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第六十二章 - 重生之宠妃

63第六十二章

新一年的春猎如期而来。 此次皇上一反去年的作风,除了还在禁足的淑妃、李贵嫔和坐镇后宫的皇后高位妃子都带了出来,不用说自然有当今最宠爱的宸妃娘娘。 今年的女眷多了,凤凛大手一挥,让四品以上有女儿的自家姑娘也带出来,大凤从来都是重武,女儿家虽然不提倡习武,但马背上的功夫几乎是每个未出阁的姑娘人人都会一些的。 各个世家心领神会,这个可是个出名的好时机,也是个联姻的好机会,每年随行都是各个大家族的出色子弟,只要不是政敌,门当户对,他们也不介意成人之美。 浩浩荡荡的队伍正中间,一辆明黄的马车正由几匹马拉着前进,里面正做着当今的圣上和圣眷无上的宸妃娘娘。 后面才是贤妃和德妃的马车,再后面才是静妃和其他嫔妃。 从这件事就可见宸妃娘娘的宠爱,皇上的銮驾从来只和皇后同坐。可以,往年皇上从来都是骑马的,今年却为了锦瑟去乘马车。 马车内。 “你就不能把那个该死的东西给扔了么!”凤凛狠狠瞪着锦瑟手腕上的碧绿镯子,这么久了,她怎么还没腻,那条该死的虫子早就死了,不过,想到那条虫子最终的去处,凤凛拿起杯子狠狠喝了一大口水。 在锦瑟终于做好药酒送给凤凛的时候,因锦瑟做的时候没瞒着凤凛,凤凛收到的时候非但没有开心反而十分恶心,正当他准备委婉的告诉锦瑟他为了表示重视而要收藏的时候,被锦瑟掐着脖子硬生生的给灌了下去。 想到当日的情形,凤凛就一肚子火,又狠狠的喝了一大口水压住不断上升的火气。 对于凤凛这句每日必说的话,锦瑟已经可以视而不见了。 “静妃还没有康复,你非要她来做什么?” 锦瑟开口就要几斤血,凤凛最终没有允许,真要让锦瑟给她放那么多血,那静妃绝对是活不了了,锦瑟考虑到她现在可以说是好在凤凛的地盘,退而求其次的要了一碗血。 那可不是她们吃饭时的那种精致小巧的碗,静妃还没完全康复就被锦瑟又放了那么血,又接着卧病在床了。 这次凤凛本来不准备不让她的时候,偏偏锦瑟点名让她随行,让凤凛不得不警觉:“静妃现在还不能死,你就高抬贵手放她一次不成吗?” 凤凛现在相信锦瑟完全可以神不知鬼不觉的弄死静妃了,在锦瑟把他调来监视她的几个女暗卫扭断脖子扔到他跟前的时候,凤凛狼的终止了这一愚蠢的举动。 “放心,死不了。”锦瑟终于淡淡的甩了一句话,接着专心致志的看书,视皇帝为无物。 凤凛冷声道:“朕现在还查不到爱妃的师门,可是这是朕的天下,朕终究会查到了,锦儿难道就不怕到时候连累师门?”朕舍不得动你,可并不代表朕不敢动你的师兄弟! 凤凛始终相信锦瑟绝对是师出名门,不然得不到这么俏的功夫,让他训练的暗卫都完全不是对手。 锦瑟听闻,露出奇妙的笑容,放下书:“皇上您是找不到的。” “臣妾的师门就师尊和臣妾两个人。” 凤凛闻言,脑子不断过滤调查到的资料,有一代单传传统的到底有哪几个门派。 “你是·····” “不是。”锦瑟干脆道,“臣妾出自无极宫,而臣妾的师尊已经仙去了。”是真的仙去了,所以你真的找不到无极魔尊的,听青岚说她师尊在青岚下凡的时候就已经到罗天上仙的境界了,资质可称万中无一。 凤凛皱眉,他完全把仙去理解成过世了:“那爱妃可以告诉朕你究竟是何时习得武艺的?” 调查的完全看不出任何的疑点,而那样的精湛的剑术至少要勤学苦练数年才有所得,而不可能在院子了练剑,丞相府的其他人不可能不知道,而他们真的不知道,也没有任何的线索指向锦瑟这些年离家。 这是凤凛最为困惑的地方。 “不可以。”拒绝的同样干脆利落,凤凛嘴角一抽,敢这么拒绝他的人,锦瑟当属第一人。 “那爱妃的师尊是男是女?” “男的。” 凤凛再次冷笑道:“难不成你师尊是手把手教你剑术的?” 如果敢说是的话,他怎么都要打听出来,然后挫骨扬灰,男女七岁不同席这个道理,那时锦瑟年纪小无人教导不知道,难道你不知道,还是你也在打什么棍意? 凤凛越想越复杂,锦瑟容貌看到很少有人会不心动的。 却听到锦瑟嗤笑一声:“手把手?” 凤凛闻言却是放下心。 “只是扔下剑谱自己习得的罢了。” 如果不是看到她对剑法有超乎寻常的领悟力,或许自己还成不了他的弟子,说是弟子,也不过偶尔才会过问下她的修炼情况,平日都是各自修炼。 凤凛听到这却自动脑补成一个隐士门派下山寻传人,不料有缘人却是个官宦家的小姐,只好扔下剑谱让她自己学习,自己只定期来抽查的故事。 隐士门派有些古怪的规矩,什么必须是有缘人也不是不可能。 如此,也算说得通,只是到底是在哪习剑的? 凤凛见锦瑟已经没有说话的兴趣了,只好端着茶杯慢慢思索。 等到了围场,凤凛让人先让人去行宫,每年都有一次春猎,行宫里留守的人已经全部打扫收拾好了,不过由于皇上这次带到人数过多,低位的嫔妃住的挤了些。 当然谁挤都不让宸妃委屈的,碍于位分,给她留的院落不是最大的,却是风景最好的,屋里的陈设看样子也是新摆的,双面绣的插屏,青白的敞口瓶上插着几束刚摘下的碧桃,花瓣上还带着水珠,靠着窗的地方摆着一座美人榻,旁边的琴案上还放着一架五弦琴。 虽不说贵重,倒是真的用心了。 作为住惯山洞的锦瑟来说,其实住在哪都没有差别,所以在丞相府的时候住的是下人住的硬板床也没感觉有什么,可是这一年多来,让凤凛把她给养娇贵了,什么好东西都是她先挑才轮到其他人,吃的住的用的带的样样都是最顶尖的,别的不说,锦瑟倒是学会享受了,她都在想走的时候要把她那张软绵绵的梨木大床给带走,怎么都比硬邦邦冷冰冰的石床舒服吧? 看到这里的布置锦瑟挺满意的,这里一切都是以舒适为前提的,看到铺的厚厚的床她是更满意了。 放凤凛过来的时候就看到锦瑟躺在美人榻上颇为闲适的看着众人忙碌,去年的春猎凤凛临时回去了,今年的举办的很是盛大弥补去年的遗憾,时间也由每年的半个月延长到一个月,带的换洗的东西自然也多了。 “见过皇上。” 宫女太监纷纷行礼,只有锦瑟纹丝不动。 “锦儿倒是闲适。” 锦瑟对于这种没有任何意义的问话从来都是无视。 “锦儿的哥哥也来了围场,锦儿不去派人问候声?” 凤凛说的哥哥自然是萧如梦的一母同胞的弟弟,萧丞相的独子萧明海,凤凛这么说当然是不怀好意。 萧如梦被锦瑟罚跪在雪地里,到底身体弱,在半夜的时候就没熬住直接晕过去了,派人通知锦瑟,锦瑟也只是说:“既然没做到,那丞相夫人就好自为之吧。” 听到这句话,刚醒过来的萧如梦又晕了过去,在她设想中,为她的孝顺感动的皇上一次都没有看过她,而她因为双腿冻伤到现在都没有痊愈,每每着了凉就疼痛难忍。 锦瑟对此感概道:“那双腿怎么就没废了呢,真可惜。” 当时听到这句话的小宫女被吓的一哆嗦。 那位丞相夫人倒没死成,不过下唱也不是太好,为此她还特地询问了四月什么最让林夫人难受,四月细细的说了一系列的刑罚,锦瑟都不在满意,最后倒是想起了林夫人最常骂她的那几句话,于是就对凤凛说道:“不若就贬妻为妾吧,臣妾以前就常听丞相夫人骂臣妾是洗脚丫头爬出的下贱种,本宫现在等着她给人洗脚。” 如此处理方法,比死了还不如,死了,她至少还是原配,萧如梦和萧明海还是嫡子嫡女,可是她从正妻沦为妾室之后却是让萧明海大好的前途全都折毁了。 萧明海恨的生吞了她,啖其血肉。 凤凛顾念林夫人到底是出身于世家旁支,只是贬为二房,没如锦瑟所言贬为通房丫鬟,这也足够让林夫人生不如死了。 “爱妃倒真的是有仇必报。” 对于锦瑟的沉默不语,凤凛道。翻来覆去调查了好多次的凤凛自然知道林夫人到底是怎么对待锦瑟的,这让被锦瑟压着的凤凛有些不舒服,他自己都被欺压,凭什么一个妇道人家能够欺负锦瑟! 这不是说他比一个后宅夫人还不如?! 出于这种阴暗心理,凤凛对于林夫人的案件从重处理了。 “萧丞相也来了,爱妃也不去?” 凤凛继续撩拨。 “去干什么?让他骂我吗?” 锦瑟对于凤凛一副看好戏的样子很不顺眼,打扰了难得的兴致,没好气的冷声道。上次的事情,萧丞相对于这个处置结果分外不满,林夫人是得到了处罚,可萧丞相的脸面也丢干净了,对于她这个推波助澜的女儿也看不顺眼了,变着法子从宫外修书一封大骂了她一顿。 锦瑟只看了一个开头就直接扔了,恰巧砸到了凤凛。 凤凛也对于他这个丞相能整整写出五大张来指责锦瑟不孝,啧啧称奇,没看出丞相竟然有这种口才。 “锦儿还是好好学学《女戒》为好。”凤凛道。 在家从父,出嫁从夫,从来都是伦理天纲,可是看锦瑟对于丞相毫不在意和对他恶劣的态度凤凛觉得还是好好学学《女戒》为好。 当时真应该再罚的重些。 凤凛又把罪责怪到了林夫人身上,如果不是当时对于锦瑟忽略,没有让她好好学习《女戒》,她现在能这样的不把她放在眼里吗?

上一篇   62第六十一章

下一篇   64第六十三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