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1第七十章 - 重生之宠妃

71第七十章

凤凛知道眼前的这个人不是德妃,但是看着那张曾经朝夕相处同床共枕的脸一转眼变成了眼前这张恐怖之极的脸,怎么都觉得心里有阴影。 而且让他更恶心的事情的发生了,眼前那个千娇百媚的脸就如同门上经历了岁月洗礼终于从门上掉落的油漆一样,脸皮一片片的掉落,脸皮后是仿佛血肉一般的红呼呼的东西,偏偏鲜红的唇上挂着诡异的笑容,凤凛心理在坚强也是一个凡人,见过最血腥的画面不过是战场上的血肉横飞,眼前的情形不但恐怖而且诡异到了极点,凤凛没晕算得上是他心性极度坚韧,只是不可避免的脸色苍白,嘴唇紧紧地抿着。 锦瑟不是个体贴的人,对于凤凛坚强的举动没有任何的体贴,而且还在火上浇油:“果然是个下贱的东西,这个时候还想要迷惑本座。” 原来,魔物周围的红雾又有升腾,不过不再是那种浓稠的几乎把人都淹没的红色,而是淡淡的粉色,如同滴入清水中的鲜血,渐渐的氤氲开来,鼻尖也是一些扑鼻的香气,那种浓郁的花香几乎要把整个人的嗅觉都给泯灭,让除了那种甜腻的香气再也没有其他的一些的感知。 “桃花瘴?本座说怎么这么大胆,原来仗着这个东西。” 锦瑟隐隐咦了一声,然后很快的又化为不屑的冷哼,秀气的眉高高的挑起,眼中的趣味越来越多。 “你倒是确实真有几分本事,怪不得能从青岚手下逃走。” 锦瑟一直觉得奇怪,魔物成不了大气候,人间修士都可以自行解决,青岚虽只剩下仙魂,心里也着急着栖梧,可是没必要连一个魔物都让他从他手下逃走了。 桃花瘴可不是凡世说的那种弥漫在南疆附近的瘴气,那种不过是色如桃花,故被人称之为桃花瘴,凡人的桃花瘴锦瑟还没看在眼里,而她口中的桃花瘴可不是那种普通的瘴气。 修真界的桃花瘴也是由颜色如三月桃花般鲜艳而得名,就连施行的同时也会散发出桃花般甜腻的香气,它的恶毒之处却是凡人所说的桃花瘴几百倍。 桃花瘴单单是炼制就不容易,首先就必须要集齐八十一位妙龄少女的灵魂,而且也必须是死前怀着极致的恨意,再其次需经过上千年的锤炼,第一次炼制就必须炼制七七四十九年,中间每隔一年就必须再往里让进百名灵魂,只要一年中断,前功尽弃。 四十九年之后才是初成,之后在经过八次锤炼才算真的大功告成。 这个法宝炼制如此困难,自然有它的厉害之处,无尽大陆三千年之前就曾经有一个魔修把桃花瘴修炼到了极致,他用的还不是凡人的灵魂而是修士的灵魂,威力自是不可同日而语,在无尽大陆掀起了滔天血浪,搅动的所有人都不得安宁,十大门派损失惨重几乎一度频临灭派,只是那人突然消失才保住宗门传承,如此还是经过千年的休养生息才恢复了昔日的繁荣。 自此桃花瘴的炼制方法却也是消失了。 桃花瘴用起来粉色的红雾如同粉色的花瓣纷飞,从远处看起来一如传说中的桃园圣地,可是这种红雾却是含着万千毒素,死者怨毒的诅咒尽混在其中,稍稍沾上稍许,境界下降都是轻的。 那个魔修炼制的桃花瘴自然不是这个魔物炼制的可比拟的,看样子不过是稍稍进行过第二次炼制罢了。 锦瑟面上不屑,可心里也是稍稍警惕了下来,那位魔修似乎是六亲不认,仗着桃花瘴不但大肆杀戮名门正派的弟子,遇到魔修照杀不误,就算过了魔修消失了百年,也都是谈他色变,桃花瘴那种几乎逆天的存在也是深深封存在了各个门派的藏书楼中。 就算是现在不过稍稍具有雏形的桃花瘴,施法也不过是一个小小的魔物,锦瑟仍然不敢大意。 心里心思万千,面上不显,扯唇说道:“炼制桃花瘴需要的至少千条人命,而看你周围怨气弥漫,残魂哀嚎,果真是从阴暗诞生魔物,本座杀了你倒真的是替天行道。” 魔物笼罩在红萎中,脸上的脸皮已经掉落的差不多了,原先的妙目的地方也只剩下了两个漆黑的黑洞,原先好似血肉模糊的地方也重新长出了一层皮肤,微微泛紫的皮肤微微发着光芒,好似上好的紫玉,除了肤色不同,瞬间就恢复了德妃那副美貌的样子,而在脸皮掉落的时候那张红唇却好似钉在那似得,两个接眼珠都一个个咕噜噜的掉落在地,红唇却好好的带着妩媚的笑容挂在那,红通通的脸上只有一张红唇这种恐怖的画面让凤凛直接僵在那,哪怕魔物重新恢复了德妃的美貌,凤凛也是一眼都不往那瞟。 锦瑟没注意凤凛绷得紧紧色身体,魔物却是看得真真的,听到锦瑟话拿起浅浅素手掩住红唇:“仙人说的是,奴真的是罪该万死。可奴真的是爱死了这条命,仙人如果真的要非要奴这条贱命,奴也只好陪着仙人好好耍耍了,仙人艺高人胆大自是不惧奴的雕虫小技,只是不知道我们尊贵的皇上抵不抵挡得住。” 凤凛一僵,下意识的就要喊人,在看到锦瑟的背影时又停了下来,按捺住行动,看到这种诡异的东西,他直觉叫出了旁人也不管用,不过是徒增伤亡罢了。 要说掩饰情绪凤凛绝对是其中翘楚,心里不安,脸上还带着笑意看向锦瑟,泛白的脸也好似只是伤势未好。 锦瑟听到魔物的话,连往后瞥一眼都没有,又恢复原先的冷若冰霜,朱唇轻启:“生死有命,死了也只能说他命里该绝。” 凤凛放在身侧的手紧紧的握住蚕丝被。 魔物闻言,笑的更加的娇俏,妖娆的身体掩映在淡淡的粉色之中身段愈加的风流,娇滴滴的声调也带上了蛊惑:“皇上您看,宸妃娘娘这么不在乎您的死活枉皇上如此的宠爱她,不若跟着臣妾,臣妾保皇上长生不死,永享万千富贵,皇上意下如何?” “臣妾也愿陪侍身侧,侍奉皇上左右,红袖添香夜读书岂不是美事一庄。” 说的最后一句,似乎娇羞无限,妖异的眸子半垂着瞥向凤凛,腮上也浮起两片红霞,美丽非凡。 凤凛对那句长生不死略为心动,在锦瑟毫不犹豫拒绝之后,他根本没有死心,只不过他一向谋定而后动此事才忽略不计,他到底心志坚定,心神不过稍微恍惚一下,再定眼之后,看着魔物的眼神更是警惕。 刚刚不对劲! 他就算对长生感兴趣,确不会把希望放在一个残忍诡异的魔物身上,他可不会忘记刚刚那个诡异无比的画面,他背上已经被冷安濡湿。 “娘娘道法高深,去屈尊降贵的留在皇上身边,皇上就不曾怀疑过娘娘的目的?” 锦瑟不知道为何沉默不语,由着魔物挑拨他们之间的关系。 凤凛是九五之尊,在登基之前经历的阳谋阴谋不是这些修道之人可以比拟的,就算魔物在宫中徘徊了数百年,见过数不清的龌龊,但是居高临下的观看永远体会那种身在其中步步惊心稍有不慎全盘皆输的感觉,揣摩人心上,凤凛几乎就是成精了。 魔物这种拙劣的挑拨离间他根本不会放下眼底,他想过很多锦瑟留在宫中的理由,却始终没有一个可靠的推论,听完魔物的话心神一动,它似乎知道? “锦儿留在宫中自然有她的理由,朕无需过问太多。” 脸上一片淡然。 魔物眯着眼打量了半天,硬是没看出丝毫的破绽。 “要是她要的是皇上的命呢?” 妩媚的音调瞬间转换成了阴森森的声音,加上阴冷的面容,让人凭空生出不详的预感。 “锦儿确实道法高深,她想要朕的命,何须‘屈尊降贵’?” 再说到屈尊降贵这个词的时候,凤凛加重了语气,屈尊降贵从来都是用在他身上,现在居然有人在他面前说别人屈尊降贵,他心里一阵烦闷。 就算知道锦瑟不是凡人,身份自然不同于一般,可是不管她身份如何,现在都是他钦封的宸妃,是他的女人,说她呆在他身边是‘屈尊’,对于一个帝皇来说,这绝对是侮辱。 偏偏他对这个侮辱他的人还没有丝毫的办法,还是要靠那个‘屈尊降贵’的那个人去对付,这更让他憋屈了。 凤凛心思极深,倒没让魔物看出来什么。 “可是若她图的皇上身上的阳气呢?皇上可是千里挑一的纯阳体质,若没有人采阳补阴,皇上到真可长命百岁,可是若精气失了大半,皇上可就······啧啧。” 魔物挑着唇惋惜道,脸上都带着丝丝遗憾。 “皇上如此信任宸妃,宸妃却是如此对待皇上,皇上做为九五之尊怎么能让人如此对待,臣妾虽不是德妃,但是臣妾对皇上心慕已久,不忍见皇上如此被人耍弄,臣妾愿意为皇上讨回公道,只愿皇上能待宸妃娘娘十之一二待臣妾,臣妾变心满意足了。” 不知不觉间,魔物又变回了那种蛊惑的声音,一双妙目也是痴痴的看着凤凛,好像眼中只要他一人,只要他一声令下,它就愿意为了他肝脑涂地。 凤凛刚刚才差点着了道,这会自然不敢大意,眼睛盯着蚕丝被上绣的栩栩如生的五爪金龙,也不抬头,更不说话。 锦瑟终于开口说道:“下贱的东西,莫不是在皇宫里呆久了也染上几分习性,也对,你这桃花瘴也多是用嫔妃的魂魄炼制的吧,这么多残魂没有炼化,朝夕相处被同化了也不起怪。”

上一篇   70第六十九章

下一篇   72第七十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