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第六十九章 - 重生之宠妃

70第六十九章

锦瑟听完凤凛的话,眨了一下眼:“可是她位分比我高啊。” 锦瑟自然不是注重位分的人,她说着自然是有有用意的,说完不管凤凛的表情,起身走到门前推开门,对外面被突然开门惊到的嫔妃道:“皇上让德妃进来回话。” 而凤凛已经想到到底是谁了,心里倒是松了一口气,德妃恢复容貌之后他从没有临幸过她。 而德妃却是脸色惨白。 德妃眼里闪过挣扎,而锦瑟却是冷笑的看着她,德妃心一横,推开锦瑟,往屋里走,其他人也看出不对劲来了,这次贤妃抱恙德妃作为最高的妃子带着众嫔妃来问候皇上,德妃被叫了进去她们也没了主心骨。 虽说大家都猜想宸妃这次有大麻烦了,可皇上没有到现在都没有发话问罪的意思,而且还让宸妃单单陪着他,所以到现在大家都没有敢呛声的,如果真的倒霉了,她们再去落井下石也不晚,要不然看着几位前车之鉴没人敢凑上去讽刺。 德妃进了屋反倒是放松了下来,仪态万千的坐在椅子上,眉目间一片妩媚妖娆。 “臣妾见过皇上。” 德妃坐在椅子上之后才慢吞吞的问候了声,眼睛根本没看凤凛而是看向关上门就走回来的锦瑟。 凤凛有些如临大敌,面上不动声色,也不计较德妃的规矩。 “爱妃请起。” 锦瑟对这两个人装模作样没什么兴趣,直接道:“你是自己自尽还是本座动手。” 德妃妖娆的表情一僵,道:“仙人何必和小人过不去,小人和仙人并没有什么深仇大恨,放小人一马,小人日后必定涌泉相报。” “我确实对一个魔物不敢兴趣,可是谁让你得罪了青岚呢?” 德妃迷糊:“青岚?小人并没有得罪过四皇子吧?” 锦瑟冷声道:“你觊觎那个几百年的东西不记得了。” 德妃终于知道那个让自己几百年功力瞬间折损大半,最后让自己仓皇而逃的人是谁了。 这么说已经没了回旋的余地,德妃不复原先的媚笑,眼角狠厉,周围开始蒸腾血红的雾气。 锦瑟对已经摆出攻击姿势的德妃没放在眼中:“你刚刚把德妃的血肉吞食掉,现在根本是根基不稳,你不是本座的对手,你是自裁还是让本座动手?” 德妃或者说是魔物听到高锦瑟的话没有说话,她知道说的是实话,可是没有人会白白的放弃生存的希望,就算不是对手,死都要拉个垫背的。 放在扶手的手芊芊玉指上修剪整齐的指甲开始开场,鲜红的蔻丹也变成了漆黑的黑色,仿佛一掐就能掐出水的皮肤开始染上了无生机的灰色。 凤凛从一开始的那句话就开始沉默,看到这么诡异的变化也只是嘴角抽了抽。 “区区一个魔物也敢在本座面前放肆。” 锦瑟自然也不会忽视魔物发出攻击的前奏,“你自己褪去这层皮还是本座帮着褪去?” “本座之前一直觉得德妃不对劲本座也没猜到是你附身在她身上。” “本座很好奇,你究竟为什么突然决定吞噬德妃,在她身上,借着她身上的气息掩盖行踪才是最好的不是吗?” “而且,明知道本座在这,你居然还主动过来。” 锦瑟确实很好奇,这个魔物居然自动送上门,仗着宫中没有修真界的人她从来没有刻意遮掩过自己的气息,以前德妃从来没和她起过正面冲突,她也没有细心的查探,没发现是正常,可是对于魔物自动送上门的原因也很好奇。 “仙人真的不准备考虑放小人一马吗?”魔物媚笑。 “小人也没方法,小人也不想毁约,可惜了这么一个大美人,好在小人保留了这张人皮。心里充满了仇恨、嫉妒等负面情绪的灵魂吃起来完美极了。” 丁香小蛇居然变成伸出嘴巴舔舔了嘴角。 锦瑟见过的各种各样的妖魔鬼怪,德妃这样的算是正常的了。 “饥饿?” 锦瑟灵机一动突然道。 魔物接着媚笑,周围蒸腾的红雾越发的浓郁,几乎把她连带着周围的东西都隐藏进了红雾。 锦瑟更是觉得恶心:“如此更是不能留下你了。” 魔物都是从最邪恶的东西致之中诞生,天生带着一种特性,饥饿就是一种天性,有着这种天性的魔物从来都不会有饱胀感,他们最原始的就是吃。 而他们的食物从来都是灵魂,这种魔物成长起来是非常恐怖的存在,最可怕的是他的会随着他的实力增长而增加。 这也有了解释了,饥饿是不可遏制的,可能德妃和魔物原先制定了契约,钻契约的空子也是魔物最常干的勾当,在魔物终于无法遏制饥饿感的时候,德妃也彻底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了。 魔物诡异的笑声从红涡传出来带着让人无法抗拒的诱惑力,飘飘渺渺,只欲让人一探终究。 “仙人的皮囊才是最漂亮的,小人真是看得垂涎欲滴哦。” 锦瑟已经不欲再说,直接抽出剑,剑尖直直对着藏在红涡的魔物。 “一会离远点。” 锦瑟想到了什么对着一直沉默的凤凛道。 “魔物最擅长蛊惑人心,你带着我送你的玉佩呆在那里不要动。” 说完红雾的范围骤然扩大,蒸腾的红雾变成无数的小手,婴儿般一胖乎乎的小手很可爱,可是密密麻麻的小手交错的画面感却会让人觉得恐惧。 凤凛只觉得胸口紧缩。 红涡如有若无仙乐飘来。 锦瑟眯着眼睛冷声道:“原来还有几分本事。” 说完,握剑的手似乎漫不经心的一划,凛冽的剑气肉眼不见的速度冲向红雾,红雾一声晃荡。 锦瑟本来想要再补上一剑的,可是似乎想到了什么,从空间里直接拿出一个银瓶,银瓶雕刻甚是精美,可是等银瓶拿出的时候,红雾却是剧烈翻滚。 魔物尖锐的声音却是传出:“修仙之人居然用这么恶毒的法器,哼,看起来宸妃娘娘也没这么不食烟火。” 似乎想什么一样媚笑再次传出:“皇上可要小心了,这么阴毒的法器都拿的出来这位宸妃也不是良善之辈,皇上也要小心不要被拿去成为修炼的材料才好。” 锦瑟对于魔物死到临头还在挑拨离间只是冷笑一声。 “你自己出来还是本座逼你出来?” 无极宫最多就是魔修,各种阴毒的法器只有你想不到没有做不出来的,这个银壶就是无极宫的一个练气大师孝敬给无极魔尊的,无极魔尊对法器什么不感兴趣就随手给了锦瑟。 这个银壶就是专门克制红雾这种东西的。 魔物无奈这个红雾是它花了大力气才炼制出来的,攻击的是灵魂,不是遇到了锦瑟,它都不会把这个最后的底牌拿出来。 可是锦瑟偏偏拿出一个克制红雾的东西。 红雾散去后,凤凛看清楚后差点吐出来,脸部僵硬的不像话。 德妃的脸已经毁的差不多了,脸上布满了干旱时的龟裂,就像下一刻就会像树皮一样掉落在地。

上一篇   69第六十八章

下一篇   71第七十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