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4第六十三章 - 重生之宠妃

64第六十三章

“《女戒》?” 《女戒》锦瑟也看过,对于里面的对于女子的条条框框分外不以为然,什么以男人为天,也是冷笑,在修真界高位修士还是男人居多,天赋绝佳的女子很多难逃鼎炉的命运,可是那时无奈,这本《女戒》对于她们来说根本就是垃圾,如果有机会,她们肯定会把让她们沦落到这种地步的男人千刀万剐,而不是《女戒》中所教的顺从。 高位修士女子少,可是无一不是心性坚定,天赋出众,更重要的是她们最不缺少的就是心狠。 唯有心狠,才能在修真界杀出一条血路。 “说起来,沈贵妃倒是给臣妾说过另一种三从四德,皇上要不要听听。” 凤凛直觉的说不,沈贵妃确实有甚多的奇思妙想,在他看来有些大逆不道,沈贵妃倒是能侃侃而谈,真不知道沈将军是什么教导她的。 他直觉沈贵妃版本的三从四德还是不听为妙。 “朕也正好问问爱妃和沈贵妃究竟是什么关系,朕一直奇怪,贵妃和爱妃的关系一向好,贵妃怎么会想要烧死爱妃?” 这个是他奇怪的地方,那日的大火也是他亲眼所见,情况危急确实是差一点锦瑟就要埋进坍塌的景仁宫,这也是他深信不疑的原因,可是从锦瑟言谈和她的武力来看,那日的情况根本不会这么危急,沈贵妃到底是不是真的想杀死锦瑟?似乎怎么都有理由。 “沈贵妃说她爱上了臣妾。” 锦瑟一本正经的说。 凤凛一愣,嗤笑道:“爱妃不想说就不要说了,何必拿这么拙劣的理由来敷衍朕呢?” “沈贵妃说,她的真爱是臣妾,可是我们注定不能相守,所以我们还是相约下一世。为了她不在奈何桥边等臣妾多年,她觉得我们还是同年同月同日死为好,日后投胎也好有个好的开头。” 凤凛嘴角一抽,这确实像是沈贵妃说出的话。他不爱沈贵妃,可是沈贵妃确实在他二十几年的生命中留下了很多与众不同的痕迹,最后以一种轰轰烈烈的姿势决绝的离开,这是一个让人印象深刻的女子。 也是一个奇怪的女人。 这是凤凛给沈贵妃的定位。当然,他的宸妃也是一个怪人,比沈贵妃还要奇怪。 “沈贵妃还说,这么多年一直深深爱着皇后娘娘和德妃娘娘,这种爱让她寝食难安,日日想念,可惜天妒红颜,她不能常伴她们左右,她死后一定也会深深的记得她们的,黄泉路上她一定会记得给她们占个位置。” 凤凛现在完全不知道该摆出什么表情了,锦瑟现在是在抹黑沈贵妃吧? 所以说,他根本琢磨不透她们两个怎么回事,每每当他有个结论的时候,就会有新的证据推翻这个结论。 “沈贵妃不是爱的是爱妃吗?”怎么还深深爱着皇后和德妃?爱着?是日日想着怎么弄死她们两个吧! “沈贵妃说人不风流枉少年,哪个少女不怀春,哪个少女没爱过一个渣男。她也有错的时候。况且,醉卧美人膝是每个人的愿望,她想着左拥右抱也可以理解。” 这句话就是明晃晃的讽刺真正醉卧美人膝,醒掌天下权的凤凛了。偏偏锦瑟没有任何表情,一连串的话中也没有添加任何的语气,就像只是单纯的复述。 可就是因为这才更气人。 凤凛狼的不再问下去。 “明日就是春猎了,锦儿想要什么马?朕有几匹千里马,锦儿若是喜欢,朕就送锦儿一匹。” 说是送,难道在后宫中她还能骑马不成,不过是在围场接着养着罢了。 锦瑟却突然沉默了,天色已经暗了,屋里点燃的宫灯,灯罩上的美人图在微黄的灯光下美丽动人,锦瑟专心致志的研究着图样。 凤凛突然福至心灵,灵光一闪,不确定的问道:“难道爱妃不会骑马?” 回应的是还是一室的沉默。 锦瑟会骑马吗? 不会,这是确定以及肯定的。 在修真界有谁会骑马吗?没有谁。平常的门派里都会有飞剑,出门是御剑飞行,在高等一点的又签订的灵兽,灵兽是会飞的,谁会用没有丝毫灵气的凡世的牲畜。 就算无极宫有了无极魔尊这尊大佛,没人敢‘糟蹋’剑,可也有飞行法宝,没了剑,飞行法宝更是千奇百怪。 锦瑟前世的飞行法宝就是一个飞行梭,现在那个飞行梭还在她储物空间里静静躺着呢,现在修为跟不上去,飞行法宝只能在储物空间里发霉。 即使修为是前世的水平,她也不能众目睽睽之下使用吧,所以,锦瑟对着眼前的一匹骏马发愁了。 这匹马不是凤凛的收藏,他昨日笑了好久,最后让锦瑟暴力赶出了,不是代表他小气改了主意而是初学者还是骑一些温顺的母马为好。 “怎么样,这匹马是朕特地命人找的温顺的母马。”凤凛咬紧温顺两个字,锦瑟昨日让他笑了一回,今日因能安然面对了。 锦瑟即使发愁面上看不出分毫,远远看去也是如诗如画的一副美景。 凤凛有行宫住,随行的人可没有这么好的待遇,只能在行宫周围扎帐篷了,昨日忙了大半夜今日又一大早起来,今日大多都满脸疲惫,凤凛刚刚大手一挥说明日在正式开始春猎。 现在偌大的场地也就凤凛和锦瑟两个人,就是侍从也离得远远的,凤凛准备亲自教锦瑟骑马。 凤凛正准备在说些什么,就看到锦瑟犹豫的往前了一步,就这一步,就看到原本温顺的母马突然长鸣一声,前蹄高高的扬起。 锦瑟脸黑了。 凤凛看出一丝异样了,试探的把马往后挪动一下,然后像他想象中的一样母马又柔顺的把马蹄落下。 凤凛刚要在实验下,就看到锦瑟一个急步凑过来,母马又开始嘶鸣,洁白的鬃毛随着马头的摇摆也开始激烈的抖动。 这下子不用试探了。 凤凛又想笑,却听到锦瑟冷冰冰的声音,他几乎都能听到冰渣掉落的声音:“臣服还是死?” 凤凛正要嘲笑他这位宸妃难得的天真行为,母马会听懂你的话?却见母马真的安静了下来,甚至讨好的伸出舌头想要舔舔锦瑟,锦瑟厌恶的推开。 锦瑟的修炼的是来源于九尾妖狐一族的功夫,这个种族得天独厚却从来都是遭其他种族嫌弃,这也是她不签灵兽而用飞行梭的原因,这匹马刚刚用行为证明了这一点,如果不是她用杀气死死的压制住,这匹马早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 兽类的直觉有时候比人好要准确,它灵敏的感觉到周围升腾的杀气,不是生就是死,母马乖巧的选择了顺从,虽然现在它的身体还在微微打颤。 凤凛也感觉到了,不可思议的看向锦瑟:“你用杀气威胁一匹马?” 这真的是···· 锦瑟转身离去,看来她是不能和其他人一样围猎了,反正她也不喜欢。 只是不喜欢和不能是两个概念。 锦瑟低气压的往回走,她平日里也是一副生人勿的样子,也没人觉得奇怪,凤凛在后面暗笑的示意远处的侍从把马下去。 锦瑟听到后面的脚步声知道凤凛追上来了,听他清咳一声道:“肯定是这匹马不好,朕再命人把那几匹千里马牵上来。” “不必了。” 凤凛接着劝,他完全是好心,没想到却看到这么有趣的一幕,真是意外之喜。 “是臣妾功法的问题,皇上不用说了,臣妾已经决定不去了围场了。” 凤凛听到锦瑟这么说,下意识的问道:“什么功法?” 从没有听过任何的功夫会让动物远离的。 可惜锦瑟么有说话。 “那锦儿手腕上的那条蛇不是动物了?”脑子一转就想到了漏洞,那条让他恨不得炖了熬蛇羹的蛇不是整天乖乖的呆着锦瑟的手腕上,还有那条虫子。 “因为它知道敢违逆我,它会死。” 锦瑟停下来,看着袖子下隐隐的一抹碧色,冷冷的道。 没有灵智的动物都知道趋利避害,何况是这条已经微微有了灵智的碧绿蛇,如果不是它这么乖巧,她早就把它扒皮拆骨了。 凤凛一时无言,他一直以为是这条蛇喜欢才呆着锦瑟手腕上的,从下毒事件中就可看出这条蛇很有灵性。 果然很多东西还是不知道的好。 他的宸妃比他想象的好药凶残。 对于一直想振夫纲的凤凛来说这真的不是个好消息。 骑马的事情不了了之,凤凛坚持让锦瑟再试试其他的马,可惜锦瑟已经证明她是绝对不招动物待见的就再也不愿意让凤凛看笑话了。 凤凛遗憾的独自骑马离去,往日安静贤淑的嫔妃也纷纷换上了紧身的骑装,希望在围场的出色表现让皇上把目光稍稍从宸妃身上移开。 各家的贵女也不甘示弱,各个带着侍从离去,一时间,周围空了下来,高台上也就锦瑟自己一个人空坐着。 各家的夫人也来了不少,有人也不爱骑马的呆在高台下三三两两的联络感情,没有一个人敢去打扰这位传言中可谓是声名狼藉的宸妃娘娘。 锦瑟倒是不在意,自己一个人靠在椅背上,底下的椅子上垫着厚厚的垫子,周围的宫女手上拿着各色的吃食和水果,如今没有的时令水果在上面都能看的到。 在下面偷瞄的贵妇感概这位宸妃真是得宠,其余的人恐怕分上一点就已经很不错了,看周围宫女不甚在意的样子就知道这绝对不是偶尔而是经常见到这些水果。 只是从往日传出的事情可看出这位真不是一个好善于的主,其他人最起码愿意做个面子工程,这位是直接了当的把什么都放在表面上。 自己爹的面子都不给,她们还是不要指望假如不小心得罪了这位主子后能安安稳稳的回去了。 作者有话要说:姐当初肯定是脑抽了才会选择这个专业!妹纸们,狗血就要来了,你们做好准备了吗?!你们能猜出狗血是什么了吗?

上一篇   63第六十二章

下一篇   65第六十四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