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6第六十五章 - 重生之宠妃

66第六十五章

宸妃被禁足了,这对于后宫长期被压制的嫔妃来说是个天大的好消息,皇上终于意识到了宸妃的跋扈,她们也终于看到了点希望的曙光。 对于她们来讲这就是失宠的信号。 这让前朝御史也重新焕发了弹劾的激情,毕竟以前他们每次的弹劾都是以皇上压下无疾而终,这次的事情他们认为皇上终于迷途知返,意识到了宸妃就是祸水红颜。 所以,这几天不但各个嫔妃都穿着花枝招展的在凤凛前面晃荡,大臣也是时不时的递个折子,让凤凛不厌其烦。 锦瑟本来就没准备出去狩猎,呆在行宫里也没差了,她的份例也是一分不少的送到她住的小院。 只不过,嫔妃感觉扬眉吐气了,三三两两的结伴大着拜访的名义去说酸话,还说皇上今天说某某的衣服很好看,某某骑射很好,招某某伴驾,只是见锦瑟毫无反应当她们全是空气,得不到预期效果的嫔妃只好僵着脸出去。 白苏和连翘那日并没有陪着锦瑟出席,后来听说了锦瑟箭射猛虎的事情她们也只是稍稍惊讶的了一下,她们对于锦瑟的武力值已经有了很直观的表现,就算直冲到锦瑟面前,她们相信锦瑟也有一百种方法弄死它。 倒是她们对幕后人有些担心。 “担心什么,全都弄死算了。” 锦瑟说的还是对凤凛说的翻版,听的白苏和连翘冷汗直流,嫔妃代表的可不仅仅是皇帝的女人,她们背后的家族势力都死不容忽视的,贤妃沐昭仪还有琪嫔生育皇子,想要她们全都弄死哪有这么容易,皇上也不会答应的。 锦瑟没有这么多的顾虑,林楚楚的错误她不想再犯一次,她们想要通过陷害她可以不在意,名声不在她的考虑范围之内,只要凤凛还想要她,她就立于不败之地,而对于嫔妃直接想要弄死锦瑟,锦瑟就不能容忍了。 当年的林楚楚她同样不放在眼里,最后败在她手上了,差点消失在五道轮回,这次锦瑟发誓绝对不重蹈覆辙。 锦瑟不在意谁是最终凶手,反正每个人都有作案动机,向来崇尚暴力的锦瑟不介意把那些人全都杀了以绝后患。 问题在于凤凛不会准予,对于现在还不能离开凤凛的锦瑟来说,凤凛的意见还是在考虑范围之内的了。 就在锦瑟想要怎么在凤凛不反弹的情形下把嫔妃弄死的时候,凤凛完全不知道锦瑟在打这么危险的主意,他现在忙于应付嫔妃和朝臣。 这个时候发生了一件不算小的事情。 静妃刺杀了凤凛,虽没有成功可也是让凤凛手臂受伤了,之后,静妃畏罪自尽。 这件事让凤凛极为恼火,如果不是他前段时间和锦瑟对练的话他也不可能躲过突然刺出的匕首。 这件事直接让凤凛决定和南疆重现开战,这次不打到南疆的首都绝对不算完。 凤凛在太医走后,直接砸了三个杯子,让高公公都有些噤如寒蝉,皇上很久没有这么震怒了。 “宸妃在做什么?” 高公公没想到凤凛会在这会过问锦瑟,一愣之后立刻回到:“宸妃娘娘鸾凤居。” 被您禁足了,宸妃娘娘还能去哪? 凤凛却觉得气不顺,一摆袖子道:“摆驾。” 这个时候也就去锦瑟那了,虽然锦瑟让他大多时候憋屈,可是锦瑟向来有话直说从来不向他耍阴谋诡异,这才是凤凛放心锦瑟的原因。 一个直来直往的人总比一个心机深沉的女人讨他喜欢,尤其现在他在被他的‘女人’刺杀之后。 凤凛着实没想到看到有些蠢和冲动的静妃能隐忍这么长时间,只为了给他致命一击。 只是他忘了一件事,锦瑟从来不是个体贴的解语花,让她安慰的可能性为零。 “反应能力太差,武艺还不达标,肢体反应有些慢。” 在锦瑟听了凤凛气冲冲的说出情形,只是很客观的评论。 凤凛又是一阵胸闷。 “朕刚死里逃生!” 你就不能稍微说上句话宽慰的话! 锦瑟对此毫无反应,思索了一下道:“臣妾也看过一些孤本,静妃的舞蹈算是残本了,没想到她竟然能还原出来。” 语气中不乏赞叹,气的凤凛拿起桌上的茶就喝。 谁都没想到,一场即兴的舞蹈表演会变成刺杀,最近找凤凛献殷勤的人非常多,静妃只是微微羞涩的说特地为凤凛编的。 花前月下,还有美人献舞,凤凛自然不会拒绝,想到宴会上静妃的舞蹈,凤凛觉得静妃跳的不错,就点头同意了。 静妃的舞蹈跳的确实很好,巧妙的融合了大凤朝和南疆的舞蹈,既觉得充满异域风情也不觉得违和。 只是在最后关头,静妃从袖子里掏出匕首在众人都措手不及的情况下刺向凤凛。 舞蹈本来就是越舞越近的设计,最后静妃几乎是贴着凤凛舞动,最后一动物所有人都以为是静妃躺到凤凛的怀里,确实是躺了可还伴随着一把匕首。 “皇上的武艺确实还需锻炼,从平常来看皇上的协调性不错,只不过可能是年龄大了,反应有些慢,可加强一下训练还是能后恢复的。” 锦瑟说的很有调理,还加了建议,只是她的话让凤凛觉得自己快被气的冒烟了。 “爱妃,朕才二十又九,差一年才而立!” 说他年纪大了,这绝对是耻辱,他的武艺确实在登基后荒废了许多,可是也得不到这么差的评价吧。 “哦,还有三十年入轮回。” 这是在诅咒他吗?古人活到花甲的确实不多,可没有人这么赤、裸、裸的说你还有多少年可以活吧。 凤凛拿着杯子的手都是抖的,杯盖不住的撞击着杯子发出细微的声音。 锦瑟不知道凤凛快被凤凛气晕了,只是在盘算,栖梧还有十几年苏醒,她至少要呆上十几年,之后要不要继续呆下去还要看情况。何况新建的命名为上元宫的宫室已经在修建了,芙蓉轩底下还有玄冰洞,锦瑟不知道琅嬛仙府什么时候打开,找一个修炼福地也不是件容易的事情,凤凛这个大补药还在这里。 这个时候,提高凤凛的生命寿数就很重要了,好在平日里锦瑟不吝啬一些灵果,凤凛长寿是一定的,可锦瑟觉得她还没有毅力对着一个老头子进行双修,凡人又容易衰老,对鬼神之事也颇有忌讳,这就是个大问题了。 凤凛可不知道锦瑟在想怎么无知无觉的让他‘青春’停留的久点,这会被锦瑟气急反笑:“朕入皇陵一定让爱妃陪朕。” 意思就是说朕就算死也要拉着你陪葬,确实有嫔妃殉葬的规矩,可一般只是要那些无所生育的嫔妃,现在凤凛这么说,一般人肯定不知道怎么接下去,殉葬在人看来时荣耀,可是谁愿意放弃大好的生命,现在凤凛说道了面上,拒绝意味着失去盛宠,接受可能真的要殉葬。 锦瑟向来不走寻常路:“只要那时候臣妾没死。” 锦瑟想了半天觉得和一个老头子双修确实很考验她的毅力,纯阳之人难找并不是没有呢,有了更好的选择,锦瑟都想好怎么‘死’去了。 凤凛被这话一噎,他本来就是想来让锦瑟说几乎软话,他才死里逃生,可是在这里火气没有下降反而上升了很多。 凤凛喉咙里卡了好多话,可惜想了想还是咽了回去,最后把茶杯往桌上一扔,茶杯在桌上滚了几圈最后停在了桌子边沿。 “朕先回去了,爱妃还是好好反省吧。” 凤凛拂袖而去的消息不一会传遍了行宫,更加证实了锦瑟失宠的传言。 一时间更加暗潮涌动。 “娘娘,这是临仙台。” 锦瑟带人到了时候就见行宫的总管对着贤妃大献殷勤。 毕竟怎么想皇子中还是二皇子的可能性最大,在默认的规则里,当上太后的才是最后的赢家。 贤妃也没料到会碰到锦瑟,谁都知道皇上令锦瑟在鸾凤居反省,昨天还从鸾凤居拂袖而去,这个时候宸妃居然敢光明正大的出来违抗圣旨? 成为一宫主位,恶人从来不需要她才做。 “宸妃娘娘不是在鸾凤居反省,怎么出来了,抗旨可是死罪!” 胡修华第一个发难。 她被锦瑟教训了两次,那日还被锦瑟弄的差点坠马,皇上好像对锦瑟已有了厌弃之意,这个时候不找回场子什么时候找场子。 锦瑟对于这个没脑子还老是找她麻烦的胡修护还是挺有好感的,毕竟后宫这么直来直往的嫔妃除了她几乎没了,这让锦瑟颇为怀念修真界,只是对于她锲而不舍的毅力也是很无奈。 也许等哪一天锦瑟腻歪了,胡修华就是第一个倒霉的了,不过这次的刺杀,锦瑟想都没想的把胡修华排除在外。 “皇上解了本宫的禁足,胡修华有意见?” 胡俢华最讨厌的恶莫过于锦瑟总是用面无表情的脸和平板的声音说些羞辱的话,这比那些脸上带着嘲讽的话还要人火大。 就像现在,胡修华恨不得上去挠上那么几下。 倒没人怀疑锦瑟假传圣旨,连白苏也是半信半疑,她没听见皇上的圣旨,难道是昨日主子和皇上单独相处? 正在这时凤凛也带着高公公过来,正好听到她的这句话,他现在已经无力叹息了,假传圣旨什么的也只有宸妃做的这么光明正大和胆大。 凤凛还觉得昨晚憋屈的不得了,才要对锦瑟说上几句警告性的话,就看到一直默默站在贤妃边上的萧如梦突然冲出来,急冲冲的朝锦瑟撞过去。 这时候都忙着给凤凛问安,谁都没想到萧如梦会发疯似的冲过来。 这个亭子叫做临仙台,就是建在悬崖边上,外面就是飘渺的云雾,这要是撞出去,可就悬了。 凤凛瞳孔一缩,下意识的冲过来,没料到,锦瑟的反应很快,在萧如梦撞过来的时候就闪开了,倒是被凤凛撞了个正着,越过栏杆的萧如梦也在最后关头拉来锦瑟一把,所以让所有人揪心的一幕出现了。 “皇上小心——” “娘娘——” 作者有话要说:落崖这么狗血的事怎么能错过!郑重的告诉大家,他们开始相信相爱,患难见真情你们相信吗?相信你就输了!还有,最近被脑子里满是数字,严重的卡文,鉴于统计学,概率论,数据库太过于凶残,作者快hold不住了,七月很可能保持不住日更,给作者祈祷不要挂科啊!坚持到12号就是胜利

上一篇   65第六十四章

下一篇   67第六十六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