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第六十章 - 重生之宠妃

61第六十章

萧如梦听完脸色白的像鬼。 一语不发的起身刚要起身,就见舞御女泪流满面的抬起头,不知情的还以为舞御女次才是萧如梦的亲妹妹。 “娘娘既然不愿意相救,何必还想要萧姐姐的命呢,娘娘就这么恨萧姐姐么?娘娘怎么不想想萧姐姐以前也是个孩子什么都不懂。而且,丞相夫人是嫡母,娘娘无论如何都喊了她十几年的母亲,天地君亲师,这是妾这个卑贱之人就懂得的道理,娘娘身为高门贵女怎么就不懂这个道理呢?” 舞阳作为从乐舞坊出来的人精自然不是萧如梦能比的上的,什么时候对着什么人说什么话,她比任何都清楚,就像现在,她别的不说就死死的咬住孝这个字。 锦瑟一语不发的看了她一会儿,让她有些不自在的缩了缩身子,这让她又想起了那个功败垂成的夜晚,她有不好的预感。 果然。 “皇上,臣妾记得她就是那透责臣妾的女人吧?”锦瑟抽出了还在凤凛手中的手,原先白皙的手指已经一片通红。 凤凛本来不觉得什么,看到这片红痕,有些心虚的别开眼,听到锦瑟这么说,凤凛才想起来,舞御女就是那晚锦瑟来找她修建宫室的时候的那个妃子,不得不说对于不在意的女人,凤凛的忘性是很大的。 听了锦瑟的提示他才想起来,那晚舞御女说的甚何她心意,可是这会儿自然不会当着嫔妃的面和锦瑟唱反调,于是装作没看到拿起旁边红木小桌上温着的小壶,倒了一杯茶,端起来慢条斯理的品。 舞御女没想到锦瑟会提前那晚的事,一肚子准备好的话就这么憋在可嘴边。 “本宫最讨厌在本宫面前讲大道理的人。”比指着她鼻子骂她妖女还要让她讨厌。 “本来就是个取乐的玩物。”和楼的女人没什么分别。 “只是运气好了点罢了。”让凤凛看上了。 “你不来招惹本宫,本宫就当看不到你了。”偏偏你非要来招惹她。 “你舞蹈跳得很好。” “那你就去接着跳舞去吧。” 舞阳这种心理绝对是有理可循的,凤凛好似一眼都不看除了锦瑟以外的嫔妃,舞阳风华正茂,就算以后等锦瑟年老色衰,凤凛失去了兴趣,那她也韶华不再了,现在不再找存在感,等什么时候?舞阳从乐舞坊里爬出来就证明她绝对不是一个甘愿认输的人。 舞阳身为乐舞坊的头牌,被调、教的很好,她深信只要皇上和她上过床之后肯定会迷恋上她的身体,她会的东西哪里是那些大家闺秀会学的东西,舞阳在埋怨自己的身份的时候也很好的抓住自身的优势。 如果没有锦瑟,或许她真的会爬到难以想象的位置,就算锦瑟稍微按常理出牌,舞阳也有自信应对,可是锦瑟偏偏最喜欢用最暴力的方法来解决问题。 “以前听沈贵妃说过,有种舞蹈是在冰上舞动,伴着音乐,真的是精彩绝伦。本宫就一直在遗憾没机会看到这种舞蹈,今日看到舞御女,本宫甚是欣慰。” 锦瑟脸上看不出任何的欣慰,配上凉凉的语气,本来以为是让她重回乐舞坊的舞阳身体越来越抖:“舞御女今日就为皇上和本宫献上一曲吧。” 凤凛都有些不想看舞御女的表情了,心里也在感慨他后宫的妃子怎么都那么不争气,明明知道宸妃娘娘最擅长体罚人,怎么还总是用这些陷害嘴上指责的手段,怎么就不会想写有新意的东西! 就算有证据摆在锦瑟面前证明她的罪名,她都能视而不见的把拿出证据的人给全杀了。 舞御女已经傻了,感情宸妃不仅想要萧如梦的命,还想要她的!这天穿着舞衣去冰面跳舞这并不比萧如梦好多少了。 “娘、娘?” 舞御女抱着一丝侥幸的看向凤凛,凤凛只是专心致志的品茶,对于他的爱妃求救没有任何反应。 “皇上养了你们,你们做点事情又怎么了?难道舞御女不懂得世界上没有白拿的午餐,你吃的用的穿的都是皇上的,皇上想看你表演一曲,你就这么不甘愿了?” 锦瑟对于把脏水泼到凤凛头上没有丝毫的压力,脸上的表情也没有一点不对。 凤凛手上的茶杯恰到好处的挡住了抽搐的嘴角。 “这里每个宫女都拿着俸禄,但她们每日都在这候着,舞御女除了待在寝宫恐怕什么都没有干吧。” “妾、妾是伺候皇上的····” “皇上没让你侍寝。”锦瑟又在舞御女心头捅了一刀。 你的职责是陪皇上睡觉,可是至今皇上都没让你侍寝,为了物尽其用,所以,你去跳舞吧。 所有人默默的上述话翻译成这样。 “白苏,去找见舞衣来,务必要飘逸。” 就是一定要布料很少对吗?—— 众宫女。 “沈贵妃说这种舞蹈一定要穿特质的鞋子,可是贵妃没有和本宫细说,舞御女就光着脚去吧。” “外面冷,本宫就不出去了,记得让人给本宫画下来欣赏留念。” 锦瑟就是穿着单衣出去,也不会感觉到冷,她现在纯粹是想找茬又不是真想看,她才不会出去。 “记得让人把冰上的雪全清了,贵妃说一定要光滑。” 脚下是冰比是雪更残忍吧? 萧如梦现在已经清楚锦瑟刚刚不是开玩笑,她是真的想让她跪上一夜。 “娘娘,舞妹妹是无辜的,娘娘只是看妾不顺眼何必牵连其他人呢?妾愿意去跪着,只愿娘娘能够信守承诺!” 萧如梦是有苦说不出,舞阳是和她一块来的,刚刚也是为了她才出头的,不管舞御女是出于何种目的,别人看来就是这样,她要不是不为舞御女说几句话,明日她的名声也没了。 锦瑟可以不在意名声,她不能不在意。 这种战斗力让凤凛都忍不住吐槽了,原先的表现还说的过去,现在却是全被锦瑟带着走,凤凛考虑他是不是也该改变策略了。 萧如梦现在就应该死死的跪在求锦瑟,如果再狠心一点,直接去撞柱子,虽然凤凛觉得这个威胁锦瑟连眼皮都不会抬一下,可总比外面跪着好多了吧? 无声无息的冻死还不如死的触目惊心些,这让还能获得更多的同情心。 至于舞阳,凤凛表示这个女人不是一般的蠢,是人都看出锦瑟不是一般的讨厌她这个姐姐,她偏偏还要往她跟前凑,这不是找死是什么。 凤凛对这两个人失望了,抬眼看了眼还跪着的静妃,这个女人比萧如梦还不如,南疆王把她宠的太好了,就算长进了不少,最开始的表现就决定她可以出局了。 这时候凤凛才觉得他后宫的女人还是挺少的,而且,有的不是一般的‘单纯’。 “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快让两位小主出去。” 宫女对视一眼,看了看眼锦瑟又看向凤凛,见凤凛没有吭声,几个宫女就往萧如梦走,萧如梦眼睛一暗,头猛地往地上磕去,用力之很,隔着地毯都能听到闷响。 “妾立刻就去。” “舞妹妹,是姐姐连累了你,只愿你不要怨恨姐姐。” “姐姐严重了,妹妹和姐姐一见如故,为了姐姐,妹妹做什么都愿意。” 两个人都是饱含热泪,再加上两个人都穿着颜色相近色衣服,真的是一副姐妹样,高高在上体罚两个人的却是其中一人的亲妹妹,这种画面就更加喜感了。 在承乾宫伺候的都是人精,见两人无语凝噎的样子都是不露痕迹的低下头,演戏也要讲究适可而止好不好,这两位是把所有人当傻子吧? 难怪两个人被宸妃娘娘死死的压在底下。 虽然这位娘娘从来都是对于挑衅和陷害采取最暴力的手段,她们从来没有怀疑她的智慧,能牢牢把握住皇上的人怎么会是个笨蛋。 两个人表演了半天也没人捧场,萧如梦正好看到锦瑟扫过来的视线,冰冷而嘲讽。 一咬牙,又磕了一个头,转身推开门离开。 舞阳看到萧如梦都已经认命了,她和锦瑟更没有血缘关系,锦瑟更不会放过她了。 “妾、妾这就去。” 舞阳僵笑的要出去,就见锦瑟又轻飘飘的说道:“记得换上衣服。” 舞阳身体一抖:“是。” 解决了这两个人就剩下静妃了,静妃此时也觉得不妙了,这位宸妃比她想的还要百无禁忌,也是,不嚣张怎么会在那晚就夺走了她的蛊虫,想起那时从骨子里透出的痛苦,她看锦瑟眼睛充满的恐惧和愤怒。 “愣着干什么,还不快去喂给静妃娘娘吃。” 凤凛看静妃的脸色就知道她绝对在糕点上动了手脚,而且从她的脸色看恐怕还不是小打小闹,可是他不能看着锦瑟就这么弄死静妃,至少现在在南疆刚投降一切不稳的时候弄死静妃。 “皇上·····” “你只会说这两个字吗?” 凤凛头一次觉得锦瑟的嘴巴也越来越厉害,比起那时候一天说几句话的样子,凤凛觉得还是那时候比较顺眼。 “锦儿·····”你就收下留情一回吧,我都把那两个人送给你消气了。 锦瑟转向凤凛,漆黑的瞳孔里没有丝毫的情绪,忠实的反应着它看到的所有东西。 凤凛的话突然就缩了回去。 “顺便,把她手上那个碧绿的镯子给本宫取下来。” 锦瑟移开眼,接着吩咐道。 既然知道她能从她身体里逼出蛊虫,还这么大摇大摆的带着作案的工具来,真当上次是侥幸么? “不行——” 静妃反射性的抗议,看到锦瑟嘴角嘲讽的笑容,突然就息了声。 不打自招。 静妃脑子里瞬间闪过这四 作者有话要说:我在努力存稿,希望考试周的时候不要断更,所以,留言等过段时间再回。怎么就没妹纸看出姐是在为春猎铺垫呢!我都说是春猎了。萧如梦听完脸色白的像鬼。 一语不发的起身刚要起身,就见舞御女泪流满面的抬起头,不知情的还以为舞御女次才是萧如梦的亲妹妹。 “娘娘既然不愿意相救,何必还想要萧姐姐的命呢,娘娘就这么恨萧姐姐么?娘娘怎么不想想萧姐姐以前也是个孩子什么都不懂。而且,丞相夫人是嫡母,娘娘无论如何都喊了她十几年的母亲,天地君亲师,这是妾这个卑贱之人就懂得的道理,娘娘身为高门贵女怎么就不懂这个道理呢?” 舞阳作为从乐舞坊出来的人精自然不是萧如梦能比的上的,什么时候对着什么人说什么话,她比任何都清楚,就像现在,她别的不说就死死的咬住孝这个字。 锦瑟一语不发的看了她一会儿,让她有些不自在的缩了缩身子,这让她又想起了那个功败垂成的夜晚,她有不好的预感。 果然。 “皇上,臣妾记得她就是那透责臣妾的女人吧?”锦瑟抽出了还在凤凛手中的手,原先白皙的手指已经一片通红。 凤凛本来不觉得什么,看到这片红痕,有些心虚的别开眼,听到锦瑟这么说,凤凛才想起来,舞御女就是那晚锦瑟来找她修建宫室的时候的那个妃子,不得不说对于不在意的女人,凤凛的忘性是很大的。 听了锦瑟的提示他才想起来,那晚舞御女说的甚何她心意,可是这会儿自然不会当着嫔妃的面和锦瑟唱反调,于是装作没看到拿起旁边红木小桌上温着的小壶,倒了一杯茶,端起来慢条斯理的品。 舞御女没想到锦瑟会提前那晚的事,一肚子准备好的话就这么憋在可嘴边。 “本宫最讨厌在本宫面前讲大道理的人。”比指着她鼻子骂她妖女还要让她讨厌。 “本来就是个取乐的玩物。”和楼的女人没什么分别。 “只是运气好了点罢了。”让凤凛看上了。 “你不来招惹本宫,本宫就当看不到你了。”偏偏你非要来招惹她。 “你舞蹈跳得很好。” “那你就去接着跳舞去吧。” 舞阳这种心理绝对是有理可循的,凤凛好似一眼都不看除了锦瑟以外的嫔妃,舞阳风华正茂,就算以后等锦瑟年老色衰,凤凛失去了兴趣,那她也韶华不再了,现在不再找存在感,等什么时候?舞阳从乐舞坊里爬出来就证明她绝对不是一个甘愿认输的人。 舞阳身为乐舞坊的头牌,被调、教的很好,她深信只要皇上和她上过床之后肯定会迷恋上她的身体,她会的东西哪里是那些大家闺秀会学的东西,舞阳在埋怨自己的身份的时候也很好的抓住自身的优势。 如果没有锦瑟,或许她真的会爬到难以想象的位置,就算锦瑟稍微按常理出牌,舞阳也有自信应对,可是锦瑟偏偏最喜欢用最暴力的方法来解决问题。 “以前听沈贵妃说过,有种舞蹈是在冰上舞动,伴着音乐,真的是精彩绝伦。本宫就一直在遗憾没机会看到这种舞蹈,今日看到舞御女,本宫甚是欣慰。” 锦瑟脸上看不出任何的欣慰,配上凉凉的语气,本来以为是让她重回乐舞坊的舞阳身体越来越抖:“舞御女今日就为皇上和本宫献上一曲吧。” 凤凛都有些不想看舞御女的表情了,心里也在感慨他后宫的妃子怎么都那么不争气,明明知道宸妃娘娘最擅长体罚人,怎么还总是用这些陷害嘴上指责的手段,怎么就不会想写有新意的东西! 就算有证据摆在锦瑟面前证明她的罪名,她都能视而不见的把拿出证据的人给全杀了。 舞御女已经傻了,感情宸妃不仅想要萧如梦的命,还想要她的!这天穿着舞衣去冰面跳舞这并不比萧如梦好多少了。 “娘、娘?” 舞御女抱着一丝侥幸的看向凤凛,凤凛只是专心致志的品茶,对于他的爱妃求救没有任何反应。 “皇上养了你们,你们做点事情又怎么了?难道舞御女不懂得世界上没有白拿的午餐,你吃的用的穿的都是皇上的,皇上想看你表演一曲,你就这么不甘愿了?” 锦瑟对于把脏水泼到凤凛头上没有丝毫的压力,脸上的表情也没有一点不对。 凤凛手上的茶杯恰到好处的挡住了抽搐的嘴角。 “这里每个宫女都拿着俸禄,但她们每日都在这候着,舞御女除了待在寝宫恐怕什么都没有干吧。” “妾、妾是伺候皇上的····” “皇上没让你侍寝。”锦瑟又在舞御女心头捅了一刀。 你的职责是陪皇上睡觉,可是至今皇上都没让你侍寝,为了物尽其用,所以,你去跳舞吧。 所有人默默的上述话翻译成这样。 “白苏,去找见舞衣来,务必要飘逸。” 就是一定要布料很少对吗?—— 众宫女。 “沈贵妃说这种舞蹈一定要穿特质的鞋子,可是贵妃没有和本宫细说,舞御女就光着脚去吧。” “外面冷,本宫就不出去了,记得让人给本宫画下来欣赏留念。” 锦瑟就是穿着单衣出去,也不会感觉到冷,她现在纯粹是想找茬又不是真想看,她才不会出去。 “记得让人把冰上的雪全清了,贵妃说一定要光滑。” 脚下是冰比是雪更残忍吧? 萧如梦现在已经清楚锦瑟刚刚不是开玩笑,她是真的想让她跪上一夜。 “娘娘,舞妹妹是无辜的,娘娘只是看妾不顺眼何必牵连其他人呢?妾愿意去跪着,只愿娘娘能够信守承诺!” 萧如梦是有苦说不出,舞阳是和她一块来的,刚刚也是为了她才出头的,不管舞御女是出于何种目的,别人看来就是这样,她要不是不为舞御女说几句话,明日她的名声也没了。 锦瑟可以不在意名声,她不能不在意。 这种战斗力让凤凛都忍不住吐槽了,原先的表现还说的过去,现在却是全被锦瑟带着走,凤凛考虑他是不是也该改变策略了。 萧如梦现在就应该死死的跪在求锦瑟,如果再狠心一点,直接去撞柱子,虽然凤凛觉得这个威胁锦瑟连眼皮都不会抬一下,可总比外面跪着好多了吧? 无声无息的冻死还不如死的触目惊心些,这让还能获得更多的同情心。 至于舞阳,凤凛表示这个女人不是一般的蠢,是人都看出锦瑟不是一般的讨厌她这个姐姐,她偏偏还要往她跟前凑,这不是找死是什么。 凤凛对这两个人失望了,抬眼看了眼还跪着的静妃,这个女人比萧如梦还不如,南疆王把她宠的太好了,就算长进了不少,最开始的表现就决定她可以出局了。 这时候凤凛才觉得他后宫的女人还是挺少的,而且,有的不是一般的‘单纯’。 “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快让两位小主出去。” 宫女对视一眼,看了看眼锦瑟又看向凤凛,见凤凛没有吭声,几个宫女就往萧如梦走,萧如梦眼睛一暗,头猛地往地上磕去,用力之很,隔着地毯都能听到闷响。 “妾立刻就去。” “舞妹妹,是姐姐连累了你,只愿你不要怨恨姐姐。” “姐姐严重了,妹妹和姐姐一见如故,为了姐姐,妹妹做什么都愿意。” 两个人都是饱含热泪,再加上两个人都穿着颜色相近色衣服,真的是一副姐妹样,高高在上体罚两个人的却是其中一人的亲妹妹,这种画面就更加喜感了。 在承乾宫伺候的都是人精,见两人无语凝噎的样子都是不露痕迹的低下头,演戏也要讲究适可而止好不好,这两位是把所有人当傻子吧? 难怪两个人被宸妃娘娘死死的压在底下。 虽然这位娘娘从来都是对于挑衅和陷害采取最暴力的手段,她们从来没有怀疑她的智慧,能牢牢把握住皇上的人怎么会是个笨蛋。 两个人表演了半天也没人捧场,萧如梦正好看到锦瑟扫过来的视线,冰冷而嘲讽。 一咬牙,又磕了一个头,转身推开门离开。 舞阳看到萧如梦都已经认命了,她和锦瑟更没有血缘关系,锦瑟更不会放过她了。 “妾、妾这就去。” 舞阳僵笑的要出去,就见锦瑟又轻飘飘的说道:“记得换上衣服。” 舞阳身体一抖:“是。” 解决了这两个人就剩下静妃了,静妃此时也觉得不妙了,这位宸妃比她想的还要百无禁忌,也是,不嚣张怎么会在那晚就夺走了她的蛊虫,想起那时从骨子里透出的痛苦,她看锦瑟眼睛充满的恐惧和愤怒。 “愣着干什么,还不快去喂给静妃娘娘吃。” 凤凛看静妃的脸色就知道她绝对在糕点上动了手脚,而且从她的脸色看恐怕还不是小打小闹,可是他不能看着锦瑟就这么弄死静妃,至少现在在南疆刚投降一切不稳的时候弄死静妃。 “皇上·····” “你只会说这两个字吗?” 凤凛头一次觉得锦瑟的嘴巴也越来越厉害,比起那时候一天说几句话的样子,凤凛觉得还是那时候比较顺眼。 “锦儿·····”你就收下留情一回吧,我都把那两个人送给你消气了。 锦瑟转向凤凛,漆黑的瞳孔里没有丝毫的情绪,忠实的反应着它看到的所有东西。 凤凛的话突然就缩了回去。 “顺便,把她手上那个碧绿的镯子给本宫取下来。” 锦瑟移开眼,接着吩咐道。 既然知道她能从她身体里逼出蛊虫,还这么大摇大摆的带着作案的工具来,真当上次是侥幸么? “不行——” 静妃反射性的抗议,看到锦瑟嘴角嘲讽的笑容,突然就息了声。 不打自招。 静妃脑子里瞬间闪过这四个字。

上一篇   60第五十九章

下一篇   62第六十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