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第六章 - 重生之宠妃

6第六章

凤凛在床上醒过来,有一会儿的恍惚,定定的看着明黄色的帐子好一会才反应过来喊人,“来人。”高公公听到声音立刻过来,对着凤凛行了一礼,扶着他起来,凤凛才发现头昏沉沉的,看人都有些重影,皱着眉问,“朕是怎么了。” 高公公恭敬的说出他知道的一切,就是他跟着皇上去了松园,皇上让他在面外等候,久久未看到皇上出来,想到皇上在宴会上喝了不少酒,就大着胆子进了松园,没想到看到昏在地上的皇上。高公公吓得魂飞魄散,唯恐皇上有个万一,也就顾不得皇上的命令,赶紧喊人把皇上背进寝宫,命人喊了太医,幸亏皇上平日里身体好,没有染上风寒,但也折腾了大半夜,在雪地上躺了那么久身体多少有些不舒服。 凤凛皱着眉头问,“朕一个人?”他隐隐感觉不对,但又说出哪里不对。高公公压下疑惑,“奴才就看见您一个人。” 凤凛努力回想只觉得如雾里看花越想越模糊,但是直觉哪里不对,就是这份直觉在战场上救了他无数次命,他母系不显,且母亲早亡,皇后又有嫡子,乾元帝宠爱的刘贵妃又为皇上生育了备受宠爱的七皇子,当时他在皇宫可谓是举步维艰,他的皇位纯属是在战场上杀敌得来的。 他越想头越发疼,他一定忘了什么,但现在只能压下疑惑,接过高公公递过来的姜汤,一仰头喝了下去。 现在锦瑟也不好过,她正坐在软榻上压制着不停的上涌的寒气,一的阴寒之力冲击着她的五脏内腑,本就体温偏低的她现在已经全身冰凉,溢出的寒气把身下的软榻都染上了一层白霜,她终于记起来了她到底忘了什么重要的事情了。 九极玄阴果对于冰系修真者的好处不言而喻,就算九极玄阴果很珍贵极少人能够得到,但是那些大宗门并不是没有机会得到,为什么修真界中食用的寥寥无几?因为它的副作用同样很明显,在未结婴之前只能用相生相克的九极玄阳果压制定期上涌的寒气,还必须辅之珍贵的丹药,不说九极玄阳果多么难得,就说每月的丹药就是一个昂贵的数目,等闲之根本负担不起。 当然,还有一种方法,那就是找纯阳之体双修。纯阳之体同样万中无一,男修们不用说,女修根本不会把希望放在这么渺茫的希望的上,与其时不时的担心寒气爆发导致爆体而亡还不如按部就班的练习。 所以,近千年来,她都没有听说过一个吞食九极玄阴果的女修。但现在她吃都吃了,后悔早晚了,还不如想办法解决问题。 锦瑟突然想到了昨日那个人,当时没想明白,回来后她稍微细想一下就知道了她碰到了绝对是当今圣上。现在也只能双修了,既然已经进宫,那就把原先的计划的再提上来吧。 这边锦瑟思考着怎么把皇上引过来,她的计划是如果勾引不成就直接打晕上了再说,大不了事后再消除他的记忆好了,姑且不论她的计划究竟是多么的凶残,那边皇帝陛下终于记起了一点。 凤凛端起茶杯,放到嘴边抿了一下,借此掩饰住眉心一闪而过的迷惑,“芙蓉轩?” 皇后没有看到他的表情,接着笑着对他说,“是啊,陛下,陆良缘毕竟伺候您了这么多年,就算她一时糊涂犯了错,也不至于扁到冷宫去,芙蓉轩人少寂静,陆良缘在那思过为李嫔未出世的孩子祈福也好呀。” 凤凛沉默了一会,皇后拿不准他的心思也不好说话,扔到芙蓉轩和冷宫差不到哪去,还能在皇上面前得个大度贤惠的美名何乐而不为呢。 “此事再议吧。”好半响,凤凛才说话,放下茶杯,对皇后说了句,“朕还有好多奏折没批,今晚朕就在勤政殿就寝了,皇后还是早些安歇吧。” 说完,就带着高公公出了坤宁宫,皇后看着凤凛的背影,一脸的苦涩,在宫女上前来伺候的时候又恢复了端庄威严。 她家族势微,还没有嫡子,又不得皇上喜欢宠爱,这个皇后也做得风雨飘摇,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听到废后的旨意,为了她的女儿,她只能忍,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夫君宠幸一个个风华正茂的年轻秀女,看着沈贵妃爬到她头上,看着新进宫的嫔妃一个个不把她放在眼里,她为了她女儿能占着嫡出公主的身份出嫁,她就算在委屈,也得迎合皇上的喜好。 她这个皇后,做的真窝囊,初一十五都留不住皇上。 王皇后自嘲的笑了笑,看到奶嬷嬷担心的脸,朝她笑了笑,挺直了背扶着她的手回了寝宫。 这个后位就算再扎人,她也要咬牙做下去。 回到勤政殿的凤凛并没有去看案上的奏折,坐在椅子上,若有所思的问高公公,“芙蓉轩现在住着什么人?” 高公公冷不丁的听到皇上这么问,一惊,仔细回想了下,小心的回禀说道,“陛下,是右丞相的二女儿,萧充华的妹妹萧美人。” 凤凛又皱了下眉,他想起来了,当时他也不知道为什么竟然留了萧锦瑟的牌子,当时也没看出她有多漂亮,按理说他不可能犯这么简单的错误,但是当他反应过来的时候,圣旨都拟好了,他也不好改口,而且就是一个庶女,扔在一边不管就行了,实在没必要大张旗鼓的再改圣旨。 皇后安排众秀女的时候,特地问过他的意见,他随口就说,随便安排一下就行了,没想到皇后把她安排到了芙蓉轩。 现在他总感觉在哪里听说过芙蓉轩,连着对里面那个被遗忘的萧美人都来了兴趣,他看了看还么有完全黑的天,对高公公说,“走,去芙蓉轩看看,不用带人了。” 一听到这个名字就不对,相信自己直觉的凤凛决定还是去看看,想做就做的也没披上大氅直接就出门了,高公公听到皇上这么吩咐,又见皇上身上的常服,急忙拿上挂在一边的大氅,小跑的跟上去。 勤政殿在皇宫的中心,而芙蓉轩在皇宫的角落里,靠近冷宫,所以凤凛带着高公公走了大半个时辰才到芙蓉轩,看着芙蓉轩在寒风中摇摇欲坠的牌匾,凤凛眯了一下眼,在皇宫踩高捧低的人多了去,一个明显被遗忘的美人没人理睬是很正常的。 所以,他也只是感到一些不愉快,毕竟名义她还是他的女人,被一群奴才这么忽视,他不高兴是在所难免的。 进了芙蓉轩,就看到一片银白,明显的没有扫雪,在完全暗下来的天下分外显眼,偌大的芙蓉轩轻悄悄的没有一丝人烟,池塘上堆满了厚厚的一层雪,连唯一的木桥上都是雪,踩上去必须万分小心,何况天已经黑了。高公公刚想说要不让几个小太监先把雪清扫一下吧,就见皇上已经踩上去了,也只能咽下到了嘴边的话,忙跟上去。 走了一段,就看到了只有一间房间亮着灯,轻挑了下眉,准备去看看,就闻到一股食物的香气,还有一串银铃般的笑声,“主子,主子·····” 凤凛闻声看去,就见一个穿着宫女服的少女轻快的往这边过来,处于兴奋状态的宫女没注意到刚下桥的凤凛和高公公,凤凛也没有出声,高公公看了他一眼又垂下头装哑巴。 “连翘,又是什么事?”一个带着笑意的女声从里面传出来,女人的声音很好听,如同山间清泉的叮咚,尾音又带着高山流水般韵味。 凤凛稍微睁大了眼睛看向推门而出的少女,身上只穿了白色绣海棠罗裙,头发只用一直碧玉簪挽着,因为这几天压制寒气耗尽心血而面色苍白,白衣黑发更显得触目惊心,从房间走出来几乎淹没在满院的银白中,白衣飘飘,又仿佛是冰雪堆成的雪精灵,凤凛再一次被惊艳了,高公公暗暗的倒吸一口气,看遍后宫各位娘娘,每一个都堪称绝色,但是眼前这位萧美人绝对是艳压群芳。 这样的美人竟然被掩藏了这么久。 凤凛自制力向来强,只是一会就回过神,但是这个萧美人越看越觉得熟悉,但绝对不是选秀当日看到的,想到这,凤凛皱着眉想着选秀当日的情形,却只想起来这位萧美人始终低垂着的头,脸还被刘海盖住了大部分,他现在都不清楚自己为什么会让他入宫。 但现在看到这位萧美人的全貌,他都不纠结了,他归咎于他的直觉,这么倾国倾城的美人理应属于皇宫。 不可否认男人都是好色的,不然也不有烽烟戏诸侯为博美人一笑,红尘一骑妃子笑的传说,凤凛虽然不会到看到美人走不动路的地步,但看到此等美人是他的女人,难免会有些微妙的自豪感,如此美人,冰肌玉骨,肌肤赛雪,确实很容易让人心动。 高公公偷偷的瞄了一眼皇上,心里了然,这位小主从今天起可算熬出头了。 这是连翘已经看到他们了,柳眉一挑,挡在锦瑟前面,警惕的质问,“你们是谁?竟然擅闯芙蓉轩!” 锦瑟也已经看清来人,心中诧异,不过马上就转为开心,她还在想怎么把这位皇帝陛下绑过来,他就送上门了。 白苏听到这边的声音,也赶紧赶了过来,见到两个陌生人站在主子面前,其中一个还在直勾勾的盯着主子,立刻和连翘并肩挡住他们的实现,不过,白苏毕竟比连翘稳重,仔细打量两个人的穿着,见到那个盯着主子瞧的男人身上披着大氅边缘处绣着金龙。 白苏心头一跳,拉了拉连翘,连翘不解的看着她,就听到高公公尖细的嗓子,“大胆,见到皇上还不跪下!”

上一篇   5第五章

下一篇   7第七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