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2第六十一章 - 重生之宠妃

62第六十一章

本来大家都没觉得有什么,有了锦瑟的话再加上静妃的激烈的反应,所有人都不是傻子自然知道那个镯子有问题,有意无意的看向在被宽大的袖子半掩住的手腕。 露出的镯子就好像整块碧玉雕成的,青翠欲滴,并不像其他的镯子一样平滑,曲折诡异的样子有种奇异的诱惑,平常她们见了也只会以为是南疆的盛行的样式。 “本宫平日里看书,见文中都是说南疆地势复杂,毒物混居,瘴气弥漫,易守难攻,本宫当时就想如果有机会一定要去看看。”这种环境最容易滋生妖物,抓来炼丹才是最好的选择不过。 “今日见了静妃,本宫觉得本宫的决定没错。”这个公主身上都有这么多好东西,南疆让她心动的岂不是更多? 凤凛听到这,不得不打断锦瑟的话:“锦儿如果想要出宫,下次南巡的时候朕带着锦儿就好,锦儿何必想着去南疆呢?”想去也去不成,除非大凤被灭国了,作为战利品被送到南疆,但想想就觉得不可能,当然,另一种可能性,凤凛选择性的排除了。 锦瑟看都没看凤凛一眼,见静妃还僵着,直接冷笑一声,一把拿过红木小桌上的另一个陶杯,直接扔在地上,让还端着另一个杯子喝茶的凤凛成功又僵住了。 凤凛还没来及问这位祖宗为什么扔杯子,他一点都不觉得是因为生气在,他还从来没见过她生气的样子,或者说,就算生起气也是冷冰冰的一张脸,让人看不出喜怒。 而静妃直接闷哼一声,嘴角溢出一丝血丝。 所有人都睁大的眼睛看着这神奇的一幕,她们都看到锦瑟根本没有砸到静妃,可静妃偏偏吐血了,而且就是在碎的那一刻,说是巧合都没有信。 然后,众人就看到那个青翠欲滴的镯子动了动,然后看到一个鲜红的蛇信突然出现,翠绿的镯子缓缓的松动,锦瑟身后的连翘倒吸一口气。 那个看着精致无比的镯子竟然是蛇! 凤凛又想起了那日的情形,身体里带着蛊虫,手镯是蛇!那是不是其他地方还有什么危险的东西,这是来求和的还是弑君的! 凤凛看着静妃的目光前所未有的凛冽。 静妃现在只顾着身上最后一件压箱底的东西,没看到凤凛的目光,察言观色的宫女太监却看到了,心里默默记下,看来这位静妃是毫无翻身的可能了。 这位主子的战斗力不是一般的彪悍。 那条青绿的小蛇的已经蜿蜒爬下静妃的手腕,任静妃手忙脚乱的想要阻止,奈何她和小蛇的精神联系被锦瑟破坏了,没办法控制这条小蛇,她不敢直接上手,没人比她更清楚这条蛇的毒性,如果不是国师相处,她也没办法得到这条剧毒的圣物。 小蛇整个就好像上好的翡翠雕刻而成,让讨厌这种冰冷无脊椎动物的宫女都生不出厌恶和恐惧,远远看去像一个价值连城的宝物更胜于活物。 而静妃见自己已经无力阻止,又想到了那种她精心喂养了多年的蛊虫,银牙一咬,猛的起身,一把夺过旁边宫女手中端着的糕点,狠狠朝小蛇砸去。 所有人都忍不住闭上眼,倒不是不忍心只是下意识的不想看到血肉横飞的现象,只是当她们睁开的眼的时候就看到小蛇完好无损的爬过满地的狼藉,柔软的蛇腹从尖厉的瓷器上经过,而没有任何的擦伤。 凤凛皱着眉警惕看着锦瑟,她不是想养着玩吧?有了那只虫子就已经让他够恶心的了,这还要加上一条蛇,他脑子里已经在想他和锦瑟缠绵的时候突然冒出一条蛇的样子,有了这个设想,看向翠绿小蛇的视线多了几分杀意。 而锦瑟毫无意外的冲小蛇伸出手,小蛇大概有手指粗细,顺着指尖爬上纤细的手指,锦瑟手上没有任何的戒指指套护甲,手上也没有任何血色,看起来病弱精致,骤然加上了一抹翠色,多了几分蛊惑。让凤凛想到了前日得的一块红翡,虽然绿的很好看,他还是觉得锦瑟带上红色手镯更好看。 他觉得他想到那块翡翠该雕刻成什么了,正好,过一段日子就是锦瑟的生日了,正好当生辰礼物。 还有,今年春猎的时候他一定要猎一只宠物!省的整天想着养些奇怪的东西。 “乖。” 凤凛回过神就看到那条蛇被锦瑟举到脸颊边,鲜红的蛇信正亲昵的舔着锦瑟的脸,而锦瑟也愉悦的用另一只手赞许的摸了摸小蛇的头。 凤凛面无表情的想到,昨晚他们才耳鬓厮磨了,密密的亲吻锦瑟的脸颊,今天就被条蛇给抢占了地盘? 凤凛心里想着怎么把这条蛇大卸八块,面上的笑容却是温柔似水:“锦儿小心有毒。” 锦瑟根本不想搭理凤凛,凤凛最近出手越来越狠,她虽然不怕偶尔有人陪练她也很开心,可是如果有个人不仅白天怎么想着怂恿人给你找麻烦,晚上在找你陪练,最后再找你滚床单,激情时刻还不忘找你套话,是个女人的心情都不好。 再加上有几次中了凤凛的套话,差点说出一些不该说的东西,她就特别不待见凤凛的脸上的笑容,凤凛笑的越灿烂,她越觉得是不怀好意。 凤凛最近被磨得的功夫见长的同时脸皮的厚度也在增加,没办法,锦瑟一不高兴,就冷着一张脸不搭理人,凤凛为了某些目的也会厚着脸皮凑上前去:“锦儿还是让太医检查下它的毒性为好,咬到了锦儿,朕会担心的。” 进了太医院就把它大卸八块! 感情都是处出来的,只看用不用心而已,就算最初是为美色所获,但在后面的十月怀胎的相伴姑且不论是法术的原因,但投入的感情是真的,一点一滴的相处是真的,就算后来法术解了,他却是真的用心了。所以,对于青岚他总是不一样的——他孩子不少,但只有青岚是他一点一点的看着锦瑟肚子隆起,临盆,当时期待的心情他是忘不了的。 再后来,锦瑟的奇怪的行为让他怀疑,但是怀疑警惕的同时,他无疑的也投入了更多的感情,她无论过去做了什么,会什么,或者是目的是什么,她是他的,这是毋庸置疑的。 凤凛前所未有的笃定。 这是他相当于后宫其他人来说不同的态度,美人后宫从来是不缺的,除了这个独一无二的,其他人都是可以替代的,所以他可以放任锦瑟把那些找茬的妃子随意处置了。 左右不过是一件他试探锦瑟的工具罢了,如果试探出一二,他或许会网开一面,可惜全是一群没长脑子的蠢货。 凤凛看着显出颓然之色的静妃,眼底闪过一丝不屑。 “皇上再靠近,小心臣妾放蛇咬您。” 说着毛骨悚然的话,锦瑟的脸上还是一片冰冷,凤凛身体一僵稍稍后退了下,上次锦瑟说同样的话的时候,果然直接扭断了他的手腕。 宫女垂下的脸微微扭曲,这是威胁皇上吧? “既然糕点都洒了,那就让小青小一口吧,本宫就放过你怎么样?” “如果你没死的话,本宫就放过你。” 锦瑟抬起的手放下,小蛇已经乖乖的在她手腕上盘起,就好像原先在静妃手腕上一样好像一个精美的碧绿镯。 凤凛听到锦瑟的话完全不觉得她是在开玩笑,刚要阻止,至于小青——他相信绝对是那条蛇,就听到静妃的质问声:“臣妾一直好好的呆着钟粹宫呆着,宸妃娘娘说放过臣妾,恕臣妾愚钝,敢问臣妾所犯何事?” 静妃在被逼到极致反而冷静了下来,知道现在也只有死不认账了,没有证据,而她是南疆公主,是南疆献上的求和的礼物,无故杀了她。南疆绝对不会善罢甘休,现在两国刚刚休战,绝对不是再次开战的好时机。 她相信绝对没有证据证明是她动了手脚,就算心里知道又怎么样? 凤凛别过脸去,他不能再指望后宫的女人了,这个南疆公主果然没脑子,宸妃做事什么时候需要证据了,前面已经有妃子把证据通通摆在面前,全都是证明锦瑟有罪而她无辜的,锦瑟眼睛都没眨一下直接让人就拉下去了。 而这次他猜错了。 锦瑟居然很有耐心的解释:“你不是让小青下的毒吗?” “小青是谁?” “它。” 锦瑟指着手腕上镯子道。 “小青说是你让它爬到御膳房往承乾宫送的糕点上咬上一口。” 静妃看锦瑟的视线恨不得吃了她:“娘娘说笑了,一个畜牲会怎么会听的懂臣妾的吩咐,更何况,畜牲怎么会说话?各位可有听到?娘娘刚刚把自己的亲生姐姐赶到外面跪着,现在也要陷害臣妾不成?臣妾好歹也是南疆最尊贵的公主殿下,娘娘这么空口白话的诬陷人,实在是当我南疆好欺负不成?” “皇上,您一定要明察秋毫,还臣妾清白,宸妃娘娘拿这么荒谬的话诬蔑臣妾,传出去,臣妾可没脸做人了。皇上,您一定要为臣妾做主啊。” 静妃对着凤凛又是泫然欲泣的样子。 可是凤凛现在看到这张脸就觉得腻歪,可现在静妃不是死的时候。 锦瑟本来是得了好东西心里高兴才会多说几句,她真的没说谎,真的是这条小蛇‘下’的毒,听了静妃说了这么一段话,好心情又快被磨光了,虽然,从她脸上很难看出分毫。 “本宫处置人需要证据么?” “既然你不乐意被小青咬一口,那就换一个惩罚吧。” 锦瑟好似在自言自语,可是谁都不敢忽视,这位主子从来都是言出必行的主。 “听说南疆皇室女性从小就开始服食毒物,让身体里充满毒素。” “且女性必须要每天用要用毒物煮的水沐浴。” 所有人看向静妃的眼都充满了不可置信,心里道,果然是蛮夷,却没人怀疑锦瑟话中的真实性和她是从哪里知道的,要知道,这绝对是南疆皇室的秘密。 凤凛眯着眼,若有所思。 “务必让每一滴血都含有剧毒。” “那静妃就留下几斤血再走吧。” “本宫最近凑巧对毒物特别感兴趣。” 作者有话要说:妹纸们不要等着我更文了,从明天起,应该会更的很晚。得到消息,七月十二号放假,在之前都在考试,所以你们懂得。 本来大家都没觉得有什么,有了锦瑟的话再加上静妃的激烈的反应,所有人都不是傻子自然知道那个镯子有问题,有意无意的看向在被宽大的袖子半掩住的手腕。 露出的镯子就好像整块碧玉雕成的,青翠欲滴,并不像其他的镯子一样平滑,曲折诡异的样子有种奇异的诱惑,平常她们见了也只会以为是南疆的盛行的样式。 “本宫平日里看书,见文中都是说南疆地势复杂,毒物混居,瘴气弥漫,易守难攻,本宫当时就想如果有机会一定要去看看。”这种环境最容易滋生妖物,抓来炼丹才是最好的选择不过。 “今日见了静妃,本宫觉得本宫的决定没错。”这个公主身上都有这么多好东西,南疆让她心动的岂不是更多? 凤凛听到这,不得不打断锦瑟的话:“锦儿如果想要出宫,下次南巡的时候朕带着锦儿就好,锦儿何必想着去南疆呢?”想去也去不成,除非大凤被灭国了,作为战利品被送到南疆,但想想就觉得不可能,当然,另一种可能性,凤凛选择性的排除了。 锦瑟看都没看凤凛一眼,见静妃还僵着,直接冷笑一声,一把拿过红木小桌上的另一个陶杯,直接扔在地上,让还端着另一个杯子喝茶的凤凛成功又僵住了。 凤凛还没来及问这位祖宗为什么扔杯子,他一点都不觉得是因为生气在,他还从来没见过她生气的样子,或者说,就算生起气也是冷冰冰的一张脸,让人看不出喜怒。 而静妃直接闷哼一声,嘴角溢出一丝血丝。 所有人都睁大的眼睛看着这神奇的一幕,她们都看到锦瑟根本没有砸到静妃,可静妃偏偏吐血了,而且就是在碎的那一刻,说是巧合都没有信。 然后,众人就看到那个青翠欲滴的镯子动了动,然后看到一个鲜红的蛇信突然出现,翠绿的镯子缓缓的松动,锦瑟身后的连翘倒吸一口气。 那个看着精致无比的镯子竟然是蛇! 凤凛又想起了那日的情形,身体里带着蛊虫,手镯是蛇!那是不是其他地方还有什么危险的东西,这是来求和的还是弑君的! 凤凛看着静妃的目光前所未有的凛冽。 静妃现在只顾着身上最后一件压箱底的东西,没看到凤凛的目光,察言观色的宫女太监却看到了,心里默默记下,看来这位静妃是毫无翻身的可能了。 这位主子的战斗力不是一般的彪悍。 那条青绿的小蛇的已经蜿蜒爬下静妃的手腕,任静妃手忙脚乱的想要阻止,奈何她和小蛇的精神联系被锦瑟破坏了,没办法控制这条小蛇,她不敢直接上手,没人比她更清楚这条蛇的毒性,如果不是国师相处,她也没办法得到这条剧毒的圣物。 小蛇整个就好像上好的翡翠雕刻而成,让讨厌这种冰冷无脊椎动物的宫女都生不出厌恶和恐惧,远远看去像一个价值连城的宝物更胜于活物。 而静妃见自己已经无力阻止,又想到了那种她精心喂养了多年的蛊虫,银牙一咬,猛的起身,一把夺过旁边宫女手中端着的糕点,狠狠朝小蛇砸去。 所有人都忍不住闭上眼,倒不是不忍心只是下意识的不想看到血肉横飞的现象,只是当她们睁开的眼的时候就看到小蛇完好无损的爬过满地的狼藉,柔软的蛇腹从尖厉的瓷器上经过,而没有任何的擦伤。 凤凛皱着眉警惕看着锦瑟,她不是想养着玩吧?有了那只虫子就已经让他够恶心的了,这还要加上一条蛇,他脑子里已经在想他和锦瑟缠绵的时候突然冒出一条蛇的样子,有了这个设想,看向翠绿小蛇的视线多了几分杀意。 而锦瑟毫无意外的冲小蛇伸出手,小蛇大概有手指粗细,顺着指尖爬上纤细的手指,锦瑟手上没有任何的戒指指套护甲,手上也没有任何血色,看起来病弱精致,骤然加上了一抹翠色,多了几分蛊惑。让凤凛想到了前日得的一块红翡,虽然绿的很好看,他还是觉得锦瑟带上红色手镯更好看。 他觉得他想到那块翡翠该雕刻成什么了,正好,过一段日子就是锦瑟的生日了,正好当生辰礼物。 还有,今年春猎的时候他一定要猎一只宠物!省的整天想着养些奇怪的东西。 “乖。” 凤凛回过神就看到那条蛇被锦瑟举到脸颊边,鲜红的蛇信正亲昵的舔着锦瑟的脸,而锦瑟也愉悦的用另一只手赞许的摸了摸小蛇的头。 凤凛面无表情的想到,昨晚他们才耳鬓厮磨了,密密的亲吻锦瑟的脸颊,今天就被条蛇给抢占了地盘? 凤凛心里想着怎么把这条蛇大卸八块,面上的笑容却是温柔似水:“锦儿小心有毒。” 锦瑟根本不想搭理凤凛,凤凛最近出手越来越狠,她虽然不怕偶尔有人陪练她也很开心,可是如果有个人不仅白天怎么想着怂恿人给你找麻烦,晚上在找你陪练,最后再找你滚床单,激情时刻还不忘找你套话,是个女人的心情都不好。 再加上有几次中了凤凛的套话,差点说出一些不该说的东西,她就特别不待见凤凛的脸上的笑容,凤凛笑的越灿烂,她越觉得是不怀好意。 凤凛最近被磨得的功夫见长的同时脸皮的厚度也在增加,没办法,锦瑟一不高兴,就冷着一张脸不搭理人,凤凛为了某些目的也会厚着脸皮凑上前去:“锦儿还是让太医检查下它的毒性为好,咬到了锦儿,朕会担心的。” 进了太医院就把它大卸八块! 感情都是处出来的,只看用不用心而已,就算最初是为美色所获,但在后面的十月怀胎的相伴姑且不论是法术的原因,但投入的感情是真的,一点一滴的相处是真的,就算后来法术解了,他却是真的用心了。所以,对于青岚他总是不一样的——他孩子不少,但只有青岚是他一点一点的看着锦瑟肚子隆起,临盆,当时期待的心情他是忘不了的。 再后来,锦瑟的奇怪的行为让他怀疑,但是怀疑警惕的同时,他无疑的也投入了更多的感情,她无论过去做了什么,会什么,或者是目的是什么,她是他的,这是毋庸置疑的。 凤凛前所未有的笃定。 这是他相当于后宫其他人来说不同的态度,美人后宫从来是不缺的,除了这个独一无二的,其他人都是可以替代的,所以他可以放任锦瑟把那些找茬的妃子随意处置了。 左右不过是一件他试探锦瑟的工具罢了,如果试探出一二,他或许会网开一面,可惜全是一群没长脑子的蠢货。 凤凛看着显出颓然之色的静妃,眼底闪过一丝不屑。 “皇上再靠近,小心臣妾放蛇咬您。” 说着毛骨悚然的话,锦瑟的脸上还是一片冰冷,凤凛身体一僵稍稍后退了下,上次锦瑟说同样的话的时候,果然直接扭断了他的手腕。 宫女垂下的脸微微扭曲,这是威胁皇上吧? “既然糕点都洒了,那就让小青小一口吧,本宫就放过你怎么样?” “如果你没死的话,本宫就放过你。” 锦瑟抬起的手放下,小蛇已经乖乖的在她手腕上盘起,就好像原先在静妃手腕上一样好像一个精美的碧绿镯。 凤凛听到锦瑟的话完全不觉得她是在开玩笑,刚要阻止,至于小青——他相信绝对是那条蛇,就听到静妃的质问声:“臣妾一直好好的呆着钟粹宫呆着,宸妃娘娘说放过臣妾,恕臣妾愚钝,敢问臣妾所犯何事?” 静妃在被逼到极致反而冷静了下来,知道现在也只有死不认账了,没有证据,而她是南疆公主,是南疆献上的求和的礼物,无故杀了她。南疆绝对不会善罢甘休,现在两国刚刚休战,绝对不是再次开战的好时机。 她相信绝对没有证据证明是她动了手脚,就算心里知道又怎么样? 凤凛别过脸去,他不能再指望后宫的女人了,这个南疆公主果然没脑子,宸妃做事什么时候需要证据了,前面已经有妃子把证据通通摆在面前,全都是证明锦瑟有罪而她无辜的,锦瑟眼睛都没眨一下直接让人就拉下去了。 而这次他猜错了。 锦瑟居然很有耐心的解释:“你不是让小青下的毒吗?” “小青是谁?” “它。” 锦瑟指着手腕上镯子道。 “小青说是你让它爬到御膳房往承乾宫送的糕点上咬上一口。” 静妃看锦瑟的视线恨不得吃了她:“娘娘说笑了,一个畜牲会怎么会听的懂臣妾的吩咐,更何况,畜牲怎么会说话?各位可有听到?娘娘刚刚把自己的亲生姐姐赶到外面跪着,现在也要陷害臣妾不成?臣妾好歹也是南疆最尊贵的公主殿下,娘娘这么空口白话的诬陷人,实在是当我南疆好欺负不成?” “皇上,您一定要明察秋毫,还臣妾清白,宸妃娘娘拿这么荒谬的话诬蔑臣妾,传出去,臣妾可没脸做人了。皇上,您一定要为臣妾做主啊。” 静妃对着凤凛又是泫然欲泣的样子。 可是凤凛现在看到这张脸就觉得腻歪,可现在静妃不是死的时候。 锦瑟本来是得了好东西心里高兴才会多说几句,她真的没说谎,真的是这条小蛇‘下’的毒,听了静妃说了这么一段话,好心情又快被磨光了,虽然,从她脸上很难看出分毫。 “本宫处置人需要证据么?” “既然你不乐意被小青咬一口,那就换一个惩罚吧。” 锦瑟好似在自言自语,可是谁都不敢忽视,这位主子从来都是言出必行的主。 “听说南疆皇室女性从小就开始服食毒物,让身体里充满毒素。” “且女性必须要每天用要用毒物煮的水沐浴。” 所有人看向静妃的眼都充满了不可置信,心里道,果然是蛮夷,却没人怀疑锦瑟话中的真实性和她是从哪里知道的,要知道,这绝对是南疆皇室的秘密。 凤凛眯着眼,若有所思。 “务必让每一滴血都含有剧毒。” “那静妃就留下几斤血再走吧。” “本宫最近凑巧对毒物特别感兴趣。”

上一篇   61第六十章

下一篇   63第六十二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