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第七章 - 重生之宠妃

7第七章

高公公预想着接下来应该是诚惶诚恐的跪下请安,但是他等呀等呀,也没等到反应,白苏连翘长时间处于与世隔绝的状态,一时间没反应过来这时候应该跪下,锦瑟是完全没有跪下的认知,现在还处于走神状态。 最后,还是白苏最先反应过来,拉着连翘对着凤凛跪了下去,“奴婢给皇上请安,皇上万福金安。” 锦瑟总算回过神了,看着眼前瞬间矮了下去的两个身影,思考了一下,回忆着选秀的时候,林夫人临时给她补习的礼仪,屈膝行了一礼,“妾见过皇上。”没等凤凛说话,锦瑟自顾自的站了起来,高公公又偷偷看了他一眼,面无表情看不出喜怒。 凤凛看着静静站在那的女子,那种熟悉的感觉真的越来越令他迷惑,这么美丽的女子他见过绝对不会忘记,记忆里明明没有她的身影,难不成是在梦中见过的不成? 心头一动,这几天在睡梦中那个模糊的白影似乎越来越清晰,逐渐与眼前的女子重合,凤凛看着锦瑟的眼神越发专注,在君权神授的时代总会把一些无法理解的事情带上神秘的色彩,现在凤凛好像总算对这一段时间的不正常找到了理由。 其实他这几天不停的梦到那天晚上的事情是因为那天锦瑟走的太匆忙,且因为她对于自己的目前的实力的错估才以及凤凛是意志坚定之辈,导致那天的法术没有达到预期的效果。 锦瑟不知道这些,只觉得凤凛看她的眼神越来越火热,她看凤凛也越来越像一道大补的丹药,于是,两个人的思维在经过一系列的扭曲终于在同一次元碰撞了。 凤凛和颜悦色的对还跪着的白苏连翘说,“都起来吧。”说完,皱着眉看着锦瑟单薄的衣服,一手拉过她往屋里走,不意外一手冰凉,干脆把锦瑟的手都握在手心,凤凛练武,再冷的天手心也是热的,锦瑟的手真的的是如同是冰雪雕成的,不仅看着好看,握在手心手感同样很好,凤凛心的猛的一荡,看着锦瑟的眼睛又火热了几分。 “爱妃手这么凉该多穿几件衣服呀。”牵着锦瑟的手进了屋,发现屋里的温度实际上不比屋外好多少,连个炭盆都没有,回头看了一眼高公公,高公公冷汗淋漓的想要赶紧让小太监去拿几个炭盆来。 知道没有帝宠的娘娘小主奴才们绝对会忽视,但没想到一个有品阶的美人的寝宫会这么寒酸,不要说银霜炭盆最基本的炭盆都没有,进了屋和进了冰洞没什么两样,本来只要皇上不追究大家对于这些事情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但高公公看到皇上和外面一样严寒的天气一样寒气四溢,就知道这次倒霉的绝对不会只有一两个人,内务府这次活该撞到枪口上。 “皇上,奴才这就命人去取几个炭盆来?”高公公小心翼翼的询问意见,谁知道凤凛眼睛一闪,揽过锦瑟说,“不必麻烦了,爱妃,不如到朕的承乾殿去?”虽是询问,但是语气越是笃定,不待她说话,转过头对跟着进屋的白苏连翘说,“还不快给你们主子拿件厚实衣服。” 白苏连翘先是看了一眼锦瑟,见她没有说话,白苏才小声说,“主子没有厚实的衣服。”主子原先的衣服几乎都是旧的,主子又长高些,也都小了,主子也不知道从哪里拿出来几件衣服换着穿,把原先的衣服都给了给了她和连翘,冬天的几件披风和小袄她们不准要的,但是锦瑟说,她寒暑不亲留着也没用再加上她们被冻了实在受不了了,就收下了。 凤凛一噎,半响没说话,高公公头低的更低了,锦瑟现在却挣脱了凤凛的手,慢慢的坐下,对连翘说,“现在说吧,究竟是什么事竟然把你乐成那样子。” 连翘一愣,才反应过来主子是说刚才的事情,偷偷用眼角瞄了眼一副高深莫测的凤凛,见他没反应,忙回答自家主子,“今天不是主子的生辰么,奴婢和白苏就偷偷去和御膳房的小太监买了一只鸡做成了叫花鸡为想为您庆贺生辰,奴婢没给您说是因为奴婢想给主子一个惊喜,请主子不要怪罪奴婢隐瞒之罪,刚才奴婢是想告诉主子叫花鸡已经做好了。” 锦瑟听着连翘小心翼翼的话还有生辰这个字眼,有些怔忪,她没入修仙界的时候家里没有钱给她庆祝生辰,到后来她自己都不记得自己的生辰了,别说有人为她庆祝,丞相府她们也几乎如履薄冰,更别提生辰的事情了,没想到她的第一个生辰竟然会是在皇宫里度过。 想到这,柔声对连翘说,“既然做好了,就拿上来吧。”白苏又看了眼凤凛,鼓足勇气又说了句,“奴婢还给主子做了碗长寿面,愿主子长长久久。”说完,对着凤凛和锦瑟行了一礼小跑出去端长寿面,白苏也行了一礼,跟着跑出去了。 屋里就剩下来锦瑟凤凛还有高公公三人,高公公低着头努力装隐形人,凤凛这回就算脸皮再厚也不好意思现在拉着人家去滚床单,人家过生辰,你不来还好,来了不但没礼物还想拉着人家直奔主题,凤凛脸还没厚到这种程度,挨着锦瑟坐下,也没在意锦瑟做的是主位。 锦瑟现在才真正的看清凤凛的样子,皇族人从来都有一副好相貌,凤凛也不例外,线条很刚硬,抿着嘴的时候带些肃杀,鼻子很挺,眼睛长的尤为好看,眼尾很长往上微微上翘,中和他过于刚硬的气质,锦瑟在修真界看惯了俊男美女,自然不会被他的好模样吸引,但最起码和他‘双修’的时候比他是个丑八怪让她稍微有些心理安慰。 凤凛察觉到锦瑟的视线,也任她打量,等锦瑟收回视线的时候,凤凛好像终于想起来什么似的站起身,把身上的大氅脱下来披在锦瑟身上,“还是爱妃披上吧,爱妃身体娇弱,染了风寒朕会心疼的。” 高公公这时抬头担忧的看了凤凛一眼,皇上身体这才大好,可不要又染上了风寒。锦瑟对于凤凛的可谓是讨好的行为没有反应只觉得穿上去沉甸甸的,本想拿下来还给凤凛,转念又一想,她和白苏连翘在一起的时候穿什么都没有问题,但在皇帝面前还是做平常人好了,万一他以为她是‘妖怪’不碰她那就惨了,把一国皇帝给绑走给她当阳气储备源,她真的做不出来也不能做,一个朝代的因果实在太严重了,就算最后她修为回到渡劫时,加重的雷劫他也肯定过不了,平常修改记忆这等‘小事’也该少做为妙,万一不小心改动了命运轨迹,那她真还不如直接自爆好了。 脑子里转过以上东西,时间也不过是一瞬,于是,锦瑟就微微一笑,对凤凛说了句,“谢皇上。”凤凛只觉得眼前百花盛开,被锦瑟笑容弄的恍惚,心一跳一跳的,情不自禁的上前刚要说些什么,白苏和连翘就进来了,手上都端着一些东西,散发的香气和他刚进芙蓉轩的味道一样,凤凛也回了神,伸出去的手不着痕迹的收了回来。 心扑腾扑腾的跳的还是很欢快,暗暗深呼吸一口,有佳人一笑倾城,古人诚不欺我。又想起前几天的连续的梦境,这个佳人注定是他的,连老天爷都在暗暗提醒他。 锦瑟不知道凤凛已经把他们当做‘命中注定’的一对了,拿着筷子夹起长寿面上的荷包蛋咬了一口,荷包蛋做的很好,金黄色的蛋黄散发着诱人的香气,长寿面面条莹白,面上还撒了一些葱花,衬着咬了一口的荷包蛋,让人食欲大动。 锦瑟又挑起面,刚想咬下,就听见白苏的声音,“主子,长寿面不能这么短就咬。”锦瑟挑了下眉,又含进了些,凤凛看着主仆三人把他忘了似的,有些恼怒,但又想在芙蓉轩她们三人相依为命也不容易,这两个宫女虽然规矩不行但是对主子忠心耿耿,再艰难也没有另谋出路,那些恼怒又消失了。 锦瑟在那慢条斯理的吃完面条后又夹起了些叫花鸡稍微吃了些,凤凛就耐心的坐在那等她吃完,高公公站在凤凛身后,一动不动,心里满是不可思议,皇上竟然就这么坐着等了?皇后娘娘都没让皇上这么干等过。 高公公更加确定了这位萧美人以后绝对的‘不可限量’。接下里的事情更让他坚定了不可怠慢这位小主的决心,凤凛见锦瑟终于收拾完,从腰上取下一块玉佩走过去塞在她手心,“今日不知道是爱妃的生辰,朕也没带礼物来,这块玉佩就当是朕的赔礼吧。” 那可是皇上最喜欢的一块的玉佩!能让皇帝随身佩戴的东西自然都不是凡品,锦瑟在触手的时候就感觉到一股暖流从手心跑进身体。 竟然是一块‘灵玉’,锦瑟面上不动声色,低头打量这块玉佩,翠绿的颜色,打磨成小巧的比目鱼的形状,明显常被人把玩,整块玉佩都散发着温润的气息。 锦瑟是站在修真界顶峰的存在之一,多少珍贵的玉没见过,她储物空间里还有一些她闲暇时收集的玉石,随便拿出一件都是凡人眼中价值连城的宝物,即使这块玉佩算是珍品,她还不至于看上它。 刚想拒绝,就被身后的白苏微微拉了一下,白苏还是知道些皇宫规矩的,其中之一就是皇上给的东西不可以拒绝,锦瑟从善如流的收起来,对凤凛又是一笑,“谢皇上。” 凤凛没注意她们的小动作,见她收下,立刻说,“爱妃不必客气。” 锦瑟原来时候被白苏连翘缠着吃面,现在闲了下来,注意力又回了凤凛身上,她体内压制的寒气又有些蠢蠢欲动,看着凤凛的眼神也越发微妙了,部品就在眼前,锦瑟焉有放过之礼,于是下一句让本来准备说话的凤凛哑了口。 “皇上,妾什么时候侍寝?”

上一篇   6第六章

下一篇   8第八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