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2第七十一章 - 重生之宠妃

72第七十一章

魔物脸上的媚笑不变,空气中的甜腻的香气越发让人心神躁动,恨不得立刻向着着桃花香源处一探究竟。 凤凛低着头,眼角又是一抽,残魂?周围? 意思是他周围现在漂浮了不知道多少个残魂,只不过他看不到而已? 想到这,凤凛就感觉到背上又起了一层冷汗。 “娘娘何处此言?您也不是深陷其中,修道逆天而行,前途未知,多少人命陨在了这长生途上,这凡世红尘万千,锦衣华服,侍从成群,在这凡世尽情享受一番又有何不可?娘娘天姿国色······” 锦瑟不待她接着说下去,当日斩杀蟒蛇的长剑再次出现,凛冽的剑气环绕在剑锋处,剑柄上面血红的宝石在斩杀了蟒蛇之后愈发的鲜艳欲滴,几乎要泣血而出。 “既然本座能唤出桃花瘴的名字,本座自然对它所知甚深,竟然还在本宫面前拖延时间,真不是一般的······没脑子。” 说最后三个字的时候,轻蔑的语气足够让敌人气血翻涌,精致的下颚抬起,藏着万年飞雪的眼睛里溢出高傲和不屑。 “你、找、死!” 魔物的心思被一语道破,在看锦瑟似乎就是扒它当傻瓜一样的耍弄,牙一咬,也不顾没完全布置好的桃花瘴,空气撕裂的声音在室内格外的清晰。 粉色的丝带随着魔物的声音破风而来,看着绵软无力的四条丝带,锦瑟眼角的高傲不屑瞬间隐去,手腕反转,朝下的剑尖瞬间指向了凌风而来的丝带,再次开口的时候,声音里带着显而易见的愉悦。 “本座记得,桃花瘴必须要事先布置好才能发挥完全的效力?匆匆进行二次炼制,伤势未好,心绪不宁如此还敢在本座面前拿大?!” 她刚刚的不做声由着魔物挑拨离间自然有她的道理,她看到的古籍已经残破不堪,介绍桃花瘴的部分也丢失了很多,她刚刚在细细回想着古籍上的内容。 桃花瘴修炼至顶级绝对是逆天法宝,修真界对于桃花瘴的了解多来自于那位魔修,在之前所以人都对着桃花瘴不了解,之后名门正派对桃花瘴讳莫如深暗地里把相关典籍都销毁了,她所有对桃花瘴的了解都来自于那本残破的古籍。 可是那上面前几章的内容都损毁了,可是她敏锐的感觉到魔物的拖延时间,再加上空气中越发甜腻的桃花香气和扩大地盘的粉色雾气,心里更是笃定了一两分。 装出一副胜券在握一切皆在掌握之中的表情有意炸他一炸。 倒没想到魔物竟然这么惊不起激,一两下就不顾原先的布置直接出手了,于此,锦瑟自然愉悦。 魔物也觉出不对劲了,直觉自己被耍了,攻击更加的凌厉,好似想要直接把在被软缎包围的锦瑟直接撕裂。 锦瑟在游刃有余,魔物被青岚含恨而出的一击损伤的不轻,虽是逃走,到底伤了根本,最近的养伤根本没有把身体养好,炼化不完全的桃花瘴中的残魂趁机反噬,相较着锦瑟的自在,她脸上透着一股灰白。 锦瑟在迎战当中也小心的让自己不要迈入桃花瘴的范围之内,桃花瘴用妙龄少女的含怨的灵魂炼制,最终是灵魂炼成桃花瘴中勾人心魄的心魔,现在未炼制完全,魔物偏偏强行使用,她只要拖着,魔物也支撑不了多久。 不一会儿,锦瑟突然脸一变。 不对! 魔物明知道不是她的对手居然还送上门来,这绝对不对。 锦瑟眯起眼睛仔细打量着在粉色雾气中影影绰绰的魔物。 “心机果然了得!如此更是留不得你了!” 锦瑟脸上杀气一闪即逝,飘忽的身影一反刚才不进入桃花瘴的决定,直直的冲进了桃花瘴冲着正中央的魔物奔去。 她说桃花瘴的威力怎么如此小,她刚开始还以为是因为魔物才经过两次锤炼,第二次看样子还是匆匆炼制,但是魔物似乎节节败退脸上虽带着着急之色,但锦瑟却敏锐的从它的眼里看到了一抹即将得逞的奸笑。 暗暗环视一圈看到已经抬起头脸颊上弥漫蛇酡红的的凤凛才恍然觉得不妙。 这魔物根本是冲着凤凛来的! 纯阳之气对魔物这等邪恶之气有着天然的克制作用,所以她一开始根本没想过魔物的目标是凤凛,可是她忘了纯阳之体只要用上秘法就是对阴邪之人最好的补品。 锦瑟气急,脸上却是越发的没有表情,本来就白的脸现在就如同深冬的积雪一样,原本漆黑的瞳孔似乎溢出点点银芒,头上束发的白玉簪子悄无声息的碎裂,长长的头发在粉色雾气中如梦似幻。 手中长剑剑尖上吞吐着白色的剑芒,不但没有被扑面而来的粉色染成粉色,反而越发显的坚不可摧,在粉色空间里劈出了一道狭长的痕迹。 魔物却是在锦瑟冲进来的时候脸上的焦急的表情一变,功亏一篑! 眼里闪过决绝,还在锦瑟周围的软缎骤然收回,紧接着空气里好像下了桃花雨一样,粉色的花瓣纷纷扬扬的凭空落下,凤凛已经完全迷失了神智,他眼前只觉得是一片开的正艳的桃花林,桃花粉嫩,枝叶碧绿,树干□,就连树下的一草一花都是分外的精神,而且耳边还隐隐约约的传来女子银铃般的笑声。 他感觉不对,可是控制不住自己的身体似的,抬腿就要去寻传出笑声的那个女子。 突然手腕一痛,凤凛骤然清醒,看清自己正不知不觉的朝着魔物过去,倒吸一口冷气,腿上的疼痛也终于传来,骨头断裂的痛苦让凤凛脸色刷白,可是再痛也比不上凤凛心里的凉意。 刚刚那种不受控制完全迷失的感觉还未散去,他现在才算真心见识到了那种非人的存在,想要他的命真的是易如反掌。 他现在不管锦瑟的到底是什么人,目的到底是为何,他都要留下她。 看锦瑟完全压制着魔物,片刻已经在魔物身上划出几道口子,心里更加确信自己的决定是对的,一个不如锦瑟的人尚且差点把他害了,这种东西可能有第一个就可能有第二个,他的人生观已经开始崩塌,他必须要留下一个人保证他的安全。 他现在唯一确信的是就是锦瑟对他的命不感兴趣,而且魔物刚刚说的阳气他根本不信,话本里的狐狸精勾引路过的书生,趁机汲取阳气,那书生会渐渐的身体衰弱,最后猝死,可是锦瑟不时的灌他一些奇怪的东西,效果他不知道,可是他身体越来越好却是真的。 至于江山,凤凛眯起眼睛。 锦瑟从来都是深居简出的,对朝政根本不感兴趣,这也让他放心。 如此就够了。 凤凛暗暗的想,低下头,刚刚稍微放松的身体又是一僵,他才看清他手腕上正是锦瑟养的那条蛇! 这是含着剧毒蛇! 凤凛杀气腾腾的看着碧绿蛇,苍白的脸骤然又变得通红,再然后是青色。 它刚刚······咬朕了? 手腕上整齐的摆着两个牙印,凤凛眼前发黑。 朕就要命不久矣了? 正在他受惊过度时正听到锦瑟冷喝:“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带着小青走远点!” 锦瑟本来还觉得凤凛这个皇帝当的还算不错,在崖底表现的也不错,面对她这种身份不明的人还能冷静的跟她谈条件,这会怎么就这么呆了! 不知道自己宠物在凤凛眼中是多么凶残的存在的锦瑟稍微疑惑了下,也只是一秒,下一秒对着魔物的攻击越发的凌厉。 魔物一时间苦不堪言,锦瑟在被耍弄之后,招式频出,让本来压力就大的魔物更是扛不住了。 它本来就是打算在假意不敌锦瑟,趁机把凤凛弄过来,她在蛊惑凤凛的时候就暗暗的弄了点小手段,和锦瑟缠斗的时候一心二用,对着着道的凤凛进行精神诱惑,桃花瘴对着锦瑟不太起作用,对着一个凡人却是绰绰有余了,谁知道眼看就要成功了,锦瑟竟然在最后关头发现了。 魔物对自己的糟糕透顶的运气咬了咬牙。 凤凛听完锦瑟的话也先不敢手上的小蛇了,急步退出了雾气范围,碧绿蛇不像是一般的蛇类那么冰冷湿滑,而是触手就像一块真正的玉石一般,虽然一样冰冷却没有蛇类的那种阴冷的湿滑感。 “现在到你了。” 等凤凛退出了战斗圈,锦瑟也随着他离开雾气范围。 这种阴毒的东西,短时间身在其中锦瑟毫不在意,长时间却是不行的。 听到锦瑟掉冰渣子似的声音,魔物感觉不妙。 “本来只想着把你杀了即可,可是本座改主意了。” 魔物不祥的预感越来越深。 “一直没有告诉你,本座从来不是修仙之人,本座是修魔的。” 魔物睁大了眼睛,身上被利器割伤的地方流淌着深紫的血液,把原本精致的衣服染的深一块浅一块,;脸上也被四处溢出的剑气弄出了不少的细小伤痕,整个人看起来狼狈极了。 锦瑟有些意味深长的声音传出。 “魔物对于一些东西来说同样是大补。” 魔物想到了什么,漂亮的脸扭曲成一团。 作者有话要说:晚上还有一更,不过可能有点晚。妹纸们很热情啊……放心姐绝对不坑!我很守信用的,那个等我弄完网线再回留言,我用手更的,一直下雨……

上一篇   71第七十章

下一篇   73第七十二章