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第六十八章 - 重生之宠妃

69第六十八章

锦瑟说的是天大的实话,无尽大陆大的超乎想象,也有很多传承多年的国家,修真界默认的规矩就是皇族之人不能修真。 这是铁令,没有人可以违背。 况且,锦瑟一点也不觉得凤凛值得她违反这条铁律。 凤凛听到虽然隐隐有些失望,可是没有放弃,长生不死可是每个帝皇毕生的追求。 现在凤凛却觉得还是弄清楚锦瑟的身份为妙,帝王多疑,他可不会因为锦瑟一面之词而毫无怀疑。 他现在几乎是自身难保,他自然不会直接了当的问,而是思索了下,脸上变的有些捉摸不透。 “爱妃既然是仙人之后,居然入宫为妃,想来宫中也必有爱妃所求之物。” 不论身份如何,居然能在宫中呆这么久,凤凛绝对不相信锦瑟无欲无求单纯是来体验生活。 锦瑟听完凤凛尖锐的话,脸上依然没有什么表情,眼角却是出现了让凤凛向来火大的嘲讽:“无论本座什么目的,皇上却是足够的好处不是么?” “那个蛇胆足够让皇上长命百岁了。” “当然,只要皇上不要沉迷于炼丹。” “愚昧的凡人,炼丹之术一向精密,在炼丹上独步天下的丹鼎宗都不能练出所谓的长生不死药,何况只沾点皮毛的凡人。” 锦瑟想到她翻看的史书之中,多少皇帝追求长生,术士道士从来不绝,雄韬伟略的始皇帝都不能免俗,长生之途哪有这么简单! 凤凛现在才才察觉出锦瑟时常出现的嘲讽到底是源于何,在嫔妃陷害她时,她眼睛的讽刺让他视而不见都不可能,他一直以为是她只是嘲讽那些嫔妃不长脑子,可现在才知道她不是嘲讽嫔妃,而是在嘲讽她口中的凡人。 而作为她口中的凡人,凤凛终于发现了他一直心心念念的想要追寻的秘密,可是这个秘密简直是超出他的想象范围,对于锦瑟的嘲讽他现在也只能忽略过去。 他把和锦瑟相遇以来的事情重新回想了一遍,排除了锦瑟不轨的念头,最起码锦瑟没有要他命的准备,不对,刚刚锦瑟说‘以身相许’,对于言出必行的锦瑟来说,这话肯定是她的心里话。 脑中思绪万千,面上不露分毫,反倒露出胜券在握的笑容:“爱妃说愚昧的凡人,爱妃的父亲和萧丞相不也是凡人吗?” “对了,还有朕的四皇子。” 不论锦瑟是何身份,只要想到青岚是她肚子里爬出来的,凤凛就直觉不简单。 “本座转世重修,不过是一份因果,至于青岚,”锦瑟冷笑:“皇上难道以为他真的是凡人吗?” 凤凛心里一沉,想到了锦瑟怀孕时他种种的不同寻常。 “他可是正宗的仙人,皇上若想要长生,不若和他去商量,他是仙人不尊修真界的规矩。” 凤凛在锦瑟前一句就注意到了‘因果’二字。 他还年轻,不急,还有时间去谋划。 “好了,果子在那,饿了自己拿,竹筒里是水。” 锦瑟已经打住了这个话题,她之所以这么痛快的说出来,她心里已经在想再一次消除凤凛的记忆。 虽然精神暗示对人不好,可是一两次应该没问题····吧? 锦瑟犹豫,低头正好看到还在抱着蛇丹啃的碧绿蛇,不耐烦的道:“这么笨难怪这么久都没结丹。” 碧绿蛇被锦瑟骂的脑袋一缩,可是还是努力把蛇丹用身体圈起来,尖锐的牙齿一点点的啃。 凤凛见锦瑟安静下来,瓷白的皮肤在黑暗之中仍然散发着柔和的光芒,银白的头发也微微发出冰蓝的光点。 “那爱妃中毒也不是那么简单吧?” 锦瑟不说话算是默认了,凤凛只觉得自己再次被耍了。 “爱妃这么坦白,朕想一定是有主意让朕说不出去或者不能说。” 作为一个上位者,凤凛知道很多时候过度的坦白并不一定是好事,先前锦瑟斩杀蟒蛇的时候没被蟒蛇激怒的话也不会拔出长剑,他猜想锦瑟不不想让他知道,而后来这么坦白,凤凛直接想到最坏的方向。 锦瑟对于凤凛这么准确的猜想,一点也不奇怪,而是再次转过头看向他,表情甚是微妙的说道:“你猜的没错。” “不然我们做个交易吧。” “本座对你的江山和你的命没有任何的兴趣。” “本座可以帮你兵不血刃的拿下南疆。” “本座可以对你今晚所知道的一切视而不见。” “条件是你对本座在皇宫的一切可是适当的选择看不到。” 凤凛迅速的权衡利弊。 “听起来好像朕占了大便宜。” 凤凛是个从来不相信有人会又便宜不占,这么明显的对他有利的条件,他几乎肯定宫中定有对锦瑟来说吸引力很大的东西。 让拥有非人能力的锦瑟居然这么可以放出这么诱惑力的条件,究竟是什么东西? 锦瑟怎么不想挪动寝宫的位置,芙蓉轩····· 还有让他修建的宫室。 怎么想都觉得不简单。 “你不答应的话,本座只好对你进行精神暗示。” “本座对这个法术并不是很精通,一不小心可能变成白痴。” 锦瑟很直接的摆出选项让凤凛自己选择,虽然怎么听都像是威胁。 要不选择接受,要不接受可能变成白痴的选项。 凤凛周围气压极低,他把锦瑟的话直接归结到威胁行列了,可是他不可能选择一个可能白痴的选择,就算是可能性极低也不可能,宁可死也不要变成白痴! “朕接受。” 意料中的选择,锦瑟听完从储蓄空间拿出一个灰扑扑的踞让给凤凛:“签了吧” “这是誓言踞,签订后一旦反悔,毁约的另一方灵魂直接消散。” “双向的?” “当然。” 凤凛打开踞,之间金色的字体正好是他们刚刚谈过的内容,停顿了一下道:“你必须再加上一条。” 锦瑟并不是好说话的人,她觉得她给的条件已经很优厚了,如果是普通人,只要长命百岁足够他们感恩戴德了,她觉得凤凛过于贪婪。 而凤凛只觉得锦瑟自从暴露了身份之后,脸上显而易见的高傲让一向骄傲的凤凛觉得刺眼至极。 可是这样不善于掩饰,直来直往的人才是最好对付的。 凤凛垂下眼帘,貌似在认真思考。 “不能以任何理由对朕施行非朕准许以外的法术。” 这个是必须保证的。 这个在锦瑟接受范围之内,稍微思考一下答应了下来。 “一言为定。” 被派下来找凤凛和锦瑟的侍卫找到他们的时候欣喜若狂,毕竟从那么高的地方摔下来的幸存的机率实在是太少了。 消息传来的时候,贤妃却是隐隐闪过遗憾,这时候如果凤凛死了,那她是最有可能成为太后的人,虽可能有大臣趁机挟制幼主,可成为太后的诱惑实在是太大了。 听闻锦瑟毫发无伤凤凛只是摔断了一条腿的时候,贤妃知道尘埃落定,也只好把遗憾放在心底,这两个人的运气未免太好了吧? 不过,萧如梦可算是弑君大罪,要诛九族的,萧丞相和萧明海已经被压入大牢了,也许在悬崖下宸妃和皇上共患难,可是这并不能抵消她身上的罪,还有宸妃可算是害皇上掉落悬崖的人之一,贤妃不觉得皇上在经历了一次生死之劫之后好会对宸妃保持原先的宠爱。 到底是没白费功夫。 贤妃看着外面正好的春光明媚,到底是微微的送了一口气。 凤凛躺在软榻上让太医给他接好腿骨,固定好。 外面的嫔妃都安静的呆在后面等着皇上传唤,这时候皇上大难不死正是需要她们安慰的时候,这时候陪着皇上正好是自己更进一步的机会,所有人都不会放过这个机会。 她们和贤妃一样一笃定宸妃这次是死定了。 等太医出去后,凤凛抬头正好看到锦瑟脸上甚是奇怪的看着外面。 “怎么了?” “你不是猜本座是什么东西么?” 锦瑟在某方面很小心眼,对于凤凛虽没说出口,可是问她的身份的时候有意无意的看着地上已经面目全非的蟒蛇,她想都知道他到底在想什么。 “本座可是正经的人族。”锦瑟一顿,嘴角勾起一抹笑容:“皇上你的嫔妃可是有一个可确实是‘东西’啊。” 锦瑟来了兴味,也不再看凤凛的表情。 “不知道褪去了那一层人皮之后究竟是什么样子。” 凤凛表情僵硬,迟疑道:“谁?” 人皮? 凤凛再次觉得恶心了。 “不过,那张人皮倒是保持的真新鲜,也许可以问问她到底是怎么保持的,以后也许做个傀儡什么的也许用得着。” 凤凛听的头皮发麻,刑法中确实各种残酷的刑罚,剥人皮的刑罚从前朝就有了,可是一旦加上鬼怪的因素,凤凛就觉得浑身不在,尤其他可能还和那个‘东西’在一起睡过。 “可惜,它怎么得罪青岚了呢,不然本座真不介意放他一马。” 那种阴暗的气息只要靠近锦瑟就可以确定绝对是魔物,联想到青岚说的从他手中逃脱的魔物,锦瑟几乎可以确定就是那个魔物了。 凤凛再次咬牙问了一句:“到底是谁?” 说完又补充了一句:“算了,朕不想知道了,你自己处理了吧。”

上一篇   68第六十七章

下一篇   70第六十九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