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8第六十七章 - 重生之宠妃

68第六十七章

凤凛在锦瑟抽出长剑的时候就傻眼了。他确定锦瑟身上没有任何的利器,鞭子是例外,可是锦瑟凭空抽出了一把长剑,这件事实在太诡异了。 可是蟒蛇却没有给凤凛思索的机会,几乎在锦瑟话音刚落就把把庞大的蛇头向锦瑟移了过去,尖厉的蛇牙在夜里也闪着寒光,腥臭的气息扑面而来,涎水稀拉拉的从嘴里留下,锦瑟这次连冷笑都欠奉,手腕一转,锋利的剑气冲着黄色的眼睛的袭去。 锦瑟最擅长的就是剑法,这把剑在她手里简直就是如鱼得水,凤凛在旁边脸色苍白,只看到时不时闪过的白色的剑气,锦瑟的身体几乎被蟒蛇围在一起,可凤凛从蟒蛇时不时的哀嚎之中可以知道锦瑟是稳占上风。 相较于那次在他面前更像是舞蹈的剑法和枫园的那次练剑,这次的锦瑟才算是把所学施展的淋漓尽致,锦瑟的头发已经完全散开,衣服也不负原先的整洁,眼睛的亮光却是从到了这个时空再也没有出现过的。 凤凛只觉得眼前眼花缭乱,越来越看不清一人一蛇的动作,待蟒蛇再一次发出哀嚎之后,灯笼似的眼睛比刚开始黯淡了许多,随着锦瑟再一次抽出刺进它身体的长剑的时候,蟒蛇终于心不甘情不愿的栽倒在地。 随着蟒蛇的倒地,最靠近的几根大树也随着蟒蛇的死亡发出吱吱呀呀的声音,最终不堪重负的从根部折断,叶子哗啦啦的落了一地,树木的枝桠在地上乱颤的一会才安静下来。 凤凛正在思考怎么套话,质问的话,凤凛觉得在这个只有他们孤男寡女的崖底,凤凛完全有理由相信锦瑟直接杀了他然后走人,原先凤凛不相信锦瑟会对他不利,可在锦瑟这么诡异的拿出一把长剑之后,凤凛觉得什么都必须推翻从重新来。 可是怎么也没想到锦瑟竟然没直接过来。 “你在做什么?” 凤凛僵硬的问道,刚刚被蟒蛇弄的一身冷汗,这会放松下来,被崖底的夜风一吹,凤凛才觉得身上冷飕飕的。 “你不会看吗?” 锦瑟虽然不想说话,还是能耐着性子回了句。她现在在榨取蟒蛇的最后价值,在蟒蛇成功完成陪她练手的任务之后,锦瑟本着不浪费的习惯,拿着长剑开始给蟒蛇开肠破肚。 蟒蛇的鳞片和坚硬,可是在锦瑟的剑下完全不是问题,稍微用力一些就能听到‘刺啦刺啦’的声音再加上崖底有些尖锐的风声和哗啦哗啦的树叶声,凤凛怎么都觉得浑身发冷。 凤凛怎么都没想过沦落在这种的地步,他刚才是被一个女人给救了吧?这个女人现在还面无表情的对着一条巨大无比的蟒蛇分尸,想想那把凭空出现的剑,凤凛越想越觉得诡异。 突然,凤凛想到锦瑟刚刚好像是飘在空中的吧,所以能准确无比的刺进蛇的头部,凤凛发誓绝对不是轻功,长时间的飘在空中和借力使用轻功还是有区别的。 这是孤魂野鬼?不对,她身上有体温。 这是妖怪?这个有可能,可是究竟是什么妖怪? 锦瑟不知道凤凛这会已经把她的身份把他能想到的都猜了一遍,这会她的工作已经接近尾声,她以前也斩杀过妖兽,见到强大的也不介意把它们的妖丹夺过来炼化后增加修为,这只还未结丹只有自身的蛇丹的蟒蛇要是前世她根本看都不会看一眼,可是这会锦瑟也只能认命的扒皮拆骨了。 真的是扒皮拆骨,先前蟒蛇被锦瑟捅了一个窟窿还现在在留着温热的血,锦瑟想了想,又从储物空间里掏出几个玉瓶,把玉瓶放在伤口处,不要看只是巴掌大的一个玉瓶,里面的空间足足可以装下一个池塘。 等血快流尽了,锦瑟满意的塞上塞子放在一边,然后接着那件那蛇皮慢慢的剥下来,浓浓的血腥味在风中飘散,凤凛正好处于下风口,被呛得咳了好几声,忍了忍最后还是说道:“你好了没有?血腥味这么浓引来猛兽怎么办?” “忍着!” 锦瑟干脆利落的甩了这句话,猛兽?除非真的有不开眼的东西,否则凭着她可以散发的气势,没有猛兽回来这里。 凤凛被这句呛的半天不知道怎么回话。 过了会,锦瑟终于把蛇丹从蟒蛇肚腹里掏了出来,同时还有颜色诡异的蛇胆,锦瑟手上也满是鲜血,原本白玉般的手指完全看不出原先的模样。 凤凛看着双手拿着东西的过来的锦瑟突然有不好的预感,果然,锦瑟把右手上的蛇胆递到凤凛嘴边:“吃。” 被兴味呛的别过脸色凤凛听到这句话僵了。 锦瑟见凤凛是不回头,冷声道:“你吃还是我喂你?” 凤凛又想到到那次灌不美好的灌药酒经历,那时候在皇宫她都干的出来,这时候实在悬崖下,他身体不便,而这位武力值比他预想的又高了一大截,这还有的选吗? “朕吃!” 凤凛从牙缝里挤出这两个字,伸出手试探性的伸向血淋淋的蛇胆。 从他登基就没有这么忍辱负重过! 凤凛已经想好回去后怎么好好报复回来,谁知锦瑟见他的动作太慢,左手上的蛇丹随手甩给从她过来就有些垂涎欲滴的碧绿蛇,空了的左手也不顾满手血腥就好像上次一向掐着凤凛的脖子,等他张开嘴的时候右手把蛇丹丢到了他嘴里,等凤凛呛咳着咽下去的时候才漫不经心的收回手。 而凤凛被那么大一个蛇胆憋的喘不过气来,而蛇胆的苦涩和腥味让他胃里一阵翻滚,差点连隔夜饭也吐出来,可是有锦瑟在那虎视眈眈的看着,他只是干呕了一阵。 “宸妃!你不觉得你太大逆不道了吗?朕是天子,是九五之尊!” 凤凛回过气来就是一阵抢白。 “皇上就这么对待你的救命恩人?好歹本座也救了你,而且那条蛇最起码修炼了几百年,它的蛇胆给了你算是占了大便宜了。” 锦瑟很光棍,她该暴露的东西暴露的差不多了,这会也不介意多暴露一些,大不了最后再给他下点精神暗示。 凤凛眼睛一眯。 “本座?爱妃是否可以告知朕你的真实身份,作为被欺骗了这么久的可怜人,朕想来有权利知道真相吧?还有修炼几百年是什么意思?”真的有山野精怪?凤凛将信将疑,就算原先有过这种猜想再被确认的时候也很难掩饰诧异。 锦瑟却不想说这个话题,而是开口道:“你们凡人的话本上不是常说英雄救美,美人以身相许吗,本座救了你还给了你蛇胆,本座也不要求你别的了,你就以身抵恩吧。” 锦瑟说的一本正经,她没有开玩笑,原先她不好带走凤凛,凭空失去了一个国家的统治者可不是好玩的,这会她们掉下了悬崖,这么高的地方如果不是她出手凤凛也不会只是摔断了一条腿,这会带他走,生不见人,死不见尸,别人只会以为尸骨无存。 凤凛听到这句话虽然不知道锦瑟打的什么主意,可是直觉告诉她这会儿最好还是不要轻易绕过这个话题。 “爱妃朕会开玩笑,朕不是一直在‘报答’爱妃吗?青岚还在宫里等着爱妃呢?” 凤凛在报答两个字上加重语气,对于锦瑟说的以身相许一阵牙痒痒,又提到青岚,凤凛不知道为什么他就是突然绕到了青岚身上。 果然,锦瑟听到他提到青岚,只能压下这个念头,暗自可惜的叹了口气,掌握她前途的栖梧还在玄冰洞里沉睡呢,她亲自设计的宫室也在修建当中,刚刚只想着怎么带着凤凛这个大补品离开那个是非之地,完全忘了这么一茬。 凤凛看锦瑟闪过可惜之色,虽不知道她在可惜什么,他觉得还是不知道为妙。 “你们凡人?爱妃可以告诉朕你就是是不是·······” 凤凛试探的问道。 这个问题实在是太严重了,严重到他必须问清楚的地步,他觉得是精怪的话,他就算回到皇宫也不一定能躲过,还是这会还是问清楚为好,最起码能让他心安,想到广为流传的《白蛇传》什么的,知道和自己上床的是一个非人类怎么都觉得毛骨悚然。 “本座当然不是凡人。” 这么一说,凤凛的心高高的提了起来,千万不要是什么恐怖的东西! 凤凛已经是一再突破底线了,从原先不要是妖怪到不要是恐怖的东西,暗地里下决心如果平安回到宫中,他是不是找个道士高僧什么的? “本座是修真之人,你不是想找本座的师尊吗。本座说了师尊已经仙去,现在已经位列罗天上仙行列。” 锦瑟下巴扬的高高的,虽然还是面无表情但凤凛还是从锦瑟眼角读出了骄傲。 这个答案让凤凛顾不得锦瑟嚣张的态度,仙人? 这个答案简直是让他欣喜若狂了,长生不老的传说在凡世从来没有消失过,很多帝皇都是向往长生不老,不然也不会有那么多的帝皇痴迷于炼丹。 凤凛是个克制的帝皇,也是狼的帝皇,他现在还不到而立之年,还不到为了寿命担心的时候,但这并不妨碍他抓住这个机会。 只是前提是锦瑟真如她所言是仙人之后。 凤凛掩饰的再好,面对天大的诱惑也有微微有些失态,锦瑟以前见到的这种多了去了,为了让她收为弟子,什么表现的都有,这也是她不太喜欢去凡世的原因。 “你死心吧,按照修真的规矩,帝皇者不可修仙。” 作者有话要说:你们再抽我我也要说,如果明天晚上十一点半我还没更新的话就不要指望我更新了,下周四考统计学,我快要死了

上一篇   67第六十六章

下一篇   69第六十八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