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7第五十六章 - 重生之宠妃

57第五十六章

凤凛的扣子已经被锦瑟全弄掉了,再加上刚才的打斗,外面的衣物几乎全成了碎布条,稍微一用力,龙袍就从凤凛身上掉了下来。 锦瑟终于把脚从凤凛身上抬了起来,弯下腰屈膝跪坐在地上,芊芊素手再次伸到凤凛的里衣上,凤凛就这么眼睁睁看着锦瑟这么若无其事的扒他的衣服。 锦瑟迟疑了下,从袖子里拿出那本春、宫图,刚才在他们开打的时候被她眼疾手快的塞进了袖子,以前都死凤凛主动,锦瑟只要承受就好,看今天凤凛脸黑的样子,锦瑟遗憾的表示今天要她主动了。 凤凛不是不想动,可是锦瑟刚才不知道做了什么,他的身体现在还是麻麻的,他眼睛几乎冒火的看着锦瑟脸不红气不喘的翻阅着春、宫图,锦瑟犹豫了下,指着几个姿势问:“皇上,您喜欢哪个?” 凤凛下意识的顺着她的手指看去,之间赤、身裸、体的女人跨坐在男人身上,表情狂乱,还有几个也女上男下的姿势。 凤凛刚想抗议,就听到锦瑟自言自语的声音:“还是这个吧。”哪个?凤凛刚闪过这个念头,又听到锦瑟接下来的话:“这难道就是沈贵妃说的骑乘式,意大利吊灯体位是什么意思?” 凤凛顾不得思考锦瑟无意识透露出的内容,就看到锦瑟站起身慢条斯理的开始脱衣服,层层衣衫在她脚下逶迤了一地,完美的裸、体逐渐露了出来,凤凛的看的眼底逐渐暗沉,可偏偏和刚才性急相反,锦瑟的动作慢的凤凛恨不得把自己亲手起身把余下的衣衫尽数褪去。 凤凛刚做好心理准备,他临幸自己的妃子天经地义,现在的两个人的情况,凤凛选择性的忽视。 可锦瑟好似偏偏和他作对,锦瑟好像想起什么,突然从他身边离开,被撩拨的欲、火焚身的凤凛就这么看着锦瑟潇洒的放过最后一件里衫,他都能看到里面月白的肚兜,郁闷的几乎吐血。 锦瑟倒不是真的想要放过凤凛,她只是想到刚才被她遗忘了蛊虫,经过两个人的共同努力,室内已经很少有下脚的地方,那只蛊虫不知道被两个人弄到了那个地方。 锦瑟正犹豫要不要用神识搜搜看,就听到凤凛快吐血的声音:“萧锦瑟!你到底还把朕放不放眼里!” 凤凛气的眼前发黑,被女人打打败他忍了,看锦瑟娴熟几乎把战斗本能刻在骨子的剑法,他输的不算冤,看到锦瑟不达目的不罢休的架势,她扒他衣服,他也忍了,可现在他衣服扒光的不上不下的被扔在地上,是可忍孰不可忍!再好的脾气也被锦瑟磨光了。 锦瑟听到凤凛的声音,思考了一下,放弃了继续寻找,那种有了灵智蛊虫不会轻易死掉的,现在还是凤凛重要。 锦瑟就算在不在乎凤凛,也知道凤凛到底是一国之君,不能做的太过分,虽然在其他人看来,锦瑟做的可以诛九族了。 锦瑟最近心情起伏很大,被凤凛这么一说,当下回口道:“看来皇上也是饥渴很。” 把凤凛讽刺的话原封不动的奉还了回去。 凤凛好久没被这么顶撞过了,怒气沉淀后,眼底的暗色更加浓郁,锦瑟直觉不妙,所以直接飞奔到凤凛身上,嘴巴堵上凤凛的唇。 锦瑟的吻技无疑很生涩,凤凛却被撩拨的欲罢不能。 凤凛麻痹的身体已经稍稍恢复了些知觉,右手揽上锦瑟的腰正要反客为主,就被锦瑟强势镇压了。 凤凛忍着下腹的热浪,等锦瑟稍微移开唇之后道:“乖,手放在下边。” 现在他是破罐子破摔了,极品的美食就在嘴边,有没有危险性已经不是要思考的问题了,转而要想怎么让美食更加美味。 锦瑟出乎意料的听话,手沿着凤凛的身体往下,凤凛急促的喘了下,等好不容易锦瑟永远比常人温度低的手滑到下腹,就感觉到锦瑟又把手抽了回去。 “又怎么了!” 凤凛努力不让自己抓狂。 锦瑟无辜的看着凤凛:“臣妾发现了一件有趣的事情。” 凤凛不说话,眼睛死死盯着锦瑟,如果现在她现在说她不要做了,他明天说什么都会把这个可恶的女人关起来! 锦瑟微微一笑,又俯□,放开凤凛的手,让他把还挂着的衣物扯去,但没让凤凛把她压倒,而是接着做刚刚未完成的事情。 等外面心惊胆战的高公公听着里面传来的喘息声和皇上时不时压低声音的咒骂声,高公公很识相的退了几米。 想到前面叮叮当当的声音,高公公的心又提了上来,皇上不会猴急的在地上直接‘办事’了吧? 地上绝对是有瓷器的碎片的! 凤凛睁开眼,看到一地的狼藉,稍微还有几分迷茫的眼睛立刻利了起来,正欲起身,就感觉到背上一片刺痛,还有腰有些酥软,凤凛的脸顿时扭曲了。 待看到了披着昨日的衣服好整以暇的坐在最上面还完好的美人榻上锦瑟,脸色更扭曲了,他觉得这辈子他都没这么丢脸过,被一个女人压在身下不可恨,从没有玩过这个姿势的凤凛承认自己也爽到了,可是为什么最后是他晕过去的! 凤凛看到锦瑟就没好脸色,倒是锦瑟一晚上没有丝毫的疲惫,倒有些容光焕发的感觉。 凤凛没注意看锦瑟的脸色,只是道:“爱妃就这么对待朕?” 把他扔在地上,自己一个坐在榻上,凤凛觉得自己在不做点什么,自己的威严就要荡然无存了。 可现在光着身子太没威严了,扫了下已经成破布的衣服,正要让高公公的进来,转念一想,又改了口:“爱妃为朕寻件衣服过来。” 锦瑟也是刚起来没多久,见凤凛醒了,随手扔过去一件衣物,是昨日退下的斗篷,凤凛皱了一下眉,忍了忍,披上了。 凤凛觉得最近自己又体会到了还没有登基的时那种憋屈和隐忍,今日醒过来,昨日的种种从脑子过了一遍,正准备按下疑惑从长计议,不料看到锦瑟和没事人一样拿着昨日的那本册子看,研究一样的态度让凤凛又想到昨日锦瑟跨坐在他身上,他憋的脸色发红,汗水直流,她却不紧不慢的拿着册子不时的询问喜欢哪几个姿势。 他只想她快一点好不好! “爱妃昨日还亲切的提到沈贵妃,看来沈贵妃并不是欲想杀害爱妃的凶手。” 听到锦瑟那么说,他就有些不对劲,一旦说出来,一切就自然而然的说出口:“爱妃的剑法到底是承自何门何派?沈贵妃也没有这么这么厉害的武技吧,更遑论教导爱妃了,爱妃的从哪里习得字,爱妃好像没上过族学吧?” 凤凛是被气昏了头,不然不会这么直白的质问。 锦瑟听到凤凛的质问,眉头都没皱一下,只是转过头看向凤凛:“皇上还是先把你腿上蛊虫拿下来吧。” 凤凛一怔,立刻往大腿上瞧,他现在终于知道昨晚锦瑟说的那个有趣的事情是什么了,只见那个血红色的蛊虫正静静的躺在他大腿上。 脑子里轰的一声又炸开了。 “萧锦瑟,这个是有毒的!” 昨日见了怎么不提醒他!凤凛的思绪无可抑制的又转到了弑君上。 脑子混乱的凤凛竟然忘了把蛊虫打下来。 锦瑟无辜一笑,轻轻道:“过来。” 凤凛正欲过去,就看到蛊虫颤悠悠的从他腿上飞起来,才知道锦瑟说的是它,变幻莫测的看着锦瑟。 锦瑟宝贝似的伸出手,等蛊虫落在手心。 “萧锦瑟!” 锦瑟听着凤凛看似平静的声音,知道这是怒极了,慢悠悠的道:“皇上放心,它没咬您。” “爱妃还没有回答朕之前的问题。” “臣妾不想说谎,臣妾能不回答吗?” 凤凛阴冷的看了锦瑟一眼,锦瑟想了一会道:“臣妾总会告诉皇上的,皇上何必急于这一时?” 等她要走了,如果他还没死的话,总会告诉他的。 “爱妃以为朕会让一个可以说是一切未明的女人留在身边吗?” “皇上已经留了。” 凤凛气的直接甩门而去。 “皇上,您还只披着件斗篷·····” 等凤凛走了,锦瑟才似乎反应过来过来,喃喃道。 “哎,这次被你害惨了。”确定凤凛真的走了,放下手心的蛊虫,总空间里拿出那只从陆良媛那里得来的木牌。 她自从生了青岚,情绪起伏都是逐渐增多了,最近的不对劲让她没有放在心上,可是昨日和凤凛交、欢时,才突然觉得不对劲,她差点走火入魔。 最近有些控制不住的自己行为只觉得自己是压抑过了,根本没想过自己着了道。 木牌上刻着一个隐晦的阵法,稍不注意就会忽略,因为只对修真人起作用,她没从陆良媛身上发现异常,这个阵法也没有大用,如果是原先的修为她根本不会不会出现这样的情况,阵法会影响人的心神,对意志坚定之辈没用,锦瑟也是最近心境有了破绽才让它趁虚而入。 这个木牌让锦瑟这么宝贝自然不是凡物,无尽大陆有个琅嬛仙府,每千年打开一次,但只有持着木牌的人才可以进入,她根本没想过会在这会在这碰到一块,无尽大陆也不过?/li> 作者有话要说:我都说锦瑟不正常了·····接下来是封妃大典,再之后是春猎,锦瑟又开始欺负人,又有人要倒霉了,妹纸们猜猜是谁倒霉

上一篇   56第五十五章

下一篇   58第五十七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