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第五十五章 - 重生之宠妃

56第五十五章

“爱妃若是喜欢养些·····稀罕的宠物,朕命人替你寻来,何必拿着这只虫子?”凤凛最终用了稀罕这个词。 锦瑟当然不会因为凤凛一句话就把蛊虫丢了,这可是她费了不少力气才弄来的。 “不必劳烦皇上了,臣妾就喜欢这只蛊虫,还有皇上深夜造访是要臣妾侍寝的吗?”锦瑟不咸不淡的找了张椅子坐下,她后面的宫女已经很有眼力劲的退下并把门关上。 凤凛眉梢又是一跳,这句话让他想起了初遇时那句‘豪放’的话:“爱妃倒是越来不矜持了,也不知道丞相是怎么教导爱妃的竟然能养出爱妃如此真性情。” 凤凛本来想过去,但看到锦瑟似乎玩得不亦乐乎又停了下来,他倒不是怕,主要是恶心。 “把那只虫子丢掉!” 他突然想到一个可怕的未来:“爱妃不会是准备长期养着它吧?”就算他不准备在查清事情之前再宠幸锦瑟,可美人就是赏心悦目,什么都不做光看着也是享受,可想到这种景象要被虫子破坏,凤凛看虫子的眼神多了几分杀气。 “当然不是。”锦瑟的否决没来得及让凤凛松一口气就听到锦瑟的下一句“臣妾还等着把它弄成药酒送给皇上呢。” 凤凛一口气没上来,看锦瑟认真的样子,嘴角抽搐道:“真是难为爱妃时时刻刻想着朕。” 锦瑟终于把目光从虫子上移开:“为皇上补身子是臣妾的本分。”不补好怎么肆无忌惮的索取?锦瑟在看到琉璃公主的一瞬间就感觉到了她体内的蛊虫。 蛊王锦瑟也本不放在眼里,可是琉璃公主却是和她一样是难得一见的至阴之体,在她体内孕养的蛊王怎么会普通,况且琉璃公主备受南疆王宠爱,天才地宝不知道吃了多少,于是蛊王也被养的产生了灵智。 加上一些东西调制成药酒绝对是千金难求的珍品,延年益寿都是轻的,产生灵智的蛊王几乎可以归到妖族行列。看青岚的意思他们还要在皇宫带上十数年,锦瑟看凤凛的样貌,并不像是短命之人,可是看凤凛后宫中那么多妃子,锦瑟忧心他被掏空了身体怎么办?在她还在犹豫要不要给凤凛一些固本培元的丹药就看到了琉璃公主。 只能说;琉璃公主真的很倒霉。还有如果正值青年的凤凛如果知道锦瑟怀疑他某方面的能力,说不定真的会气吐血。 可现在也差不到哪去了,凤凛看锦瑟一本正经以及从来都是说道做到的样子,又厌恶的看了眼蛊虫:“朕身体很好,就不需要爱妃费心了。” 他是九五之尊,什么好东西没见过,让他去吃这种东西,凤凛真能恶心死了。 锦瑟已经打定主意要给凤凛补身子了,凤凛说什么她都会弄给他喝,她不是那种只会说的人,见凤凛说的这么斩钉截铁,她也不反驳,只是道:“皇上,现在天色已经晚了,不如我们就安歇吧。” 凤凛已经有段时间没碰她了,看凤凛到现在都没有碰她的意思,锦瑟也只好山不来就我,我来就山了。 凤凛瞅着锦瑟面无表情的脸,嘴里吐出极尽露骨的话,嘴角抽了抽,说道:“既然天色已晚,朕就先行离去吧。” 就见锦瑟小心翼翼的把血红色的蛊虫放在卓在上,往窗边来。 凤凛今天真的没有来和锦瑟滚床单的意思,虽然想到那句完美的身体他就一阵火热,可见到锦瑟一直在刷新的武力值,凤凛就觉得还是等暗卫有了消息在说吧。 他现在还是不怀疑锦瑟对他又恶意,否则按照锦瑟今天表现出的实力再加上他毫无防备,他早就成为牡丹花下鬼了。 可是想着是一回事,再加上锦瑟用笛音硬生生的把蛊虫从琉璃公主的身体里逼出来,凤凛虽不说对蛊虫所知甚祥可也知道也不是简单就能办出来的事情,至少他就做不到。想想锦瑟把剧毒的蛊虫当做玩物一样摆弄,蛊虫也乖巧的呆着她掌心,凤凛觉得后宫中美人都及不上锦瑟,可至少绝对是安全的,泻火多的是人赶着凑过来。 可锦瑟压根就没想过放凤凛离开,她也知道按她表现的出来的,凤凛只要脑子没病,短时间内是不会碰她了,那她的寒气怎么办?现在她寒气爆发了,她怎么动用功力压制?她自知目前她身体状况不好,青岚也提醒她不要妄动功力为好。 所以说,凤凛就遭遇了史上第一次被逼“上床”的戏码。 锦瑟一步步的凤凛的方向走,眼睛亮的出奇,凤凛被看的不着痕迹的退了一步,意识到自己的动作后,又移回原位:“爱妃是要送朕吗?” 锦瑟听到凤凛这么问,停了下来,想了想,突然转过身往后殿走,凤凛被锦瑟弄的莫名其妙,正要离去就看到锦瑟又出来了,手上拿着一本薄薄的册子,凤凛要不好的预感,他看着这本册子实在是眼熟。 果然,锦瑟这次直接走到凤凛眼前才停下,手上拿着的那本册子摊开,一对对赤、裸的男女用各种姿势纠缠在一起,男人专心的神态和女人陶醉微醺的脸画的惟妙惟肖,凤凛这下不止嘴抽筋,整张脸都有些扭曲。 他看着他冰清玉洁翩然若仙的宸妃娘娘道:“皇上,我们今晚就好好研究这本册子吧。” 芊芊玉指指着册子上的男女,懵懂无知似未知人事的少女,凤凛深呼吸一口气咽下火气。 他前段时间也看到了锦瑟在研究春、宫图,也听她说我们试试吧,可现在听来诱惑并不比第一次听来的少。 凤凛还来得及想好怎么拒绝,锦瑟已经直奔主题了,未涂蔻丹的素手直接伸向他扣得结结实实的盘龙扣。 凤凛身上还穿着宴会上那身正装,明黄的龙袍上灵巧的素手实在是考验他的意志力。 “锦儿·····”凤凛闭了下眼,手坚定不移的朝着锦瑟伸去,锦瑟手腕一翻,避开他的手,接着和繁复的盘龙扣做争斗。 结了半天,锦瑟才勉强解开第一颗,看看底下一溜的扣子,最近耐力下降的厉害的锦瑟想要不要干脆扯掉算了。 可凤凛动了几分火气,和美人芙蓉帐暖是每个男人都无法拒绝的,可是如果是被逼迫的,那这种滋味可就下降了几个等级。 凤凛见锦瑟无视他,再次向锦瑟的手打去,这次带上了几分内力,正巧试探下锦瑟的深浅。 凤凛打算的很好,可现实很骨感,锦瑟彻底不耐烦了,手灵活的再次躲过,灵气稍动,只见指尖稍动,盘龙扣一个个的掉落,转眼睛,就露出了里面的浅黄的内衫。 凤凛气的手发抖,也傻眼了:“爱妃可知道私自毁坏龙袍是何罪?” 锦瑟无辜的眨眨眼,手上的动作不停,凤凛深呼吸一口气,右手快疾如电的向锦瑟拍去,锦瑟也看出了凤凛今天非暴力不合作的态度,眼睛一寒,手上动作不慢,瞬间从凤凛身上离开,对上凤凛的手。 凤凛以前根本没想到锦瑟会武,主要是锦瑟完全看不出习武之人的特质,那日的剑气和今日隐含灵气的笛音都让他忌惮,手上虽留守几分,可也没留情到哪去。 只听哗啦一声,只听旁边的装饰用的花瓶哗啦碎了一地,外面守着的高公公听到了动静,正欲敲门问问,就听到凤凛低沉的声音:“没事!没有吩咐谁不要进来。” 凤凛这会脸色铁青,让自己的女人逼退半步,任谁都不会开心,看着面色没有一丝变化的锦瑟,再次向锦瑟攻去,这次是用了全力。 凤凛少时习武,比不上跑江湖,但经过战场的磨练,多了几分狠厉和果决,锦瑟闪过几分欣赏,她也没想过一国之君竟然拳脚功夫竟然不弱。 凤凛渐渐打出了火气,两个人的战场范围逐渐扩大到整个大殿,锦瑟不能动过多的灵气,单纯的拼,两个人一时似乎拼的旗鼓相当。 只是可怜满屋子的摆设,听着满屋子不时的叮当声,外面的高公公眼皮一跳一跳的,苦无凤凛刚才的命令只能在外面暗自揣测,这两位主子到底怎么了,不会是打起来吧? 不知道自己真相的高公公只能接着听着里面不时的东西倒地或者破碎的声音。 屋里的两个人已经把对方当做了死敌,招招不留情,锦瑟眼睛也在冒光,好久未打架的两个人都有些兴奋,屋里一片狼藉都是轻的,那些精致的玉饰大都化成了齑粉。 锦瑟随手抄过一个被震碎的椅子的一支腿,那些精妙的剑招一个个接一个用出来,笨重的椅子腿根部无法把那些精妙之处展示的淋漓尽致,但用剑用了几百年的锦瑟凭借这些就把已经处于下风的凤凛逼的放弃攻势。 凤凛眼里闪过不甘,只觉得眼前一花,脚下一个踉跄,直接倒地,然后胸口一痛,就见锦瑟那双他曾经着迷的玉足踩在他胸口。 “爱妃,敢这么对朕的人都已经死了。” 凤凛咬牙道,他没让高公公进来他相信锦瑟不会杀了他,更因为这样实在是没面子,被一个女人打败还踩在脚下。 觉得酣畅淋漓的锦瑟笑靥如花,嘴角的两个梨涡若隐若现:“皇上,愿赌服输。” 凤凛从没见过锦瑟笑的这么开心,一怔,马上又回过神来:“朕可没跟爱妃打赌。”见锦瑟还没有把脚移开的意思,再次咬牙道:“不知道爱妃能不能高抬贵脚?” 锦瑟仿佛没听懂凤凛的暗示:“皇上,您看外面夜冷露重,不如今晚就歇在芙蓉轩吧。” 凤凛没想到锦瑟还没有放弃这个,冷笑道:“爱妃未免太过于‘饥渴’了吧?”此话由一国之君说出来太过于轻浮,凤凛混在军营的时候,为了拉拢人心,一向会和士兵同吃同住,兵痞子的样子也学了□分,开起玩笑来颇有些生冷不忌,登基后为了面子倒是收敛了起来,今天被锦瑟这么一气,也就不顾什么都说了出来。 锦瑟难听的话听的太多了,眼皮都不抬一下,弯下腰道:“皇上,不如我们就在这就寝吧。” 沈贵妃说,适当的换个地方增加闺房情趣。 凤凛色脸更黑了。 作者有话要说:荌茜葆蓓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3-06-1809:54:19 书痴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3-06-1809:39:23 幕白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3-06-1809:11:35 boe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3-06-1722:56:06 盗盗飘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3-06-1720:30:33

上一篇   55第五十四章

下一篇   57第五十六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