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第五十七章 - 重生之宠妃

58第五十七章

凤凛走出了门就冷静了下来,他毕竟做了皇帝这么多年,就算一时气急事后也会很快反应过来。 高公公却被凤凛吓傻了,斗篷是锦瑟穿的,凤凛高了锦瑟一个头,凤凛穿上自然不会合身,还有凤凛还忘了一件事——他忘了穿鞋。 高公公看了一眼就果断的低下头,上司的笑话不是好瞧的,一个不小心名都得丢在那。 “去······给朕找件衣服还有鞋。” 高公公低着头没看清凤凛的样子,从声音上听不出喜怒,也不敢妄自揣测两位主子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嗻。” 高公公利落的请安离去,庆幸他幸亏原先遣散了奴才,不然今日皇上可能又要大开杀戒了。 凤凛被外面的凉风一吹,混乱的思绪更加清晰,再次把事情过滤了一遍,可是现在天气是深秋,凤凛被风吹的打了一个寒颤,回头看了看毫无动静的门扉,本来下来的火气又有上涌的趋势。 “好,很好。” 回来的高公公就听到皇上这两句话,本来就低的很低的头这下低的更低了。 “告诉内务府,宸妃封妃大典就按照贵妃的等级来办,礼服也从新制定,赶不及不要紧,要钦天监从新测定吉日。” 凤凛看着礼部呈上的章程,对高公公吩咐。 高公公应下,心里犯嘀咕,看万岁爷那日的表现和最后丢下的两句话不是应该厌弃字宸妃娘娘,高公公都已经做好了皇上下令取消册封大典的准备了,谁知结果完全相反,果然改了主意,确是更加隆重而已。 “还有,不是下面又上贡了几匹蚕丝流霞绸吗,全送到芙蓉轩去。” 高公公还在想皇上的用意,再次听到皇上声音,身体一抖不再猜测。 “嗻。” “南疆送来的那枯木龙吟琴,那几匣子珍珠和宝石也都送过去。” 等高公公走了之后,凤凛敲着桌子似乎在等着什么,直到一道黑影无声无息的再次出现跪在地上。 “还没有消息么?” “属下无能。” 凤凛说不出来什么表情。 “查不出来就不要查了,下去吧。” 以前做的天衣无缝,他不信在后宫中还会毫不破绽。 锦瑟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也很惊讶,她都已经做好凤凛反悔的准备了,谁知道他竟然像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一如既往的宠爱,甚至比以前更加偏爱她。 锦瑟看着宫女手里捧着的绸缎,一共三匹,蓝色绿色红色都是流光溢彩,在阳光下可想而知何等美轮美奂,摸上去也是触感极佳。 “娘娘,这是蚕丝流霞绸,每年也就产三匹,这三匹是今年最新的,皇上全都送到了娘娘这里。” 一旁的太监笑的跟朵花似的,当然宸妃娘娘是如今宫中看起来得皇上宠爱的人,这样的主子的大腿当然要抱紧,多少人要巴结这位主子,可惜这位主子深居简出,这次得了机会在主子面前露脸,太监当然开心。 锦瑟也就是摸摸,就好似不在意的看向一旁的十大名琴之一的枯木龙吟,那几匣子的珍珠和宝石她根本没放在眼里。 蚕丝流霞绸在凡人眼里看着珍贵,锦瑟根本看不上眼,倒不是锦瑟觉得她不漂亮,,说来,论玩乐和工艺品的精巧,修真界很少有人能赶上凡世,修真界更注重实用,动不动闭关几十年,谁来欣赏你的衣衫是否美丽,对着石壁吗? 这样一匹美丽绝伦的布匹在锦瑟眼里还及不上加上几重防御法阵的素白的裙子,尤其是她后来注重绝境在探险,那几件刻了法阵的的裙子不仅可以防尘更加抵御了不少随时可能来袭的妖兽攻击。 那几下匣子宝石珍珠更看不上眼了,能炼丹么?能增加修为吗? 保养完好的手指抚上琴弦,连珠式,杉木制,琴体园中带扁漆色断文,指尖猛的按住其中一根琴弦,低沉又隐隐带着清越。 “好琴。”锦瑟不懂琴,但这并不妨碍她欣赏。 “回娘娘,这是十大名琴之一的枯木龙吟。” 太监见锦瑟对琴感兴趣立刻谄媚的凑上前说道。 白苏和连翘对那日的事情并不知道,但这并不妨碍她们猜测,尤其是在那屋子无处落脚的狼藉让白苏眼皮子跳了好久,可怎么都没等到消息,让白苏稍微放下了心。 “可惜了。”等白苏送太监走了之后进门就听到了锦瑟这句话,实在不懂锦瑟说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锦瑟是在说这琴落在她手上可惜了,琴她也是略懂一二,,还是为了研究音杀之术才学的,这等好琴落在之它懂它的人手中才会才不会明珠暗投。 “罢了,日后给你寻个好主人。” 锦瑟安抚似的摸摸了琴弦,她看得到这里面隐隐有器魂形成,这等自然生成的器魂真的是难能可贵,没想到她竟然遇到了。 说起来,自从到了这个时空,她的运气一直很好。 “娘娘·····” 在角落里的四月突然欲言又止。 锦瑟看向四月,四月似乎下定了决心:“娘娘,皇上最近的态度好像不对。” “本宫明白。”锦瑟的话让四月又息了话。 四月说的很隐晦,锦瑟听的明白,凤凛似乎疯了一样把最好的东西赐进了芙蓉轩,这种不同寻常的态度让宫里的大多数人都绷紧了神经,原先凤凛除了修建宫室这件事情其余都是宫妃的容忍范围内,这次皇上隐隐有种除了锦瑟谁都不要的态度让所有人都急了。 宫妃其实早急了,皇上从宠幸了锦瑟就没碰过她们一根手指头,怀了孕皇上都得了空子就过去,她们不想跟正在兴头上的皇上过不去,芙蓉轩也是滴水不漏,她们找不到机会,没关系她们等。等锦瑟生了孩子,过完了月子,皇上第一个宠幸的女人还是她,她们有些坐不住了,不会皇上真准备只要她了吧?可是舞御女成功把皇上勾到了,虽然最后被宸妃给破坏了,可是有了一就二,难道宸妃还能次次都赶到不成? 李贵嫔和刘小仪的事情又让她们暂时停下了勾引皇上的计划,可是谁知她们的计划还没实行,皇上仿若太宗皇帝宠爱莲妃似的那样把所有东西都送到芙蓉轩供她挑选,事后才轮到她们,这让她们产生了前所未有的危机感。 皇上那可真的是视莲妃为掌中宝,后宫三千在莲妃死后都没碰一下。 后宫女人那么多,就皇上一个男人,这已经是僧多肉少了,你竟然还想吃独食!她们还年轻,这辈子注定在后宫中度过了,也就巴着皇上的宠爱才有个念想,这下子连个念想好像都没了。 当初在她怀孕的时候就不应该瞻前顾后,不然也不会像现在这样子皇上似乎全然陷入情网,眼中好像只有宸妃一个其余都是尘土的样子,听说皇上把当初太宗皇帝给莲妃打造的那套自从莲妃死后就尘封的一套首饰又送到了芙蓉轩! 不知道多少人悔的肠子都青了。 不对啊,前几日皇上还想要宠幸舞御女,难道最近又发生了什么事? 一向稳坐钓鱼台的皇后都急了,当初莲妃死了也只是追封为皇贵妃,因为她出身低贱,可这位宸妃可是丞相之女,虽只是庶女,可是记载嫡母名下充作嫡女做皇后不是不可能。 她容忍沈贵妃容忍淑妃容忍宸妃,只是因为她们只是宠妃,在皇后失宠的情况下,后宫百花齐放才是最好的选择,一个个的宠妃根本不会动摇她的后位,皇上也不过是贪一时新鲜。 帝皇无情这个道理,皇后悟了十几年终于懂了。 可现在皇上大肆宠爱一个妃子,一切用度都马上比照皇后了,这是不是她代表她的后位已经马上到头了? “嬷嬷,你说本宫是不是做错了?” 宸妃样貌确实让她有些犹豫要不要在她地位还没有彻底稳固前做些手脚,可是那时淑妃生下三皇子,沈贵妃嚣张跋扈,让皇后决定让她分宠,三足鼎立是最牢固的。 可是接下来,沈贵妃身死,淑妃被圈,宸妃一家独大,让皇后如芒在背,可是那时候皇上已经把芙蓉轩的上下换上了他的人,她这个皇后是不能犯下任何错,否则本来就不喜她的皇上不介意赐给她一道圣旨。 接下来皇上表现对四皇子的特殊没让她警觉,倒是皇上决定为宸妃修建宫室的消息让皇后倒吸了一口气。 她还是忍了下来,毕竟宸妃的名声在朝臣中已经够差了,立后是绝对不能的。 可现在皇上一副情根深种的样子,皇后彻底不能忽视了。一个男人为了一个心爱的女人会做什么,看太宗皇帝几欲废后就看出来了。 “娘娘没错。”嬷嬷只能这么说,皇后也真的是无奈,她做什么都必须三思,在没有万全把握下她必须按兵不动。 “本宫必须冷静。”皇后喃喃道,她知道现在她最需要的是冷静,就是这份冷静让她在后宫中保持着后位这么多年。 “淑妃关了这么久,想来也已经悔过了。”皇后安静了会儿,突然说道,“宸妃前几天不是还让皇上免了萧良娣的罪吗,听太医说现在已经大安了,正好琉璃公主住的钟粹宫不是正好挨着延禧宫,听太医说,琉璃公主也已经醒了过来,本宫也正好去看看。” 皇后正这么说,就听到外面的小宫女急匆匆的过来,不等皇后问话,宫女就宣布的了结果:“皇上刚刚下旨,封琉璃公主为静妃。” 不是四妃?看来皇上是不喜这位琉璃公主了,不然皇上也不会吝啬个四妃之位了。琉璃公主身为南疆第一美人自然不错,能分宸妃的宠自是最好不过的,更何况,这两位经过宴会这一出可就是结了死仇。 可转念一想,思及当日的情形,皇后也有些恶心,皇上不喜欢也情有可原。 小宫女看了看皇后,又把剩下的圣旨复述了出来。 “还有,皇上说内务府和礼部都在为宸妃准备封妃大典,静妃娘娘的封妃大典就一切从简。” 作者有话要说:妹纸么咱们捋一捋。刚开始锦瑟冷心冷清,渡劫失败重生,让她有恢复了可能,狼大于情感格外谨慎。接下里怀了青岚,青岚让锦瑟的七情六欲大幅度的恢复,但还有没有彻底正常,又遇到了沈贵妃,解开心结,受嚣张跋扈的沈贵妃有意无意的引导和影响,让锦瑟可以嚣张的可以向皇上要求修建宫室,以上沈贵妃是沈贵妃的言传身教,再加下受木牌影响,有些走火入魔,情绪失控,情感处于主导地位有些不受控制,频临走火入魔,之后锦瑟发现破除心魔,但现在还没有彻底恢复正常,栖梧出场的时候才会彻底正常······以上是说我没瞎写女主的性格,打负分的妹纸手下留情吧,让作者准备考试还挤出时间码字的空当看到负分真心影响心情,不想看的就挥一挥衣袖,不要留下一丝痕迹的走吧·····

上一篇   57第五十六章

下一篇   59第五十八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