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9第五十八章 - 重生之宠妃

59第五十八章

又是一年的大雪纷飞,芙蓉轩周围的嫔妃都搬迁的差不多了,现在整日叮叮当当的动工声,也就这几日雪大了,工匠都停了工,锦瑟在芙蓉轩呆了一段时间就果断的听从凤凛的建议搬到了承乾宫。 本来锦瑟还不想搬的,她只要专注起一件事情很少能关注其他事情,叮叮当当的修葺声她是不放在眼里的,可是因为嫔妃见外男是要避讳的,宴会的时候嫔妃和朝臣不仅隔得远中间还放着屏风,工匠全是男人,为了避免麻烦,她们只能呆在芙蓉轩不能出去,因为锦瑟下了死命令,芙蓉轩一切都必须按照原先的样子,芙蓉轩就没有动工,但一整天一整天的呆在芙蓉轩也是折磨。 锦瑟不怕,可是底下的小宫女和小太监可是怕的,一段时间下来负能量让锦瑟觉得心神烦躁,凤凛就在晚上好像有意无意的问锦瑟要不要搬迁到承乾宫,既意料之中也在意料之外的锦瑟一口答应了。 承乾宫历来是皇帝的居所,备受太宗皇帝宠爱的莲妃都没机会入住,锦瑟绝对是本朝一来第一次入住的嫔妃。 “御史又在弹劾本宫?” 锦瑟懒洋洋的窝在软榻上,皇上的一切都是明黄的,底下的软榻也是理所当然是明黄的,也只有这位宸妃能够若无其事的躺在上面。 “是,这次还弹劾的萧丞相。” “哦?”锦瑟似乎来了兴趣,示意小宫女快说,来了承乾宫,芙蓉轩原有的侍女都没来直接用承乾宫的宫女,原本伺候惯皇上的侍女本来向想拿大,在锦瑟直接把原先的大宫女扔进了慎刑司换上了白苏,皇上什么话都没说,剩下的人全都乖了。 小宫女就是原先承乾宫伺候的,承乾宫伺候的不仅要后人脉后台还必须有眼色,小宫女一看锦瑟似乎有兴趣,立刻识趣的说道:“弹劾丞相结党营私,御下不严纵容下人为恶,还有,”小宫女又看了锦瑟一眼,才道:“管教不严,草菅人命。” 锦瑟挑眉,“听说是丞相夫人打死了个下人,那个下人的母亲本就是寡居,这下死了儿子更是断了后路,直接以身撞了鸣冤钟。”不然也不会闹得这么大。 “丞相夫人为什么打死了那个人?” 小宫女为难了,她也不知道具体的消息,早朝刚下,能打听到这么多消息全靠她是在承乾宫当值的。 不过,听到锦瑟对于林夫人生疏至极的称呼,小宫女不着痕迹的垂下头。 “娘娘,萧良娣跪在外面求见娘娘,说是不看到娘娘就不起身。” 连翘突然从外面进来对锦瑟说道,身上还有几朵雪花,刚出去一会儿就落了这么雪,可以看出雪下的是多大。 “自己一个人?” 连翘:“不是,还带着几个宫女。”迟疑了下,又说道:“好像还有舞御女。” 萧如梦在锦瑟浩大的封妃大典之后就放出来了,锦瑟也懒得管她,听说是恢复正常了,舞御女是住在芙蓉轩周围的后来搬到了萧如梦旁边,听过连翘说过,这两个人不知道怎么就凑到一块去了,整日好的跟一个人似的。 但只要不来烦她,锦瑟全当看不到。 只是连翘却是疑神疑鬼,她曾将被萧如梦罚在冰天雪地里跪了一个时辰,毒于萧如梦原先倒霉,她是最开心的。听到萧如梦出来,她是如临大敌,整日忙着盯着萧如梦的一举一动,时不时在锦瑟耳边念叨几句,一来二去,让锦瑟对于萧如梦的情况也知道一个大概。 锦瑟没有在意连翘的话,而是对连翘说道:“一个小人物你这么在意,你让本宫以后怎么放心你。” 平日里萧如梦一个平常的举动她都能掰出阴谋来,这种过分的关注让锦瑟也有些警觉这可是心魔产生的前兆。 连翘身体一颤,低头说道:“是,主子。” 小宫女听的迷糊,但不妨碍听出锦瑟话里的对萧如梦的轻慢:“娘娘,萧良娣毕竟是您的姐姐。” 心里再不在乎,面上也必须是其乐融融,往日也就罢了,这次萧如梦直接跪在了承乾宫门口,锦瑟如果不管萧如梦,那明日····· 锦瑟听得出小宫女话里的含义,在宫里呆的久了也听得出小宫女暗地里投的橄榄枝,以前承乾宫的宫女对她只不过但求无过,她是一个随时可以搬出的住客,可是随着日子的加长,她们倒是却来却恭敬,这个小宫女第一个向她提醒的。 “不用管她,她喜欢跪着就在那跪着吧。”锦瑟起身,走到窗前,屋里烧着地龙,穿着单衣也不热,锦瑟就随随便便的套了件衣服,外面罩了件长袍,起了身,身后的长袍长长的拖在地上,地上还铺着厚厚的绒毛毯,一切都是舒适为目的。 饶是锦瑟也不得不感概,凡人的享受功夫真是她们远远不及的,以前锦瑟住的是什么?山洞!最开始是在玄冰洞里修炼,有一段时间倒是住在修建豪华的无极魔宫里跟着无极魔尊研究东西,后来她离开了无极魔宫,直接找了个山洞当做洞府。真正的山洞,墙上什么都没有,她只当是闭关的场所,在外历练有了感悟直接回去闭关,闭关好了,再去巩固境界游历,在外更是以天为被,地为床,可以说锦瑟所有的家当都是随身携带,在宫里呆了这就久,锦瑟都怀疑她能不能恢复到以前的生活习惯。 小宫女好想说什么,就听到白苏说道:“大小姐倒是变了许多,以前她都是从来不和出身低贱的人来往。”这个出身低贱的人当然包括锦瑟。 锦瑟推开窗,凛冽的寒风夹杂着雪花吹进屋里,让所有人都打了个寒颤。 “贵妃娘娘以前到说过,皇宫就是个大戏台。”四月细声细气的出声,“娘娘,看时辰,皇上快回来了。” 这位挑着这个时辰过来,可不那么简单。 “回来回来吧。”锦瑟没有关上窗户,看着在雪地里那两个跪着的身影。 凤凛打的什么主意,锦瑟原先可能疑惑,现在也能猜到几分,她从来不是蠢人:“皇上不会管她们的。” 她们最好晕过去,这样她的罪名又多了一个,凤凛要的可不就是这个结果。 “至于本宫的名声,已经够坏了,本宫也不介意再多上那么一条。”论阴谋,十个锦瑟也赶不上从小就浸淫其中的凤凛,她奉行的从来都是一力降十会,沈贵妃说的对,已己之长击彼之短当为上上策,她的实力已经暴露了一点,她不介意再多暴露一点。 凤凛想让别人逼她露出破绽,想要她成为公敌,也要看她们够不够让她出全力。 “你说,朝臣什么时候忍不住,让皇上下旨让本宫自缢。”锦瑟漫不经心的的关上窗户,又窝回了软榻。 小宫女身体一抖,忙笑道:“娘娘说什么呢,皇上可舍不得您。” 整日整日的窝在一起,好像没了这位主子就会死去的样子让多少朝臣愁白了头发,就怕再出一个安禄山,皇宫里的这位他们管不到,除了弹劾什么都不能做,但她爹还在外面呢!整日扒着脑袋找萧丞相一脉的麻烦,这一段时间来,萧丞相的势力折损过半,萧丞相也愁,这次事情更是雪上加霜。 锦瑟似笑非笑的看了眼小宫女,如果她告诉别人她们整日呆在一起是为了打架,恐怕没人信,可真的事实。 凤凛本来就对武艺不怎么在意,登基后尤甚,就像他说的,武艺再高也不过是他手上的一把利刃,他只做握刀的人就好了,只是输在自己的女人身上,让凤凛死活就是咽不下去这口气。 在练武场的时间明显加长,回到承乾宫在被锦瑟打击,然后再接再厉,如此循环。 “胡修华怎么样了?”锦瑟突然转变话题,问道。 小宫女脸上的笑意一僵:“听说身上的伤还没有好。” 胡修华被锦瑟教训了一顿之后明显没有学乖,再次找麻烦被锦瑟命人打了二十板子之后现在还没有出来。 “所以说,有的人就是学不乖。” 小宫女总觉得这句话话里有话。 “静妃怎么样了。”锦瑟又问道。 “听太医说,这月就能大安了。”蛊虫是用琉璃公主的精血养的,被锦瑟生生逼出体内,元气大伤,又听闻她的封妃大典降了几个档次,一病不起,这个月才算好。 “过几日就是除夕宴了吧。” “是,听御膳房的小太监说,这几日可忙了。”小宫女不知道锦瑟问这话是什么意思,只能顺着锦瑟话说到。 “那静妃的膳食这几日就免了吧,病刚好,刚好空空胃。”锦瑟似乎在说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 “······哈?” 小宫女傻乎乎的看着锦瑟。 “好像从三品以上都有自己的小厨房?” 小宫女愣愣的点着头。 “那个也不用生火了。”轻描淡写的语气让小宫女打了个冷战,这是准备饿死静妃? “下去吧。” 小宫女不敢再耽误,满肚子疑惑的出去了,这位主子传闻中狠辣无情,相处久了也就知道,只要不惹她,她脾气一向是很好的,也从来不挑刺,收拾嫔妃也只会是犯在她头上的时候,可这次静妃娘娘一直在钟粹宫养病,没听说过找宸妃娘娘的麻烦啊。 小宫女不死心的想了一圈,还是没想到,只好放弃,亲自去钟粹宫宣布宸妃娘娘的旨意,她都可以预见到钟粹宫里太监宫女不可置信的神情了。 路过看到还跪着的萧如梦和陪她一起跪着,一派姐妹情深似的舞御女,眼睫垂下,掩饰住不屑。 作者有话要说: 据说有妹纸看不到最后几段:小宫女不敢再耽误,满肚子疑惑的出去了,这位主子传闻中狠辣无情,相处久了也就知道,只要不惹她,她脾气一向是很好的,也从来不挑刺,收拾嫔妃也只会是犯在她头上的时候,可这次静妃娘娘一直在钟粹宫养病,没听说过找宸妃娘娘的麻烦啊。 小宫女不死心的想了一圈,还是没想到,只好放弃,亲自去钟粹宫宣布宸妃娘娘的旨意,她都可以预见到钟粹宫里太监宫女不可置信的神情了。 路过看到还跪着的萧如梦和陪她一起跪着,一派姐妹情深似的舞御女,眼睫垂下,掩饰住不屑。 谢谢花花的文案,谢谢小小的封面和专栏,还有十七抱抱,亲个 澜沧zero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3-06-1921:18:33 ccc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3-06-1821:24:48

上一篇   58第五十七章

下一篇   60第五十九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