,他一向知道,女人对于一个帝皇毫无保留的宠爱毫无抵挡之力,他不介意为了一位倾国倾城的美人去投入一段时间的精力,收获一位美人的爱慕当做他朝政繁忙的奖励。但那日的枫园让他犹豫了,一个带刺的蔷薇在采摘的时候,总会刺伤了手,适当是危险是调剂,过多的危险他就没办法无视了。 所以最近他最近都没去芙蓉轩,但最近他国事繁忙,没歇在后宫,到没有宸妃失宠传言息传出。 不可否认,他犹豫了,锦瑟身上的秘密太多,只是拿手出神入化的剑法和犀利的剑气就让他忌惮,他曾经想过要不要采取强硬手段最终还是放弃了。 在他都已经决定静观其变的时候,看到他的宸妃换了一种截然不同的面貌出现,两种相反的气质完美的结合起来,冰冷,妩媚。 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 此话果真不假,凤凛清晰的感受到心里的动摇,咬牙暗道。 不管凤凛心里怎么腹毁,面上依然是满脸笑容,举手投足之间贵气天成。 宴会上一片齐乐融融,直到一个明显异于中原打扮的男子用还算流利的汉话对凤凛行礼:“我南疆公主愿意为大凤朝的皇帝陛下献上一舞,愿大凤千秋万世,陛下福寿绵延。” 凤凛点头示意可以开始了,眉间却有些漫不经心,一个战败方献上的礼物罢了。 周围突然肃静了下来,细微的音乐由远及近,奇怪的拍子好似响在每个的人耳边,悦耳的铃铛声在后来也加入了其中。 当众人终于往中央看得时候,就看到场中不知何时站了一群白衣的妙龄少女,最中央是一个穿着火红衣裙的蒙着面纱的少女。 只见少女远远的向凤凛行了一礼后,突然间加快了速度往后退去,她的脖颈和手腕脚腕上都带着银饰,银饰是镶嵌着细小的铃铛,她每走一步,都会发出细小的铃铛声,空灵悦耳。 那些白衣少女也开始围着红衣少女转圈,等白衣少女转过哨人才发现她们脸上都画着些诡异艳丽的图腾,没见过的南疆习俗的人倒吸吸口气。 少女越是越舞越快,黑色的长发在空中飞舞,手在空中不时做些繁复的手势,少女现在已经冲着红衣少女匍匐在地,嘴巴里吐着些奇怪的发音。 整个场面看起来庄严肃穆,又带着绮丽的诱惑。 从来没见过这种舞蹈众人看得目不转睛,连一开始漫不经心的的凤凛都用了几分心。 最后,红衣少女旋转的速度慢了下来,越来越慢,最后以五体投地的姿势结束了舞蹈。 “好,赏!” 凤凛道,很给面子拍了几下手,察言观色的人也给面子的开始鼓掌。 “南疆公主琉璃见过大凤朝的皇帝陛下,望陛下福寿安康。” “公主请起。”凤凛道:“公主远道而来,朕作为东道主自然好好招待,只是想要公主一路远道而来,大凤朝不同于南疆,公主必定要适应一段时间为好,一直拖到今日,还望公主不要见怪。” “陛下严重了。” “今日,见公主为朕献上你们的国舞,朕心甚悦。公主看中什么,尽管说出来,朕定会赏赐于你。” “臣女没有什么看中的,倒是听说陛下的宸妃娘娘绝色无双,舞艺超群,臣女想要娘娘指教一番。” 此话一出,凤凛瞬间冷了脸,大殿里也没了声音。这位南疆公主当众说出这话,是真不知道忌讳,还是有意为难?让嫔妃当中献舞,侮辱可是皇上,着位南疆公主献舞也只是南疆风气开放。 凤凛刚要回绝,就听到锦瑟冰冷的声音。 “你算什么东西?!” 作者有话要说:锦瑟以前是狼压制感情,现在是感情占据上风,所以,你们懂得······

上一篇   51第五十一章

下一篇   54第五十三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