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7第六十六章 - 重生之宠妃

67第六十六章

“你就不能快点!” “朕腿断了,你让朕怎么快!” 凤凛咬牙切齿的开口,掉崖的时候他自己都傻了,怎么都没料到这个结果,他都做好心理准备了,没想到他居然没死只是腿断了,衣服被峭壁上横向的树划的成了碎布条,脸上也有很多擦上,和他相反的是锦瑟不但毫发无伤,衣服都没有任何损伤。 至于萧如梦早摔成看不出原来的样子,凤凛察觉了不对劲,这么高的悬崖,就算有峭壁上的树枝阻挡,摔成萧如梦那样才正常,不然他摔成这样子也是不幸中的大幸,可是像锦瑟这样就是纯粹不正常了。 他也知道这时候不是说这些的时候,侍卫应该已经下来搜救他们了,他们只要平安等到他们来就行了。 锦瑟心里也不爽,萧如梦的出其不意在她看来完全能躲过,凤凛过来的那一下她也不会掉下来,可是偏偏凤凛掉了下来,如果不是为了救他她也不用跟着顺势跳下来。 锦瑟停了下来,看着后面灰头土脸的凤凛道:“你还是在这呆会,我先去探探路。” 如果是她自己,直接用法决飞出去好了,虽然不能用过多的灵力,可是也足够她出去了。 凤凛立刻道:“你想抛下朕!” “朕是为了救你才掉下来的!”你现就就是恩将仇报,凤凛没有将接下来的话说完,可是悲愤的表情表达的一清二楚。 凤凛平时绝对不可能做出这种事情,也不会说出这样相当于示弱的话,可是在这里随时有猛兽毒蛇出入,他现在腿又受伤了,唯一依靠的人只有锦瑟,虽然这个事实更让凤凛气愤。 锦瑟没注意凤凛有些焦躁的情绪,只是叙述事实:“你现在腿断了,现在移动,将来可能让骨头长错位。” 最好就是呆着不要动,锦瑟从来没有考虑腿短手断这种事情,真元力足够让一切伤势恢复。 凤凛也知道他现在的状况,他到底上过战场,见过军医为其他人接骨说些禁忌。 “这样吧,我让小青陪着你。” 锦瑟想了想,把手腕的碧绿蛇递给凤凛。 凤凛一僵,从静妃刺杀的举止看,她体内的蛊虫和手腕的蛇绝对都是为了他准备的,不过被锦瑟给破坏了,毒性绝对只比他想的只强不弱,这条蛇可不认的他,放他和一条毒蛇相处真的没问题吗? 锦瑟已经不耐烦了,见凤凛迟迟不接,直接把蛇扔到凤凛的怀里,小巧的蛇头慢悠悠的抬起正好对上凤凛的眼睛,凤凛的身体更僵了。 “我去找些果子和水,一会回来。” 这里的环境让锦瑟找到了些熟悉感,那个微微别扭的‘皇上’和‘臣妾’也丢掉了,说完这句话就消失在密密麻麻的丛林里。 只有她一个人,她自然不会需要食物和水,有了凤凛她自然不能让他饿死。 可是锦瑟忘了一件很重要的事情,这里果子种类很多,有毒的果子也不少,她知道哪一种果子没毒吗? 凤凛见锦瑟一转眼消失,只剩下他和一条蛇相顾无言,他等了一会儿,见碧绿蛇没有攻击他的意图,就想伸手捏住蛇的七寸从他身上拿下去,可在他碰到的前一刻,碧绿蛇就灵活的躲开他的手从他身上爬了下去。 凤凛眼睛闪过一道寒光,他的腿伤了,他的手可没受伤,他的动作可是很快的,可这条蛇居然躲开了,看来这条蛇比他想的还要厉害些。 碧绿蛇动凤凛怀里爬下来之后,只是把身体盘成一团,懒洋洋的把头放在上面,碧绿的身体几乎已经隐藏在周围的灌木丛中。 凤凛看了一会儿也没看出特别,再加上锦瑟迟迟未归,他身体折腾了这么久也很疲惫,靠在书上不一会就已经有些昏昏欲睡。 待他在睁开眼的时候,天已经有些黑了,横七竖八生长的树木在暮色有些影影绰绰,突然听到一阵响动,凤凛立刻警觉的睁眼:“谁?” 凤凛看了一圈没看到人影,试探的说了句:“锦儿?” 没听到回答,再加上在没有任何响声,凤凛再次巡视了一圈之后没见到异常正欲再闭目养神一会儿,突然觉得不对劲,再次睁开眼。 刚刚还有细微的虫鸣,现在才是真正的万籁俱寂。 凤凛不动声色的拿出一直贴身带着的匕首,身体紧绷,眼睛陡然一厉,来了! 果然,两只荧黄的好像灯笼一样东西突然在他正前方出现。 凤凛眼睛一眨不眨,瞳孔紧缩,待看清过来的不速之客的全貌,身体已经紧绷的不像话了。 这是一条蛇,还是庞大道绝对超出他预想中的蛇! 难道他今天注定要命丧到悬崖之下了吗? 掉崖没死居然要死在一条蛇手上,凤凛对自己‘好’运气几乎无力了,可是听天由命从来不是他的作风,凤凛握紧匕首,眼睛死死的盯着蛇,只待它稍有动作就先发制人。 凤凛没想到这条蛇的目标根本不是它,而是在他身边的那条手指粗细的碧绿蛇,它之所以不动弹也是忌惮碧绿蛇而已,凤凛只是受到了无妄之灾而已,如果不是碧绿蛇在这里,这条蛇也不会找上门来。 锦瑟的本意是让碧绿蛇留下来保护凤凛,这条蛇本来就是异种,又被静妃强行制服,喂它了不知道多少毒物和天才地宝,早已升了灵智,后来被锦瑟待在身边,闲暇来了兴致锦瑟也不介意喂它一些灵果,它体内的每一滴血不仅剧毒无比而且充满了灵气,一般的猛兽根本不敢靠近。 锦瑟根本没想到悬崖下居然有一条快要结丹的巨蟒,寻着灵气找了过来,这也算好心办了坏事,凤凛的运气也确实如他所想一样糟透了。 巨蟒盯着已经感觉到危险而竖起头的碧绿蛇,迟迟不敢动。 巨蟒的身体已经渐渐出现凤凛眼前,比他刚刚看到还要长,长长粗粗的盘成一团,鲜红的蛇信不停吞吐。 凤凛觉得背上的冷汗已经把衣服濡湿了,巨蟒也没有任何的动作,如果不是时明时暗的巨曈他都以为这条巨蟒是死的。 他的神经高度紧绷,根本没察觉到他身边也是已经摆出攻击姿势的碧绿小蛇。 好像巨蟒也觉得这样对视下去不行,灵智已经很高的巨蟒准备破釜沉舟时,就听到一声低喝:“何方妖孽?” 锦瑟从林中迈出,手上还抱着一些各色的果子和一小节竹节的水。 凤凛不但没有松了一口气,反而用眼神催促锦瑟快离开,不是凤凛想牺牲自己成全锦瑟,他就算喜欢锦瑟但还没到为她牺牲生命的地步,而是他认为锦瑟即便厉害但还到可以把这条巨蟒的地步,就算可以拖住它,他的腿也不会让他平安离去,与其这样,至少有个人逃出去,让他不至于露尸荒野。 一代帝皇,不说葬在皇陵,连个棺木都没有未免太可怜了。 凤凛都做好了最坏的打算。 可是,锦瑟从来是个不战而逃的人,尤其是个她根本看不上眼还未化形的蟒蛇。 碧绿蛇在锦瑟出现的瞬间就变回了懒洋洋的样子。 锦瑟挑剔的扫了眼蟒蛇,蟒蛇被看的浑身发凉,要说锦瑟筑基期修为未必比蟒蛇高多少,可是她的神识可是渡劫期的,压制一条未结丹的蟒蛇绰绰有余了。 “不知死活的东西。” 锦瑟冷哼一声,慢条斯理的把水和果子放在凤凛的身边,然后在凤凛目瞪口呆中把腰带解下来,腰上那银链子和看着像装饰的东西居然是一条鞭子,这个还是那个刘小仪给他的启示,她之后就让人模仿一条一直系在腰上。如果不是今天,可能它就一直就是装饰品了,可惜不能从储物空间里直接拿出剑来,她还是最擅长剑法。 蟒蛇已经想要退了,眼前的人一直散发着诱人的香气,可本能一直警告它离开,它的身体刚要挪动,就见一道银光穿破黑暗直直的朝着它的眼睛飞来。 蟒蛇灯笼似的眼睛猛的一闭,长长的身体急速的挪动,满满鳞片的尾巴也朝着锦瑟飞来,蟒蛇最起码修炼了几百个年头,虽未结丹化形,鳞片却是坚硬无比,只要鞭子不注入灵力就根本对蟒蛇来说无关痛痒。 偏偏锦瑟不好动用过多的灵力,打了一阵也没把蟒蛇怎么样,蟒蛇好似发现了眼前的人外强中干,黄色的眼睛闪过贪婪,攻击的速度更加剧烈。 如果把眼前的人吃了,肯定比那条小蛇更有‘营养’。 蟒蛇打的主意锦瑟也注意到了,冷笑一声,一鞭子抽过去,灌满灵力的鞭子让蟒蛇剧痛的后退了下,锦瑟要的就是它后退脱身一下。 她发现了,用鞭子对付蟒蛇简直事倍功半,隐晦的扫了一眼凤凛,牙一咬,直接从空间里抽出一把剑来。 狭长的剑脊闪烁着冷光,剑柄是雕刻成凤凰欲飞的样式,尾部长长的尾羽吞吐着剑锋,眼部镶嵌着绯红的宝石。 这把剑还是她从一个来找她麻烦的女人身上得来的,找茬的女人被她杀了,储物袋她也挑出不少东西,这把剑是她还看得上眼的一把,可惜她有了一把趁手的剑,这把剑就被她扔在了储物空间,没想到居然有重见天日的一天。 “不长眼的东西,本座的主意你也敢打?!” 作者有话要说:“你就不能快点!” “朕腿断了,你让朕怎么快!” 凤凛咬牙切齿的开口,掉崖的时候他自己都傻了,怎么都没料到这个结果,他都做好心理准备了,没想到他居然没死只是腿断了,衣服被峭壁上横向的树划的成了碎布条,脸上也有很多擦上,和他相反的是锦瑟不但毫发无伤,衣服都没有任何损伤。 至于萧如梦早摔成看不出原来的样子,凤凛察觉了不对劲,这么高的悬崖,就算有峭壁上的树枝阻挡,摔成萧如梦那样才正常,不然他摔成这样子也是不幸中的大幸,可是像锦瑟这样就是纯粹不正常了。 他也知道这时候不是说这些的时候,侍卫应该已经下来搜救他们了,他们只要平安等到他们来就行了。 锦瑟心里也不爽,萧如梦的出其不意在她看来完全能躲过,凤凛过来的那一下她也不会掉下来,可是偏偏凤凛掉了下来,如果不是为了救他她也不用跟着顺势跳下来。 锦瑟停了下来,看着后面灰头土脸的凤凛道:“你还是在这呆会,我先去探探路。” 如果是她自己,直接用法决飞出去好了,虽然不能用过多的灵力,可是也足够她出去了。 凤凛立刻道:“你想抛下朕!” “朕是为了救你才掉下来的!”你现就就是恩将仇报,凤凛没有将接下来的话说完,可是悲愤的表情表达的一清二楚。 凤凛平时绝对不可能做出这种事情,也不会说出这样相当于示弱的话,可是在这里随时有猛兽毒蛇出入,他现在腿又受伤了,唯一依靠的人只有锦瑟,虽然这个事实更让凤凛气愤。 锦瑟没注意凤凛有些焦躁的情绪,只是叙述事实:“你现在腿断了,现在移动,将来可能让骨头长错位。” 最好就是呆着不要动,锦瑟从来没有考虑腿短手断这种事情,真元力足够让一切伤势恢复。 凤凛也知道他现在的状况,他到底上过战场,见过军医为其他人接骨说些禁忌。 “这样吧,我让小青陪着你。” 锦瑟想了想,把手腕的碧绿蛇递给凤凛。 凤凛一僵,从静妃刺杀的举止看,她体内的蛊虫和手腕的蛇绝对都是为了他准备的,不过被锦瑟给破坏了,毒性绝对只比他想的只强不弱,这条蛇可不认的他,放他和一条毒蛇相处真的没问题吗? 锦瑟已经不耐烦了,见凤凛迟迟不接,直接把蛇扔到凤凛的怀里,小巧的蛇头慢悠悠的抬起正好对上凤凛的眼睛,凤凛的身体更僵了。 “我去找些果子和水,一会回来。” 这里的环境让锦瑟找到了些熟悉感,那个微微别扭的‘皇上’和‘臣妾’也丢掉了,说完这句话就消失在密密麻麻的丛林里。 只有她一个人,她自然不会需要食物和水,有了凤凛她自然不能让他饿死。 可是锦瑟忘了一件很重要的事情,这里果子种类很多,有毒的果子也不少,她知道哪一种果子没毒吗? 凤凛见锦瑟一转眼消失,只剩下他和一条蛇相顾无言,他等了一会儿,见碧绿蛇没有攻击他的意图,就想伸手捏住蛇的七寸从他身上拿下去,可在他碰到的前一刻,碧绿蛇就灵活的躲开他的手从他身上爬了下去。 凤凛眼睛闪过一道寒光,他的腿伤了,他的手可没受伤,他的动作可是很快的,可这条蛇居然躲开了,看来这条蛇比他想的还要厉害些。 碧绿蛇动凤凛怀里爬下来之后,只是把身体盘成一团,懒洋洋的把头放在上面,碧绿的身体几乎已经隐藏在周围的灌木丛中。 凤凛看了一会儿也没看出特别,再加上锦瑟迟迟未归,他身体折腾了这么久也很疲惫,靠在书上不一会就已经有些昏昏欲睡。 待他在睁开眼的时候,天已经有些黑了,横七竖八生长的树木在暮色有些影影绰绰,突然听到一阵响动,凤凛立刻警觉的睁眼:“谁?” 凤凛看了一圈没看到人影,试探的说了句:“锦儿?” 没听到回答,再加上在没有任何响声,凤凛再次巡视了一圈之后没见到异常正欲再闭目养神一会儿,突然觉得不对劲,再次睁开眼。 刚刚还有细微的虫鸣,现在才是真正的万籁俱寂。 凤凛不动声色的拿出一直贴身带着的匕首,身体紧绷,眼睛陡然一厉,来了! 果然,两只荧黄的好像灯笼一样东西突然在他正前方出现。 凤凛眼睛一眨不眨,瞳孔紧缩,待看清过来的不速之客的全貌,身体已经紧绷的不像话了。 这是一条蛇,还是庞大道绝对超出他预想中的蛇! 难道他今天注定要命丧到悬崖之下了吗? 掉崖没死居然要死在一条蛇手上,凤凛对自己‘好’运气几乎无力了,可是听天由命从来不是他的作风,凤凛握紧匕首,眼睛死死的盯着蛇,只待它稍有动作就先发制人。 凤凛没想到这条蛇的目标根本不是它,而是在他身边的那条手指粗细的碧绿蛇,它之所以不动弹也是忌惮碧绿蛇而已,凤凛只是受到了无妄之灾而已,如果不是碧绿蛇在这里,这条蛇也不会找上门来。 锦瑟的本意是让碧绿蛇留下来保护凤凛,这条蛇本来就是异种,又被静妃强行制服,喂它了不知道多少毒物和天才地宝,早已升了灵智,后来被锦瑟待在身边,闲暇来了兴致锦瑟也不介意喂它一些灵果,它体内的每一滴血不仅剧毒无比而且充满了灵气,一般的猛兽根本不敢靠近。 锦瑟根本没想到悬崖下居然有一条快要结丹的巨蟒,寻着灵气找了过来,这也算好心办了坏事,凤凛的运气也确实如他所想一样糟透了。 巨蟒盯着已经感觉到危险而竖起头的碧绿蛇,迟迟不敢动。 巨蟒的身体已经渐渐出现凤凛眼前,比他刚刚看到还要长,长长粗粗的盘成一团,鲜红的蛇信不停吞吐。 凤凛觉得背上的冷汗已经把衣服濡湿了,巨蟒也没有任何的动作,如果不是时明时暗的巨曈他都以为这条巨蟒是死的。 他的神经高度紧绷,根本没察觉到他身边也是已经摆出攻击姿势的碧绿小蛇。 好像巨蟒也觉得这样对视下去不行,灵智已经很高的巨蟒准备破釜沉舟时,就听到一声低喝:“何方妖孽?” 锦瑟从林中迈出,手上还抱着一些各色的果子和一小节竹节的水。 凤凛不但没有松了一口气,反而用眼神催促锦瑟快离开,不是凤凛想牺牲自己成全锦瑟,他就算喜欢锦瑟但还没到为她牺牲生命的地步,而是他认为锦瑟即便厉害但还到可以把这条巨蟒的地步,就算可以拖住它,他的腿也不会让他平安离去,与其这样,至少有个人逃出去,让他不至于露尸荒野。 一代帝皇,不说葬在皇陵,连个棺木都没有未免太可怜了。 凤凛都做好了最坏的打算。 可是,锦瑟从来是个不战而逃的人,尤其是个她根本看不上眼还未化形的蟒蛇。 碧绿蛇在锦瑟出现的瞬间就变回了懒洋洋的样子。 锦瑟挑剔的扫了眼蟒蛇,蟒蛇被看的浑身发凉,要说锦瑟筑基期修为未必比蟒蛇高多少,可是她的神识可是渡劫期的,压制一条未结丹的蟒蛇绰绰有余了。 “不知死活的东西。” 锦瑟冷哼一声,慢条斯理的把水和果子放在凤凛的身边,然后在凤凛目瞪口呆中把腰带解下来,腰上那银链子和看着像装饰的东西居然是一条鞭子,这个还是那个刘小仪给他的启示,她之后就让人模仿一条一直系在腰上。如果不是今天,可能它就一直就是装饰品了,可惜不能从储物空间里直接拿出剑来,她还是最擅长剑法。 蟒蛇已经想要退了,眼前的人一直散发着诱人的香气,可本能一直警告它离开,它的身体刚要挪动,就见一道银光穿破黑暗直直的朝着它的眼睛飞来。 蟒蛇灯笼似的眼睛猛的一闭,长长的身体急速的挪动,满满鳞片的尾巴也朝着锦瑟飞来,蟒蛇最起码修炼了几百个年头,虽未结丹化形,鳞片却是坚硬无比,只要鞭子不注入灵力就根本对蟒蛇来说无关痛痒。 偏偏锦瑟不好动用过多的灵力,打了一阵也没把蟒蛇怎么样,蟒蛇好似发现了眼前的人外强中干,黄色的眼睛闪过贪婪,攻击的速度更加剧烈。 如果把眼前的人吃了,肯定比那条小蛇更有‘营养’。 蟒蛇打的主意锦瑟也注意到了,冷笑一声,一鞭子抽过去,灌满灵力的鞭子让蟒蛇剧痛的后退了下,锦瑟要的就是它后退脱身一下。 她发现了,用鞭子对付蟒蛇简直事倍功半,隐晦的扫了一眼凤凛,牙一咬,直接从空间里抽出一把剑来。 狭长的剑脊闪烁着冷光,剑柄是雕刻成凤凰欲飞的样式,尾部长长的尾羽吞吐着剑锋,眼部镶嵌着绯红的宝石。 这把剑还是她从一个来找她麻烦的女人身上得来的,找茬的女人被她杀了,储物袋她也挑出不少东西,这把剑是她还看得上眼的一把,可惜她有了一把趁手的剑,这把剑就被她扔在了储物空间,没想到居然有重见天日的一天。 “不长眼的东西,本座的主意你也敢打?!”

上一篇   66第六十五章

下一篇   68第六十七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