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5第六十四章 - 重生之宠妃

65第六十四章

就在贵妇之间言笑晏晏的为自家的夫君搞好关系的时候——永远不要小瞧枕头风的威力,一次两次可能不在意,整天有人在你面前有意无意说话上那么两句,很多人都难逃被潜移默化。 而且,这里都是正室,有了适龄女儿或者儿子,看着不错的话结为亲家也不错,反正大部分的世家子弟和贵女几乎都在这了。 突然间听到几声尖叫。 “小心——” “有老虎——” “还不快去禀告皇上——” “来人啊——” “救驾——” 各种各样的声音嘈杂在一起,贵妃们虽说在闺阁中骑射不错,可是猛虎那是从来不敢想的,好在这次随行的都是四品以上的官员,他们的夫人大场面也见的多,虽然都是脸色发白,可没有谁失去仪态。 锦瑟在猛虎进来的时候就眯起了眼睛,她身后伺候的宫女也吓的不轻,可是看锦瑟纹丝不动的样子她们也只好强忍着恐惧站在原地,手上的托盘不住的抖动。 如果现在她们抛下锦瑟独子逃跑的话,无论锦瑟有没有事情,她们就注定悲剧了。 一个宫女大着胆子刚要劝说锦瑟离开这个危险的地方,就听到锦瑟的冰冷的声音:“她们到底长了点脑子。” 啊? 脑子快的人已经从锦瑟的话里听出一丝不同寻常了,眼里的恐惧更甚,还来不及说话,见那个双目赤红的老虎在转了几圈似乎在找什么东西,几秒钟后好像终于找到了什么直直的朝着高台的锦瑟扑过去。 赶来的侍卫惊骇欲绝的追上去。这位是皇上的心头肉,要是出了什么事,他们直接自尽不连累家族好了。 “快来人啊——” “娘娘小心啊——” “快闪开啊——” 老虎是从一个角落里冲出来的,地上还散落着一些栅栏的碎片,这里离锦瑟所在的高台还有一段距离。 “把弓箭给本宫拿过来。” 宫女已经不止手在打颤了,腿也在哆嗦,所以当锦瑟说话的时候没有听到,只能傻傻的呆在原地。 倒是有一个机灵的听了锦瑟话,也不顾打颤的腿和忌讳了,把高台的正中央的椅子后面挂着的凤凛开场时射箭用的弓箭拿出来,由于宫女体型娇小,加上恐惧,一时怎么都拿不下来,可是老虎的速度很快,现在已经逼近高台了。 “不知死活。” 拿弓箭的宫女似乎只听到这一句话,再就是觉得眼前一花,手上一轻,在看清的时候只看到锦瑟手上拿着弓箭,毫不费力的把弓弦拉成满月,尖锐的金属箭尖在阳光下闪着冰冷的光泽。 底下的贵妃和穿梭的侍从根本没从一连串的事情里反应过来,在看到锦瑟手握弓箭的身影,不由的惊呼,又忙伸手把嘴捂上。 箭尖划破空气的声音分外刺耳,箭矢刺进血肉的声音在所有人耳朵里也很是清晰。 “吼——” 老虎嘶吼一声,颈部鲜血如泉眼一般涌出来,片刻底下就是一片血泊。 老虎瞪圆的眼睛血丝遍布分外可怖,后面追上来的侍卫也是傻站在原地。 没听说过丞相家的姑娘骑射惊人啊? 相较于所有人的凌乱,锦瑟倒是淡定,不紧不慢的再次抽出一支箭,就在所有人以为锦瑟会再次射向已经倒下的老虎时候,那支箭矢却是直直的越过老虎,没入一边的丛林,一声闷哼之后里面就栽出了灌木丛。 让所有人惊疑不定的是此人穿着侍卫服,手上还紧紧握着一把弓箭,眉心的一根箭还在空气里簌簌颤抖。 “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快去查清这个人。” 侍卫队长反应最快,一巴掌打在离他最近的侍卫肩上,就差浦口大骂了。 在他当值的时候出现在种糟心的事情,没人出事也不能抵挡他的错误,何况这个后面出现的人明显是想趁机杀了锦瑟。 如果锦瑟身手没有这么好的话,他们可能为了险中求胜射杀了老虎不是不可能,这期间有了什么意外完全是顺理成章。 就在侍卫战战兢兢的上前检查尸体的时候听到急促的马蹄声和马的嘶鸣声。 抬眼看到,见到明黄的衣角赶紧跪地,干脆的认错,这时候推卸责任是绝对是不可能的。 “这是怎么回事?” 凤凛脸上阴云密布,他刚刚听说有;老虎闯入的时候心就漏掉了一拍。 他几乎是立刻就判定这是一场有预谋的阴谋,要害的除了锦瑟没有第二人选,虽知道锦瑟的身手还是忍不住先行回来。 嫔妃终于长脑子了,知道锦瑟是个不讲理的主,直接采取暴力手段了。 可是他心里却是不痛快。 心里在想究竟是谁,这么恰到好处的让一只失去狼老虎闯入安全区,还有弓箭手以防万一,真明显不是一个人的手笔。 侍卫队长暗暗叫苦,看来皇上不是一般的生气。 “还查什么?” 侍卫队长踌躇着怎么回答的声音,却听到锦瑟冷冷的声音,垂下的眼帘也看到一抹粉色的裙裾,鼻尖也闻到一股暗香。 侍卫队长心神一荡,赶紧回神,眼观鼻鼻观心。 “本宫最喜欢的就是迁怒。” 凤凛听到这句话已经知道下面一句话是什么了。 “全都关起来好了,如果几日还没有人承认,直接全杀了算了。” 侍卫队长以为锦瑟说的是侍卫,听到全杀了就心头一跳,盼望着皇上千万不要学那个周幽王烽烟戏诸侯的大气把他们全杀了。 却听到凤凛略微恼怒的话。 “胡说什么,贤妃德妃是一宫之主,怎么能说杀就杀!” 侍卫才知道锦瑟说的后宫的诸位娘娘,要致宸妃于死地的除了后宫的嫔妃也没有其他人了,可是这么大咧咧的说要把后宫的妃子全杀了真的好吗? 还有皇上你说主位的妃子不能随意杀,是不是别的妃子就可以杀了? 侍卫队长对这个原先让突厥闻风丧胆的五皇子还是特别崇拜的,可是听到凤凛这么说,侍卫队长觉得心里那个高大伟岸的形象似乎坍塌了些。 凤凛也察觉出有些不合适,只好补充了句:“再没有查出谁是凶手的时候,爱妃怎么能这么随意的说些打打杀杀。” 锦瑟对于凤凛的这些话完全不感兴趣,她只知道有人要她的命,她自然不会放过主谋,在主谋不知道的时候,她不介意错杀一千。 凤凛看着锦瑟寒气四溢的表情,知道锦瑟神不知鬼不觉的杀了那群嫔妃不是完全不可能,安抚道:“朕一定会尽快查明真相,给爱妃一个交代。” “不用了。” 她从来不是不要别人帮助才能生存的女子,说完直接搭弓,素白的手指在漆黑的箭矢上充满了诱惑,射箭的姿势标准,眼神犀利的好像可以射穿人,她刚刚下来的时候手上的弓箭就没有放下。 凤凛看到锦瑟动作一惊,反射性的顺着箭尖看去,就看一身藕色骑装德妃和贤妃相携而来。 “住手——” 凤凛的阻止显然已经晚了,箭矢保持着刚刚箭射猛虎的威力朝最先的贤妃飞去。 贤妃正在和德妃谈笑,听到凤凛的声音抬头就看到向她飞来的箭,嘴角的笑容僵在脸上,红唇还保持着和德妃说话的样子,瞳孔放大,这种样子着实可笑,可是现在没人笑的出来,德妃也吓的坐在马上不敢动弹。 就在众人以为箭矢一定落在贤妃身上的时候,箭矢却从贤妃的头顶穿过,头上鎏金的梅英采胜簪落在地上,滚了几圈被尘土污了原本的漂亮的颜色,它的主人也没有在意,就这么披头散发的呆呆的问了句:“我没死?” 德妃也在惊骇中,听到贤妃发傻的话,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心机深沉且善于隐忍的贤妃能露出这种表情绝对是第一次,真是有纪念意义。 贤妃也觉得自己很傻,咳了一声揭过此茬,眼睛了眼泪瞬间汇集准备向皇上诉说她的委屈的恐惧,她确实是委屈和恐惧,谁能料到,她刚刚回来就遇到这么刺激性的一幕。 行凶的人还是她恨不得置于死地的敌人。 有人比她还快,女人的尖叫声从身后传来,贤妃扭头看去,正好看到胡俢华马上要从马背上跌下来,和她一样也是披头散发,地上的珍珠玲珑金步摇落在地上。 贤妃没有看摇摇欲坠的胡修华,越过她正好看到钉在树上的箭矢,离得这么远也可以看出箭尖已经完全没入了树中。 德妃也是瞳孔一缩。 宸妃的武力可能比她们想的还要厉害。 凤凛脸色也不好看。 而锦瑟看到自己造成的事故只是冷笑的转过头,手上依然拿着那把弓,只是没了箭。 凤凛气的说不出话来。 这么众目睽睽之下对谋害嫔妃他不得不做出些事来安抚。 “宸妃禁足一个月。” 听到皇上的处罚,贤妃咬牙,这么大的惊吓就禁足一个月?不过这是个好的兆头,皇上终于第一次处罚了宸妃。 有了第一次就会有第二次,不愁拉不下来。 锦瑟对此毫无反应,好像没听到一样头都没回直接离开这里。 凤凛咽下火气,这时候他必须留下处理后续。 胡修华已经回过神,眼泪唰的留了下来,死亡的恐惧不是一时半会的可以消除的。 贵妃们被锦瑟的大胆行为吓的喘不过起来,今天受到的惊吓太多了,她们必须坐下来静一下心。 贤妃眼泪汪汪的妙目望向凤凛。 凤凛头疼的揉了揉眉心。 作者有话要说:估计错误,没出现狗血,下一章。还有,妹纸们都没有猜对·······

上一篇   64第六十三章

下一篇   66第六十五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