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4第五十三章 - 重生之宠妃

54第五十三章

此话一出,本来就静的大殿更加死寂了,南疆使臣本欲站出来解释:“琉璃公主只是不通大凤朝的习俗,还望大凤朝的皇帝陛下和宸妃娘娘见谅”,可这话一出,面带笑容的使臣差点挂不住笑容。 他们南疆就算是战败。但也轮不到一个嫔妃众目睽睽之下羞辱吧? 他看得出这位宸妃娘娘很受宠,此事事关南疆国的面子,才要说几句话堵回去,就听到那位宸妃娘娘更加冰冷的声音:“南疆公主,仰仗你身体的东西也敢向本宫挑衅?不自量力!” 面纱下的琉璃公主脸色瞬间一变,她当然不是故意要在大殿之上说出堪称不懂礼节的话,她也是无奈。 南疆民风开放,女子的地位并不比男子低。而且,女子都擅长养蛊虫,真的男女比斗,女子的杀伤力比男子还要大,越强大的蛊虫养起来越费劲,琉璃公主养的这条蛊虫就是南疆堪称蛊王的一只。 采集九九八十一种毒物放在罐子里自相残杀,选出最后的胜利者,再让蛊虫喝主人的血七七四十九天,这才是开始。其后要用无数的毒物来喂养这条蛊虫,这条蛊虫被琉璃公主养了这么多年,早有了微微地灵智,锦瑟身体经过筑基重铸,又服用过九极玄阴果,身体里蕴含的灵力让寄居在琉璃公主的蛊虫产生最本能的求食,琉璃公主在跳舞的时候就感觉到蛊虫在不停的躁动,她勉强撑着跳完舞,介着蛊虫的影响,她可以感觉到蛊虫的目标就是那位宸妃娘娘。 她只能感觉到蛊虫发出的细微信息“好吃······补·····” 本想拼着得罪这位娘娘也要在跳舞的时候弄到她的血,可话一出口才想到这里可不是南疆。 果然,皇帝陛下的脸色冷了下来,琉璃公主也知道她这话说的不是场合,要是在私下还能说女儿家之间的切磋,求救的眼光才看向使臣,就听到锦瑟那句“你算什么东西?!” 琉璃公主作为南疆王最为疼爱的公主,不说别的傲气绝对是不缺的,就算她说的不妥,也轮不到这么当众折辱。 琉璃公主看了眼凤凛,见她没有责备他宠妃的意思,咬了咬下唇,就听到让她魂飞魄散的一句话,琉璃公主眼睛死死的盯着锦瑟。 她是怎么知道的? 她怎么会知道? 是了,让蛊虫这么躁动的人绝对不是平凡人,琉璃公主看锦瑟的眼睛更犀利了。 倒是别人听到锦瑟的话一惊,这位南疆公主藏着什么东西不成,琉璃公主感觉到被人扫视的眼光了,上前一步,盈盈下拜:“是臣女思虑不周,把蛊虫带上宴会,只是没想到宸妃娘娘能一眼发现。” 众人才想到南疆最难缠的蛊虫,想到这位南疆公主竟然带上宴会,略带厌恶的看了一眼琉璃公主,身体离她更远,这种东西听说带毒的,谁知道是不是突然发疯跑到自己这? 琉璃公主最后一句话倒让人深思,宸妃可是从未去过南疆,怎么会知道琉璃公主身上带着蛊虫。 探究的目光又集聚到锦瑟身上,锦瑟面无表情的扫视一圈,大部分人都把视线收了回去,这位主子可真不好惹,李贵嫔和刘小仪的例子还血淋淋的摆在前面,到没多少人真那么不识趣。 “臣女先前一时忘了大凤不同于南疆,只是听说宸妃娘娘舞艺非凡,臣女才冒昧想要请宸妃娘娘指教一番,无礼之处还望陛下见谅。至于娘娘所说向她挑衅,臣女愧不敢认,蛊虫也是臣女带惯了的,赴宴以前忘了拿下,惹得陛下不悦,臣女罪该万死,若陛下不喜,臣女命人带下去即可。只是,臣女好歹是一国公主,宸妃娘娘刚才那话不觉得太过了吗?!臣女要宸妃娘娘向臣女道歉!” 一番话下来,所有人对琉璃公主刮目相看,焦躁的南疆使臣也安静了下来,欣慰看着昂首挺胸的琉璃公主,前面先是解释再是道歉,最后一句又表现了一国公主的气度和傲气,掐到好处。 经过这次国难,任性的琉璃公主也长大了。 凤凛清咳了一声,他也知道锦瑟说的那句就是把琉璃公主的脸使劲的往地上踩,不知道为何,凤凛突然觉得有些无力,这位他钦封的宸妃娘娘继踩了他的脸之后,又继续把别国的脸往地上踩。 凤凛刚才没替琉璃公主解围也是纯属看笑话,这次南疆之战大凤直逼南疆国都,让南疆王不得不呈上最得宠的公主以示恩宠,但大凤折损的将士可不在少数。他不能出言为难要体现泱泱大国的气度,可见别人为难,他还是抱着乐见其成的心态,见南疆公主这么说,他不能不说话了,可他忘了,锦瑟连他的面子都不给,还能给琉璃公主面子,在他开口之前就听到锦瑟接着对琉璃公主道:“道歉?你也配?!” 凤凛眼皮子一跳,他以前怎么就没发现宸妃的脾气这么坏,这话一句比一句过分,嫔妃现在发现,宸妃娘娘以前对她们真的是手下留情了,对这位南疆公主真心比她们还残酷一百倍,她以前至多对她们不理不睬,高傲的样子看的她们火大。 琉璃公主看凤凛还是没说话,当下不客气道:“臣女以前听闻皇后娘娘才为一国之母,后宫之主,宸妃娘娘这么不顾皇后娘娘恐怕不妥吧?” 琉璃公主这话让人把话引导了众人往一直当隐形人的皇后看去,皇后微微一笑道:“宸妃一向率直,公主不要介意才好。” 四两拨千斤,皇后奉行明哲保身,皇上都没说话,她自然不会上赶着说话。 琉璃公主眼神一暗,还没说话锦瑟的高傲冰冷的声音又从上方传了下来:“把你身体里的东西送上来。” 此话一出,所有人一怔,过了会儿,才想起来时说琉璃公主的蛊虫,不过,她们本来是以为不过是贴身带着的,但听宸妃所言是在身体里的? 所有人脸色有些发绿,身体又往后挪了挪,凤凛也不例外,他也只听闻过蛊虫的厉害,却没亲眼见过,在身体里?让决定收琉璃公主入宫的凤凛不禁有些恶心。 琉璃公主敏锐的感觉到在她身上的打量的视线多了几分厌恶,只以为这是锦瑟的目的,看向锦瑟的视线更不善了。 “宸妃娘娘不要开玩笑了,蛊虫只有我们南疆才可养殖,要是不小心伤了娘娘那才是罪过。”琉璃公主从来没这么憋屈过,嘴上还是含笑说道,心里发狠,做好不要让她逮到机会,不然一定要蛊虫把她的身体咬的全尸都不剩。 “拿上来。”锦瑟还是冷冷的声音,眼睛眯了起来,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总觉得漂亮的眼睛闪过一抹血色。 凤凛见锦瑟步步紧逼,南疆使臣脸也不好看,遂道:“宸妃一向喜欢稀奇古怪的东西,这次也是见到稀罕东西的情急,还望琉璃公主见谅。”说完,稍微转了身体对锦瑟道:“爱妃如果喜欢,改日让人给寻一只过来就好了,看琉璃公主这么宝贝它,想来也一定是不舍,何必夺人所爱?” 凤凛是真心不觉得那些黏腻腻的虫子有什么好看的,他不知道锦瑟为什么想要那只虫子,但他本能的不想要看到锦瑟在他面前摆弄那些虫子。 锦瑟眯着眼睛不知道在想什么,额头上一颗硕大的东珠在灯下格外显眼,贵气逼人的装扮现在也不能抵挡锦瑟身体无意识散发的寒意。 凤凛皱着眉看了眼锦瑟,也没说什么。 贤妃轻巧的看了眼皇上,又看向琉璃公主:“皇上说的是,宸妹妹喜欢改日让公主送你一只好了,现在是宴会,何必在这会为难公主?” 德妃嘲笑似的看了贤妃,又低头摆弄着赤金嵌翡翠的护甲,头上的赤金凤尾玛瑙流苏随着她的动作摇摇晃晃,贤妃眉头一跳,本欲说的话又咽了下去。 贤妃刚闭嘴就听到一阵尖锐的声音,所有人都吓了一跳,还没来得急找声音的来源就看到琉璃公主痛苦万分的倒在地上,面纱掉落大半,依稀可见底下娇俏的脸,红唇失了血色,痛苦的□不间断的溢出。 “公主!” 南疆使臣脸色大变,也顾不上别的,急步走到琉璃公主身边,看着还不断挣扎的琉璃公主手足无措。 “疼·····住手·····” 断断续续的声音传出来,左手使劲的按着右手,众人不由自主的看向琉璃公主的右手,才发现她的右手在不断的痉挛,宽大的袖子上卷,露出来洁白的小臂,可现在只看到小臂上有一停的起伏好似底下有一样东西在不停的蠕动。 想到锦瑟刚刚的话,胆小的嫔妃咽了咽口水,什么没有眼见可怕。 凤凛是第一时间看向锦瑟,果然看到她未收起来的一支巴掌大的竹笛,想来刚刚那阵尖锐的哨音就是锦瑟吹出来的。 果然是个不省心的! 凤凛看了眼已经在地上打滚的琉璃公主,头疼的想着怎么解决后续问题,她不会当众把琉璃公主给弄死吧? 再次把锦瑟的危险等级上升了一级的凤凛瞪向一旁一直低着头的丞相,他到底怎么养女儿的! 再次听到一阵尖锐的笛音,凤凛直接瞪向锦瑟,这时候他分外怀念那个一直沉默不语的少女,为什么现在越来越有原先沈贵妃的影子,沈贵妃还识分寸,这位从今天看起来颇有些百无禁忌的味道。 “不要啊——” 琉璃公主的声音越发凄厉,凤凛眼前一花,就看到琉璃公主的手腕涌出鲜红的血液,然后看到一个血红色的虫子在血泊里慢慢蠕动着,不细看的话根本看不出来。 凤凛的话哽在了喉咙眼。 抽泣声此起彼伏。

上一篇   52第五十二章

下一篇   55第五十四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