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第五十九章 - 重生之宠妃

60第五十九章

理所当然的凤凛回承乾宫的时候遇到了和满脸苍白摇摇欲坠的萧如梦,舞御女以及,满脸委屈来哭诉的静妃。 凤凛确实和锦瑟想的那样不想管萧如梦的,可是有了静妃他就不能视而不见了,头疼的让她们进了承乾宫。 “几位爱妃是怎么了?”凤凛边走边问道,心里已经很清楚了,这里面肯定有锦瑟的原因。 静妃听凤凛这么一问,本来还欲掉不掉的眼泪刷的掉了下来,一张小脸煞白,似乎是匆匆而来,身上也没穿厚实,更显得身体单薄:“臣妾一直在钟粹宫养病,不知道怎么得罪了宸妃姐姐,宸妃姐姐竟然····”似乎是有些难以启齿。 任凭静妃再娇柔,可是凤凛只要一想到那晚的情形,就一阵难受,反正南疆公主也只是一个象征,他只要好吃好喝的供着她,短时间死不了就好了,不然怎么让南疆王安心,不知道想到什么,凤凛脸上闪过一丝利光,转眼又恢复了笑容满面:“锦儿怎么了,锦儿一向懂事,如果误会了爱妃,爱妃只要好好解释,锦儿定会和爱妃冰释前嫌。” 凤凛这话说的让在后面的高公公听的嘴角都抽了,懂事?可恐怕是和宸妃着实打不上边。 而且,宫里谁都知道宸妃险些要了静妃的命,这可是杀僧仇,静妃要是能原谅宸妃,傻子都不信,还冰释前嫌。 而静妃听的确是心里一抽,宸妃懂事,那她做什么就是不懂事了? 静妃还想说什么,凤凛已经不准备让她开口了,转而问萧如梦道:“萧良娣找宸妃有什么事么?” 这称呼转变的,让萧如梦感觉心里又被捅了一刀,都是那个贱人,如果不是她,今日的一切都是她的,宠爱,地位,权利,可是如今她却是卑微如尘,萧如梦掩盖在袖子的手紧紧的握在一起,告诉自己,这次一定要沉住气,这次操作的好说不定还能重新获得皇上的怜惜:“回皇上的话,妾是想起往日的一切,深感未尽到姐姐的责任,来求宸妃娘娘宽恕妾以前的不懂事。” 她知道,现在她什么都没有,她现在求皇上饶了母亲根本没用,而且后宫不得干政这个牌子还在后宫门口竖着呢。 凤凛不说相不相信这个说法,只是微笑的说道:“萧良娣有这个心就好。” 说着,已经到了门口,外面守门的小太监急忙打开门,热潮铺天盖地的而来,和外面天壤之别。凤凛疾行一步走到锦瑟面前:“锦儿可有好好吃饭?外面冷,锦儿还是好好呆在屋里就好。” 这种不公平待遇时不时的在众嫔妃眼前上演,刺激着所有脆弱的神经,可前仆后继的嫔妃用她们的血泪只证明了宸妃娘娘的不可撼动的地位和冷酷无情的心性。 锦瑟只是用眼角扫了一眼凤凛,看的凤凛眼里冒火,这种面无表情只用眼角扫视人的看人方法绝对是狂拉仇恨值,凤凛心里暗道,最近一段时间找宸妃的麻烦的妃子再创新高,绝对不止他的功劳。 锦瑟虽然破解了木牌上的法阵——着实废了很多力气,在不损害木牌本身的情况下,把那个隐秘的法阵损坏对于锦瑟来说绝对是个技术活,可是想到已经在凤凛面前暴露了,随着逐渐恢复以前被压制的恶劣性格又如雨后春笋般冒了出来,锦瑟也懒得在凤凛面前掩饰了,这也是凤凛被气的越来越火大的原因。 静妃也瞧到了满屋子的玉器珠宝,古董书画,眼里闪过不甘,一咬牙,止住的眼泪又哗哗的掉了下来:“宸姐姐,妹妹究竟是如何得罪你了,你先前抢夺蛊虫妹妹都不计较了,可是你为何非要置妹妹于死地?” 说完,膝盖一曲,扑通一声跪了下来:“皇上,您一定要和臣妾做主啊,宸妃娘娘先前让御膳房停了钟粹宫的膳食,又让宫女去钟粹宫说是小厨房也不能开了,这不是生生逼臣妾去死吗?” “如果臣妾真的得罪了宸妃,臣妾也无话可说,皇上,可您也看到了,臣妾一直在钟粹宫养病,臣妾又是初到宫中,哪里能·····”收买宫女给宸妃下绊子。没说完,静妃又哭了起来,先前损耗的元气还没有完全恢复,脸色还是苍白的,现在还是一副下一秒就要晕倒的娇弱样子,凤凛要是原来,肯定会去扶一把,可是静妃偏偏又提到了蛊虫,凤凛偏过脸,深情款款的看着锦瑟。 锦瑟就没从软榻上起来,原先凤凛身上还飘着一两朵雪花,进里屋就融化了,锦瑟离的近,有一些蹭到了她的睫毛上,她半垂着头,露出的侧脸冰雪般苍白,秀丽的侧脸美丽蛊惑,凤凛心一跳,他的这位宸妃确实美的天怒人怨,让一次次准备用暴力手段的他软化。 “·····拿给她。”锦瑟突然道,把所有人吓了一跳。 白苏疑惑的看向锦瑟,锦瑟抬起头,冷冷的看向桌子上摆的一盘糕点,糕点做的分外精巧,外面是金黄的更让人食欲大动。 静妃的哭声戛然而止。 白苏心领神会的把糕点端到静妃面前,静妃却好像看到了什么怪物一般,眼睁的老大,恐慌的情绪让人一瞧便知。 “宸姐姐·····这是什么意思?” “吃了它。”同样的言简意赅,静妃却又惊恐的往后缩了一□子。 “宸姐姐·····” “吃。” 静妃看到锦瑟绝度不会轻易更改的样子,脸一沉,也没了先前的可怜兮兮:“宸姐姐,皇上还在这呢,您就这么光明正大的陷害嫔妃吗?妹妹刚刚踏进这里,姐姐就逼妹妹吃东西,是何居心?” 最后一句话却是看是凤凛说的,一副凛然不可侵犯的样子如果一开始就是这个样子,凤凛说不定还相信一下,经过刚才那一幕,凤凛再蠢也知道这盘糕点有问题,而且和静妃脱不了干系。 “喂她吃下去。”锦瑟这次是对伺候的宫女说的。 “皇上!”静妃冲着凤凛尖叫道。 凤凛被她这么一叫,不能再做隐形人了,对锦瑟说道:“锦儿为什么非要她吃下这盘糕点?” 这也是他好奇的,他知道凭着锦瑟的心性,糕点是有问题,可是他最感兴趣是锦瑟是如何发现糕点是有问题的,看糕点可是一动未动,而且承乾宫是怎么混进有问题的东西的,这才是最重要的,如果锦瑟没发现,他吃了怎么办? 凤凛的雷达瞬间打开。 没有凤凛的吩咐真没人敢强行喂静妃东西,这位好歹也是八妃之一啊。 锦瑟却没有回答凤凛的话,而是问一直沉默站着的萧如梦,比起上次见,萧如梦不止受了整整一圈,整个人穿着厚实的冬衣都有些形销骨立的味道。 “你来这做什么?”漫不经心的调子带着上位者的威严。 萧如梦现在可不是原先被林夫人捧在手心里哄的大小姐了,清醒之后想起疯了的被人群轻慢的日子就是满心的痛苦和仇恨,性子也隐忍了很多,听到锦瑟这么惹人火大的话也只是恭敬的行礼,乖巧的道:“只是想妹妹了,来看看妹妹。”对原先跪在雪地的事只字未提。 “哦,本宫还以为你是为丞相夫人求情的。” 这确实是萧如梦的本意,在后宫立足,家族,美貌,心机,缺一不可,她不可能看着丞相府分崩离析,她相信锦瑟也不会让丞相府倒塌,可是丞相夫人的下场就不一定了,在她想来,锦瑟一定很乐意换个丞相夫人。 对于锦瑟来说,没有差别,新的夫人也许还要讨好她,可是她没了母亲就什么都不是了。 听到锦瑟这么直白的提起,萧如梦不能如愿的等凤凛走了之后再说了,直接跪在地上:“妾知道娘娘一定是怨恨母亲以前的所作所为,可是母亲至少是让娘娘平安长大,娘娘有什么不满,妾愿意一身承担,只愿娘娘能够原谅母亲。” 萧如梦止口不提林夫人的罪名。 “娘娘毕竟也叫母亲一生母亲啊!” “至于母亲的罪名,妾也求皇上严查此事,妾相信母亲绝对不会做出此事!” 凤凛早把锦瑟事情调查了底朝天,林夫人做了什么不说是一清二楚也知道个七八分,他最奇怪的是锦瑟完全没表现出任何异常,甚至乖乖的去跪了祠堂,那身武艺的来源根本无法考究。 凤凛打住了思绪,他现在只想看到锦瑟准备如何处理这事,他不觉得锦瑟会为丞相夫人求情,哪怕是面子工程。 他的宸妃娘娘在某方面睚眦必报的让人牙痒痒。 “这样吧,你答应本宫一件事,本宫就饶了丞相夫人。” 这样说话,锦瑟根本没看向凤凛,凤凛正在妃子面前办情圣,面上没有丝毫怒意,握着锦瑟的手却在暗自握紧。 凤凛的演戏功力自然不是萧如梦看的出来的,见锦瑟如此喧宾夺主皇上也没有生气,贝齿轻咬下唇,道:“娘娘有事,何况为了母亲,妾自当万死不辞。” 一副甘愿的样子更加衬托了锦瑟的无情,孝道大于天的年代,锦瑟的作为已经让古板大臣失望彻底,就是这样,锦瑟求情,他们不爽,锦瑟不求情,他们更是看不上眼。 “你就去外面跪上一夜吧,如果没冻死的话,本宫就答应你的请求。” 由于锦瑟没有掺杂任何的情绪的诉说,让所有人愣了几秒钟才反应过来,下意识的看向外面,冰天雪地,零下十多度的情况,以萧如梦的情况多半是会冻死的。 压得低低的抽气声此起彼伏。 这是光明正大的谋杀吧?对象还是她 作者有话要说:理所当然的凤凛回承乾宫的时候遇到了和满脸苍白摇摇欲坠的萧如梦,舞御女以及,满脸委屈来哭诉的静妃。 凤凛确实和锦瑟想的那样不想管萧如梦的,可是有了静妃他就不能视而不见了,头疼的让她们进了承乾宫。 “几位爱妃是怎么了?”凤凛边走边问道,心里已经很清楚了,这里面肯定有锦瑟的原因。 静妃听凤凛这么一问,本来还欲掉不掉的眼泪刷的掉了下来,一张小脸煞白,似乎是匆匆而来,身上也没穿厚实,更显得身体单薄:“臣妾一直在钟粹宫养病,不知道怎么得罪了宸妃姐姐,宸妃姐姐竟然····”似乎是有些难以启齿。 任凭静妃再娇柔,可是凤凛只要一想到那晚的情形,就一阵难受,反正南疆公主也只是一个象征,他只要好吃好喝的供着她,短时间死不了就好了,不然怎么让南疆王安心,不知道想到什么,凤凛脸上闪过一丝利光,转眼又恢复了笑容满面:“锦儿怎么了,锦儿一向懂事,如果误会了爱妃,爱妃只要好好解释,锦儿定会和爱妃冰释前嫌。” 凤凛这话说的让在后面的高公公听的嘴角都抽了,懂事?可恐怕是和宸妃着实打不上边。 而且,宫里谁都知道宸妃险些要了静妃的命,这可是杀僧仇,静妃要是能原谅宸妃,傻子都不信,还冰释前嫌。 而静妃听的确是心里一抽,宸妃懂事,那她做什么就是不懂事了? 静妃还想说什么,凤凛已经不准备让她开口了,转而问萧如梦道:“萧良娣找宸妃有什么事么?” 这称呼转变的,让萧如梦感觉心里又被捅了一刀,都是那个贱人,如果不是她,今日的一切都是她的,宠爱,地位,权利,可是如今她却是卑微如尘,萧如梦掩盖在袖子的手紧紧的握在一起,告诉自己,这次一定要沉住气,这次操作的好说不定还能重新获得皇上的怜惜:“回皇上的话,妾是想起往日的一切,深感未尽到姐姐的责任,来求宸妃娘娘宽恕妾以前的不懂事。” 她知道,现在她什么都没有,她现在求皇上饶了母亲根本没用,而且后宫不得干政这个牌子还在后宫门口竖着呢。 凤凛不说相不相信这个说法,只是微笑的说道:“萧良娣有这个心就好。” 说着,已经到了门口,外面守门的小太监急忙打开门,热潮铺天盖地的而来,和外面天壤之别。凤凛疾行一步走到锦瑟面前:“锦儿可有好好吃饭?外面冷,锦儿还是好好呆在屋里就好。” 这种不公平待遇时不时的在众嫔妃眼前上演,刺激着所有脆弱的神经,可前仆后继的嫔妃用她们的血泪只证明了宸妃娘娘的不可撼动的地位和冷酷无情的心性。 锦瑟只是用眼角扫了一眼凤凛,看的凤凛眼里冒火,这种面无表情只用眼角扫视人的看人方法绝对是狂拉仇恨值,凤凛心里暗道,最近一段时间找宸妃的麻烦的妃子再创新高,绝对不止他的功劳。 锦瑟虽然破解了木牌上的法阵——着实废了很多力气,在不损害木牌本身的情况下,把那个隐秘的法阵损坏对于锦瑟来说绝对是个技术活,可是想到已经在凤凛面前暴露了,随着逐渐恢复以前被压制的恶劣性格又如雨后春笋般冒了出来,锦瑟也懒得在凤凛面前掩饰了,这也是凤凛被气的越来越火大的原因。 静妃也瞧到了满屋子的玉器珠宝,古董书画,眼里闪过不甘,一咬牙,止住的眼泪又哗哗的掉了下来:“宸姐姐,妹妹究竟是如何得罪你了,你先前抢夺蛊虫妹妹都不计较了,可是你为何非要置妹妹于死地?” 说完,膝盖一曲,扑通一声跪了下来:“皇上,您一定要和臣妾做主啊,宸妃娘娘先前让御膳房停了钟粹宫的膳食,又让宫女去钟粹宫说是小厨房也不能开了,这不是生生逼臣妾去死吗?” “如果臣妾真的得罪了宸妃,臣妾也无话可说,皇上,可您也看到了,臣妾一直在钟粹宫养病,臣妾又是初到宫中,哪里能·····”收买宫女给宸妃下绊子。没说完,静妃又哭了起来,先前损耗的元气还没有完全恢复,脸色还是苍白的,现在还是一副下一秒就要晕倒的娇弱样子,凤凛要是原来,肯定会去扶一把,可是静妃偏偏又提到了蛊虫,凤凛偏过脸,深情款款的看着锦瑟。 锦瑟就没从软榻上起来,原先凤凛身上还飘着一两朵雪花,进里屋就融化了,锦瑟离的近,有一些蹭到了她的睫毛上,她半垂着头,露出的侧脸冰雪般苍白,秀丽的侧脸美丽蛊惑,凤凛心一跳,他的这位宸妃确实美的天怒人怨,让一次次准备用暴力手段的他软化。 “·····拿给她。”锦瑟突然道,把所有人吓了一跳。 白苏疑惑的看向锦瑟,锦瑟抬起头,冷冷的看向桌子上摆的一盘糕点,糕点做的分外精巧,外面是金黄的更让人食欲大动。 静妃的哭声戛然而止。 白苏心领神会的把糕点端到静妃面前,静妃却好像看到了什么怪物一般,眼睁的老大,恐慌的情绪让人一瞧便知。 “宸姐姐·····这是什么意思?” “吃了它。”同样的言简意赅,静妃却又惊恐的往后缩了一下身子。 “宸姐姐·····” “吃。” 静妃看到锦瑟绝度不会轻易更改的样子,脸一沉,也没了先前的可怜兮兮:“宸姐姐,皇上还在这呢,您就这么光明正大的陷害嫔妃吗?妹妹刚刚踏进这里,姐姐就逼妹妹吃东西,是何居心?” 最后一句话却是看是凤凛说的,一副凛然不可侵犯的样子如果一开始就是这个样子,凤凛说不定还相信一下,经过刚才那一幕,凤凛再蠢也知道这盘糕点有问题,而且和静妃脱不了干系。 “喂她吃下去。”锦瑟这次是对伺候的宫女说的。 “皇上!”静妃冲着凤凛尖叫道。 凤凛被她这么一叫,不能再做隐形人了,对锦瑟说道:“锦儿为什么非要她吃下这盘糕点?” 这也是他好奇的,他知道凭着锦瑟的心性,糕点是有问题,可是他最感兴趣是锦瑟是如何发现糕点是有问题的,看糕点可是一动未动,而且承乾宫是怎么混进有问题的东西的,这才是最重要的,如果锦瑟没发现,他吃了怎么办? 凤凛的雷达瞬间打开。 没有凤凛的吩咐真没人敢强行喂静妃东西,这位好歹也是八妃之一啊。 锦瑟却没有回答凤凛的话,而是问一直沉默站着的萧如梦,比起上次见,萧如梦不止受了整整一圈,整个人穿着厚实的冬衣都有些形销骨立的味道。 “你来这做什么?”漫不经心的调子带着上位者的威严。 萧如梦现在可不是原先被林夫人捧在手心里哄的大小姐了,清醒之后想起疯了的被人群轻慢的日子就是满心的痛苦和仇恨,性子也隐忍了很多,听到锦瑟这么惹人火大的话也只是恭敬的行礼,乖巧的道:“只是想妹妹了,来看看妹妹。”对原先跪在雪地的事只字未提。 “哦,本宫还以为你是为丞相夫人求情的。” 这确实是萧如梦的本意,在后宫立足,家族,美貌,心机,缺一不可,她不可能看着丞相府分崩离析,她相信锦瑟也不会让丞相府倒塌,可是丞相夫人的下场就不一定了,在她想来,锦瑟一定很乐意换个丞相夫人。 对于锦瑟来说,没有差别,新的夫人也许还要讨好她,可是她没了母亲就什么都不是了。 听到锦瑟这么直白的提起,萧如梦不能如愿的等凤凛走了之后再说了,直接跪在地上:“妾知道娘娘一定是怨恨母亲以前的所作所为,可是母亲至少是让娘娘平安长大,娘娘有什么不满,妾愿意一身承担,只愿娘娘能够原谅母亲。” 萧如梦止口不提林夫人的罪名。 “娘娘毕竟也叫母亲一生母亲啊!” “至于母亲的罪名,妾也求皇上严查此事,妾相信母亲绝对不会做出此事!” 凤凛早把锦瑟事情调查了底朝天,林夫人做了什么不说是一清二楚也知道个七八分,他最奇怪的是锦瑟完全没表现出任何异常,甚至乖乖的去跪了祠堂,那身武艺的来源根本无法考究。 凤凛打住了思绪,他现在只想看到锦瑟准备如何处理这事,他不觉得锦瑟会为丞相夫人求情,哪怕是面子工程。 他的宸妃娘娘在某方面睚眦必报的让人牙痒痒。 “这样吧,你答应本宫一件事,本宫就饶了丞相夫人。” 这样说话,锦瑟根本没看向凤凛,凤凛正在妃子面前办情圣,面上没有丝毫怒意,握着锦瑟的手却在暗自握紧。 凤凛的演戏功力自然不是萧如梦看的出来的,见锦瑟如此喧宾夺主皇上也没有生气,贝齿轻咬下唇,道:“娘娘有事,何况为了母亲,妾自当万死不辞。” 一副甘愿的样子更加衬托了锦瑟的无情,孝道大于天的年代,锦瑟的作为已经让古板大臣失望彻底,就是这样,锦瑟求情,他们不爽,锦瑟不求情,他们更是看不上眼。 “你就去外面跪上一夜吧,如果没冻死的话,本宫就答应你的请求。” 由于锦瑟没有掺杂任何的情绪的诉说,让所有人愣了几秒钟才反应过来,下意识的看向外面,冰天雪地,零下十多度的情况,以萧如梦的情况多半是会冻死的。 压得低低的抽气声此起彼伏。 这是光明正大的谋杀吧?对象还是她的亲姐姐。

上一篇   59第五十八章

下一篇   61第六十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